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大司马第82章:三个月,战国大司马第82章:3个月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战国大司马 > 第82章:三个月

  由于彼此都是子姓后人,因此蒙仲等人与乐毅很快就熟络了,连带着赵主父也得知了乐毅这名少年,也将乐毅收为近卫。
  当然,赵主父之所以这样做,并非是因为蒙仲等人的推荐,而是因为乐毅的身份。
  首先,乐毅乃是中山国人出身,将其收为近卫,有利于缓解赵人与中山国人的仇恨与矛盾。
  其次,赵主父与中山乐氏一族族人「乐池」有点渊源——即乐羊之孙、乐舒之子,曾担任中山相的乐池。
  中山相乐池,很有能力,他曾代表中山国出使秦国。
  那是在“五国相王”之后,齐国试图逼迫中山王「厝」废除王位,于是中山王便派使者「张登」前往齐国求见齐相「田婴」,在献上贿赂后得到了田婴的帮助。
  但随后,齐将「张丑」说服了田婴,又使田婴改变了主意。
  然而最终,刚刚继位没几年的齐宣王,还是接见了中山使者张登,并默许了中山王的王位——作为条件,中山国将继续臣服于齐国。
  而在张登出使齐国的同时,乐池亦出使秦国,亦说服秦国默许了中山王的王位。
  由于得到了秦、齐两国的默许,虽然公孙衍发起的“五国相王”一事未见成效,但中山王的王位却得以保存。
  此后,乐池被秦惠文王留在秦国担任国相,直到张仪返回秦国,恢复国相之位——当时秦国与齐国爆发「桑丘之战」,齐将匡章击败了秦军,使中原诸国看到了击败秦国的可能,于是,张仪被魏国罢免相位,由提倡「合纵抗秦」公孙衍出任魏相。
  张仪回秦国后,乐池失去了秦相之位,便离开秦国来到了赵国。
  此后,即燕国内乱,齐国趁机攻占燕国全境,赵主父有意拉拢燕国,便说服韩国释放质子燕公子职(燕昭王),便拜托乐池率领赵兵护送前往燕国继承王位。
  由于乐池当时年势已高,最终死在燕国。【PS:作者翻史料时发现,这个乐池活的可真久啊,公元前378年前后出任中山国将相,公元前314年居然还能护送燕昭王入燕,这最起码得活到八十五岁左右吧?甚至超过九十岁。还是说,其实有两个乐池?护送燕昭王的乐池是另外一个?但看史料,又似乎确实是同一个,搞不懂,可能真的是长寿。】
  “阿毅,莫非你族人有一部分迁往了燕国?”
  乐进询问乐毅道。
  乐毅点点头说道:“此事我听族长说起过,大概在十几年前,好似确实有一部分族人迁往了燕国,不过具体如何,我也不知。”
  这也难怪,毕竟他当时尚在襁褓,哪里知晓具体情况。
  此后三个月,蒙仲等人跟随赵主父在中山境一带巡游,而中山一地的情况,亦在赵国的安抚优待政策下逐渐缓解下来,居住在这里的中山国人,逐渐接受了赵国的统治。
  至于蒙仲等人,包括乐毅在内,则在这三个月内受到了赵主父的亲自培训,赵主父教授了这些年轻人剑术、射术、骑术,甚至是兵法。
  对此,乐毅感到很疑惑。
  他私底下对蒙仲说道:“我观赵主父,似乎并不仅仅打算用我等为近卫。阿仲,你乃赵主父最信任的近卫,可知晓其中究竟?”
  蒙仲点点头,示意乐毅莫要声张。
  其实这件事,蒙仲在一个月前察觉到了:虽然当初赵主父假称「闲着无事」,是故教授蒙仲等人武艺,但时间一长蒙仲就发觉了,赵主父这分明是在尽心尽力地培养他们。
  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难道说赵主父也像孟子那般热衷于教授弟子门徒?
