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一百七十八章、史前怪物!,同桌凶猛第178章、史前怪物!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七十八章、史前怪物!

第一百七十八章、史前怪物!

徐永威刚刚进门,就被汤大海一把揪住了衣领。汤大海义愤填膺,怒声喝道:“你还敢来?你还有脸过来?怎么?自己的好兄弟被抓了,就想来看看陈述有没有事?心虚了吧?害怕了吧?不要着急,下一个就是你、”
  
  徐永威比汤大海个头稍矮,只能仰起脸来和汤大海的眼神对视,但是这个动作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威风气势,俩人对阵,看起来徐永威是一个具备无上威严的规则掌控者,而汤大海则是一个满腔热血却又被现实所伤的愣头青。
  
  纵横商场多年,自有一股笃定沉稳的气度,徐永威面无表情的看着汤大海,出声说道:“这就是汤大少的待客之道?”
  
  “待客?你也有脸说自己是客人?”
  
  “恶客也是客。你说是不是?”徐永威嘴角浮现一抹笑意,看在汤大海眼里却非常的不喜。
  
  像是羞辱!
  
  自从一大早被谢雨洁的「豆浆包子」羞辱过后,汤大少直到现在都非常的敏感脆弱。
  
  “大海,放开徐总。”陈述出声说道。
  
  “陈述,这家伙没安好心。”汤大海松开了徐永威的衣领,身体却依然挡在徐永威的前面,好想徐永威再向前一步就有可能伤害到病床上的陈述似的。
  
  “我知道。”陈述说道:“那也要听听他的坏心是什么。”
  
  “你们俩位……”徐永威想要找个形容词来形容陈述和汤大海这样的人,但是想了半天,竟然没办法做一个精确的定位。
  
  哪有当着客人的面就说人家「没安好心」的啊?还讲不讲社交礼仪啊?还要不要颜面体统啊?
  
  “三位。”李如意扯掉脸上的纸条,说道。
  
  “……”
  
  徐永威想要转身走人。
  
  这怕是一屋子智障吧?
  
  明明是外科病房,不是什么精神科病房啊?
  
  一看到李如意撕纸条,汤大海急了,赶紧出声阻止,说道:“李如意,你为什么要撕纸条?等这个坏人走了我们还要继续。你故意的是不是?”
  
  李如意看了汤大海一眼,说道:“你脸上比我还多。”
  
  “那我也撕了。”汤大海说道。你撕我也撕,大不了重头开始。反正他和李如意是输家,又没有什么损失。
  
  他一抹脸,就把那些把自己贴成白无常的纸条给摘掉了。难怪刚才揪住徐永威的时候给人一种底气不足的感觉,感情是脸上的这些纸条破坏了他高大美的形象。
  
  陈述觉得身边这两个家伙太丢脸了,于是看向徐永威问道:“徐总是来看笑话的?”
  
  “确实挺好笑的。”徐永威说道。
  
  “你看看,我就说这家伙没安好心。”汤大海的暴脾气又上来了。他又觉得自己被「羞辱」了。这个混蛋,竟然敢说他们好笑。
  
  就算我们好笑你也不许笑。
  
  “没有没有。”徐永威连忙解释,说道:“看起来挺可乐,也很温馨,我是真的很羡慕三位的兄弟情谊。”
  
  汤大海乐了,说道:“你不是也有刘隆嘛。羡慕我们做什么?”
  
  “……”
  
  不得不说,和面前这几个家伙聊天,分分钟就想让人抽出腰间别着的四十米折叠刀去砍人。
  
  你们就不能好好说话吗?你们三兄弟是集体属蛇的吗?一张嘴就开始喷射毒液。
  
  “我确实是为了刘隆来的。”徐永威出声说道。他不准备绕圈子了,赶紧说出自己的来意然后干净利落转身走人。和别人闲聊是耗费时间,和他们闲聊是耗费寿命。
  
  徐永威知道陈述被绑的事情,他更是知道刘隆被抓的事情。
  
  毕竟,他和刘隆牵扯太深了,俩人合伙做公司那么多年,如果说对他的人品一无所知那是自欺欺人。更何况在很多业务上面俩人还是利益共同体,刘隆出事,他那一部份利益应当如何切割开来才是他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棘手问题。
  
  他也很气愤陈述抓住刘隆的把柄跑到乐海谈判解约的事情,甚至对陈述汤大海李如意三人心里充满了敌意。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也不介意出手挖个坑把他们埋了。
  
  在陈述拿走李如意的合约之后,他也蛊惑过刘隆展开报复的事情。但是,他没想到刘隆这么蠢,而且这么坏……
  
  你自己的屁股后面那么大一坨屎,你怎么就不知道早些清理干净呢?
  
