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一百八十二章、浇一桶油!,同桌凶猛第182章、浇1桶油!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八十二章、浇一桶油!

第一百八十二章、浇一桶油!

骆杰如此表态,反而让陈述心生愧疚,感觉自己很对不起这位把自己当作「侠肝义胆愿为朋友两肋插刀好朋友」的好朋友了。
  
  陈述不喜欢骗人,更不喜欢欺骗朋友。
  
  于是,陈述便想着向骆杰解释一下,毕竟,以后恋情曝光面对骆杰时会非常尴尬,出声说道:“当然,这并不代表着我和孔溪完全没有可能性……”
  
  “明白。”骆杰点头,说道:“我明白。在孔溪没有嫁人之前,公司里面的每一个男同胞都不会放弃这种美好的幻想。以前我也有着和你同样的想法。”
  
  “嗯?”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毕竟,孔溪长的那么好看,那么有才华,而且非常的善良……这样的姑娘谁不喜欢?难道你不动心?”
  
  陈述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我是有点动心。”
  
  “可不是嘛。”骆杰拍拍陈述的肩膀,一幅志同道合的狗腿模样,说道:“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孔溪只有一个,喜欢孔溪的男人比珠江里面的鱼还要多……最后花落谁家,谁能知道?再说,现在正是孔溪的事业高峰期,她应该不会愿意在这个时候陷入感情这个大泥潭里面吧?”
  
  “也不能这么说,感情来了挡也挡不住。”
  
  “别人挡不住,孔溪就能挡得住。就拿白起源来说吧……咱们白爷跟在孔溪身边多少年了,不也没戏?白爷哪里差了?要身份有身份,要名气有名气,亚洲最帅气的钻石王老五,他这样的都不成,其它人……嘿嘿嘿,没戏。”
  
  “有道理。”陈述轻轻叹息,说道:“能够让女神喜欢的男人,那得优秀到什么程度啊?至少要比白爷厉害好几个档次吧?”
  
  “可不是嘛。”骆杰点了点头,说道:“咱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期待。”陈述说道。
  
  “你也不能只顾着期待,还是得先把事情给解决了。现在那些无良媒体乱写,说孔溪在和东正同事恋爱,那个同事就是你……现在就连老板都信了,你得想办法把这口黑锅给甩掉。太重了,有可能会把人压垮。”
  
  “你刚才不是说会帮我向老板解释吗?”
  
  “我自然会帮你解释,但是我一个人用力不够啊。第一,你和孔溪走的那么近,平时有事没事的就勾搭在一起,我看在眼里,别的同事就看不到?有些话终究会传到老板耳朵里。第二,孔溪对你异与常人,一会儿陪你吃海鲜大排档,一会儿陪你去吃炒辣蟹的,那些媒体能不乱猜吗?她怎么不陪别人?第三,老板让孔溪发个声明,孔溪回了老板一句「那是事实」……这句话很值得深思啊。是你救了孔溪是事实?还是你们俩的恋情是事实?”
  
  “那你觉得我以后应该怎么做?”陈述态度谦逊的问道:“我没什么感情经历,对这些事情也不太懂。骆总阅历丰富,你帮我出出主意?”
  
  骆杰很高兴,心想这是陈述第一次在某个领域承认不如自己。
  
  但是仔细一想,又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什么叫做我阅历丰富?我也就谈了十几次恋爱好不好?
  
  当然,这也比陈述好多了,毕竟,他被前女友劈腿的事情传得业内皆知。随着这次事件的曝光,陈述的前世今生再一次被人揭露出来,包括他和前女友凌晨的事情……
  
  陈述只是暂时还没看到而已。
  
  “第一,你就先安心养伤,现在什么都不要做。做什么都不对。第二,有机会亲自对向老板解释一下,说你和孔溪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这次我回去就和老板这么说,先给他打一记预防针。别人怎么说你不用管,但是老板那边你一定要顺利过关。第三,你也要和孔溪适当的保持距离,至少不能总是被粉丝和媒体拍到……经过这次事件之后,怕是你们以后更是会被各路媒体盯梢,一定要谨慎谨慎再谨慎。”骆杰倒是没有吝啬,把自己能够想到的解决方案给讲了出来。
  
  陈述点了点头,说道:“成,听总监的。”
  
  骆杰对陈述的态度非常满意,说道:“那我这就回公司向老板汇报,他还在等着我回话呢。”
  
  “麻烦总监了。”陈述感激的说道。
  
  “咱们俩谁跟谁啊?你赶紧把身体养好回来上病,企划部没你可不成。”
  
  “我会的。”
  
  等到骆杰离开,陈述靠在床头看着天花板想心事。
  
  正如骆杰刚才所说的那般,随着这次绑架事件的发生,自己和孔溪之间的关系会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怕是很长一段时间都会遭遇媒体的盯梢。
  
  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
  
  可是,陈述做不到「已莫为」啊。
  
  孔溪刚刚离开,他就期待着下一次见面……他相信孔溪和他的心情是一样的。
  
  有什么东西能够浇灭一对热恋男女熊熊燃烧的爱情火焰呢?
  
