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莽年代第三百八十四章 殖民地崛起,草莽年代第384章 殖民地崛起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草莽年代 > 第三百八十四章 殖民地崛起

第三百八十四章 殖民地崛起

    李亚东算了算时间,这一轮交叉收购要想彻底完成,恐怕得到年底。趁着目前己方比较空闲的时候,他开始布局接手路虎和捷豹之后的事情。
  
      这两个品牌他并不打算全部保留下来,自始至终都没有这个打算。原因很简单:他玩不转。
  
      现在的他不过刚开始接触汽车工业,正儿八经的纯新手,且目前国内的市场环境,也不足以消化这两个高端汽车品牌,能玩好一个,就已经算很不错。
  
      人贵有自知之明,与其贪多嚼不烂,不如细嚼慢咽。
  
      专心经营好一个品牌,以此作为根基,慢慢探索、开拓创新,壮大中国民族汽车工业。如此计划,在李亚东看来,方为上策。
  
      那他为什么还要收购两个汽车品牌?
  
      原因同样简单:赚钱。
  
      无论是路虎还是捷豹,都有其独特魅力,不怕没人要。
  
      而他心中其实早就有了计划:留路虎,售捷豹。
  
      因为来自于未来的经验告诉他,路虎更加符合中国国情。
  
      不过,在出售捷豹之前,他还需要做一件事——偷师。
  
      平心而论,这个年代的捷豹技术肯定要强过路虎技术,且路虎专注于越野车型,对普通轿车的制造经验约等于零。而李亚东的龙腾汽车公司,未来总不可能光生产越野车吧?
  
      现在手里有这么好的资源,如果不将它利用起来,简直人神共愤。
  
      实际上,将一个汽车品牌收购过来,继而借鉴、偷师它的技术,然后再将它转手卖掉的行为。在汽车界屡见不鲜。
  
      上辈子,宝马集团拥有了X系列车型之后,不就把路虎转卖给了福特集团吗?
  
      “偷师”这两个字讲起来虽然难听,但其实并不算什么很龌龊的手段,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起码我曾经拥有过对吧,不像日后国内的某些致力于圈钱的汽车品牌,拿着尺子将人家的车型一比一的仿造,结果外壳是一样了,内涵却天壤之别,那才叫既尴尬又不要脸。
  
      想要偷师,自然首先得需要人才。若想将捷豹品牌卖个好价钱,它本身的大体框架是不太好动的,即便挖墙角,也不宜闹出太大动静。
  
      所以,还得组建自己的人才团队。
  
      中国本土目前是很难找到汽车制造业相关的技术人才的,因此,李亚东只能将目标放在香港,以及英国当地。
  
      他安排了两班人马。一班人马由杰克带队,返回香港,招聘高水准的机械人才。一班人马由黄德平带队,留在英国,目的也是一样,不过附加了一个条件——能适应前往中国工作。
  
      此事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备着,李亚东依旧留在英国,哪儿也没去,就等着费尔南德那边从英国政府手中接收完全部资产。兹事体大,正如首长在电话中所言,不到最后一步,绝对不能掉以轻心,他必须得守着。
  
      夏去秋来,转眼间,两个月过去。
  
      伦敦,李亚东租住的小别墅。
  
      餐厅里的长条桌上,摆放着几样色香味俱全的中式菜肴,两老一少,总共三人,围坐在旁边。
  
      “老同学,这段时间辛苦了,来,我敬你一杯。”冀超铸大笑着提起酒杯。
  
      眼下诺斯公司对路虎和捷豹的收购案,已经全部结束,容不得他不高兴。
  
      “冀,想要跟我喝着杯酒也可以,但你必须自罚三杯,因为我有些生气。”费尔南德瞟了他一眼后,撇撇嘴道。
  
      以他这样身份及年龄的人,恐怕也只有在面对旧日故友时,才会露出这样略带孩子气的一面。
  
      “哦?这是为什么?”冀超铸诧异。
  
      “因为你伤害了我们的友谊,对我隐瞒了一些事情!”
  
      这个理由倒是很充分。
  
      冀超铸楞了一下,下意识地问,“什么?”
  
      “哼!你心知肚明,利兰公司旗下的汽车品牌,是在英国资本家的诡计中蒙尘的明珠。并非无人问津,特别是我们拿下的路虎和捷豹品牌,更是两块香饽饽,这是一笔利润丰厚的收购案。你知道吗,德国宝马集团已经派人与我接洽,他们看中了路虎品牌,想要以十亿美金的价格,从我手中收购。而我们本国的福特集团,也已经找到我,他们看中了捷豹品牌,想以十八亿美金的价格,从我手中收购。而我们从英国政府手上拿下这两个品牌,总共才花去了十八亿,天呐,转手一卖,竟然能净赚六个亿,多么丰厚的一笔生意?我却一直被蒙在鼓里,你对我隐瞒此事是个什么意思,莫非怕我见财起意?”
  
