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吃鸡系统第359章 他其实还没落过地,中二吃鸡系统第359章 他其实还没落过地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中二吃鸡系统 > 第359章 他其实还没落过地

第359章 他其实还没落过地


  ‘msjoy’和‘也好’两人语速极快。
  
  转播过来的画面虽然交战激烈,但他们都清楚的知道要从谁先说起。
  
  竞技游戏,只要围绕着排在前面的选手来展开话题即可。
  
  游戏中,陈川确实是在‘稳扎稳打’。
  
  但他这个‘稳扎稳打’,只是说他还没死过,但击杀数却一直没落下,甚至很快就超过众人冲到第一的位置,相应的,转播的镜头也经常放到他身上。
  
  “此子压枪恐怖如斯,断不可留啊!”
  
  “这人还没死过,枪法好准啊。”
  
  “厉害了,打到换了两把枪还没死,这走位有点皮啊。”
  
  “奇怪,怎么没人围攻他啊。”
  
  “川哥流批啊,这都杀6个了。”
  
  观战大厅里议论纷纷,不过由于没有解说在台,气氛相比复赛时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殷莺三女看得目不转睛,而后同时挑了挑眉。
  
  呆妹抿着嘴笑道,“终于死了,杀7个才死一次,保持这势头你们队稳赢了啊。”
  
  “他这移动路线有讲究吗?一路上都没被围攻,要不是后面有个人突然落下来,估计他还不会死。”赵依乐撕了个糖放入口中,脸上有些好奇。
  
  殷莺拿起旁边的橙汁喝了口,“15分钟的局,不好说。他应该有分析路线,不过我们没有第一视角,不好判断。”
  
  赵依乐和呆妹很少听到殷莺一次说这么多话,闻言都侧目看了她一眼,发现她恬静的脸上带着几分跃跃欲试。
  
  显然,她其实也很想上场。
  
  两人相视一眼,没再说话,转头继续看向投影帷幕,赵依乐若有所思的抿了抿嘴,不知在想什么。
  
  纵身从飞机上跳落,下坠速度极快,身在高空难以判断下方哪里有人,所以在落点的选择上就很重要。
  
  若不小心跳到人堆附近,还没落地就会被打成筛子,只能继续等待复活时间。
  
  陈川看了眼下方的几个降落伞,没有跟着一起落向北面,转而落向南面。
  
  “咻咻咻”
  
  凄厉的破空声传来,陈川恰好张开降落伞,操控方向躲避子弹。
  
  但就算他下坠速度极快,他也在竭力改变下落方向,可惜能闯进决赛的人枪法都不差,而且不仅一人朝他开火,还没落地他就被打死在天上,继续等待复活时间。
  
  出现这一幕的不仅他一人,同时还有好几个人面临这种情况,甚至有人连着跳伞3次,3次都是没落地就被打死在天上,陷入这种恶性循环。
  
  再一次从飞机上跳下,陈川依旧是选择落向南面。
  
  降落伞张开,凄厉的破空声传来,但和上一次比,这次的子弹少了许多。
  
  身上挨了两发子弹,血量掉到一半时,他终于成功落地,手中端着一把akm。
  
  落地的瞬间,他手中akm枪口横摆,移向简易帐篷木堆后的玩家。
  
  “”
  
  ‘你使用akm自动步枪爆头击杀了pqv-zhen’
  
  系统提示弹出的瞬间,子弹带着凄厉的破空声扫来,陈川快速侧摆着向简易帐篷靠拢,手中的akm枪线横拉,转向右后方。
  
  右后方有个紧跟着陈川落地的玩家,左蹦右跳中手里的m416朝他疯狂扫射。
  
  但这玩家蹦了没两下,陈川akm枪线拉至,枪口火光咆哮,瞬间将他爆头击杀。
  
  击杀掉这玩家,陈川也已经走到简易帐篷的木堆后。
  
  手速极快的舔完包,akm放到肩上,手里多了把scar-l,不过子弹只有32发。
  
  蹲在木堆后侧摆着更换弹夹,同时视角不断移动看向四周。
  
  没在周围看到人后,鼠标上推,视角转向天空,看到两三个降落伞飘飘荡荡的落下。
  
  没有打药,手里scar-l装弹结束的瞬间,立即就打开红点瞄准镜,指向往他附近飘来的玩家。
  
  “嗒嗒嗒”
  
  枪声回响,撑开降落伞落下的玩家立即改变方向,但他再怎么改变,也快不过scar-l的子弹。
  
  十来发子弹飙射出去,这玩家还没落地就被打成盒子,陈川的击杀数再增一人。
  
  没停歇,红点瞄准镜关掉再开,只是再开时,红色瞄准点已经转向另一个撑开降落伞下落的玩家。
  
  “嗒嗒嗒”
  
  和之前的玩家一样,遭到射击的玩家立即改变方向,但扭拐方向的速度和子弹比起来实在太慢,况且也不只陈川一人射击他。
  
  还没落地,这玩家也被打死在天上,只不过这人头不再是陈川。
  
  同一时间,公频里传来一声恼怒的叫骂,“我套啊,让我先落地啊!”
  
