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一百八十八章、解释!,同桌凶猛第188章、解释!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八十八章、解释!

第一百八十八章、解释!

订婚仪式「圆满结束」之后,宾客散去,收尾工作自然由工作人员去处理。
  
  陈岩捂着胸口躺在沙发上,满脸痛苦的说道:“这个混蛋小子,知道我心脏不好,还一刀刀的朝着这里戳刀子……他是不想让我活了啊。我干脆死了算了。”
  
  谢雨洁的母亲何茕陪伴在一边,出声安慰着说道:“你也别这么想,大海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他没想到?他怎么能没有想到?他做了那么多混帐事情,早就应该知道会有今天这样的恶果。真是丢脸啊,我们汤谢两家的颜面都被给丢尽了。”陈岩越想越是悲愤,这次订婚仪式上当着汤谢两家亲友和合作伙伴面前上演这样的「大戏」,现在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地里议论和取笑他们汤谢两家呢。陈岩也是一个极要面子的,想到背后那些闲言碎语就觉得心脏一阵阵抽痛。“最重要的是,让雨洁这孩子受委屈了啊。”
  
  “年轻人的事情,交给年轻人自己去处理。咱们这些老人家在旁边看着别让他们走歪路就成了。你说是不是?”
  
  “多好的孩子啊,要是到了我们家受了委屈,我和老汤都没脸见你们了。”陈岩握着何茕的手,说道:“可不能影响了老汤和老谢几十年的交情。”
  
  陈岩心里其实也是忐忑的。
  
  她喜欢谢雨洁,无论是家世背景,还是性格模样,都是儿子汤大海的良配。这也是她一次又一次主动去谢雨洁的画室拜访,陪她吃饭聊天,逛街送礼物的原因。
  
  汤大海处不好男女朋友关系,她先把婆媳关系给处好了。这样也算是儿子的一大助力不是?
  
  只是没想到的是,汤大海这个猪队友实在是太不争气了,好不容易走到了订婚这一步,眼瞅着就是一家人了,结果闹出了这么一出「丑戏」。
  
  要是谢家不满,趁出提出要和汤家解除婚约,他们连句挽留的话都说不出来。
  
  没脸啊!
  
  所以,不待谢家出声问责,陈岩就先一步逮着儿子狠骂。果然,她这么先发制人,何茕反而不好再说什么难听的话了,还在一边安慰起来,让她不要想的太多……
  
  为了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她真是殚精竭力啊。
  
  “不管怎么说,仪式不也顺利走完了吗?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还有什么影响不影响的?”何茕拍拍陈岩的手,劝慰她不要过于担忧,说道:“我倒是觉得大海这孩子还不错,并没有外面所说的那么不堪。咱们也给他多一些时间,我相信他能够解决好那些事情。”
  
  “唉,这真是家门不幸……”陈岩沉沉叹息,说道:“雨洁呢?她没事吧?”
  
  听出何茕并没有深究的意思,陈岩也就不敢再骂了。担心一个不小心弄巧成拙,何茕回一句「是的你骂的没错你的儿子是个混蛋根本配不上我们家雨洁解除结婚吧」,她还当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小溪陪着她呢,不会有事的。”何茕说道:“小溪是个聪明的孩子,知道如何开导雨洁。”
  
  “那就好。”陈岩点头,说道:“那就好啊。”——
  
  福星酒店。吸烟室。
  
  因为妻子的心脏功能不好,所以汤迎城二十年前就把烟给戒了。今天实在心烦,主动向谢岷伸手,说道:“给我一支。”
  
  谢岷大笑出声,把烟和火机递了过去,说道:“老汤,以前怎么劝你陪着我们抽一支,你说不敢抽,一抽就会上瘾。今天怎么就主动要起烟来了?要是让老李老廖他们知道,怕是要跌破眼镜不可。”
  
  “老谢,我对不起你。”汤迎城点燃香烟抽了一口,沉沉地吐出一口烟气,说道:“当时我就不应该提出那种要求。我们家这个混蛋东西,根本就配不上雨洁那么好的姑娘。”
  
  “老汤,你这话说的就有些过了。”谢岷弹掉烟灰,笑呵呵的说道:“你以为我答应把女儿许给你们家大海,仅仅是因为咱们俩几十年的交情?就算咱们交情再好,可我谢岷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若是大海当真不堪入目,我也不能把她往火坑里面推是不是?”
  
  “嗯?”汤迎城看向谢岷,感觉这个老兄弟的话有些奇怪,现在不应该是大家一起抨击「九九九纯金渣男」汤大海吗?怎么老谢的话里有着为汤大海开脱解释的意思?
  
  “三岁看到老。大海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能不知道他的性子?”
  
  “可是……今天的事情……”
  
  “没有什么可是。年轻人,多经历一些是好事。”谢岷摆了摆手,说道:“谁在年轻的时候没有经历过几件荒唐事?”
  
  “……”——
  
  “菲菲是个好姑娘?”陈述问道。
  
  汤大海点了点头,说道:“是啊。”
  
  “格格呢?”
  
  “她也好。”
  
  “妮妮呢?”
  
  “也不错。”
  
  “只有你是渣男?”
  
