同桌凶猛第一百七十七章、你还敢来?,同桌凶猛第177章、你还敢来?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七十七章、你还敢来?

第一百七十七章、你还敢来?

    陈述决定向孔溪告白。www.x23us.com
  
      不是睡醒后想到的,不是手术前想到的,也不是睡梦中梦到的,是他被狮子用刀顶住后心自己命悬一线有可能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此番分别就是永别……
  
      他是在那一刻想到的。
  
      知已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陈述让蔡照帮他收集刘隆和徐永威的资料时,并不知道狮子这个人的存在。一直等到刘隆失踪,当地的警方找上门来寻求帮助,陈述才知道是一个叫做狮子的人通风报信让刘隆提前跑路。以陈述的处事方式,很快就从那两个办案警察手上得到了有关狮子的第一手资料。
  
      这是一个猛人!这是陈述在看到资料时的第一个念头。
  
      更是一个狠人!这是第二个念头。
  
      对自己狠的人,对别人只会更狠。
  
      当陈述的后背出现那把刀子,当持刀的人说出狮子的名字,陈述的第一反应就是完了。
  
      他知道,这是一个心狠手辣任何事情都能够做出来的家伙。
  
      他的心狠手辣是真的狠也真的辣,汤大海跑到狮子面前嚷嚷着的那种心狠手辣大概就相当于一只小奶猫跑到大老虎面前张牙舞爪仰头咆哮几声然后得意洋洋的对老虎说你看我可不可怕一样的性质……没眼看。
  
      ……
  
      既然已经知道狮子是一个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出来的家伙,他就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孔溪落在这种穷途末路的恶徒手里。
  
      他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可怕的事情,他甚至不敢去想。
  
      第一,孔溪是无辜的。
  
      第二,孔溪是自己的恩人。
  
      第三,他不愿意让孔溪出事,不想让她受到任何伤害,一点点皮肉伤都不行……他喜欢她。
  
      所以,陈述把孔溪给推出去了。
  
      即便他心里清楚,狮子极有可能在恼羞成怒的状态下一刀捅穿自己的心脏。
  
      死亡这种事情,只有零和一百。
  
      直到听到孔溪落水的声音,陈述才真正的安心下来。
  
      那个时候他便在心里想着,如果还有活着相见的机会,那么他一定会向她表白,第一时间就向她表白……
  
      陈述承认,他怂了。
  
      在他得救之后,在孔溪把他的身体搂在怀抱里的时候,他怂了。
  
      在他被送往医院的路上,孔溪一直坐在他的身边,用自己的身体来支撑着他的身体,他再一次怂了。
  
      在他被送进手术室,即将进行缝合手术的时候,他还是怂了……
  
      他有无数次表达的机会,但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没办法说出那句话,那简单的几个字。
  
      毕竟,那可是孔溪啊。
  
      那可是无数人魂牵梦绕的女神,那是在整个人类世界都星光闪耀的偶像,那是有可能在影史铭刻自己名字的艺术家……
  
      当陈述再一次睁开眼睛,当陈述和孔溪的眼神碰了个正着,当他看到她眼里的担忧和看到自己苏醒时的喜悦,他在心里对自己说:就是现在,就是此时。
  
      他不想再等待,也不想再错过。
  
      于是,他便顺着孔溪的话说出了那样的话。
  
      是喜欢!
  
      是的,孔溪,我喜欢你。
  
      听到孔溪让他撤回去,陈述当真有些慌了。
  
      听到孔溪说你抢了我的台词,陈述又忍不住乐了起来。
  
      陈述看向孔溪的眼睛,说道:“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女人来呢?”
  
      “是谁对我说男女平等女人也能顶半边天?是谁告诉我很多女人在各个领域里取得了让男人都刮目相看的成绩?别的事情我做不好,难道表白这种事情我也不如她们吗?”孔溪竟然没有回避陈述的眼神凝视,寸步不让的和他碰撞着。
  
      于是,陈述的眼睛里面是孔溪,孔溪的眼睛里面是陈述。
  
      你沉溺在我的秋潭之中,我亦甘心被你的太阳融化。
  
      “毕竟是我先说出来的,这种事情我可不能让给你。”陈述说道。
  
      “那是因为你刚刚睁开眼睛,我正忙着关心你的身体,没想到被你抢了个先……我都在心里想好了,只要你睁开眼睛,我就对你说这句话。”
  
      “反正是我先说的。”
  
      “那不行,以后孩子要问我们俩是谁先追求谁的,我不是输给你了吗?你必须要撤回去。我要让他们知道我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的妈妈。他们会为我骄傲。”
  
      “孩子?”陈述愣了一下,才明白孔溪是在说他们以后的孩子。你看看,一个女人之所以能够如此成功,就是因为她们有着智慧的大脑和科学的规划,他才刚刚向孔溪小姐姐表白,对方就已经把未来他们结婚以后有了孩子的事情给放进了人生计划表中。“既然提到孩子,那我就更不能让了。要是以后我们的儿子或者女儿问起这个问题,结果答案却是你主动向我表白,他们会不会觉得爸爸太懦弱?”
  
