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泪264中计了,色泪264中计了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色泪 > 264中计了
content
  
  他们给的银子足以把这两个姑娘买下了,何况是两套衣裙。不过这两位女子可是被姐妹们调笑了好一番。也仅仅只是调笑,也没有多想。
  
  她们也没有觉得怪,明明点这两位姑娘时的那二人是那样的相貌堂堂,出手霍绰。
  
  那时,连她们都有些羡慕。又怎会突然峰回路转,变成那样。
  
  星月指路,只能看清眼前方寸之地,一个女子踏着满地流光向前赤足着,越往前走,便越发明亮,又过了一会儿便可望见那闪烁着足量火光的地方。
  
  这个女子脸上才露出一丝畅然,脚步也放的慢了些,不再那么急促。
  
  太可怕了,两个变态只是飕飕几下,那几个轿夫便全倒下,而且那两个变态还把他们衣裳给扒了。
  
  现在想想他们的手段,都令她毛骨悚然。
  
  谢天谢地的是那两个凶神恶煞的变态好似还有些良心未泯,并没有伤害她,只是让她回一香的时候走的慢一点。
  
  清辉温柔的洒下,那一道齐人高在窜两个脑袋的围墙看上去就像是一条斑驳的带子。
  
  两个身影翻延而过,只是简单几个动作,轻松的好似跨过一条蜿蜒的小虫。
  
  一间漆黑如墨,不可见物的屋子,陡然间亮起一阵光芒,夜太深,本不是特别透亮的光芒,此际却有些耀眼。
  
  缕缕烛辉透过纱窗映出屋子,连屋子外也有方寸之地变得清晰。
  
  过了一会儿,借着从屋子里透出来的烛辉,隐约可见一些轻盈如云的薄翼飘落又飘起。
  
  少时,烛火又复熄灭。
  
  屋子从归幽暗,伸手不见五指。连周遭也令人觉着黯然了些。
  
  女子走到一香门口处,她的身影准确无误的映入了二李眼中。
  
  倒不是因为她身影的曼妙,而是因为他们觉得可疑,怎么会有一个女子进一香?
  
  只见这女子身着一件牡丹色华丽绸裙,衣领与衣袖处还镶了金丝。
  
  那一张脸在火光映衬下显得有些蓬头垢面,有一层层的粉在那一张脸上形成一小撮、一小撮的凝固着。
  
  好似那一张脸上的脂粉被水气打湿过一般。因此那一张脸看上去不再那么美丽,与那华丽的绸裙一点也不相称。
  
  若是仔细观察,还可以发现这个女子绸裙的襟口开的较寻常女子低一些,一些如绸般的肌肤倒影在了火光里,光滑细腻,像雪一样白,让人不忍一目。
  
  不过这个女子倒也比大多数风尘女子拘谨一些,她的锁骨和肚兜倒是还被绸裙紧紧包裹着,一露不露。
  
  女子正要一脚踏进一香,后边一个声音却叫住了她,她回眸一看,见是那人,怔了一下,便就朝那处行去。
  
  李元吉问了她许多的问题,她也老老实实回答了,但是涉及到那两变态的却是缄口不言。
  
  因此李元吉也没从女子口中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只得巴巴等着,又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却见四个只穿了一件亵裤的男子出现在花楼门前,双手均是抱着私密处。
  
  青楼里面的世界要比外边开放的多,进青楼的人自然也要比一般人开放的多。
  
  见这四人这副样子,倒也没几个觉得奇怪。
  
  但他们这种流氓行径却成功引起了二李的注意。只是他们对李元吉的命令直接无视,径直走了进去。
  
  他们可是知道的,别看李元吉是太原府记事,是整个太原府官场巴结的对象。
  
  而在他们心底,他不过是花楼的一条狗。这种情况下,又怎听李元吉的命令?
  
  尽管没几个人觉得他们的流氓行径奇怪,但亦是引起了一香内一片笑声。
  
  这笑声在外边的李元吉听来是那样的讽刺。
  
  好似是在奚落他的一般,只见他眼瞳之中又泛起一抹森光,拳头捏的紧紧的,好似又想到了深恶痛绝的人或事。
  
  这一前一后的两拨人,哪怕任何一波向二李说几句经历的情势,谜底或许便会解开。
  
  只是这两拨都没有说,二李无从得知,也只得继续候着。
  
  夜越来越深,一香门前的一些小摊贩也在陆续收摊,一香门口那络绎不绝的庞大人群,也在逐渐稀释。尽管官差人数已经很少了,由原来的一百多,变成了几十。但是却再此时涌现出了存在感,没有甄没在庞大的人流中。
  
  又过了差不多一个时辰,陡然间,一阵夜风吹起,邪倚在一颗苍天古树上的李元吉,只觉一阵冰凉。一时清醒了不少。
  
  赶紧挪了挪声。原来是一滴露水顺着襟口流了进去。
  
  显然时辰比想想的要迟了,但是李元吉仍旧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什么,任劳任怨的样子,似有几分可爱。
  
  却是李靖开了口。“李记事,我怎么觉得贼人已经逃出去了。”
  
  李元吉敛了容,难以置信的道:“不可能,出来的人我都仔细看过,这中间没有那个逆贼。”
  
  李靖眉头皱起,又道:“可是出去的那一顶轿子,我们并没有检查,轿子里的人会不会是逆贼。”
  
  就像是一盆冷水直泼李元吉,让李元吉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劫后余生的云羽心中暗自庆幸,今天真是险之又险,差一点便要栽了,看来大隋还是有高人,以后这样的错误可不能再犯。
  
  躺在床上的云羽翻来覆去,难以入眠,分析着敌情。
  
  眼下的情势是四组人马,已经有两组露出了端倪,而且是在一天之内,可以预见,接下来形势的严峻。
  
  尽管这一次抓捕云羽行动失败,但是李靖的才华却是引起了李元吉的注意,李元吉不是一个爱才的人,但此际他需要这样的人的辅佐。
  
  回到房间里的李元吉有些疲倦,刚一爬上床,却被床上凌空飞起的一只玉足踹下了床。
  
  李元吉心里的那份委屈难以言说,只是李元吉却没有动怒。
  
  只是带着如和煦春风般的笑意和蜂蜜一样甜甜的话语向床上之人好说歹说,好半晌才获得了上那一张华丽的床,与床上那个娇美女子同床共枕的资格。
  
  翡翠的生活安定了,过上了许多曾今的同伴羡慕的生活。只是她脾气却变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