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吃鸡系统第362章 疼过了,该舒服了,中二吃鸡系统第362章 疼过了,该舒服了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中二吃鸡系统 > 第362章 疼过了,该舒服了

第362章 疼过了,该舒服了


  些许酒气顺着夜风飘来,夹杂着赵依乐身上的淡香。
  
  陈川心跳不争气的加快两拍,咽了咽口水后撤一步,“在外面吃的话”
  
  话没说完,赵依乐便拉着他衣袖转身走向美食街,语气有些急促,“反正不去你家。”
  
  看着她被酒精刺激得绯红的侧脸,陈川心里有些发虚。
  
  不去我家,去你家也是不行的。
  
  但看赵依乐是去美食街,没有往她租房走的意思,这句话也就没说出来。
  
  到了美食街,去的是赵依乐经常吃的那家夜宵摊,叫了两份小龙虾,一打啤酒。
  
  听她要酒的时候,陈川下意识想拒绝,但赵依乐侧头瞥了他一眼,“听我的,反正在外面吃,你怕什么。”
  
  陈川一想也是这个理,在外面吃,她应该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自己做什么。
  
  而且这里距离住的地方不远,一打啤酒的话,喝完直接回去休息也方便。
  
  找了张没人的桌子坐下,小龙虾还没上来,啤酒就先上来了。
  
  赵依乐脸上带着笑意,给二人倒上酒碰了碰,“听说呆妹明天回去了,她今晚有约你吗?”
  
  “没有。”陈川端起杯子抿了口,气定神闲的应了声。
  
  反正呆妹问得不明不白,就当她没约好了。
  
  “真的?”赵依乐笑着眨了眨眼,喝了酒后的她性情变得更主动。
  
  双手支在桌子上,上半身微微前倾,目光灼灼,不断在陈川身上游走。
  
  迫人的眼神让陈川觉得自己是个黄花大姑娘,身上的衣服像被看穿一样。
  
  略显局促的咳了咳,“真的啊,她回去就回去呗,约我干什么。”
  
  赵依乐看着陈川局促的模样,呼吸不自觉的加快些许,酡红脸上的古怪笑意更甚。
  
  支在桌上的纤细双手无意识的握了握,似乎想握紧什么。
  
  她不会是想打人吧?
  
  看着她双手的小动作,陈川心里越虚了。
  
  不过此时服务员把小龙虾端上来,让他微微松了口气,戴上一次性手套低下头,“吃吧吃吧,赶紧吃完回去休息,明早还有课。”
  
  连着吃了两个后,他才发觉就只点了两份小龙虾,抬头看向赵依乐,“别说我吝啬啊,还要不要点些别”
  
  话说一半,发现赵依乐不知何时已经坐到他侧边的椅子上,拿着酒杯笑吟吟的碰了碰他的杯子,“着什么急,先喝点酒。”
  
  你别这样笑,我真的慌
  
  越发觉得惊悚的陈川瞥了眼自己的杯子,杯里的啤酒被碰得摇摇晃晃,泡沫晃出来不少。
  
  而且不知是不是陈川看花眼,杯底下似乎有点异色。
  
  正想拿起杯子认真看一看时,赵依乐又举杯碰了碰他的杯子。
  
  把他杯里的啤酒撞得越发晃荡,同时似有不满的开口,“赶紧啊,我救你几次,喝杯酒都不行啊?”
  
  她不会给我下药吧?
  
  陈川心里蹦出这个念头,狐疑的看了她一眼,顺手就把杯里的啤酒倒地上,“有只苍蝇飞进去了,我再倒过。”
  
  赵依乐抿了抿柔唇,拿着酒杯的手僵了僵,而后轻哼了声,“行吧,反正你喝就行。”
  
  顿了顿后她像是赌气一般别过头,“今晚你是要感谢我,所以才请我吃这顿宵夜对吧。”
  
  陈川看她神色变化,越发肯定刚才倒掉的那杯酒里面,肯定被下药了。
  
  这人是真狠,为了得到自己冰清玉洁的身体,居然用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幸好老子机敏!
  
  心里暗笑一声,特意换了个杯子才给自己倒上酒,“没错,这是为了感谢赵女侠几次救命之恩。”
  
  “那好,第一次救你一条手臂,你自己说值多少杯?”赵依乐把头转回来,脸上一副‘你不喝到我满意,今晚不让你走’的表情。
  
  这是下药不成,打算用灌醉的方式?
  
  思绪流转中,陈川举了举手里不算太大的杯子,“3杯?”
  
  见赵依乐双眼一眯似有不满,他立马改口,“5杯吧5杯。”
  
  5杯虽然不少,但他酒量也不算太差。
  
  就算这一打啤酒全进了他肚子,他也有把握能意识清醒的回到自己租房。
  
  大不了今晚回去不洗澡,倒头就睡罢了。
  
  一连喝了五杯,赵依乐剥了个小龙虾送到他嘴里,美目连眨,“第二次你被人砍伤,我做好准备想帮你报仇,虽然没成功,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怎么说?”
  
