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一百八十三章、没有恋爱!,同桌凶猛第183章、没有恋爱!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八十三章、没有恋爱!

第一百八十三章、没有恋爱!

王韶很想问孔溪「你得到了什么」,她想知道那个答案,又怕知道那个答案。
  
  一直以来,她都知道孔溪是一个很有主意的女人。虽然平时对谁都和和气气的,但是作为陪伴在她身边多年的老人,却最是理解她骨子里面的执傲
  
  只要是她认准的事情,就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包括十个自己这样的经纪人。
  
  像是看破了王韶心事似的,孔溪出声说道:“我知道,这会让韶姐夹在中间有些为难。”
  
  王韶笑,说道:“我有什么为难的?就是怕损害到你的利益。那就是我工作上的失职了。”
  
  其实已经损害了,无论是和陈述的绯闻越演越烈,还是公司高层对孔溪的看法……这都已经造成了实质性的伤害。
  
  她已经接到好几家合作方的电话,对方或旁敲侧击或单刀直入,询问孔溪是否和那起闹得沸沸扬扬的绑架案有关系,和那个叫做陈述的同事到底是什么关系。
  
  孔溪可不仅仅是一个人,她代表着一群人的利益啊。
  
  “你是我的经纪人,是要在很多事情上面帮我拿主意的人。因为我的任性,很多事情都自作主张的决定了。所以,或许会让公司对你有所误解……”孔溪笑着看向王韶,一脸诚挚的说道:“韶姐,咱们一起合作那么多年了。你的人品和能力我都是相当认可的,我想你也应该对我有一个全面的认识了。只要我们齐心协力,风雨同舟,就没有什么难什么坎是过不去的。你说是不是?”
  
  王韶心中大喜。
  
  孔溪这是在向自己抛橄榄枝啊?
  
  她认可自己的人品和能力,那就证明她是愿意和自己继续合作的。
  
  齐心协力,是告诉自己在这种时刻要和她保持步伐一致。风雨同舟则是说不管是现在也好还是以后也好,无论走到哪里,自己都会是她的经纪人……走则一起走,留则一起留。
  
  经纪人是依附艺人存在的职业,有了艺人,才有经纪人。倘若自己和艺人的关系不好,那么艺人随时可以提出更换经纪人甚至经纪公司。
  
  当然,经纪人也可以更换艺人,但是,把孔溪给换掉了,还能在哪里找一个和孔溪同等级的大咖来带啊?
  
  她陪伴在孔溪身边,做了很多事,帮了很多忙,也因为孔溪越来越火自己的收入也跟着越来越多。
  
  就拿最近两个月来说吧,孔溪签下了CE的全系列代言,拿下了DSN的水晶鞋系列代言,还有《逆鳞》的出演以及其它几个重要项目的确定……随着孔溪的全面复出,她在每一个项目中的抽成都让她收入爆涨。
  
  没有了孔溪,她在哪里赚这么多钱啊?
  
  当然,也要好好感谢陈述,毕竟,有几个项目是因为陈述才谈成的。特别是DSN水晶鞋系列的代言,明明DSN都已经和华美签约,硬生生从他们手里给抢过来……王韶自问自己是做不到的,也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
  
  「陈述也不是配不上我们家孔溪……」
  
  当然,这样的事情也只能在心里想想,王韶是没办法说出口的。她不能和孔溪说,因为孔溪从来没有承认她和陈述的关系。她更不能和老板说,老板若是知道她是这种纵容态度,怕是当场就会把她给开了。
  
  “是啊。”王韶附和着说道。“你要做的事情,我从来都不会拦你。你是一个有主意的人,这样反而会减轻了我的工作负担,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
  
  顿了顿,王韶又说道:“栗董刚才给我打电话,说是要让我去他办公室聊聊。可能也是要说这个事情。”
  
  “哦。”孔溪应了一声,便再一次翻开剧本看了起来。
  
  王韶主动说起这事儿,就已经递交了投名状。自己没必要连进去怎么应对都要教导一番,那只能说明自己对她的不信任和王韶能力不行。
  
  这都不是孔溪要的结果。
  
  王韶也不再说话,打开手机翻看有关孔溪的报道起来——
  
  江虞坐在收银台,看着客人吃面。
  
  是的,她确实是在看客人吃面,不仅仅是看,而且是在研究。
  
  她发现,每一位走进来的客人,无论他们之前做什么,是在和朋友聊天,是在和爱人嘻闹,或者独自打开手机玩一局吃鸡游戏……
  
  当热气腾腾的汤面端上来时,他们会立即满脸喜悦,然后急不可奈的抽出筷子大快朵颐。
  
  江虞看的出来,他们是真的喜欢吃父亲做的面,最普通的,只要十几块钱一碗的汤面。
  
  人们可能在人或者事上面隐藏自己的情绪,但是在美食面前不会。
  
  江虞从小吃父亲的面长大,日复一日的看着父亲做汤面。肥肠、酸菜、肉丝、鸡丁、番茄蛋……
  
  虽然父亲变着花样的给自己做吃的,但是江虞还是吃腻烦了。所以她喜欢吃点心,吃那些颜色缤纷绚烂的,一口进去就仿佛把舌头都要一起融化掉的甜食。
  
  所以,大学毕业之后去了法国,去了意大利,去了很多很多国家,她去品尝那些西方的糕点,去学习那些点心的制作技巧,她有源于「面点世家」的天赋,也有对这一领域的激情和热爱……
  