  丈母娘的结婚条件。
  
  除此之外,别无它法。
  
  陈述倒是不在意媒体的看法,但是他必须要重视东正集团老板栗琨的态度。孔溪是东正一姐,是东正的代言人和摇钱树,只要孔溪愿意,就能够为东正带来大笔大笔的利润,栗琨会任由别人来破坏自己的利益吗?
  
  是的,自己也同样能够为公司创收,但是这些和孔溪相比,重要性就不是那么明显了。
  
  栗琨可不是王信,这是一个让人难以撼动的庞然大物啊。
  
  陈述揉了揉太阳穴,有点儿头痛。
  
  想到孔溪,又觉得这点儿烦恼实在不值一提。
  
  --------
  
  办公室里,凌晨正对着电脑发呆。
  
  电脑屏幕上面,显示着一篇最新出炉的新闻稿件,「孔溪神秘男友陈述恋情大揭密,前女友劈腿公司上司」这一行黑体大字格外的触目惊心。
  
  前女友自然是她了,讲的也是她和陈述的恋情。
  
  大学恋爱,毕业之后一起来到花城,进入同一家公司华美传媒打拼,女友成为总经理秘书,而陈述因为表现优异成为公关小组组长……
  
  凌晨有理由相信,这是公司知情人士的爆料,因为记者所写的情况和他们的经历完全符合。凌晨甚至怀疑是汤大海他们的手笔,陈述本人倒是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陈述倒是一个好男人,只是遇到了一个瞎了眼的坏女人」
  
  「这么说来,陈述和女神孔溪倒也很般配啊……」
  
  “毕业就意味着分手,我也是大学毕业后就和女友分手了,她觉得我一无所有,不能够给她稳定的生活……谁大学刚刚毕业就能够给一个女人稳定的生活?”
  
  ------
  
  评论区里,一片骂声。
  
  主要辱骂的对象就是她凌晨。
  
  “白痴。”凌晨嘴角浮现一抹冷笑。
  
  凌晨知道自己的行为是错的,但是她更加清楚,自己做了对的选择。
  
  只是,让凌晨怎么也想不到的是,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上热搜……
  
  她以为自己和陈述分手之后,俩个人便会各分东西。自己得到想要的一切,最后成为总裁夫人嫁入豪门……而陈述,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家的感情会淡了,人也会忘了。
  
  就算多年以后再次相遇,物是人非,俩人的人生际遇和生活状态也是天差地别,让人唏嘘。
  
  更有可能一生再难相见。
  
  可是,她没想到陈述的韧性会这么的强,反弹的会这么凶猛。
  
  他被华美辞退,却立即跳入另外一家大公司东正传媒担任企划部副总监,职位和薪水还升了一大截。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被猎头高薪挖走呢。
  
  他被王信陷害,却立即一棍子敲打在张蜀的头上,让华美损失惨重,最后不得不低声下气主动求和。
  
  更让人难堪的是,他和自己分手之后,没有自暴自弃,也没有一蹶不振颓废落魄,不仅仅工作越来越好,能力越来越强,而且还和大明星孔溪闹出了绯闻……
  
  这不是摆明了让人骂自己有眼无珠吗?
  
  咚咚咚!
  
  办公室的房间门被人敲响。
  
  凌晨不再担任总经理秘书职务,而是总经理助理,有一间专属的办公室。在花城国贸寸土寸金的位置,能够有一间自己独立的办公室,这是很多人需要打拼多年甚至一生才能够做到的事情。
  
  而凌晨毕业不到三年就做到了,这不得不让人称赞她的美貌。
  
  “请进。”凌晨出声喊道。
  
  办公室门被人推开,王信手里拿着一份报纸进来,把报纸放到凌晨的办公桌上,说道:“这篇文章你先看看。”
  
  凌晨扫了一眼报纸翻开的那页,写着和她刚刚在电脑上面看到那篇新闻稿类似的内容,漫不经心的说道:“这些无聊的内容,有什么好看的?”
  