  听着公频里传来的叫骂,陈川咧嘴笑了笑,手中的scar-l换成肩上的akm,指向从侧面摸过来的玩家。
  
  “”
  
  ‘你使用akm自动步枪击杀了ggb-ting’
  
  系统提示弹出,陈川快速拉动视角看了眼周围,并看了眼上方,暂时没看到人后,终于开始打绷带太高血量。
  
  比赛虽然才刚开始不久,但机敏的人已经掌握获胜的规则。
  
  周围四面都是人,天上会不断下落复活的玩家,必须快速占领一个掩点,才有机会存活久一点,才有机会不断击杀从天上掉落复活的玩家。
  
  无论是哪个选手,若一直暴露在没有掩点的位置,很快就会去等待复活时间,哪怕是顶尖职业队的选手也不例外,毕竟能闯进决赛,枪法都不会太臭。
  
  一个人单挑或许顶尖选手不怕,但如果好几杆枪同时交织的火力网,就算走位再好,也会被打成筛子。
  
  所以陈川已经打定主意,身上的子弹在没打空之前,他不会出去舔包。
  
  理解这个获胜规则的不仅他一人,这一点从矿场四面的高地上就能看出来。
  
  之前四面的高地随便放眼看去都能看到人,但如今能看到的人已经寥寥无几。
  
  就算有,要么很快就躲起来,要么被躲着的人打掉。
  
  但这并不代表死亡的人次会下降,甚至更快了。
  
  因为四周高地上有掩点的地方就那么几个,成为众人争夺的地方后,玩家们死亡的次数极速上涨。
  
  陈川也没能成功把血量拉到安全线上,因为他刚打了一个绷带,天上就开始有复活后的玩家往他这边落下。
  
  将绷带换成akm,全息瞄准镜秒开,圆形瞄准点停在快速下坠扭动方向的玩家脑袋上。
  
  “”
  
  akm枪口火光喷涌,扭动方向的玩家头上身上血花炸开,身在半空再次被打成盒子的瞬间,公频里传来气急败坏的喊声,“我套啊!让我落次地行不行!?”
  
  ‘你使用akm自动步枪爆头击杀了mpf-gai’
  
  系统提示弹出,陈川咧嘴笑笑,刚才公频里的声音,是上次公频里出声的那个。
  
  这玩家不知道是第几次被打死在天上,从声音来看已经快要化身暴躁老哥了。
  
  不过就算这玩家要化身暴躁老哥,陈川也一点不慌,因为这玩家没和他在一个赛点。
  
  而且每个赛点都有工作人员看着,就算真有参赛选手化身暴躁老哥,也能随时控制住。
  
  蹲在木堆后连着杀掉6个玩家,身上两杆枪的子弹即将打空。
  
  看了眼akm仅剩的21发子弹,陈川从木堆后站起,左右侧摆着往距离他最近的盒子移动。
  
  但他刚站起,东面的矮房后便侧出个身影,西面的木屋后也侧出个身影,就连盆地底下的建筑物,也有人从3楼窗口冒头朝他开枪。
  
  甚至在他之前没注意到的地方,此刻也有人冒头出来。
  
  毕竟矿场就这么大,25个人挤在这里,除去等待复活和下坠的人数,矿场里的存活人数基本上都保持在10到14人左右。
  
  这会同时朝他开枪的共有6人,交织出的火力网瞬间将他本就不满的血量打空,老老实实扔出盒子等待复活。
  
  不过在他复活的前一秒,公频里又传来一声低吼,“别把人打死在天上了行不行啊?!”
  
