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庄园主353 又了一宗事,山村庄园主353 又了1宗事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山村庄园主 > 353 又了一宗事

353 又了一宗事


      (感谢书友150815124837923打赏鼓励,感谢好友棒棒哒小瘦子月票鼓励)
  
      刘长国就觉得今天自己捅窗户纸这个事情是很成功的,而且在跟老朱他们聊天的时候,也是有意无意的往上面去引导。
  
      也让老朱他们认为陈意涵就是刘富贵的现任女朋友,还是死心塌地的那种。
  
      刘长国的想法就比较直接,就觉得刘富贵跟陈意涵还是很般配的。所以他不会去考虑这个事情被他胡乱的捅,会不会给陈意涵带来反感。
  
      其实就算是陈意涵真反感,他也不会在乎。就他们俩现在这不明不白的样子,还是趁早明确一下比较好。
  
      尴尬是必然的,跟来的时候一样,得亏有乐乐这个小家伙存在。小家伙随便说几句话,就能够将这个尴尬的场面给化解掉。
  
      回到了家里边,乐乐可能是今天在家具厂受到了启发,将当初智行大和尚送给她的佛珠给翻了出来,自己趴在小床上玩得很开心。
  
      “乐乐的身体现在是不是已经完全恢复了啊?”陈意涵看了乐乐一眼后对着刘富贵问道。
  
      “应该差不离了吧,现在乐乐的身体挺好的,我还合计过段时间带她到医院再好好检查一些呢。”刘富贵说道。
  
      “不过乐乐现在对检查有些抵触了,不像以前那样不管不顾。上次带她过去的时候,都有些害怕呢。”
  
      陈意涵白了他一眼,“这是害怕不害怕的事情么?你不带她检查,怎么知道乐乐的身体到底怎么样?”
  
      “而且现在乐乐成天跟咱们这些大人呆在一起,这也不是个事情。明年就要上学了,不管在哪里上,她都得学会跟小朋友们接触才行。”
  
      “真不知道你这个爹是咋当的,对孩子好可不是你给她做好吃的,陪着她玩就行。你得为她的将来考虑啊?你以为的好,能行么?”
  
      “嘿嘿,还来得及、还来得及。那个啥,我到养鱼桶那边看看去,看看水循环得咋样,要是可以就把鱼苗换个地方。”刘富贵说完之后,落荒而逃。
  
      被陈意涵劈头盖脸给说了一通,他也是一丁点的脾气都没有。知道这是陈意涵使小性子呢,把今天受的“气”,一下子都给还了回来。
  
      不过陈意涵说得也对,自己虽然说也想着让乐乐跟村子里的孩子们一起玩,可是也担心乐乐跟他们玩的时候会不会一不小心受伤。
  
      现在的李家沟可不是自己小时候的那个李家沟,那时候村子里自己的同龄孩子很多。现在呢?每个年龄段的有个四五个都撑死了。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李家沟的人口少了,好多人要么搬到了镇里、要么搬到了县里。小年轻的在李家沟生活的就更少,这个生育就成了一个问题。
  
