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英雄血第一九零章 盼其速归!,抗战之英雄血第190章 盼其速归!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抗战之英雄血 > 第一九零章 盼其速归!
常言道‘时间总能治愈一切,也总容易令人忘却伤悲’,待在陵园地宫暂避锋芒的胡彪一行,虽然都感觉心情有些压抑,却并未有人吵着要离开能提供安全庇护的地宫。
  
  原本三天后便打算发报联络外界的陈恭树,最终在胡彪的建议下,在地宫内整整待了五天。而后在胡彪的指示下,随行撤进地道的阻击队,提前在陵园建立警戒阵地。
  
  看着重新架设起的电线杆,还有重新闪烁的电台信号,胡彪也很冷静的道:“武子,先呼叫我们的电台,我要知道老徐他们是否安全返回安华山了。”
  
  “是,队长!”
  
  随着赵显跟刘国统一行离开,如今负责发报收报的都是郑经武。做为从雪耻营带出来的老部下,郑经武虽然参加过电报员培训,却并非军统系统的谍报人员。
  
  或许正是缘于他这层身份,胡彪才选择送赵显离开,而把郑经武给留下。陪着胡彪经历这么多,郑经武也很清楚,他真正需要忠诚跟服从的长官就是胡彪。
  
  时间已经过去五天,进驻金陵的日军最终还是搞了一个入城仪式,将那些未能逃离家园的金陵百姓,赶到城门口演了一出所谓的‘欢迎’日军进城的闹剧。
  
  至于沦为废墟跟禁区的总统府,鉴于特种弹的残留物需要时间才能挥发掉,整个总统府周边,都被日军视为禁区。短时间,这片区域都将变成人迹罕见的绝地。
  
  尽管时值半夜,已经返回安华山跟雪耻营成功汇合的徐三刀等人,谢绝了桂率真等人的邀请,毅然决定待在安华山,等不到胡彪就在安华山打游击。
  
  相比徐三刀可以不理上峰的指示,早前只是少校的刘国统,凭借坚守总统府跟率部突围的战绩,官升两级晋升为上校,同时被正式任命为教导总队三旅五团的团长。
  
  虽然刘国统也想留下等消息,可已经安全撤到后方的教导总队,又将迎来新一轮的扩编。兵力在金陵扩编过的五团,也必须奉命撤到后方休整,并准备随时上战场。
  
  临行之时,刘国统也万分不舍的道:“老弟,若是有胡长官他们的消息,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等见到胡长官,还请老弟转达我的歉意。军令如山,我也不好拖延了!”
  
  “没事!如果队长还活着,他会理解你的!一路珍重,希望将来有机会再见!”
  
  “一定会有的!若将来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地方,一封书信一纸电报,刘某必全力以赴!”
  
  可谁也没想到,就在刘国统率部离开安华山的第二天,依旧坚守在电台旁的赵显,看到再次被呼叫的电台,赶紧带上耳机道:“一定要是队长的啊!”
  
  不知为何,在追随胡彪作战的官兵心中,很多人都愿意称呼胡彪为队长而非营长跟长官。可真正有资格称呼胡彪‘队长’的人,只怕并不多,那怕赵显也差点资格。
  
  仔细倾听着发来的电波信号,正在记录的赵显眼泪瞬间夺眶而出,朝门口值班的战士吼道:“小李,快!把徐排长他们叫来,是小武发来的电报,应该有队长的消息!”
  
  “好!我这就去!”
  
  负责守在电报机房前的哨兵,正是跟徐三刀一起突围出来的警卫排战士。得知当初留下的另一名电报员发来电报,他同样热泪盈眶,朝雪耻营的营部跑去。
  
  做为胡彪一手组建的雪耻营,早前原本有机会跟突围部队离开,撤到更安全的后方去。可许明志等人,依旧选择留下。所有人都表示,他们要等生死未卜的营长回来。
  
  面对许明志等人的坚持,那怕桂率真也不好强行下命令。此番能突围成功,包括桂率真本人在内,所有同其一起突围成功的部队,都要欠胡彪一份人情。
  
  这段时间,因为胡彪始终没有消息,整个雪耻营的气氛都显得有些压抑。那怕这么晚,营里几个重要负责人,无一例外都待在营部抽烟闲聊等消息。
  
  看到冲进指挥部的哨兵,待在外面抽烟的陈强皱眉道:“小李,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班长,营长有消息!刚刚收到小武发来的电报,赵排长让我叫你们过去!”
  
  “啥?队长有消息了?太好了!我就说,队长一定不会有事的!”
  
