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英雄血第二七三章 插翅难逃,抗战之英雄血第273章 插翅难逃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抗战之英雄血 > 第二七三章 插翅难逃

第二七三章 插翅难逃

    奉命赶回峄城的日军骑兵中队跟战车中队,回程时也猜测有可能会遭遇袭扰或伏击。结果令他们有些意外的是,从台儿庄返回的那段路,似乎显得比较太平。
  
      直到进入峄城地界,突如其来的小部队袭扰,令骑兵中队的小鬼子烦不胜烦。每次袭扰的人数不多,可枪法却极其精准,往往打上几枪就跑,想反击都没机会。
  
      相比坐在战车里的小鬼子,坐在马上的骑兵目标更显眼,也更容易受到攻击。几次袭扰下来,骑兵中队就损失了近一个小队的骑兵,令骑兵中队长极其恼火。
  
      恼火之余,骑兵中队长也在猜测,国军的主力部队应该尚未抵达峄城。小股精锐袭扰他们,更多是拖延他们回峄城的速度。想到这一点,骑兵中队长自然会加紧赶路。
  
      让骑兵中队长没想到的是,就在他以为沿途都是小股部队袭扰时,前方突然响起的激烈枪声,令师团先锋队的官兵都觉得意外,随行的战车也加速前行。
  
      对骑兵而言,机枪的威胁太大,想解决阻击的机枪,就需要战车上前将其催毁。当战车打头,骑兵走到公路两侧时,潜伏在战壕中的胡彪也示意可以动手。
  
      确认小鬼子的战车,都进入提前设下的伏击圈,胡彪才下令道:“启爆!”
  
      两名准备多时的爆破手,随即按下手中的启爆器,早前埋在公路上的炸药跟炸弹瞬间被引爆。巨大的爆炸声,令进入爆炸区域内的小鬼子战车倾覆。
  
      一前一后出现的大坑,让战车进不能进,退不能退。至于随行的骑兵,更是飞快跳下战马寻找能藏身的地方,而此时的胡彪已然下令道:“兄弟们,打!”
  
      架设在战壕上的机枪,随即向公路上的小鬼子激烈开火,众多索命的弹链,令毫无遮挡跟防备的骑兵惨叫连连。幸存的战车,则开始调整射击角度。
  
      “八嘎!开火!反击!找机会,退出伏击圈!”
  
      “那边可以通行!往那边走,绕开公路!抵进攻击!”
  
      被伏击的战车中队,有些战车虽然受到爆炸冲击,可战车内部的士兵幸运逃过一劫。听着各自指挥官的命令,这些战车也知道,必须尽快脱离伏击圈。
  
      看着机枪子弹打到战车上,根本伤害不到战车里的小鬼子,胡彪随即道:“别盯着小鬼子的装甲车打,重点消灭那些活着的小鬼子。战车的话,我有办法对付!”
  
      朝身边的军官传达命令后,胡彪又继续道:“通知陈排,给我打爆小鬼子的装甲车!”
  
      “是,队长!”
  
      待在身边的狙击队员,很快跑到阵地后方,跟架设好机关炮的陈强传达指令。接到命令的陈强,立刻道:“瞄准公路上的小鬼子战车,打正面,干掉里面的小鬼子。”
  
      “是,排长!”
  
      四挺架设好的机关炮,对准公路上还在开火跟开炮的日军坦克跟装甲车开火。比机枪更大的声音,令庞炳勋也忍不住回头张望,惊讶道:“你们连机关炮都有?”
  
      “那是自然!机枪敲不开小鬼子的龟壳,那就用机关炮。机关炮不行,那就用迫击炮!这些小鬼子,既然已经来了,那他们就休想活着离开。”
  
      回了庞炳勋一句的胡彪,继续指挥部队射杀公路上幸存的小鬼子。看着一辆辆战车被机关炮打成马蜂窝,原本觉得能突围的战车,瞬间变得慌乱起来。
  
      很多小鬼子惊叫道:“不好!他们有战防炮!该死的,我们必须尽快突围!”
  
      正当一辆战车,没参与战斗,准备往公路旁边的斜坡逃窜时。刚驶离公路没多久,这辆轻型装甲车便一头栽进伪装过的反坦克战壕中,装甲车瞬间失去动力。
  
      待在车里的小鬼子,也很慌张的道:“八嘎!怎么会这样?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坑!怎么办?我们赶紧出去吧!再不出去的话,我们肯定会被活抓的!”
  
      觉得继续待在战车里,很有可能被伏兵活抓的小鬼子,只能选择打开舱门从战车里逃出来。就在他们爬出战车没一会,早就锁定他们的狙击队随即开枪。
  
      看着被击毙在战车旁边的小鬼子,两名狙击手冷笑道:“躲在乌龟壳里多安全,偏偏要跳出来,那不是找死吗?还想跑,跑的过子弹吗?”
  