  “我是怕你心里承受不住压力。”王信凝视着凌晨的表情,出声说道。
  
  “我有什么承受不住的?”凌晨抬起头来看着王信,笑着说道:“早就已经过去的事情,或许对这些媒体来说可以用来吸引眼球,但是对我而言,已经不再有任何意义。我和陈述早就已经分手了,我现在是王信的女人。我也只有这样一个身份。能够把这个角色做好,就已经非常的不容易了。我会会力以赴的。”
  
  “你能这么想就好了。”王信笑着说道:“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他有他的生活,我们也有我们的生活。我向你保证,你一定会比他过的幸福。”
  
  “嗯,我相信你。”凌晨一脸幸福的模样。
  
  “对了,网络上爆料的那些事情是真的?”
  
  “什么事情?”
  
  “陈述和孔溪……他们俩当真走到一起?”
  
  “自然是不可能的。”凌晨摇头,说道:“以前陈述根本就不认识孔溪,最多也就追过她两部剧而已。即便后来有过接触,也是陈述进入东正传媒以后。这才多长时间,他们怎么可能就走到一起呢?孔溪可不是那么容易搞定的女人。”
  
  “我也是这么想的。”王信点了点头,说道:“你说,事情闹的这么大,东正那边会怎么想?栗琨心里会怎么想?”
  
  凌晨疑惑的看着王信,问道:“你想做什么?”
  
  她实在是太了解这个男人了,大智慧没有,小聪明却不少。他心思一转,她就知道她要打什么主意动什么念头了。
  
  也正是因为了解他,所以她才愿意依附他。
  
  若是太聪明的男人,她反而没有信心能够和他走到最后。
  
  王信捏捏凌晨的脸,笑呵呵的说道:“我觉得这把火烧的还不够旺,我再浇一桶油。”
  
  凌晨原本想说这些没有意义,想要打倒陈述,必须要从其它的方面入手。
  
  但是,终究还是把要说的话给咽了回去。
  
  她知道,这些媒体不停解密陈述之前的恋情,把自己和陈述的事情翻来覆去的炒出来,别人在骂自己,同样也会骂王信,这让王信心里极度的不舒服。
  
  他想报复陈述,更想报复之前数次受辱的仇恨。
  
  她可以不站在王信这边,但是绝对不能让王信误以为自己站在陈述那边。这是前女友所要遵守的最重要的一条法则。
  
  ------
  
  坐在副驾驶室位置上,王韶觉得车子里面有些沉闷。
  
  司机在认真开车,如果没有什么问题,他是从来不会主动说话的。
  
  王韶从后视镜里面看到,自从上车之后,孔溪便低头看着剧本。好像全部的心神都被剧本的精彩内容所吸引。
  
  王韶欲言又止,好几次想要张口说话,但是还是强行忍住了。
  
  她在等待一个机会。
  
  直到孔溪合上剧本,拿起旁边的水壶开始喝水时,王韶便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小溪,剧本写的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改的?”王韶笑着问道。没有直接进入主题,而是先以剧本来做话题进行铺垫。
  
  “我觉得还好。”孔溪捧着保温杯,说道:“只是有一些细节部份需要修改。我已经用笔标注了。”
  
  “需不需要把女主的戏份给增加一些?”
  
  “不用了。”孔溪摇头。“编剧应该考量过整个故事的平衡性,如果为了一已之私,拼命的添加自己的戏份,这会破坏平衡,降低故事的合理性。得不偿失。”
  
  “嗯,你喜欢就好。”王韶笑着说道。“栗董和你聊过了吧?”
  
  孔溪看向后视镜,那里有着王韶的眼睛。
  
  王韶注意到孔溪在打量自己,心中微虚,却故作浑不在意的模样,面带笑意,通过后视镜和孔溪来进行眼神交流
  
  “是的。”孔溪说道:“我拒绝了。”
  
  “你这样,怕是会让栗董不高兴。”王韶出声提醒着说道。
  
  “那我也不能撒谎骗人。”孔溪说道:“媒体报道的事情确实是真实的,我的命是陈述救回来的。他让我站出来说这有的事情与我无关……这就是我要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吗?这不会让人寒了心?”
  
  “只是告诉那些不知情的粉丝而已,至于怎么对待陈总监,我想你心里有着自己的答案。”
  
  “这就是我的答案。”
  
  “会不会让栗董怀疑你有其它的想法?毕竟,合约即将到期,栗董上次已经说过要和你谈谈新的合作问题……事情闹的这么大,你又一点儿面子也不给他,他会不会误会你要跳槽到其它公司?那样的话,怕他们那边也会有一些掣肘手段。”
  
  孔溪沉吟片刻,说道:“和我所得到的相比,外面的这些事情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