      费尔南德忿忿不平的说完这番话后,冀超铸赶紧好言解释,说是此事对于中国影响巨大,是上方领导要求不能透露太多细节。
  
      而一旁的李亚东,则是心中一凛,笑眯眯地望向费尔南德。你猜怎么着,他还真怕这家伙见财起意,毕竟是整整六亿美金的利润,他可没有冀超铸对费尔南德知根知底,在他看来,如此一笔巨富,足以令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丧心病狂!
  
      他虽然与费尔南德签署了委托代理的协议,但当初由于时间紧迫,且由凌雪主导,所以手续十分简洁。倘若费尔南德真想违约,他还真没办法,了不起能得到一笔不菲的违约金。
  
      “好好。”冀超铸解释了一阵后,笑着举手投降,道:“老同学,这次算我错了,我受罚,我受罚还不成吗?”
  
      说着,一口气连干三杯爱尔兰威士忌。
  
      “这还差不多。”费尔南德面色稍缓。
  
      “费尔南德先生,那您看我们之间的手续,什么时候开始办理?”李亚东适时地插话。
  
      “当然是越快越好,伦敦的鬼天气我已经受够了,恨不得立马离开这个地方。再说了,我还要去你们中国找我的琴,所以你这边赶快安排,我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待!”
  
      听他这么一讲,李亚东心里顿时稳了,感叹冀老对他的评价果然不虚,什么叫作一诺千金,这应该就是。
  
      如今回头一想,此事之中如果缺少了费尔南德这个关键人物,只怕很难成功。
  
      笑了笑,道:“好!来,费尔南德先生,千言万语都在这杯酒中,我也敬您一杯。”
  
      ……
  
      李亚东这边与诺斯公司的资产转让手续,要比他们与英国政府之间的手续,稍微简洁一些。
  
      主要双方不必再做详细的资产清算,很多数据都是最近刚出炉的,直接拿来用就行。
  
      耗费了一个月出头的时间,双方终于在背地里悄悄地做完交割。
  
      与此同时,费尔南德也带领着他的大军,第一时间撤出英国。
  
      他也怕英国政府找他兴师问罪,还是回去待在自己老巢里比较好,既安全,又能避免很多麻烦。
  
      实际上他的做法明智无比,他前脚刚走,后脚英国政府便收到消息:诺斯公司将刚从他们手中收购走的路虎与捷豹品牌,全盘转售给了香港东方红集团。
  
      这令英国政府的高层领导差点没气炸肺,香港,那可他们的殖民地!
  
      而如今英国的民族汽车品牌,居然被来自殖民地的公司买走。
  
      这简直就是一种耻辱!
  
      接下来的几天,一家名为“东方红集团”的香港公司,在英国彻底火了。
  
      虽说香港华人资本的崛起,英国人有目共睹,在香港老牌英资企业被新崛起的华资收购的例子也屡见不鲜,但那毕竟是在香港,是在他们的殖民地本土上。这还是第一次,来自殖民地的华资公司,直接渗透到他们国家内部,购走了人尽皆知的民族品牌!
  
      一时间,类似于“香港人买走了我们的民族汽车工业”。
  
      “英国的骄傲何在?”
  
      “殖民地人民的崛起!”
  
      “归还香港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等等,带有这样粗体字标题的文章,充斥着英国各大报纸杂志。
  
      英国绝大多数的民众都很愤怒,英国政府更是如此,甚至还派了代表前往美国,想找诺斯公司讨个说法。奈何,诺斯公司的总裁费尔南德消失了,据知情人士透露,他去了遥远的东方,去寻找自己的爱情去了。
  
      英国政府很不爽,又找到美国政府,结果除了得到一堆类似于“谁叫你傻”这样的话以外,什么都没得到。
  
      诺斯公司,包括东方红集团,他们所有的交易行为都符合国际法律。英国政府就算再不爽,也不得不承认,路虎和捷豹品牌,真的已经归香港东方红集团所有了。
  
      或是说,归中国人所有。
  
      因为,东方红集团的法人及唯一股东,是一名中国人!
  
      这件事情英国政府虽然已经调查出来,却没敢透露出去,因为国内民众已经对政府的无能表示出强烈不满,所以,也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吞。
  
      此事一经曝光之后,与英国国内的骂声一片,截然相反的一个地方,就是香港。
  
      香港民众近百年来,一直生活在英女王的光环之下,英国,对于他们来说类似于一个“中央层面”的存在,有点神圣不可侵犯的味道。
  
      而这次,他们本港的一家公司,却直接冲进了这片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域,并为他们这片小小的海岛,带回了两大世界高端汽车品牌。
  
      想想都感觉很刺激!
  
      许多香港人表示,以后如果再买汽车,非路虎与捷豹不买。不为别的,只为支持本港品牌,这是一种荣耀。
  
      香港自有史的记载以来,还从未拥有过自己的汽车品牌。
  
      至于中国大陆,有些消息灵通的人,虽然知道香港最近发生了一件大事,但却并不知道那家声势正旺的东方红集团,是属于中国人的企业。
  
      而各大报纸也并未披露此事,想必是受到了上方领导的指示,用意不好揣测。
  
      所以,高兴归高兴,不过高兴的氛围只局限于小范围内,以及小部分人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