  陈川吃着她送到嘴里的小龙虾,微微哈了口气,一口气连灌五杯,肚子有点撑。
  
  沉吟片刻,他发觉自己还是得更不要脸一些才行。
  
  本来想着她救自己也没几次,就算一次喝5杯,也不至于喝晕,但这一口气灌下去,确实撑得厉害,没准待会就吐了。
  
  所以他斩钉截铁的开口,“一杯吧,多了我不认!”
  
  “哼。”赵依乐哼了声,再剥了个小龙虾送到他嘴边,还很贴心的开口,“没事,你慢慢来,喝太急不舒服吧?”
  
  送到嘴边的龙虾肉不吃白不吃,虽然周围有好几道单身狗传来的恶意吐槽和目光,但陈川还是张嘴把小龙虾吃了。
  
  对于赵依乐这突然的体贴,他虽然有些奇怪,但这提议对自己来说确实有好处,所以他也就没急着喝,低头给自己连剥了两个小龙虾塞进嘴里。
  
  期间赵依乐也在给他剥,虽然他很客气的让她自己吃了,但她还是坚持帮他剥送到他嘴里。
  
  不知是不是陈川的错觉,赵依乐把小龙虾送到他嘴里时,总觉得她的手指在自己嘴里停留的时间越来越长,她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又一个小龙虾塞到嘴里,这次那白皙纤细的手指顺带轻轻捏了捏自己的嘴唇。
  
  这让陈川猛然觉得不对劲,侧头看向赵依乐,发现她小嘴微张轻轻吐息,双眼泛着水光,脸上的酡红比之前过来时更甚。
  
  我靠,这女流氓!
  
  赶忙把头别开,让嘴唇脱离那三根纤细的手指,端起杯子一口饮尽,倒酒时义正言辞的开口,“赵女侠请放尊重点!还有什么赶紧说!”
  
  没能继续捏陈川的嘴唇,赵依乐面上笑容不减的收回手,“第三次在租房楼下的巷子被堵,如果不是我也在场,你肯定要挨一顿,那次你自己说要几杯?”
  
  “5杯!”
  
  不给赵依乐拒绝的机会,陈川说完就立即开喝,一连灌下去5杯,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
  
  胃部开始抽搐,酒嗝一个接一个的冲上来,随时都有要吐的冲动。
  
  不过虽然肚子不好受,但陈川一点也不慌,甚至还有点想笑。
  
  因为被巷子围堵是最后一次,他不用喝了!
  
  单手捂着口鼻,陈川起身准备去付账,“行了,酒已到位,今晚就先到这,我先撤了,赵女侠,有缘咱们江湖再见!”
  
  “诶,还没完呢。”赵依乐给自己剥了个小龙虾边吃边笑,“这段时间你去跑步,我每天早上给你带温水,止你干渴,舒不舒服?多多少少喝一点嘛。”
  
  纳尼?!还有这种骚操作?
  
  “逗你的,去付钱吧。”赵依乐看着陈川震惊的模样掩嘴轻笑,而后也跟着起身。
  
  吓死个人去,每天喝你半杯水,换成酒的话,那这一打啤酒真要进肚里,甚至还要再叫两打。
  
  这么个灌法,神仙也挡不住啊。
  
  心里暗自腹诽,拿着手机过去结账付钱。
  
  付过钱,陈川回头和赵依乐打了声招呼,准备直接回小区的租房,脑袋却一阵发晕。
  
  不是吧,虽然喝得急,但喝得也不算很多啊
  
  晃了晃脑袋,这次不仅发晕了,眼前直接是一阵发黑。
  
  模糊中只看到赵依乐那笑吟吟的笑脸越来越近,她急促的呼吸吐在脖子上有点痒。
  
  思维到此停歇,陈川软绵绵的倒在走过来扶着他的赵依乐身上。
  
  赵依乐脸色绯红,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呼吸急促的搂着陈川,托着他走向美食街之外。
  
  “啪!”
  
  一声脆响,胸膛上似乎传来炙热的痛感。
  
  脑袋昏昏沉沉,周身体感不清晰,四肢无力的躺着。
  
  嗯,自己是在躺着。
  
  迷糊的思绪逐渐清晰,陈川正想睁开眼时,又一道“啪”的声响响起。
  
  右侧胸膛上的痛感变得清晰,耳边也传来急促的轻喘。
  
  睁开眼,看到赵依乐穿着一身紧身黑色皮衣,皮衣胸口位置有个心形的缺口。
  
  缺口完美的将她两团软肉挤在一起,现出一抹惊心动魄的白腻深沟,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两条笔直修长的大腿,诱人的身材被勾勒得淋漓尽致。
  
  她头发高高盘起,白皙滑嫩的脸蛋在灯光下看起来十分可人。
  
  只是她现在的表情有点糟糕,眼里写满了兴奋,微张的小嘴红唇湿润,看起来诱惑至极。
  
  呼吸急促像个色中饿鬼,手里还拿着一条黑色的小皮鞭随意舞动。
  
  看到陈川醒来,她兴奋而又温柔的开口,“你醒啦?”
  