  根本没通知其它人,将烟头往地上一丢,陈强立刻朝电报房冲了过去。跟陈强一样,其它待在营部的徐三刀等人,无一例外全部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电报房。
  
  只有这个时候,众人才能真正体会到胡彪的重要性无可替代。虽说许明志等人已经商定,若胡彪真发生不幸,那他们也会抱团,继续待在安华山中跟小鬼子打游击。
  
  前段时间,为了接应守城主力突围,雪耻营在金陵城外也跟日军打了一仗。等主力部队离开时,雪耻营也送了不少物资,其中也包括大批的日式作战装备。
  
  可以说,若非雪耻营送的这些装备跟物资,成功突围的守城部队,也无法安全返回后方。很多主力部队突围成功后,武器弹药消耗极其严重。
  
  得到雪耻营送来的武器弹药,还有大量的粮食跟鑵头,这才稳定住军心。甚至连破只有日军中队守卫的县城,在小鬼子手中缴获到急需的各种作战及生活物资。
  
  若非身后小鬼子追的紧,只怕早前被小鬼子占领的后方,都会彻底的乱起来。一直追击突围的守城部队主力,小鬼子也没想到,雪耻营竟然还敢待在安华山中。
  
  好在留守的部队,这段时间一直往深山拓展转移空间,剿灭了几伙土匪后,雪耻营在安华山也称的上一家独大。只不过,为避免惊动小鬼子,雪耻营始终没立旗罢了。
  
  接收完郑经武发来的首封电报,上面的内容也很简单,一是报平安,二是询问营里的情况。做为副营长的许明志,立刻道:“给营长回电,告知我部一切皆好,盼其速归!”
  
  对许明志而言,胡彪不在的时候,一直暂借营长职务。可现如今雪耻营的兵力,又比之前多出不少。早前突围出来的守城主力,都将不适宜突围的伤员留在山里。
  
  虽说给雪耻营带来不少负担,可当过战俘的许明志很清楚,部队带着伤员突围,这些伤员的结局都不会太妙。送到山里来,那怕药物不够,却至少能保命。
  
  有些轻伤员,只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也将成为雪耻营的新成员。这些参加过金陵保卫战,又一路突围幸存下来的战士,只要将伤养好,那都是作战经验丰富的老兵啊!
  
  若非不方便带着上路,只怕那些突围的部队,也舍不得将这些百战余生的老兵留下。结果等主力部队离开后,雪耻营的兵力未减不说,还扩充了两个伤兵连。
  
  加上早前组建的五个作战连,一个后勤连跟正式组建的炮兵连,如今雪耻营连队多达九个。按许明志的意思,只等胡彪返回,雪耻营就能扩编为雪耻团了。
  
  收到雪耻营发回的回电,胡彪笑着道:“小武,再问问,刘团附跟突围部队的情况!”
  
  “是!”
  
  嘀嘀哒,嘀嘀哒的电报敲击声,在夜色下显得很悦耳动听。等胡彪跟雪耻营联络结束,陈恭树才跟武汉行营方面联络,结果电报发去之后,行营方面也很快给予回电。
  
  这段时间,一直在等待陈恭树消息的戴笠,接到值班军官打来的电报,立刻披上军大衣冲进电报室。确认胡彪还活着的消息,戴笠也显得非常兴奋。
  
  随即道:“给留守处回电,让其务必小心谨慎。如今金陵全城,已经被日军所控制,全城目前依旧处于宵禁跟戒严状态。可能的话,让他们尽快想办法撤离金陵!”
  
  “是,局座!”
  
  “你们先发电报,我这就给委座打电话,告诉他这个好消息。有了这个好消息,委座今晚应该能睡个安稳觉了。这段时间,委座也很挂念那小子的情况呢!”
  
  早前因为胡彪的事,已经挨过老蒋批评的戴笠,自然不敢在犯类似的错误。况且,现如今政府内,已经有人对军统诸多不满,打算成立新的情报机关分军统的权呢!
  
  这种时候,不赶紧表表忠心,真要有别人分军统的权,那戴笠这个军统局长,手头的权力也会大大缩水。难得有机会表现一下,戴笠又岂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原本已经休息的老蒋,看到打进住宅的电话,也知道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等听完戴笠的汇报,老蒋也很高兴的道:“好,活着就好!这次你们留守处的工作,做的不错!”
  
  “这都是委座的功劳!若非委座同意启用那条秘道,只怕陈恭树他们也无法在总统府被四面合围的情况下,将那小子给救进秘道。那小子,最应该感谢的是委座才对!”
  
  “行了!既然小子还活着,你以我的名义给他发封电报,问问他想要什么奖赏?虽然我很赏识他,可晋升他为将军,只怕还差点火候,再给他提一级吧!”
  
  半年不到的时间,从一名上士火速提拔为中校,这种速度已经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真要晋升胡彪为陆军少将,那军中其它老资格的校官,又会做何感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