  当然,主要也是陈述这个家伙太狠辣了。他像是算准了刘隆要报复似的,抢先一步动手,让人跑到刘隆老家把他查了个底朝天,然后一棍敲在了七寸上。
  
  后来的事情也正如他所看到的那般,刘隆死翘翘了。
  
  刘隆死不足惜,但是他又将如何从这次的事件中脱身?
  
  徐永威自诩自己也算是个老猎手了,但是,拳怕少年人啊,陈述这小子看起来一幅人畜无害的模样,一出手就是狠辣绝决不死不休。这样的人,还是赶紧想办法和他缓和一下关系吧。倘若一直被他惦记着,徐永威心里也很是忐忑不安。
  
  谁知道他又从哪一处落子?谁知道会不会有天外飞仙那一剑?
  
  怕啊!
  
  “嗯?”陈述看向徐永威,说道:“你要替他说情?”
  
  “那倒不至于。”徐永威摇头,远远的看向陈述,一脸诚挚的说道:“我和刘隆共事多年,他待我不错,一直把我当作兄长看待。我确实很想替他说个情。但是我也清楚,他在老家做的那些事情实在是人神共愤。”
  
  “更何况他为了打击报复,竟然还把陈总监给绑了,这实在是……突破了做人的底线。这样的话,我再跑来请求受害者说原谅,就连我自己都难以原谅我自己。做错事的人应该要受到惩罚,这些都是刘隆应得的结果。”
  
  “既然不是来谈和解,那么徐总的意思是?”陈述疑惑的看向徐永威,出声问道。
  
  “你知道的,乐海里面有刘隆一些股份,还有其它的一些产业……刘隆进去之后,怕是再也没有机会出来了。这些产业肯定要进行拍卖或者切割。所以,我是来问问陈总监有没有兴趣接手过去?”
  
  “入股乐海?”陈述看向汤大海和李如意,李如意一脸鄙夷,汤大海若有所思,于是便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情我们会慎重考虑。”
  
  “那我就不打扰陈总监休息了。”徐永威笑着说道。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盒子,说道:“一份小礼物,还请陈总监不要嫌弃。祝陈总监早日康复,为我们花城的文化产业繁荣做出更大贡献。”
  
  “谢谢徐总。我会努力的。”陈述说道。
  
  正想拒绝徐永威的礼物,发现汤大海已经把那个小盒子给接在了手里。于是便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等到徐永威离开,汤大海看着礼物盒子上面的一行字母,笑着说道:“哟,江诗丹顿。徐永威这个人人品不行,但是钱却是好钱。这礼物送的不错。”
  
  打开盒子,从里面取出手表瞅了瞅,汤大海又变得一脸嫌弃的模样,说道:“江诗丹顿的伍陆系列,也就是十几万而已。那么大一老板,出手还真是小气。”
  
  “你不要总用自己的身家来衡量。”陈述说道。“徐永威再有钱,也没有你江大少有钱。”
  
  “说的也是。”汤大海说道:“这款表我都不好意思放进自己的收藏柜里。”
  
  然后他把表盒丢给陈述,说道:“你就勉强戴着吧。反正你也不适合戴太贵的。招眼。”
  
  “我觉得挺贵的了,压手。”陈述说道。他把表盒递给李如意,说道:“如意戴吧,你出镜的机会比较多。”
  
  “不戴。”李如意说道。
  
  像是觉得这样冷冰冰的拒绝陈述的礼物也不太好,于是冷面男又跟着解释了一句,说道:“徐永威的东西我看着都恶心。”
  
  他要是戴着这块表,就会不断想起被徐永威冷藏的日子,心情怎么能够愉悦的起来?
  
  “……”
  
  陈述把盒子丢到一边,没好气的说道:“你们俩一个嫌弃这表便宜,都没资格进收藏柜。便宜你还伸手接下来?另外一个更加过份,说看到就恶心……”
  
  “我想着既然人家把礼物都送出来了,再让人收回去不是不给面子?再说,大家感情不太好,咱们也不用考虑礼尚往来的事情。收了就收了吧,就当是他为自己的罪恶赔罪。”
  
  “你们这样我还怎么戴出去?”
  
  “不戴就不戴呗,回头我送你一块他们家的传承系列。绝对比这块有逼格。”
  
  “算了算了。”陈述摆手,说道:“我有手上这块表就成了,我对这些表啊车啊什么的没有兴趣。正好你们俩都在,咱们还是讨论一下徐永威的提议吧。他想让我们出面来接手刘隆所占的乐海股份,你们是什么态度?”
  