  听到这声低吼不仅陈川笑了,公频里也传来好几道笑声。
  
  可惜在比赛中看不到比分板,不然陈川真想看看这个mpf-gai是不是一个人没杀,一直在天上飘着。
  
  如果真是一直在天上飘着让人当靶子打,那可真是憋屈得很。
  
  没空遐想太多,复活时间过去,他再次从天上坠落。
  
  经过上次死前发现的几个藏人位置,他没再往南面飘落,转而飘向东面的矮房。
  
  南面简易帐篷的木堆后看似是个很好的掩体,但想要转移舔包不方便,基本上冒头就会被打死。
  
  倒是东面有矮房,旁边还有个望塔,往前点的地方有草窝。
  
  相对来说更多人争夺,不过如果拿下这个点,能够舔包的机会也更大。
  
  和他想的差不多,他身上的降落伞刚撑开,不等他控制方向移动,密集的子弹便带着凄厉的破空声飙射而来。
  
  快速下坠中转了个圈,落地的瞬间仅剩血皮,而且因为要躲避子弹,他落地的位置尴尬,没能掉在掩体附近,反而落在如同梯田一般的第二阶梯上。
  
  周围空空荡荡,毫无掩体。
  
  压根不给他秀走位和开枪的机会,密集的火力网从四面八方扫来,瞬间把他最后那点血皮歼空。
  
  咂了咂舌,陈川轻吸了口气,目光微眯的盯着屏幕,等待复活时间过去。
  
  数秒后,他再次从天上坠落。
  
  依旧是飞往东面,不过这次他没有落向东面的矮房和望塔,而是往矮房后的背坡落下。
  
  背坡的位置已经在毒圈范围,虽然毒圈不会进去就死,但进去后也站不了几秒。
  
  从刚才的情况看,盯着东面矮房的人太多,直接落到矮房附近肯定逃不掉一梭子弹,所以不如飞远点。
  
  身形快速下坠中,降落伞张开,密集的子弹再次扫来。
  
  不过和上次不同,这次扫过来的子弹要少很多。
  
  在挨了两发子弹后,陈川落到东面高地后的背坡上。
  
  身在毒圈范围内,本就只剩一半血的血量,落地又减了一截。
  
  快步往高地跑,冲进安全区范围的瞬间,血量只剩五分一,同时上方高地上也走出个身影,手中的akm朝陈川狂扫。
  
  陈川这次手里是m16a4,看到这身影立马就往左边跳起,m16a4的红点瞄准镜打开,鼠标下压中三连射打出。
  
  ‘你使用m16a4自动步枪爆头击杀了zgu-jing’
  
  系统提示弹出,陈川悄然呼了口气,脚下不停的冲上高坡。
  
  迅速看了眼周围和天上,没看到人后迅速舔包,速度快得夸张。
  
  舔完包后也顾不得打药,扫了眼天上往这边坠落的身影,m16a4红点瞄准镜再开。
  
  “嗒嗒嗒!”
  
  三连射从枪膛飙射而出,天上那刚刚张开降落伞,还没来得及控制方向的玩家立即被爆头,扔出盒子后快速下坠。
  
  继续蹲在矮房后打绷带,期间仍旧有不少人往这边落下。
  
  只是直接落往矮房附近的,无一例外直接被陈川一记三连射打死在天上。
  
  连续杀掉3个从天而降,两个想从侧面绕过来的玩家后,他身上的血量终于恢复到安全线上,手里那把m16a4也已经打掉大部分子弹。
  
  不过他刚才捡的那把akm还有62发子弹,倒还不急着出去打架。
  
  而比赛进行到此时,不断死亡又复活的玩家,慢慢摸索到下坠的地点不能是直接落到掩体附近,但也不能太远。
  
  近了还没落地就会被打死,远了落地后也逃不过火力网围剿。
  
  如何掌握这个度,就成了这些参赛选手们此刻最关心的。
  
  而将最后三发m16a4的子弹打出去后,天上那刚撑开降落伞的玩家也随之挂掉,挂掉的瞬间公频传来一声有气无力的“我套”
  
  击杀的系统提示弹出,依旧是那个mpf-gai,看得陈川又想笑又同情。
  
  这娃儿不会真的一直在天上飘吧?
  
  各大平台的转播里,‘msjoy’和‘也好’两个老搭档搭配极佳。
  
  加上战争模式的不断复活,可以说是无时无刻都在打架。
  
  两个解说讲起来没什么难度,播到什么讲什么,甚至他们还能从积分最高的几人里面,偶尔还转到积分最低的玩家身上。
  
  “哇,mpf队伍里的李阳盖选手运气真的有点惨啊,到现在为止还没拿到一个人头。”
  
  “嗯,刚从后台传来的数据,他其实还没落过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