  蒙仲并不这样认为。
  他觉得,赵主父可能是察觉到了来自新君赵何的威胁。
  记得「传位赵何」这件事,蒙仲当初在请见公子章与田不禋后,就曾与赵主父有过一次交谈。
  在那次交谈中,蒙仲隐隐感觉到赵主父对于「传位赵何」一事有些后悔。
  对此蒙仲也能理解,毕竟赵主父的身体仍然健朗,可是手中的权利,却因为新君赵何的关系,正在一点一点地丧失,这对于一位尚在壮年的雄主而言,或许是一件难以忍受的事。
  而看如今这架势,赵主父似乎打算重新栽培亲信,树立势力。
  比如说,赵主父逐渐提升蒙仲等人在一干近卫中的地位,再比如破格提拔蒙鹜——蒙鹜只是带着几队兵力在赵、齐边境巡逻了几回,赵主父便提了一级爵位,这赏赐简直莫名其妙。
  大概是在十月中旬,在赵主父安歇之后,蒙仲让蒙虎、蒙遂、乐毅等人代替自己值守,自己则前往公子章的军中,拜访田不禋。
  毕竟在赵国,田不禋是他唯一可以请教的人。
  对于蒙仲再次前来拜访,公子章显得很热情。
  或者是说,他最近心情很好,因为最近一两个月,赵主父多次表彰了他在中山国的功劳与建树,言语之间隐约露出想要册封他为邑君的打算。
  说实话,对于封君,公子章其实并不在意,因为他最想要的,是从他弟弟赵何手中夺回那个本该属于他的王位,真正让他感到高兴的,是他感觉到父亲似乎与他越来越亲近了。
  这不,就在最近几日,赵主父还当众夸奖公子章勇武果敢,酷似当年的他。
  这让公子章很是欢喜。
  “蒙仲,这么晚前来,莫非有什么要事吗?”在见到蒙仲后,公子章很亲热地问道。
  他之所以对蒙仲亲热,一方面是因为蒙仲是“自己人”,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蒙仲在赵主父身边的地位越来越高,比如最近三个月,赵主父渐渐已不用其他近卫保护,而命蒙仲、蒙虎、蒙遂,包括刚刚成为近卫的乐毅保护在左右。
  在这种情况下,公子章对待蒙仲,当然是愈发的亲近与客气。
  “公子。”蒙仲抱了抱拳,带着几分歉意说道:“打搅公子歇息了,我此番前来,是有一些事想请教田大夫。”
  在旁,田不禋捋着胡须笑道:“不是说让你唤我阿兄即可么?”
  片刻后,田不禋便带着蒙仲来到了他的帐篷,询问来意。
  见此,蒙仲便低声对田不禋说道:“阿兄,请屏退左右。”
  田不禋愣了愣,脸上的笑容顿时收了起来,立刻吩咐护卫远离他的帐篷。
  此时他方才压低声音问道:“是赵主父的事么?”
  蒙仲点点头,低声对田不禋说道:“不知阿兄是否知晓,最近三个月,赵主父似乎在竭力栽培我等……”
  “这是好事啊。”田不禋捋着胡须笑道。
  蒙仲闻言点点头,旋即又说道:“确实是好事不假,但其中深意,不得不让愚弟产生遐想。”
  田不禋目视着蒙仲半响,忽然压低声音说道:“你是觉得,赵主父或许是希望将你等栽培为亲信?”
  他虽然是反问,但是语气却很笃定。
  这显然,这位田不禋田大夫其实也看出来了,只不过赵主父栽培的对象乃是蒙仲等“自己人”,是故田不禋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假装不知而已。
  直到今日蒙仲挑明了这件事,田不禋才开始考虑要不要将某些事和盘托出。
  在思忖了良久后,田不禋正色询问蒙仲道:“阿弟,你觉得公子章为人如何?”
  蒙仲想了想说道:“在我看来,公子章勇武果敢,但性格鲁莽……”
  “我不是问你这个。”
  田不禋抬手打断了蒙仲的话,微笑着说道:“其实你早就看出来了吧,看出公子章与为兄,有代赵何而王的心思……”
  “……”
  蒙仲微微皱了皱眉,不知该怎么回答。
  其实,早在他初次见到公子章时,见公子章在提及吴娃、赵何时面露怨愤之色,他就猜到赵章不满屈居于赵王何之下,但他并不想被牵连,毕竟他此番前来赵国的目的,只是为了增涨见识,而不是助赵章夺取赵国君主的位置。
  似乎是看出了蒙仲的心思,田不禋压低声音说道:“贤弟,为兄知道你不想参合其中,但为兄要告诉你,唯有公子章取得王位,赵宋两国的盟约才会稳固,而你蒙氏一族,亦能在赵国立足,得到封邑与爵位。”
  “……”蒙仲有些狐疑地看向田不禋。
  “为兄不会骗你。”田不禋摇摇头,旋即问道:“你此前到邯郸时,可曾见到肥义、赵成、李兑三人?”
  “只见过赵相肥义。”
  “怪不得。”田不禋点点头,旋即解释道:“肥义,此人的立场倒是不必多虑,他在齐宋两国间向来是持中立态度,关键在于赵成、李兑二人……赵成乃赵主父的叔父,赵肃侯之弟,他与李兑二人亲近齐国,反对赵宋联合对抗齐国,提倡「联齐抗秦」,你道为何?因为赵成、李兑二人私底下受了齐国诸多好处。这二人,皆是赵何身边的重臣,受其影响,赵何难免会亲近齐国而疏远宋国,如今赵主父还在,尚能遮拦一二,假若有朝一日赵主父不在了,赵国势必会与宋国断绝往来而选择与齐国结盟,介时,宋国将面临什么样的结果?”
  摇了摇头,田不禋压低声音说道:“赵国必将倒戈齐国,或坐视齐国攻伐宋国,或帮助齐国攻伐宋国。……而唯一能化解这场灾难的办法,即帮助公子章夺取王位!如今你在赵主父身边受到器重,或有机会助公子一臂之力,使宋国避过这场祸事。而你蒙氏一族,亦能凭此功劳成为赵国权贵,得到封邑与爵位……为兄知你机智聪慧,你自己考虑一下利害吧。”
  “……”
  蒙仲皱着眉头,微微点了点头。
  他在仔细思考着田不禋所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