  她成功了,成为法国米其林餐厅的糕点师。
  
  随着一段感情的失败,她重新回到父亲身边疗伤,突然间发现,以前她厌烦的,甚至拼命想要逃离的生活变得有滋有味起来,就连她好久没吃的汤面也让人唇齿留香。
  
  她以前觉得东方的面汤不及西方的那些糕点高级,工作环境没有他们干净整洁,食物颜色没有他们鲜艳绚烂,甚至就连厨师制服都不及他们的好看。
  
  父亲做了一辈子面,即使把面汤做的那么好吃,也只有一家「老爹面馆」。
  
  自己呢?
  
  就算比父亲做的汤面更好,比他取得的成就更大,难道以后就是接他的衣钵,继承他的「老爹面馆」或者新开一家「老娘面馆」?
  
  「也未尝不好!」
  
  江虞的心里突然间浮现这样的念头。
  
  是的,这样的念头越来越强烈,每在家多住一天,就更加强烈一分。
  
  之前她想着只是回来暂时性的休憩,而且也想回来看望自己的父亲,在受到伤害的时候,女儿能够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自己的父亲。
  
  她终究还是要离开的。
  
  她要回到法国,即使不再有爱情,但是有工作,有她热爱的事业。
  
  现在江虞不想走了,她想要留在国内,她想要做真正的东方面点。
  
  想到此处,江虞的情绪突然间变得亢奋起来。
  
  「留下来!」
  
  「做真正的东方面点!」
  
  “在想什么呢?”一个男人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江虞抬起头来,看到汤大海和李如意正一脸好奇的看向自己。
  
  江虞俏脸微红,撩起掉落下来的一缕头发,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来吃面。”汤大海说道:“我们都进来小半天了,你连声招呼都不打,坐在这里想着心事,这小脸还一阵红一阵白的……你在想什么呢?”
  
  汤大海瞅瞅江虞,又瞅瞅李如意,一幅「你们俩有事儿」的事儿模样。
  
  “我在想如何做一碗好面。”江虞轻声说道。
  
  “如何做一碗好面?”汤大海一脸疑惑。这老爹面馆不就是做面汤的吗?不然他们大老远的跑过来做什么?
  
  “你做的面已经很好吃了。”李如意则是直接出声称赞。
  
  “我每天都坐在这里看人吃面。我发现每当面上桌的时候,那位客人就会很开心。”
  
  “这不是很正常的吗?都要饿得不行了,面前突然间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当然很开心了。”汤大海说道。
  
  “不,那开心是有温度的。”江虞说道。
  
  汤大海看了李如意一眼,问道:“有什么区别?”
  
  “区别很大。”
  
  “譬如呢?”汤大海问。
  
  李如意看了江虞一眼,问道:“区别在哪里?”
  
  “西式点心美则美矣,但是它没有温度。可是我每天在这家小店里面都能够感受到那种有温度的喜悦。”江虞一脸幸福的模样,说道:“我以前在米其林餐厅工作,大家会惊叹食物的精致,会感叹食材的新鲜,会因为到了这么贵的餐厅而拍照发朋友圈……但是他们的脸上没有那种发自内心的幸福模样。厨师最高兴的时刻是什么时候?就是看着客人幸福的吃完自己做的食物。每当看到他们把碗抱起来连面汤也要喝掉的时候,我想父亲心里一定是很高兴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李如意说道。
  
  “所以,你以后要和老爹一起做面?”汤大海出声问道。
  
  “不,我要开自己的面馆。”江虞低声说道。她的性子温柔,不擅长表达。喜欢钻研食物,特别是各式糕点。
  
  像是这样当初说出自己的理想,会让她觉得有些难为情。她更愿意把事情做成功之后让人亲眼看到。
  
  “你不回法国了?”李如意问道。以前闲聊的时候,知道江虞很快就要回法国,因为她在那边还有工作要处理。
  
  “不回去了。”江虞说道:“我要留在自己的国家,属于自己的城市。”
  
  “太好了。”汤大海笑着说道:“以后我们吃腻了老爹的面,就可以去吃你做的面。”
  
  江虞羞涩的笑笑,问道:“你们今天没有去陪陈述?他不是还没有出院吗?”
  
