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一百八十一章、你信不信我?,同桌凶猛第181章、你信不信我?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八十一章、你信不信我?

第一百八十一章、你信不信我?

最难消受美人恩!
  
  陈述知道孔溪待自己很好,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孔溪待他比他知道的还要好。
  
  自古以来,人言可畏。在这桩绑架案闹的满城风雨时,孔溪也因此被推向了风口浪尖。可以说,大家对孔溪的关注度比对自己这个「人质」还要更加密集浓烈一些。
  
  谁让她是大明星孔溪呢?谁让她是家喻户晓的女神呢?
  
  相比较躺在病房里面轻松惬意的陈述,孔溪要承受外界骤然而至的大风大雨。
  
  陈述伸出手来,说道:“手机借我用用。”
  
  骆杰警惕的盯着陈述,说道:“你想干嘛?你不会是要打电话骂栗董吧?栗董会杀了我的……我帮你借一个手机好不好?帮你买一个新手机?你不要用我的手机,栗董真的会杀了我的。我没有开玩笑。”
  
  “我就是看看新闻。”陈述没好气的说道。
  
  “那就好。”骆杰这才放下心来,从口袋里摸出手机解锁,然后递给了陈述。“不能打电话给栗董啊。”
  
  陈述接过手机,立即点开一个新闻app,不用刻意的搜索孔溪的名字,95996868九五至尊vi头条大多数都是和孔溪有关的话题。
  
  「孔溪遭遇绑架事件,千钧一发时刻……”
  
  「孔溪为何和那个叫做陈述的家伙一起吃饭?为何饭后要一起在珠江边散步?」
  
  「女神恋爱,神秘男友是东正同事……」
  
  陈述又打开新浪微博,热度排行第一条的就是「孔溪恋爱」的标题,热度排行第二名的是「孔溪遭遇绑架事件」,搜索榜前十里面有三条和孔溪有关。不用看里面的内容,陈述也知道这两天外面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
  
  可是,孔溪没提。
  
  汤大海没有提,李如意也没有提。
  
  没有任何人告诉他这些事情。
  
  陈述恨不得立即拨打汤大海李如意的电话把他们俩骂得狗血淋头……毕竟,他舍不得骂孔溪。
  
  陈述合上屏幕,把手机递还给骆杰,说道:“栗董是什么时候给孔溪打电话的?”
  
  “今天早上。”骆杰说道:“刘隆落网的消息昨天就传出来了,但是那个时候大家只知道他犯了事,并不知道他犯了什么事,也不知道孔溪和这起绑架案件有关系。一直到昨天晚上的时候,刘隆的审讯有了突破,然后就把你和孔溪给牵扯出来了……关注度越来越高,乱七八糟的传闻也就越发的多了起来。”
  
  “也不排除有一些别有用心的小人在后面推波助澜,孔溪刚刚接下逆鳞的女一号,之前有不少人想要拿下这个角色……倘若因此而形象受到影响,也不排除制作公司做出更换女主角的决定。你也知道,这个圈子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的事情我也没少经历过。”
  
  “所以,栗董怀疑我和孔溪在谈恋爱?”
  
  骆杰撇了陈述一眼,出声说道:“不仅仅是栗董怀疑,就连我们也都在怀疑。以前的孔溪是我们东正的小仙女。什么样的女人是仙女?不食人间烟火的才是仙女。现在竟然跑去和你一起去吃香辣蟹,仙女一下子就谪落凡间了……对了,你们去的那家香辣蟹馆彻底的火爆了,据说每天有无数人赶去排队。”
  
  “……”
  
  “大家都想着,连孔溪都喜欢的香辣蟹,那一定很好吃吧?连我都准备带女朋友过去尝尝鲜了。那家店的老板要赚大钱了。”
  
  “说正事。”
  
  “哦,孔溪对你和别人实在太不一样,所以大家都怀疑你们俩个在谈恋爱。你也知道的,艺人嘛,是不能轻易恋爱的,更不能随意就暴露恋情。孔溪又是咱们东正一姐,是咱们东正的形象代言人。她的恋情曝光对东正来说就是大事件,会让公司损失惨重……也难怪栗董会着急,主动给孔溪打电话沟通,希望孔溪能够站出来发一个声明把这件事情给平息下来。没想到被孔溪给拒绝了。”
  
  “所以,栗董就打电话给你,让你来敲打我?”陈述嘴角浮现一抹冷笑,说道:“这是捡软柿子捏?”
  
  “没有没有。”骆杰赶紧否认,说道:“谁敢把你当作软柿子捏呢?我是知道你的能力的,那些胆敢挑衅你的,一定会死的很惨。”
  
  原本很想说一句「我就死的很惨」,但是觉得说出这种话实在太没有尊严。毕竟他是企划部总监,而陈述仍然是他的下属。
  
  “栗董可不这么认为。”陈述笑着说道:“花城三大传媒集团之一的创始人,在整个行业都拥有巨大的话语权,跺跺脚怕是影视圈都要抖上一抖吧……这样的人,踩死我这样的小人物就和捏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容易。更何况他还不是要捏死我,只是让人过来敲打两棍子,又算得了什么大事?”
  
  骆杰看着陈述笑呵呵的模样,却觉得心头有点儿渗的慌,说道:“你不会是要向栗董开战吧?”
  
  “怎么可能?”陈述立即否认,说道:“我疯了吗?跑去挑战老板?我有几斤几两,我自己还能不清楚?”
  
  “不是就好。不是就好。”骆杰松了口气。
  
  他知道陈述是个「疯子」,倘若不是个疯子的话,怎么可能进入企划部的头一天就怼得自己下不来台呢?但是,听到他说起老板的语气,一幅即将要和老板决一死战的模样,这让骆杰觉得还次疯的有些无边无际了。你可以干掉我,那是因为我和你一样只是东正的「工作人员」。你跑去挑战老板,就会一脚被人给踢出局去,谁让栗董是游戏的规则制定者呢?
  
  “你信不信我?”陈述看着骆杰,出声问道。
  
  “信。我当然信了。”骆杰恨不得立即举起右手对天发誓,一脸严肃认真的看着陈述的眼睛,说道:“虽然咱们俩相识时间不长,一开始还有一些小矛盾,但是,通过后面的接触,我知道你陈述是一个可以信任的朋友……我相信你和孔溪是清白的,你们不可能有任何关系。”
  
  “……”
  
  骆杰拍拍陈述的肩膀,说道:“你放心,我会向老板解释的。这一次,确实是老板太多心了。他怎么能怀疑自己手下的得力干将呢?”
  
  “就是。”陈述生气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