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英雄血第二八一章 总攻战开启!,抗战之英雄血第281章 总攻战开启!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抗战之英雄血 > 第二八一章 总攻战开启!

第二八一章 总攻战开启!

相比欧美各国对日军入侵的态度,被日军抢占东北利益的苏联,无疑对日军侵吞东北的事情极其不满。若非苏联需要关注欧洲战场,只怕也不会让日军如此轻易占领东三省。
  
  日军最为精锐的关东军,从组建之初便是为了应付苏军的反击。为了给日军制造足够多的麻烦,苏联跟国民政府也签属了一系列的军援条款,给国民政府提供贷款跟武器。
  
  年初转交国民政府的多架伊十五跟伊十六战斗机,已经形成一定作战能力。这两款战斗力的性能虽然不如日军的零式战机,可眼下日军的零式战机尚未服役呢!
  
  得知第五战区成功实施了反包围战术,将孤军深入台儿庄战场的日军第十师团给包围,老蒋也知道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老是战败的话,多少有损政府信誉跟军心士气。
  
  即便担心空军参战会有所损失,可老蒋依旧知道,真正的空军也必须具备空战能力。想培养一批精锐的空军飞行员,唯有让这些飞行员升空跟日军飞行员实战才行。
  
  收到李宗仁发来的求援电报,老蒋还是很大气的准备派出一个战斗机中队,支援台儿庄前线作战。这个中队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压制反攻时日军战机的袭扰。
  
  经过一上午的激战,第十师团的外围阵地上,随处可见抗战部队的尸体。反观第十师团的战地医院内,同样躺满了正在不时哀鸣跟惨叫的伤员。
  
  面对第五战区进攻部队的疯狂,负责阻击的日军同样不好受。最令师团长矶谷廉介头疼的,还是师团储备的炮弹,经过一上午的炮击,已经消耗的差不多。
  
  听着参谋长的汇报,矶谷廉介很头疼的道:“八嘎,炮弹怎么会消耗的这么快?”
  
  “将军,炮兵联队负责给前线部队提供炮火支持,上午支那军的进攻太过疯狂,负责阻击的部队都呼叫了炮火支援。很多炮兵都累坏了,消耗的炮弹数量自然就多了。”
  
  “若是下午支那军继续强攻,我们怎么办?”
  
  “或许有这种可能!但从上午的战况来看,支那军的伤亡极其惨重,前沿阵地上随处可见支那军的尸体。这种情况下,支那军的将领也会犹豫这种进攻是否值得!”
  
  对参谋长而言,他也知道炮弹消耗太快不是什么好事。问题是,上午第五战区的部队进攻太过疯狂,没炮兵联队的炮火支持,只怕第五战区的部队已经攻破他们的防线了。
  
  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也只能期望第五战区那些将领,能够怜惜一下部队的伤亡。第十师团的参谋长多少知道,很多国军将领还是很在意部队伤亡,不希望把麾下部队拼光。
  
  很多国军将领似乎都知道,有兵才能为将。要是部队拼光了,他们便会成为无权无势的将领。这种情况在抗战部队中很常见,可这次的情况跟以往又有所不同。
  
  早前被第十师团攻陷的滕县,守城将领王铭章以身殉国,加上早前被老蒋处决的二级上将韩复榘。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也令其它参加将领不敢再有其它想法。
  
  听着前沿阵地依旧存在的枪声,比之前似乎减弱了许多,抵达前沿阵地观察的矶谷廉介略显满意的道:“哟息,看来支那军终于知道怕了!让部队进行轮换!”
  
  考虑到夜间主力还要突围,矶谷廉介也知道激战一上午的部队很辛苦。趁第五战区的进攻部队减弱攻势,他趁机轮换一下部队,打算让部队继续坚守到天黑。
  
  至于保护师团指挥部的战车部队,他始终都没调动。在他看来,师团这次能否成功突围,就要看战车部队能不能替他们杀出一条血路。杀手锏,自然要留到最后用。
  
  可矶谷廉介根本不知道,第五战区的进攻部队,同样在进行轮换跟重新布置进攻。前沿阵地响起的枪声,更多都是进攻部队的佯攻,让日军不敢放松警惕罢了。
  
  在第十师团开始轮换防守部队时,负责进攻的第五战区部队也在开始进食。早前各军舍不得拉出来的火炮部队,也陆续被运抵前线,炮兵正在抓紧构筑炮兵阵地。
  
  正在吃饭的步兵,看着这些拉来火炮的炮兵,也很诧异的道:“把炮兵阵地放在这,不是摆明让小鬼子的飞机炸吗?长官们的脑子都烧坏了吗?”
  
  对于士兵们的嘀咕,有基层军官便骂道:“长官这样做,自然有长官自己的道理。多吃点,等下炮击开始,都给我跑快点。下午一定要拿下小鬼子的阵地!”
  