      嘲讽一番之后,狙击手又重新搜索射杀的目标。在特务连,狙击队是直属胡彪指挥的队伍,队员枪法自然都是超强的。每次枪响,就必然会有目标倒在枪口之下。
  
      原本指望装甲车跟坦克反击的小鬼子,看到不断被机关炮打爆的装甲车跟坦克,终于意识到抵抗是多么的无助,幸存的骑兵中队长更是大声道:“骑马,突围!”
  
      “中队长,突不出去,敌人的火力太猛了!”
  
      “前面无法突围,那就从后面撤。无论如何,一定要突围出去。冲!”
  
      躲在炸毁的坦克旁边提心吊胆的小鬼子骑兵,还想奋起反抗一把,却发现这种时候突围跟主动找死没什么区别。战斗打响之后,庞炳勋带来的警卫营余部已经展开行动。
  
      除了待在阵地配合作战的一个警卫连外,其余的两个警卫连则一左一右,将公路上被伏击的小鬼子团团包围起来。没了装甲车掩护,那些骑兵想突围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看到公路上小鬼子被消灭的差不多,胡彪适时道:“出击!准备打扫战场!记住,不要俘虏,无论活的还是伤的,一律通通击毙。”
  
      强调了一番俘虏纪律后,配合作战的四十军警卫一连战士,也在军长庞炳勋的示意下冲出战壕,朝着公路上的小鬼子杀出,直到将伏击圈内的小鬼子全部击毙。
  
      跟在队伍后面下山的胡彪,看着正在打扫战场的警卫一连战士,很快道:“二喜,把小鬼子身上的皮扒了,尸体全部扔在炸出的弹坑后,而后将这些弹坑填好。”
  
      “是,队长!”
  
      打扫战场这种事,特务连的战士都不怎么感兴趣。趁着这个机会,胡彪找来庞炳勋道:“庞将军,这边的战斗结束,我想借你的警卫营一用,可否?”
  
      “当然可以!老弟打算怎么做?”
  
      “你的警卫营当中,应该有人会骑马的吧?”
  
      “我们都是西北出身的汉子,骑兵自然不再话下!”
  
      “好!先前我看了一下,虽然被我们打死的战马不少,可还有不少受惊的战马。把所有能骑的战马拉过来,由你的警卫营换装骑乘,冒充小鬼子的骑兵。
  
      剩下的部队,也全部换上小鬼子的军装,跟着我一起赶往峄城。先前我检查了一下,公路上还有几辆装甲坦克能用,可以让我的手下冒充小鬼子的坦克手。
  
      把多出来的小鬼子尸体带上,赶在天亮前抵达峄城。只要小鬼子打开城门,我跟你的警卫营便会控制住城门,解决掉小鬼子的城防部队,剩下的不用我多说吧?”
  
      “你想伪装夺城?小鬼子要是不开门问话怎么办?”
  
      “嘿嘿!我会说小鬼子的话,要不然昨晚也混不进峄城,炸不掉小鬼子的仓库。我们这里的枪炮声,肯定瞒不过城里的小鬼子。稍后派些人,尾随在身后放枪。
  
      要是守城的小鬼子,看到骑兵还有装甲车跟一群狼狈的小鬼子出现,你觉得小鬼子会不会怀疑我们是冒充的呢?只要他们把城门打开,这峄城就是我们的了!”
  
      “好!既然老弟已经有主意,那我就陪你疯一回。需要我怎么配合?”
  
      “考虑到时间有限,你现在需要指挥你麾下的主力部队,开始向峄城方向集结。在峄城外,我的一个排早就在那里待命,到时他们会过来接应。
  
      只要城门口响枪,你指挥的主力部队,就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杀进峄城。经过昨晚的袭击,峄城内的小鬼子也不多,加上一夜没怎么睡好,战斗力也极其有限。”
  
      “行!小李子,你过来!”
  
      “军座!”
  
      被庞炳勋喊过来的小李子,实际也是一个少校军官。就在胡彪觉得这称呼好亲切时,庞炳勋已经道:“老弟,这是我的警卫营长李慎言,跟着我出生入死多年,完全可以信任!”
  
      说完这番话,庞炳勋又继续道:“小李子,稍后你跟警卫营,配合胡队长作战。我需要回去跟参谋长他们汇合,稍后我们在峄城碰面。胡队长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记住了吗?”
  
      “记住了,军座!可你身边没人保护,怎么办?”
  
      “屁!除了你们警卫营,我身边还有一个主力师,他们还保护不了我吗?”
  
      训了一句后,李慎言也不再多说什么。先前战斗的经过,李慎言也全程参与。一个小鬼子的骑兵中队跟战车中队,短短十几分钟时间,就被胡彪一行全歼在公路上。
  
      跟小鬼子交锋这么久,李慎言也第一次看到,有人收拾小鬼子能如此麻利的部队。加上前番临沂大捷,也是胡彪麾下帮衬,李慎言也知道胡彪这些人不简单。
  
      虽然担心庞炳勋的安全,可既然是庞炳勋的命令,做为嫡系部下,李慎言也不会反驳。甚至借着这个机会,李慎言也想跟胡彪好好学习一下,如何收拾小鬼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