      “不会的,我会向他们讲述他们的爸爸是多么勇敢用自己伟岸的身躯把妈妈挡在危险之外的故事。”
  
      “那你能不能让这个英雄救美的故事更加完美一些?假如他们受伤的爸爸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向女神表白,他们会不会觉得更酷炫一些?”
  
      “你已经很出风头了?难道就不能给我一点点戏份?武戏部分你是当之无愧的主角,文戏部份就交给我吧?这个我比你更加专业一些。”
  
      “我想文武双全。毕竟,和一个很厉害的表演者接触了那么久,从她的身上学会了这样一件事情,伟大的作品都是情感真挚,发自肺腑。在这方面,我比你更有发言权。”
  
      “你是说你的喜欢比我的喜欢更深沉一些?还是说你的喜欢比我的喜欢更高级一些?”
  
      “有什么区别?”
  
      “前者是轻视,后者是羞辱。”
  
      “这么严重?”
  
      “所以你是不是要撤回去了?”
  
      “不撤。”
  
      “那我不接受。”孔溪说道。“你等着明天我向你表白”
  
      “那我也不接受。”
  
      “你不许不接受。”孔溪斩钉截铁的说道:“你必须接受。”
  
      “……”
  
      ------
  
      谢雨洁看看袋子里面的油条豆浆和她特意绕路去排队买的孔溪最喜欢吃的食鼎记家肉包子,说道:“陈述还没有醒吗?孔溪再不出来的话,食物都要凉了,没办法吃了。”
  
      李如意朝着窗口看了一眼,说道:“应该还没有醒,醒了之后孔溪应该会出来和我们打声招呼。”
  
      “也有可能是孔溪太累了睡着了。”汤大海坐在谢雨洁身边,一幅诸葛重生的智者模样分析眼前的局势,说道:“如意说孔溪昨天晚上就进去了,怕是一整晚就守在陈述的身边等候着他醒来了。陈述出事之后,最辛苦的就是孔溪了。出谋划策的是她,担心受伤的也是她,奔波救人的也是她。当然,我和如意也出了不少力。现在好不容易把活人给救回来了,精神状态一旦松懈下来,很容易就进入深度睡眠,我们这个时候不适合进去打扰她。”
  
      谢雨洁也觉得汤大海说的很有道理,便把手里的食物袋子递给李如意,说道:“如意,你再多吃一些。”
  
      李如意摇了摇头,说道:“我吃饱了。”
  
      谢雨洁无奈,只好把袋子转向递给汤大海,说道:“你吃不吃?”
  
      “我……”
  
      汤大海准备说几句狠话。
  
      我花城赫赫有名的情感节目主持人,福星集团少东家,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把别人不吃的东西塞给我?你当我是乞丐?
  
      还没来得及张嘴,就看到谢雨洁伸出来的手就要收回去了,眼神已经锁定了四十五度角的一个垃圾桶,汤大海便连声说道:“我吃。我吃。”
  
      嘴里含着香喷喷的肉包子,汤大海却一点儿也不觉得幸福。
  
      因为他觉得自己好像被人轻视了。
  
      陈述被劫持属于一个很小范围知道的事件,包括东正集团的高层和同事都不知情。除了老爹父女以及办案警察,外界对此没有任何了解渠道。
  
      至少暂时是不知道的。
  
      中午午饭时间,老爹和江虞来了。
  
      老爹亲手煲了排骨猪皮汤,还说什么以形补形,陈述的皮肉和骨头都受伤了,所以需要喝汤好好补补。
  
      当然,孔溪也总算是出来了,陈述也刚刚清醒过来。
  
      只是,当老爹兴致勃勃的取笑陈述,喊着以形补形的时候,没有注意到旁边孔溪别有深意的眼神。
  
      哼,你骂他是猪,本小姐成什么人了?
  