  “不好。”李如意说道。他不想和乐海有任何关系,不想和徐永威这个大阴人有任何联系。“当然,我尊重你们的意见。”
  
  “我也觉得不好。”汤大海说道:“刚刚听到他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我其实是很动心的。乐海是业界已经成名而且很成熟的影视公司,倘若咱们萤火虫文化能够直接接手刘隆的股份,就等于拥有了乐海一部份的决策权。这对我们萤火虫迅速成长很有益处。”
  
  “但是,徐永威这个人我看不准,总感觉这个人阴森森的,满肚子的坏主意。倘若咱们当真真金白银的拿下了刘隆的股份,谁知道会不会被徐永威这个大股东给吞噬掉呢?要当真有什么好事,徐永威也不可能想到咱们,对不对?他来找我们说这件事情的行为本身就很可疑。”
  
  果然,对于这两个死党的反应和自己预想的一模一样。
  
  李如意是个「直心肠」的人,不管面前有多大一块蛋糕,他只要不喜欢做蛋糕的人,就绝对不会张嘴吃一口蛋糕,甚至连看都不愿意看上一眼。
  
  汤大海则更敏锐一些,商业家族出身的他对这种事情可以说是耳濡目染,他知道这是一个巨大的利益,放在任何人面前都会动心。但是,又因为他没有太多的实操经验,对这种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有着「天生的敌意」。
  
  「你当我傻啊?」
  
  「你是不是想骗我?」
  
  「世界上哪有这种好事?我早就已经看穿了你的套路……」
  
  陈述看着汤大海和李如意,说道:“我们先一个个的来解决问题。先说徐永威为何来探病,又是送表又是送股份的事情。因为他想把自己从刘隆事件当中撇清,想要在最快的时间内和我们缓和关系。做文化产业的,大部份都是体面人。至少看起来是这样。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刘隆被抓的事情应该已经在圈子里爆发出来了吧?”
  
  “确实。”汤大海点了点头,打开手机随手翻开一个微信群,说道:“媒体圈已经炸开锅了,大家都在讨论这件事情。而且,大家都认为刘隆就是徐永威的一个打手,刘隆出事,徐永威的形象也要受到影响。这个时候,他自然想要撇清和刘隆之间的关系。不然的话,以后谁敢和这样危险的人物合作?”
  
  “他想要撇清关系,树立形象,最好也最快的办法是什么?”陈述笑着问道。
  
  “拉我们入伙。”汤大海出声说道:“还有什么办法比直接把我们拉进来更有效直接?刘隆被抓,你被劫持的事情自然会被媒体挖出来……媒体不挖,警方也会公布出来。因为还要依靠这个给刘隆定罪。这件事情一出,最痛恨刘隆一伙的人是谁?自然是咱们风尘三侠啊。咱们三个是最大的受害者。可是,咱们都愿意入股乐海,愿意和徐永威合作,不就证明徐永威是无辜的吗?”
  
  “不错。”陈述指了指床头柜上的手表,说道:“他送表和送股份是同一个道理。都是为了向我们释放善意。倘若我们愿意接受,他也就顺便解决了自己面临的个人形象危机以及公司的整体业务危机。”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接受?”
  
  “这是一块巨大的利益,我们不接手,其它人肯定也会抢着要接手。”陈述笑着说道:“但是,如果我们不接手的话,乐海受此事件的影响,怕是很长一段时间都一蹶不振。所以,我们入局,其实就是拯救了乐海。这显然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结果。”
  
  “还有,你的担心也很有道理。乐海是一片海,徐永威这是这片海域里面最大的那头鲨鱼。我们刚刚进去的时候,他对我们有所需求,自然会对我们极其友善。但是,等到他的信誉危机过去之后,谁敢保证他不会一口把我们这只小鱼虾给吞掉呢?”
  
  “那你的意思是?”汤大海一脸疑惑的看向陈述。放弃吧,这对一个成熟的商人而言是极其不理智的选择。因为那确实是一大块利益。但是,入局吧,好像又危险重重,而且随时都有可能被更大的鲨鱼给吃掉。
  
  “萤火虫入局,救乐海一回。”陈述说道。
  
  “然后呢?”
  
  “然后我们把手里的股份卖给东正或者华美,光辉应该也很感兴趣……谁不愿意接手乐海这种即能制片能力又能艺人经济的优质公司呢?而且乐海在业界的名气也不小,任何一家买了都是增值,对股民来说也是重大利好消息。”
  
  “三大入局,徐永威这头大鲨鱼就会变成小鱼虾,很快就会被更大的鱼给吞噬掉?”
  
  “我们从中拿走自己的利润。”陈述说道:“倘若出售乐海股份的时候,能够拿下三大的一些股份,那就更好了。”
  
  “我同意。”李如意说道。
  
  汤大海笑呵呵的看着陈述,说道:“你说徐永威是凶猛的大鲨鱼,我觉得你才是最可怕的史前怪物啊。你把人心算尽,每一步都掌控在你的手中。你还做什么总监啊,干脆来做萤火虫文化的大老板得了?”
  
  陈述摇头,说道:“不,你比我更加适合这个职位。”
  
  汤大海心中大喜,美滋滋的问道:“为什么?”
  
  “你爸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