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英雄血第四六五章 口碑的价值,抗战之英雄血第465章 口碑的价值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抗战之英雄血 > 第四六五章 口碑的价值

第四六五章 口碑的价值

接收完五十一军的轻重伤员,已经确认进行分兵的胡彪,很快在六安城外的分岔路,跟雷雄一行无声告别。很多战俘营的战士,甚至都不知道胡彪已经带人离开。
  
  那怕雷雄及其它军官心有不舍,却依旧不敢多说什么,眼睁睁看着负责殿后的胡彪一行,乘车转向另外一条通往信阳方向的公路。而这一幕,五十一军也并不知晓。
  
  等到天亮前,雷雄带领预备连跟战俘营,成功与留守临时营地的作战部队汇合。伤员被运往营地医院进行治疗,其余作战部队则陆续进山另选营地休整。
  
  负责安排任务的雷雄,看着陆续进山的作战部队以及伤员,叫来一名留守的作战排长道:“徐排长,赶在天亮前,把这些汽车开到庐州境内,找个地方遗弃销毁!”
  
  “是!”
  
  根据胡彪事先的安排,为转移日军的注意力,甚至让撤退至庐州城的日军,误判胡彪一行折返回庐州境内。这些汽车,相信会令变成惊弓之鸟的日军更为恐慌。
  
  在胡彪进攻小镇前,日军师团长已然预料到,他们很有可能守不住小镇,提前安排驻防庐州城的部队在接壤地带接应。没成想等了半天,只等到一群残兵败将。
  
  除了一名少将旅团长,成功幸免于难。包括日军师团长在内,第十三师团的将领跟佐官,几乎都死的差不多。得知师团长战死,前来增援的日军也觉得难以置信。
  
  “旅团长阁下,师团长真的玉碎了?”
  
  “八嘎!你在怀疑我的话吗?师团长战场求仁,他已经尽到一名帝国将领的责任。现在我命令,立刻派遣部队,前出接应我们的突围部队,务必多救一些人回来。”
  
  “嗨!若是跟支那军的追兵遭遇呢?”
  
  “那就先撤回来,视情况而定!做为大队长,这种事也需要我特别交待吗?”
  
  师团长跟其它高级指挥官都阵亡,幸存下来的少将旅团长,自然成了剩余部队的最高指挥官。面对师团几近被全歼的结果,少将旅团长也是满心畏惧。
  
  谁也没想到,进攻部队在对小镇发起猛烈进攻的同时,竟然提前在他们撤退的公路上布置了爆炸陷阱。原本乘车装甲车突围的师团长,直接在爆炸中被震死。
  
  其余随师团长撤离的部队,也被突如其来的爆炸打了个措手不及。面对公路两侧凶猛的伏击火力,撤退的小鬼子根本无力抵挡,很快被击溃四散而逃。
  
  等少将旅团长成功避开伏兵,带着一个中队安全抵达接应地点,才发现后续撤离回来的部队并不多。原本穷追不舍的进攻部队,似乎也失去继续追击的机会。
  
  直到接近天亮时,将情况上报的少将旅团长,也终于得到方面军指挥官的命令,让其暂代师团长指挥官职务,把剩余的师团部队,安全带回庐州城休整待命。
  
  在日军华中方面军,为第十三师团被打残而震惊气愤时。远在山城的老蒋,收到军统跟第五战区发来的捷报,却表现的满心欢喜,直言这又是一场震惊世人的大捷。
  
  高兴之余,老蒋也很警觉的询问道:“雨农,这封捷报是否核实过?以于学忠的兵力跟五十一军的实力,真能在一夜之间,将近万精锐日军给重创?”
  
  面对老蒋的询问,戴笠也很无奈的道:“委座英明!在第五战区发来捷报前,我已经收到飞狐将军发来的捷电,告知他配合五十一军,击溃进犯六安的日军师团。
  
  那小子的脾气,相信委座也知道。要说这场大捷,五十一军应该也是出了力。可我觉得,五十一军应该也是打配合,真正打主攻的还是那小子跟他麾下的部队。”
  
  听戴笠这样一说,老蒋也很高兴的道:“听你这样一说,这捷报我才真正敢相信。真没想到,那小子胆子越打越大,竟敢带着五十一军,主动打日军的麻烦。
  
  说起来,关于那小子的情况,以及他在敌后组建的部队数量,你这边是否有更多消息?还有,那小子就真的这么不待见我,不愿为我效力吗?”
  
  “委座,那小子不识抬举,不值得你这样器重的!”
  
  “乱弹琴!此乃国之悍将,有点脾气性格不是很正常。有本事的人,脾气性格总是跟常人有所不同。放心,虽然我有点不高兴,却知道这小子还是个值得栽培的人才!”
  