  说话间她手里的皮鞭凌空挥了挥,抽在陈川身旁的床垫上,发出“啪”的闷响。
  
  “你你你你你,你这是干什么?!”
  
  陈川听着旁边床垫的闷响,看了眼自己的胸膛,才发现自己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被扒了,只剩下一条小内内,身上密密麻麻全是红色的鞭痕,痛感后知后觉的传来。
  
  而且顺着身体看下去,双腿的脚踝上被绑了两条绳子!
  
  扭头看向左右,双手被手铐拷在床头,整个人呈个‘大’字被定在床上。
  
  我套!!!
  
  这什么鬼!?
  
  惊恐的看向周围,这里明显不是自己小区的租房,也不是赵依乐的租房,是个有空调有暖气的房间。
  
  不等他再多观察,黑色小皮鞭又猛地抽在他身上,痛感传来让他忍不住‘嗷’的一声叫出来。
  
  而后怒骂出声,“赵依乐你丫疯了!放开我我弄死你!”
  
  “哈哈哈,你不要害羞,我知道你最喜欢这种,尽情喊用力叫吧,我特意上网查过,这里的隔音是出了名的好!”
  
  说话间赵依乐连着挥动黑色小皮鞭抽了陈川三下,抽得陈川痛叫出声,也让她自己呼吸越发急促,口中止不住的连连吞咽唾沫。
  
  陈川虽然浑身疼痛难忍,但也知道这会越是大喊大叫,赵依乐就越兴奋,所以他强忍着心头翻滚的情绪平静的出声,“你不要这样,我不喜欢这种,你放开我吧!”
  
  赵依乐果然黛眉微蹩,考虑了不到一秒的时间后,她手里的小皮鞭再次抽下,而且这次是连着抽了五下,同时她白嫩柔软的小脚轻轻踩到陈川大腿上。
  
  并且调皮的用夹了夹陈川的大腿内侧。
  
  在这种其他地方都是剧痛的情况下,白嫩小脚距离他两腿间要害不远,那一下轻夹,立即让他可耻的起了生理反应。
  
  “哈哈哈,你果然是在骗我,你看你看,你兴奋了!来吧,不要压抑自己的天性,我来帮你释放它,大声的喊出吧!叫吧!”
  
  “啪啪啪”
  
  小皮鞭抽在身体上发出密集的声响,同时也传来陈川憋不住的叫喊。
  
  “赵依乐你特么放开我,我一定弄死你!”
  
  “啊啊啊啊,别打那里,啊放了我吧女侠!”
  
  “不要用脚揉那里!啊别,不要,别停!”
  
  “给老子放开我套!我真的不是那种人!等下,你拿蜡烛过来!你想干什么!!!”
  
  “不要,不要啊!赵依乐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一辈子!啊,不要滴在那里啊!!!”
  
  房间里充满了欢快的气氛,赵依乐的笑声和喘息声越发明显,陈川从咆哮怒吼,台词逐渐变得奇怪。
  
  赵依乐拿着一根不知从哪买来的大蜡烛,滚烫的蜡泪不断滴落到陈川满是鞭痕的身上,烫得他左右扭动身躯,并发出男人听了会流泪,女人听了自愧不如的叫声。
  
  而每听到陈川发出奇怪的叫声一次,赵依乐就会兴奋得身体颤一次。
  
  她满脸酡红,连白皙的脖子都染上一层红晕,口中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大蜡烛滴了大半,她忽然吹熄了蜡烛,和手里的皮鞭一起扔到床下。
  
  檀口微张不断急促的吐息,高挺的胸口不断起伏,皮衣的心形缺口处,白腻肌肤被撑得呼之欲出。
  
  在陈川瞪得浑圆,惊恐,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她弯腰伏身过来,右手抓住皮衣侧边的拉链,缓缓下拉。
  
  她酡红的面上带着兴奋到难以自控的笑容,舔了舔湿润红嫩的樱唇,“疼过了,该舒服了。”
  
  急促而温热的喘息喷到陈川脸上,女子的幽香不断钻入鼻息,冲盖了身上的蜡烛味。
  
  温热的肢体触碰,让陈川早就不受控制的生理反应越发激昂澎湃。
  
  ps:嗯,最近不求票的原因,嘿嘿,太咸鱼了不好意思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