      乐乐的同龄人不是没有,但是最小的那一个,也要比乐乐大两岁,人家已经开始上学了。比乐乐小的也有,三个孩子,两个还在吃奶,一个刚三岁。
  
      对于现在的李家沟来讲,也算是“人丁兴旺”了。你要是再往前几年,镇上的校车过来的时候顶多接走两三个孩子。
  
      其实像李家沟这样的状况,并不是个例,而是现在好多村子的共同现象。
  
      以前附近的大村子,还有村小呢。可是现在呢?所有的村小也都撤掉了,直接归到了镇小中去。就是因为人口少了,连一个班级的孩子都凑不齐,所以还不如集中管理。
  
      刘富贵也有些小忧愁,以前在省城送餐的时候就会看到好多家长在学校门口等孩子。他都不知道要是乐乐也上学的话,怎么个安置法。
  
      去省城,无疑是最好的选择。那里是省城啊,教学质量高。去县里也可以,虽然比不上省城,也有实验小学。
  
      去镇上的学校,那就是最后的选择。唯一的优点,就是离家近,乐乐上学、下学都很方便。
  
      像刚刚陈意涵说的问题,确实也是一个大问题。他真的不知道在家里玩惯了的乐乐,冷不丁的一去学校后,会不会很不习惯。
  
      在自己养乐乐开始,她就没有跟同龄人一起玩耍的经验。哪怕现在在村子里,也就是上次收玉米的时候自己坐在玉米堆上,看着村子里的那些大孩子们玩耍。
  
      其实他也知道,会有现在的结果,责任也是在自己。
  
      在自己的潜意识里,就觉得乐乐身子很弱,然后像陈意涵说的那样,就给乐乐很多自己以为很好的照顾。
  
      看来这个事情确实得调整一下了,得让乐乐更加的坚强,然后多认识一些小朋友们。将来她到了学校,就能够很顺利的融入进去。
  
      这次是真的下了决心了,以后就让老妈带着乐乐在村子里转,然后不管是大孩子还是小孩子,都让乐乐跟他们接触一下。
  
      心中处理完了这么一件重要的事情,他也觉得自己的心情很不错,畅快了许多。然后专注的开始给这边的几个大圆柱塑料桶调水。
  
      这个都是用来养石斑鱼的,赵锦荣帮着踅摸的鱼苗和种鱼还没有运过来,他这边就需要提前将这些海水给处理好。
  
      这些海水也都是韩东给运过来的海水,是正经的海水,但是也需要他来处理一下。要是将这么贵的鱼给养挂了,他都会很心疼。
  
      正在水桶里搅和海水呢,他的电话响了起来。
  
      “平安啊,啥事儿?”接通电话后刘富贵问道。
  
      “富贵哥,他们联系了我,说只凑到了三十五万,你说这个价儿行不?”平安有些纠结的问道。
  
      “哈哈,这个事儿别问我。苦主是你,你觉得合适就行。不过我觉得吧,这个钱也不算少了,咱们也不是指望这个生活的人,差不多也可以了。”刘富贵笑着说道。
  
      “哎,总觉得还是有些便宜了他们。当初真的将我给坑够呛,其实在号子里的时候,我自己都偷摸哭了好几回呢。”平安叹了口气说道。
  
      “吃一堑长一智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冲动。这次的事情,就先这样吧,你自己拿主意就行。”刘富贵安慰的说道。
  
      “长国叔也说了,多余的钱他也不要,你不是总想着买车么,喜欢就瞅瞅去,然后整一辆自己开开。”
  
      “以后在超市里工作,也得在燕北市住,要是天天往家跑就太累了。不过那个我就不管了,你带着小云自己琢磨去吧。以后小云就跟你混了,你可得照顾好。”
  
      “嘿嘿,富贵哥,交给我没问题。”平安喜滋滋的说道,“我爸真说让我自己决定买啥车了啊?你可别忽悠我,我现在这个心情都老紧张了呢。”
  
      “骗你干啥?”刘富贵有些无奈的说道。
  
      “不管咋说这次的事情受罪的也是你,你自己张罗着看看,自己挑去吧。然后把咱们这边的活也整理一下,等赵哥回来再商量一下这个菜以后怎么个送法。”
  
      “富贵哥,好像赵哥有个朋友是搞物流的,不过是从县里到省城这边。以后差不多就是赵哥再找个司机,然后也配些活来回跑。”刘平安说道。
  
      “咱们往常虽然也配一些,但是赚的都是小零头,赵哥这个没准都能够将司机和运菜的调费都给赚出来呢。”
  
      “跟他咱们可比不了,咱们没有他的人头广啊。”刘富贵苦笑着说道。
  
      “当初咱们就算是赔钱,都得往得月楼拉呢。也就是后来产量多了一些,才慢慢有了赚头。要不然一个月光油钱,也一万多块,这可都是钱。”
  
      “富贵哥,那就先这样啊,我今天回去的可能晚一些,给我留好饭。我今儿就把这个事儿跟他们敲定了。”刘平安说道。
  
      “别忘了跟赵哥那个律师朋友联系一下,把所有的手续都做翔实一些。然后好好谢谢人家,要是没有人家,咱们也玩不转。”刘富贵叮嘱了一句。
  
      电话那边的平安急冲冲的应了一声,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刘富贵的心里叹了口气,总算是又了了一宗事儿。
  
      开始的时候,他是真恨不得将这些人全都给扔到里边去蹲号子。可是后来想想他们也都是由家庭的人,这要是都给扔进去,一下子牵扯到就是好多家庭。
  
      尤其那个车贩子黄贵,他就是倒霉催的。本来跟他就没有什么事情,稀里糊涂的搅和进来。被揍了不说,还得承担法律责任。
  
      这个事情啊,就这么地吧。给平安弄点赔偿款,心里多少也能舒服一些。他可没有半点讹人的觉悟,这个事儿不管是谁过来跟他讲,顶多就是赔偿的多与少的问题,不给赔偿是绝对不好使的。
  
      至于说这个事情了了以后,小黄毛和赖头老八还会不会过来找自己的麻烦,他是一丁点儿都不担心。
  
      因为你担心这个也没用,后边蹲着一个董天舒呢,你这个事儿就没有一个真正了结的时候。就凭借着董天舒的小肚鸡肠,现在指不定猫在哪里憋坏呢。
  
      农村老话讲的好,听到喇喇姑叫你还不种地了?这个事情自己就是瞎担心也没用。只要自己行得正、坐得直,就不怕他们用啥小阴谋。
  
      自己老老实实的从地里刨食儿吃,就不怕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