  “是的。”汤大海点头,说道:“所有的错,都是我一个人的错。”
  
  陈述环顾四周,觉得走廊不是说话的地方,一把揪住汤大海的胳膊,喊道:“我们进去聊聊。”
  
  汤大海大惊,说道:“你不会是想打我吧?就算雨洁是孔溪的好姐妹,但我们也是好兄弟啊……”
  
  陈述拽着汤大海重新回到小会客厅,李如意跟在后面把大门关上。
  
  陈述一把把汤大海推倒在沙发上,问道:“汤大海,你是不是认真的?”
  
  “什么认真的?”
  
  “这一次是不是认真的?对谢雨洁是不是认真的?”
  
  汤大海低头,沉吟不语。
  
  “如果谢雨洁和你的格格菲菲一样,那就当我们什么都没说。反正你很快就要和人分手,你爱怎么作就怎么作,今天的谈话到此结束。”陈述眼睛喷火,满脸怒气的说道。
  
  汤大海抬起头来,看向陈述问道:“要是不一样呢?”
  
  “要是不一样,那就去找谢雨洁解释,祈求她的原谅,把她重新追回来。”
  
  “怎么解释?”
  
  “说出真相。”陈述说道。
  
  “……”
  
  “怎么?你是没有勇气?还是没有放下?”陈述眼神冷洌,恶声说道:“既然没有勇气,那就继续做一个懦夫好了。放心,我和李如意不会揭穿你的。你戴着面具,穿着钢盔,刀枪不入。要是没有放下,那就不要再去招惹雨洁这样的好姑娘,看在孔溪和我的面子上。”
  
  汤大海气喘如牛,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对着陈述嘶吼道:“你以为我不敢啊?”
  
  “你就是不敢。”陈述也脸红脖子粗的和他对吼。
  
  “我现在就去给你看看。”
  
  “你有本事现在就去。”
  
  “我见到她第一句话说什么才不会被她赶出去?”汤大海的情绪稳定下来,看着陈述问道。
  
  陈述想了想,说道:“赶我出去的是小狗狗。”
  
  “……”——
  
  孔溪找到天台时,谢雨洁正站在天台看着远处的珠江,手里点燃着一根纤细的女式香烟。
  
  孔溪站在谢雨洁身后,正在犹豫着用什么样的话来安慰这位闺蜜比较合适的时候,谢雨洁却主动开口了,说道:“你知道吗?我一点儿也不意外。”
  
  “或许这中间有什么隐情。”
  
  “隐情?换女人如换衣服,发生这样的事情不是顺理成章的吗?没有人带孩子来已经让我谢天谢地了,还要奢望什么呢?”
  
  “雨洁,如果实在不喜欢的话,也不要勉强自己……要不要我和叔叔阿姨谈谈?”
  
  “不用。”谢雨洁说道:“还是因为我自己心生侥幸。我原本以为自己早就看透了这一切,但是真正的落到自己身上时又会犯那些女人们常犯的错误。”
  
  “你们应该好好聊聊。”孔溪说道:“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相。”
  
  “我准备回法国了。”谢雨洁说道:“那边有一个邀请展,我过去参展,顺便在那里休息一段时间。”
  
  “也好。”孔溪说道。“或许独处的时候,你才能够真正的确定自己知道要什么。”
  
  谢雨洁转身看向孔溪,说道:“所以,去了一趟意大利,你就决定了要接受陈述的告白?”
  
  “不,倘若他不向我告白,我也会向他告白的。”孔溪说道。
  
  “孔小溪,你要冷静……”
  
  “你知道吗?我看到一件衬衣,我想他穿在身上一定很帅。我看到一双皮鞋,觉得这双皮鞋和他的西装一定很搭。我看到一条围巾,就想买下来做他下次生日的生日礼物,我看到一处美景,就会想着要是他在旁边给我拍照就好了,我吃到一样美食,就会想到他也一定会喜欢下次要带他来试试……我每看到一样东西吃到一样食物时,都觉得这些和他有关系,我就清楚了,这应该是我的人生应该和他有关系。”
  
  “孔小溪……”谢雨洁很生气。“我要和你绝交。”
  
  不是说好的来安慰我吗?你的好闺蜜在订婚仪式上遭遇了这样的事情,你竟然跑到我面前述说自己的甜蜜路程,你这样有没有把我当作朋友?
  
  “啊,对不起!”孔溪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下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赶紧弥补着说道:“我不是有意的,就是不小心想到这些……要不我陪你去吃好吃的?”
  
  “不去。”谢雨洁说道:“反正你吃任何好吃的都会想起他。”
  
  “……”
  
  汤大海走上来的时候,正是孔溪不知道应该如何接话的尴尬时刻。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音,孔溪对着汤大海点了点头,然后主动离开,将这诺大的酒店天台留给这一对刚刚订婚的「新人」。
  
  汤大海走到谢雨洁的身后,站在孔溪刚才站立的位置。
  
  谢雨洁背对着他,白色的礼服随风轻扬,裸露在空气中的肌肤白的耀眼。
  
  汤大海不知道如何开口,谢雨洁也没有为其转身的立场。
  
  沉默无言。
  
  良久,汤大海出声打破了天台的宁静:“我还是个处男。”
  
  “噗……”
  
  谢雨洁被烟气呛进肺里,然后剧烈的咳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