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少女富婆第一百九十九章 地铁惊魂,我的美少女富婆第199章 地铁惊魂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美少女富婆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地铁惊魂

第一百九十九章 地铁惊魂


  想了很久,枇杷还是把本来藏着掖着的一些真本事教给了黄普雷,不过都是些基础的抗打功夫,特别是一种叫护体罡的功夫,只能挨打不能伤人,为的是让他不要借此去欺负人。能保住自己就行了。
  没想到的是黄普雷这家伙还挺有武学天赋,一晚上就学了个皮毛,拿着锤子对着自己胳膊大腿猛锤都感觉不到疼,简直就像是传说中的铁布衫似的。“多谢老哥,这次我就不怕他们欺负我了。”黄普雷第二天比平时更早起了床,信心满满的奔向学校。这让枇杷稍稍有些后悔,觉得自己是不是好心办了坏事。
  结果还真出事了,当晚一通电话打了过来,说是黄普雷的班主任,这小子仗着自己能抗,又把昨天欺负他的那几个高年级学生给打进医院了。这让枇杷气的连连翻白眼,教他护体罡就算打脸也来的太快了些。
  既然给人家当老哥,某种程度也扮演了监护人的身份。枇杷只好硬着头皮打车赶往了学校,刚走进教学办公室就看见一脸是血却笑得格外灿烂的黄普雷,以及脸色差到极点的班主任两人独留在里面。“您就是黄同学的哥哥吧?您这个弟弟也太过分了,那三个高年级同学据说都骨折了你知道吗?”
  戴着眼镜上了年纪的女班主任当面就对枇杷斥责道,心理也是开了花,没想到这家伙的哥哥也没比他大几岁,搞不好也是在不听劝的热血年纪。哪想到随后枇杷的表现却让她大跌眼镜:“您是张老师对吧,那三位同学要不要紧,我可以替他们垫付医药费,不好意思,我弟弟给您添麻烦了。”
  表现的就颇有长辈反而,甚至比某些一上来就叫嚣“打得好”的野蛮家长更加得体。这让张老师本来酝酿的很多说教词都咽了下去,“行吧,该说的我都给这小子说了,黄普雷同学停学两天,处分在下周一的校会会宣布的,现在也都八点了,就不耽误你们了。”
  说完,她也收拾完教案离开了办公室。
  结果黄普雷笑的更欢了。这可是大好消息啊,那几个王八蛋都进了医院,现在学校谁还敢欺负他?才停学两天就赚大了,说实在的就算退学也没什么,反正他就不爱学习。这家伙似乎忽视了枇杷刚才一直维持着的难看脸色,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高声谈道自己当时是如何英勇干翻那几个学生的,直到枇杷一巴掌打中他的脸,这个小老弟才懵然的看着老哥,为什么要打自己啊?