  “我们倒是想去,人家不让。”汤大海一脸怒气的说道:“见色忘京义,耻于与这等人为伍。”
  
  “发生什么事情?”江虞看向李如意,出声问道。
  
  “我们俩从公司出来,准备去医院看望陈述,怕他一个在在医院无聊。”
  
  “然后呢?”
  
  “打电话过去,他让我们别去。”
  
  “……”
  
  汤大海仍不解气,看向江虞说道:“小虞,你说,这样的朋友还能要吗?”
  
  “你们也要理解。”江虞声音温柔,轻声劝慰:“等到你们有了真正喜欢的人,也会变得和他一样。”
  
  “怎么可能?”汤大海大叫出声:“在我汤大海心里,兄弟永远是排在第一位的。”
  
  正在这时,握在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汤大海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声音立即就小了好几个维度,用她那播音主持特有的磁性嗓音说道:“雨洁,有什么事情吗?”
  
  “汤大海,你现在有没有时间?我有事要和你谈。”话筒里面传来谢雨洁的声音。
  
  “有时间,恰好今天没什么事情。”汤大海抬腕看了一眼手表,说道:“你在画室吗?半个小时后我去找你。”
  
  “一会见。”
  
  挂断电话,汤大海对李如意说道:“如意,我有事要处理,先走了,一会你自己打车回去。”
  
  “……”李如意很无语。说好的兄弟第一位呢?
  
  又对江虞摆了摆手,说道:“小虞,再见。”
  
  说完,强壮的身体就消失在这老爹面馆。
  
  江虞看向李如意,问道:“只有你一个人了……还要留下来吃面吗?”
  
  “要。”李如意出声说道。
  
  “那你稍等,我去给你做碗面。”
  
  “好。”李如意点了点头——
  
  王韶深呼吸了两口气,这才轻轻敲响了秘书办公室的房间门,笑着问道:“黄秘书,栗董在吗?”
  
  “在的。”黄萌站起身来迎接,说道:“王总监,栗董在办公室等您,说让您来了直接进去就好。”
  
  王韶是孔溪的私人经纪人,也是整个孔溪团队的负责人。所以在艺人经纪部门挂了一个总监的职务,其它几个大牌艺人的经纪人也挂总监职务。在东正有着这样一个说法,倘若你的经纪人名头后面没有挂「总监」的抬头,那就证明你还不够红。
  
  “谢谢黄秘书。”王韶笑着说道。
  
  黄萌走过去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房间门,轻声说道:“老板,王总监来了。”
  
  “进来吧。”办公室里传来栗琨的声音。
  
  王韶进去的时候,栗琨正坐在电脑桌前看新闻。
  
  他对着王韶招了招手,说道:“王总监,到这里来。”
  
  王韶不明其意,便走到栗琨身后站定,笑着问道:“栗董在看什么呢?”
  
  “你自己看看。”栗琨指着电脑屏幕,说道:“这些全都是孔溪的新闻,我做了一些收集整理,王总监看到有什么感想?”
  
  王韶稍微沉吟,出声说道:“栗董,对不起,是我的工作出现了疏忽。我向栗董道歉,也向公司道歉。不过,这些只是无良媒体的造谣,等到事件平息之后,这些新闻就会消失。”
  
  栗琨身后后仰,手指有节奏的敲击桌面,说道:“你认为这是媒体造谣?”
  
  “是的。”王韶声音坚定的说道。
  
  “王公司,你来公司多少年了?”
  
  “栗董,我来公司十一年了。”王韶答道。
  
  “当年孔溪是一个好苗子啊,我亲自去把她签约到我们东正,我把这棵小树苗交到你的手里,我相信你能够把她照顾好,让她能够茁壮成长。这么些年过去了,当年的那棵小树苗也确实长成了参天大树。王总监你功不可没啊。”
  
  “栗董,我只是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主要还是依靠公司栽培。无论是孔溪还是我个人,得益于公司的发展才能够有今天。”王韶的态度很端正,姿态放的很低,很谦卑。
  
  “所以,我一直认为我是可以信任你的。”栗琨转身看向王韶,笑着问道:“我现在还能够信任你吗?”
  
  “你可以信任我。”王韶说道。
  
  “那好,我选择继续信任你。”栗琨说道:“那你告诉我,孔溪和那个叫陈述的年轻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同事关系。”王韶说道:“也是朋友关系。”
  
  栗琨眼角微拧,说道:“没有恋爱?”
  
  “没有恋爱。”
  
  栗琨盯着王韶的眼睛,王韶也毫不留畏惧的和他对视。
  
  良久,栗琨咧嘴笑了起来,说道:“没有就好。”
  
  王韶暗自松了口气,心想,终于过关了。
  
  等到王韶离开,栗琨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陈述……陈述……”他在嘴里不停的咀嚼着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