  “排长,小鬼子的炮火那么猛,我们上午冲了几次都被打退了。你自己瞧瞧,咱们连现在还剩多少人?这样打下去,只怕这顿饭就要变成断头饭了!”
  
  面对士兵的抱怨,训斥的排长也不知如何回答,可依旧道:“这是上峰的命令,我们能怎么办?难不成,你小子想当逃兵不成?下午有炮兵帮忙,应该能行!”
  
  经历一上午的血战,看着无数倒在日军枪口跟炮击下的战士,部队的军官又谁心里好受。可从军长至排长,一级级的压下来,冲锋时谁敢不卖命呢?
  
  倒下只能自认倒霉,能活下来的也未必幸运。对这些参战的抗战官兵而言,只要小鬼子还在,只要还继续打仗,他们谁都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活到战争结束那天。
  
  相比普通士兵跟基层军官的抱怨,统兵将领们却显得信心十足。看着麾下的主力团长,继续布置下午的总攻。有炮兵的支援,下午的进攻战或许会好打许多。
  
  “时间有限!等总攻打响,除预备队外,其余各团全力进攻日军的防御阵地。打了一上午,小鬼子的炮弹应该不多,下午小鬼子的飞机也飞不过来,你们可以放开干。”
  
  此话一出,很多团长立刻道:“军(师)座,小鬼子的飞机真飞不过来?”
  
  “当然是真的!李长官已经请委座派遣一个战斗机中队,替我们驱离小鬼子的战机。总攻时,战区各军的炮兵部队,都会对小鬼子的驻地展开炮击。
  
  几百门火炮集中开炮,这场面或许你们一辈子也只有这次能看到。要是再敲不开小鬼子的乌龟壳,那咱们往后也不用打仗了。一句话,咱们不能输给其它部队,明白吗?”
  
  “是,军(师)座!”
  
  得知战区的炮兵集体参战,还有空军提供空中掩护,上午负责进攻的主力团长们,也觉得信心多了不少。在他们看来,小鬼子的炮兵跟空军,才是对步兵最大的威胁。
  
  随着预定总攻时间即将来临,负责佯攻的战区各部队,都陆续撤下了前沿阵地。正在指挥部用餐的矶谷廉介,顿时放下手中的饭盒询问道:“怎么回事?”
  
  “师团长,支那军的进攻全面停止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纳呢?支那军停止进攻?这怎么可能?不好,难道他们要发起总攻吗?”
  
  相比之前枪声吵杂,突然变得寂静一片的战场,反倒让矶谷廉介有种发自内心的寒意。就在一些日军误以为,他们的强势阻击,终于把抗战部队打怕时,惊变顿生!
  
  已经吃过午饭的进攻部队,在各自团长的带领下,进入前沿进攻阵地,看着腾空而起的三枚信号弹,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信号弹。各军的炮兵,也全部做好炮击准备。
  
  看到这三枚信号弹,阵地上的炮兵指挥官挥动指挥旗吼道:“开炮!”
  
  无数炮兵拉动炮栓,将塞进炮管的炮弹送出。无数发出呼啸声的炮弹,如同密集的流星雨般,朝着第十师团的阵地飞去。看到这些炮弹,很多日军都震惊了。
  
  不少待在阵地上的小鬼子军官也惊骇的尖叫道:“炮击!隐蔽!炮击!隐蔽!”
  
  上午的阻击战,让很多小鬼子都觉得,抗战部队根本不敢动用炮兵。有空中的战机配合,抗战部队的炮兵只要出现,都会成为日军战机的空袭目标。
  
  伴随这些炮弹落入小鬼子的阵地,待在指挥部的矶谷廉介,听着外围传来的无数爆炸声,同样满脸震惊的道:“八嘎!支那军的炮兵部队?这怎么可能?我们的空军呢?”
  
  面对矶谷廉介的询问,师团的其它指挥官也为此震惊。就在小鬼子期待他们的空军,替他们提供掩护时。再次飞抵战场的日军战机,却看到多架国军战机从云层窜了出来。
  
  “敌机!敌机!转向,避让!”
  
  在战场上空肆虐一上午的日军战机,看着这些从云层中窜出来涂了青天白日旗的战机,自然知道这是国军的战机。甚至日军知道,这些战机都是苏制战斗机。
  
  这些苏式战斗机的性能,丝毫不比他们驾驶的战斗机差。面对拦截的国军战机,负责提供空中支援的日军战机,这个时候自身都难保,自然无法支援第十师团。
  
  面对第五战区发动的强势炮击,被包围的日军第十师团,也意识到覆灭的危险。幸苦一上午的炮兵联队,成为师团唯一的救火队,却架不住对手太多。
  
  何况,第十师团的炮兵联队,经过一上午的炮击,其阵地所在已经被第五战区的炮兵部队所推算出来。总攻开始,日军的炮兵联队,第五战区的炮兵又岂会放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