  “学了我的功夫却拿去伤人?我真是瞎了眼,一并交给你的武德都忘了?”这家伙的嚣张真是能气死人,难怪那个班主任满脸都是嫌弃,她都算是脾气较好的了,没有发作出来,枇杷可不一样,这次的直接责任在他,为了保护他反倒给予了他伤人的“利刃”,必须负起这个责任。
  还没等黄普雷反应过来,枇杷两指如风,瞬间在他身上点了几下。瞬间破去了昨晚刚传给他的“护体罡”,作为当事人黄普雷瞬间感受到身上那股无往不利的气势瞬间消失了。傻愣了半天,看向枇杷,对方才缓缓答道:“不用看了,给你破功了。”
  一种强烈的杀意瞬间从黄普雷身上爆发出来,世间获得力量的人大抵如此,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他要不是打不过枇杷,恐怕早就抄起什么东西扑上来了。见枇杷目光锐利的盯着他,黄普雷只好强压住这股怒气,心想后面怎么也得找回场子,哪怕你是救命救恩的老哥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他这样的表情被枇杷收在眼底,庆幸自己果然是做对了,刚被废功就能有那么怨恨的眼神,要是教他真功夫怕不是生灵涂炭了。难怪师父在教授功夫的过程中,对于武德是抓得那么紧,果然都是有道理的。自己还是太嫩,武德抓的不到位啊。
  为了省钱,回去枇杷决定走地铁,刚才打车花了整整七十多块钱,若不是为了黄普雷也不会那么急。现在正好一路上给他好好讲解一下武德三要,当然武功是不会再教了。结果从出校那刻起,黄普雷就默不作声,只用不时间的侧视很恶毒的瞧着他。连枇杷都有些不寒而栗,这小子到底是想干什么。
  八点半,在很多二三线城市,是小学生都该入睡的时间,在快节奏的海州市却是很多白领刚下班的时候。因此地铁站理所当然挤满了不少人,看模样都是些面露疲态的加班族,个个都低着头玩着手机,倒也没多少人看满脸是伤的黄普雷,权当他是个调皮挨揍的孩子。
  因为人多,当地铁过来的时候,人挤人的现象就不可避免。本就人满为患的车厢要进去都得拼命往里面靠,因此每次关门都有不少人被夹住,不过地铁系统都有自动的防夹机制,只是浪费后续列车的发车时间罢了。可今天不知是怎么回事,某位老阿姨从站台匆匆忙忙挤入人堆当中的过程中,突然被里面某个不堪被继续挤压的粗鲁男子推了一把,直接朝外弹去。
  枇杷和黄普雷因为是坐另一头的,所以没有挤这边的车厢。却也目睹了老阿姨被弹出摔倒在地上的这一幕,老阿姨惨叫了声“啊”便横跨躺在站台和车厢之间,不过似乎摔的并不重,似乎还在谩骂推她的人“要死啊你”。随着滴滴滴的声音响起,闸门逐渐关闭,众人都没放在眼里,毕竟肯定会被阿姨的身躯弹开。只是随后发生的一幕让众人都立马毛骨悚然,门似乎出了故障,还没等老阿姨爬出来,就紧紧的夹住她两肋,仿佛要把她夹成两节。
  “救…救命…”老阿姨被勒住了气门,有气无力的喊道。此时车厢里的人都慌了神,几个眼明手快的立马去拉老阿姨的腿部,想把她拉进来,结果发现被夹的死死的。
  以闸门机械的力量,要夹死人是轻而易举的。这下她完了,许多白领除了害怕惊慌,反倒还有些看戏的意思,许多人掏出手机对准了阿姨的后半身,仿佛要拍下这出西洋景。气的那些帮忙的好心人牙痒痒,不帮也就算了,还要这样落井下石?
  然而他们依然拉不进来。老阿姨很快就不呻吟了,整个人奄奄一息不怎么动弹了。脸憋得通红,软趴趴的搭在展台这边的冰凉地板上。此时,枇杷他们终于意识到后面的骚乱,便转过头来,正好撞见这幕。
  一个老阿姨躺在地上不动弹,里面的人喧哗成一片。见此状,连黄普雷都忘了生枇杷的气,直接跟着他跑了过来。“阿姨,您没事吧?”结果对方没有应答,枇杷知道这下坏事了,人估计快休克了。便试图去拉人,结果发现这么做绝对会对老阿姨的身体造成巨大的伤害。
  看来只能去掰开门了,他便手脚利索的将双手搭在门夹缝处,里面便很快传来好心人的建议:“小伙子,别试了,你斗不过机械的,快去找站台工作人员…”
  可这种时候再去找人明显已经晚了,看了看身下的老阿姨已经不再动弹,枇杷也顾不得会引人瞩目,直接深吸了口气,一股洪荒的内力涌向气门,瞬间化为丝丝暖流导向双臂。立马诞生了股枇杷自己都有些诧异的巨力。
  所有的乘客都惊呆了,因为他们似乎集体发生了错觉:这个小伙子居然把闸门缓缓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