  “委座,其实早前卑职也跟他聊过,他其实不反对跟我们合作。只是他出身五二四团,那些战友跟长官依旧被关在孤军营。想来也是这件事,让他觉得很不高兴吧!”
  
  看着戴笠略显小心说出这番话,老蒋也是长叹一声道:“唉!若是有办法救出孤军营的那些将士,我又岂为坐视不理呢?可眼下,我们需要国际社会的支持。
  
  租界那帮洋人们,生怕小鬼子找到进攻租界的借口,一直不敢把孤军营的部队放出来。可就目前的情况,让他们继续待在孤军营,反倒会更安全。
  
  真要离开租界,始终盯着他们的日军,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他们。把这些道理讲明白,我相信那小子应该会理会。跟洋人打交道,我们不得不谨慎小心行事啊!”
  
  对于被扣押在租界的孤军营,下令表彰过的老蒋,自然也想将其解救出来。问题是,先前租界的洋人根本不同意。现在的情况是,洋人肯放老蒋也不放心。
  
  做为最后撤出沪上战场的部队,如今占领沪上的日军对其也很关注。除非能够悄无声息将其带走,否则光明正大的释放,这些部队依旧无法活着返回后方。
  
  加上早前日军跟租界方面达成的协议,想让租界释放被扣押的孤军营,或许只有等国军杀回沪上的时候才行。要不然,在老蒋看来,继续让他们待在租界反倒更安全。
  
  事实上,老蒋对胡彪确实有爱才之心,那怕胡彪有点不给他面子,可他还是忍了。可对胡彪在敌后的发展,老蒋还是很上心,一直交待戴笠多加关注。
  
  然而老蒋并不知道,对军统而言,他们对胡彪的情况也知之甚少。除了知晓胡彪在安华山中建有基地,在周边发展起规模不小的敌后游击队,其它内幕消息知道的并不多。
  
  就算军统想往胡彪的部队中安插暗线,搜集有关胡彪麾下部队的详细情况,只怕也没太多可能。对来历不明的人员,胡彪根本就不招收,想混进去谈何如何?
  
  这种方式,即是用来对付小鬼子的谍报人员渗透,何尝不是防范其它组织的谍报人员呢?真要把所有底牌曝露出去,对胡彪未来而言,肯定也是极其不利的。
  
  撤离皖省境内时,胡彪也没忘记给新四军方面发去电报,告知第十三师团被重创的消息。同时也建议新四军在皖省的敌后武装,也要提前防范日军发起的扫荡行动。
  
  一旦日军卷土重来,如何应对日军新一轮的攻势,已经离开的胡彪肯定指望不上。趁着小鬼子尚未展开行动,加强部队训练提前修筑防御工事,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即便如此,得知消息的叶军长也很感叹的道:“真的难以相信,这一连串战斗下来,他们竟然能重创日军第十三师团。这可是日军的一个甲级师团,战斗力极其强悍啊!”
  
  “军长,仅凭他们只怕很难做到这一点吧?他发来的电报中,不是说跟其它抗战部队合作,最终才取得这种战果吗?说起来,这家伙的面子好大,谁都肯跟他合作啊!”
  
  “如果你真这样想,那你的分析能力还有待加强。早前我们的部队,也跟他们配合作战。第四支队后来也把情况汇报,你觉得没有他们,我们能取得这么大的战果吗?
  
  我敢说,只要他肯提出合作,任何一支抗战部队都不会拒绝。原因很简单,这家伙除了有点贪财外,战功跟战斗缴获的武器弹药,他都会分给与其合作的部队。
  
  不用花费太大的代价,便能换来这种堪称辉煌的战功,又能分到大量的武器装备。说到底,这家伙凭借这种合作方式,已经让他成为最受欢迎的合作伙伴。
  
  能在临走时,还特意给我们发封电报示警,这样贴心又实诚的合作伙伴,下次再邀请我们配合作战,你觉得我们会不会同意呢?这家伙,很擅长揣摩人心啊!”
  
  相比普通的作战参谋,身经百战的叶军长,通过胡彪一系列的所作所为,能分析出来的东西却更多。看似胡彪天方行空,实则已经让其在各路抗战部队中变得游刃有余。
  
  凭借这种无私又实诚的合作,那怕胡彪没被贴上任何标签,他依旧会受到各方势力欢迎。即便是老蒋,明知胡彪不肯接受招揽,依旧会对其给予足够的重视。
  
  原因很简单,从胡彪带领死士营在金陵一战成名,后面的徐州会战跟此番的武汉会战,胡彪已经打出了名声。有资格知晓其身份的将领,都期待跟他的合作。
  
  那怕身处北方的八路军,跟其它国军抗战部队合作,或许还需要谨慎小心。可在对待胡彪的问题上,相信八路军方面也会极其重视,希望进一步加强彼此间密切合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