      “老爹,听说这次你立了大功?”陈述坐在病床上,笑呵呵的看着老爹说道。不得不说,老爹的话不中听,但是厨艺当真没话说。江虞还是什么米其林三星的厨师呢,陈述吃过她做的酸菜面汤,和老爹比简直是天壤之别。要是搁着陈述的审美,恨不得给老爹评一个米其林十八星。
  
      “可不是吗?当时小溪给我打电话,说有点事情要请我帮忙,我和小虞赶紧坐车跑过来了。结果你猜怎么着?小溪竟然问我花城有多少屠宰场……嘿,别的事情或许我不知道,这种事情能够难得倒我?”
  
      “我告诉你,我们这一行,最注重什么,食材。一道菜好不好,厨师的技巧排在第二,食材才应该摆在第一位。好的厨师拿到坏的食材,味道就要大打折扣了。但是,差的厨师拿到好的食材,或许就能够做出一道好菜。就拿最简单的青菜豆腐汤来说吧,只要青菜好,豆腐好,随便做做就美味的不得了。当年我为了找到最好的肠子,开着三蹦子到处找屠宰场。肠子,一定要买最新鲜的。而且,我还得教他们怎么屠宰,刀法不对,火候不对,水温不对,肠子的味道都会发生变化。”
  
      “所以说,你是差的厨师遇到了好的食材?”陈述问道。
  
      啪!
  
      老爹一巴掌拍在陈述的小腿上,生气的说道:“早知道就不把你这个小混蛋救出来。”
  
      “老爹,别拍坏了。”孔溪着急的说道。
  
      看到所有人都眼神怪异的看向自己,孔溪表情笃定,声音平静的说道:“他的小腿也受伤了,医生说伤筋动骨一百天,现在可不是受力的时候。”
  
      听到孔溪的话,老爹又开始担心起来,说道:“没事吧?我没敢使力。”
  
      “没事没事。”陈述看了孔溪一眼,笑着安慰老爹:“你拍的是我那条没受伤的腿,我另外一条小腿受伤了,你可千万不能打。一打就断。”
  
      “断了才好。让你长点教训。什么人不好招惹,偏偏去招惹那些亡命徒?”老爹没好气的说道。
  
      老爹是个平凡人,是个小人物。
  
      每天开着面馆卖着面汤,偶尔店里来个小偷或者喝醉的客人打起来,都是他人生中难得一遇的大事件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电视上演的绑架事件既然就发生在自己身边,发生在自己的眼前。
  
      所以,看到坐在病床上的陈述,直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以老爹对陈述的了解,心想肯定是这小子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人。
  
      “老爹,我没有招惹他们。”
  
      “没有招惹他们?”老爹指着李如意,说道:“你有人家如意长得好看吗?人家怎么不绑架如意,偏偏绑架你?”
  
      “……”陈述和李如意对视一眼,心里都有种受伤的感觉。
  
      老爹犹不觉得解气,又指着汤大海说道:“你有人家大海有钱吗?就算要绑,也应该绑大海,凭什么要绑你?”
  
      “老爹,我……”汤大海觉得自己的心痛得不能呼吸。我这是招谁惹谁了?都怪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啊。
  
      “陈述是为了救我。”孔溪说道。“他们的目标是我。”
  
      老爹愣了愣,然后轻轻拍拍陈述的肩膀,说道:“这倒有点儿男人样。男人,关键时刻就应该有担当。”
  
      “……”
  
      陈述心想,幸好你不是我亲爹,不然我非要和你断绝父子关系。
  
      下午的时候,却有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前来探病。
  
      陈述才刚刚缝过十几针,医生不让他出院。当然,孔溪更不可能让他出院。
  
      他又才睡了一天一夜,正是精神饱满的时候,睡觉自然也是睡不着的。于是,他便和李如意汤大海坐在病床上面打斗地主。
  
      陈述病了,不能喝酒。陈述病了,不能打脸。
  
      于是三人贴纸条,输家在脸上贴一家纸条。
  
      陈述的身体受伤了,大脑仍然好使。很快的,李如意和汤大海脸上就贴满了纸条。陈述脸上却只有两条孤零零的挂在那里。
  
      三人正玩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房门被人轻轻敲响。
  
      “进来。”陈述喊道。他以为是护士进来换药了。
  
      当病房门被人推开,陈述和李如意汤大海三人同时转身看了过去。
  
      “你还敢来?”汤大海从床上跳了下来,朝着门口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