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大司马第105章:苏代,战国大司马第105章:苏代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PS:痛苦,终于码完了。今天差点又只想码一章了,不过最后还是坚持下来了。』
  ————以下正文————
  “解我赵国之滔天巨祸?”
  赵主父在微微愣了一下后,哈哈大笑起来,这让已渐渐了解赵主父性格的蒙仲,不由地转头看了一眼前者。
  蒙仲很奇怪地感觉到,赵主父似乎确实是有什么顾虑。
  抿了一口略有些发烫的酒,赵主父哂笑道:“愿闻其详。”
  见此,苏代拱了拱手,正色说道:“在当世,目前以秦、齐最强,是为东西二极,其次赵楚,再次魏、韩、燕、宋等国……今赵主父趁我齐国与魏、韩两国联手讨伐秦国之际,联合燕、宋两国进攻我齐国,这岂非是为秦国解围之举么?”
  “……”赵主父看着苏代不说话。
  见此,苏代换了一种口吻又说道:“秦赵两国素有征战,哪怕是近些年,秦国亦发兵攻取了赵国的「中都」、「西阳」、「蔺」等城,虽然在下也听说秦赵有盟,但在苏某看来,秦赵两国的联盟未必牢靠……”
  “……”赵主父抿了一口酒水,似笑非笑。
  诚然,苏代所说的皆是实情,秦国近些年来,确实攻取了赵国的中都、西阳、蔺等地,但这都发生在秦孝公年间,待等到秦武王年间,秦赵两国的关系便已经大大缓和,更别说秦武王过世后继承国君之位的秦王稷,还是赵主父迫使秦国改立的。
  虽然秦王稷年纪尚小,国政皆由其母宣太后与舅舅魏冉等人把持,但必须承认,秦赵两国至那时起就再无战争,赵主父当然不会因为几座城池,就破坏掉两国好不容易建起起来的良好关系,更不会简简单单就被苏代说动。
  哪怕苏代诱惑他道:“现如今,我齐国名将匡章正率军攻打秦国的函谷关,即将攻破,赵主父何不趁机机会攻伐秦国,夺回先前秦国从赵国攻取的那些城池呢?”
  在听了苏代这话后,赵主父哈哈大笑,似讥讽般说道:“盟约即是盟约,似弃盟毁约这种事,只有齐国做得出来!”
  听了这话,苏代毫无营养地恭维了几句,旋即又说道:“赵主父不趁机攻伐秦国,实乃诚信之举,可赵主父却讨伐齐国……不知赵主父可曾想过后果?”
  “后果?什么后果?”赵主父轻哼一声。
  见此,苏代拱拱手,正色说道:“今赵国联合燕国、宋国,讨伐齐国,对于贵国而言,无非只有败与胜两个结果而已。……若三国战败,后果无需再说,魏韩两国或将趁机攻伐赵国;倘若赵国战胜,而齐国战败……赵主父知道此事会有何后果么?”
  “愿闻其详。”赵主父淡淡说道。
  “首先改变的,即魏韩两国的态度。”朝着赵主父拱了拱手,苏代正色说道:“魏韩两国的立场,始终反复不定,或臣服于秦,进攻赵楚;或联合于齐,讨伐秦国……现如今,魏韩两国之所以能坚定抗秦,正是因为有齐国在背后支持,倘若赵国此番联合燕、宋两国,使齐国元气大伤,齐国将无力再支持魏、韩两国,介时,魏韩两国为避免被秦国进攻,唯有投靠秦国,到那时,秦国得到了魏国与韩国作为爪牙,它会如何取代了齐国地位的赵国呢?”
  顿了顿,苏代又微笑着说道:“何不保持现状呢?”
  “……”赵主父捋着髯须沉思了片刻,旋即反问道:“你是要我背弃燕国与宋国,停止与齐国的战争?”
  在旁,蒙仲微微皱了皱眉。
  苏代摇摇头说道:“并非是停止,而是这场仗对赵国无益。……若齐国衰败,秦国势必将赵国视为首要针对的国家,介时,此前的秦赵关系将彻底结束,秦国将会用此前针对齐国的一切手段来针对赵国……”
  “……”
  赵主父捋着胡须沉思着,忽然,他转头问蒙仲道:“蒙仲,你怎么看?”
  听闻此言,别说苏代惊讶地转头瞧了一眼蒙仲,就连蒙仲自己也颇感意外。
  毕竟,虽说他是赵主父的近卫,但这却并不意味着他已有资格介入赵国的邦交层次的事。
  想了想,蒙仲正色说道:“在下以为,苏先生所言不过其中的一种可能性而已,苏先生夸大了‘若齐国败亡’将会对赵国所产生的影响,属危言耸听。”
  听了这话,苏代皱眉打量了几眼蒙仲,反问道:“小兄弟此言,恕苏某不敢苟同。……不知在下有何夸大其词之处,还请不吝赐教。”
  “赐教不敢。”蒙仲拱了拱手,旋即平静地说道:“苏先生所言,若齐国覆亡,魏、韩两国或将会倒戈秦国,在下不明白,为何苏先生如此肯定魏国与韩国肯定会倒向秦国,而不是联合赵国呢?魏、韩、赵三国本就是三晋之一,虽多彼此多有攻伐,但再怎么说也比秦国要亲吧?这是其一。
  其二,就算魏、韩两国倒向秦国,但赵国亦有燕、宋两国作为盟国,同样是三国对三国,苏先生为何断定赵国就一定无法战胜秦、魏、韩三国呢?
  其三,苏先生方才所言的那番话,看似为赵国而谋,实则不过是为了保全齐国而已。举个例子来说,现如今秦国是第一,齐国是第二,赵国是第三,赵国除掉齐国取得了第二的位置,先生只说秦国会因此而敌视赵国,但忽略了赵国已得到了第二的位置……这份利益所得,就这样被先生给吃掉了?”
  摇了摇头,蒙仲转头对赵主父说道:“赵、燕、宋三国瓜分齐国后,赵国可将后续的战争交给燕国,使赵国能专心面对秦国,纵使秦国与赵国盟约破裂,赵国亦无从畏惧。此后,赵国可联合魏韩两国抗击秦国,而以宋国遏制楚国……”
  赵主父与苏代一言不发,听着蒙仲侃侃而谈,虽然蒙仲对于各国的虚实其实并不是很清楚,比如说,宋国未必挡得住楚国,但大抵的思路,赵主父是认可的,毕竟在他眼里,他与宋王偃的盟约才是最最可靠的,哪怕蒙仲的思路其实存在漏洞,但赵主父还是愿意去尝试,只因为他信任宋国。
  “苏先生对此子的观点有何评价?”赵主父指了指蒙仲笑着对苏代说道。
  苏代上下打量了几眼蒙仲,舔舔嘴唇迟疑了片刻。
  原因很简单,因为蒙仲反驳他的那些观念都很客观,很有道理,这让他不知该如何反驳。
  他忍不住问道:“这位小兄弟何许人也?”
  见此,赵主父便笑着代蒙仲介绍道:“此子乃庄子、惠子的弟子,蒙仲。”
  听闻此言,苏代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不过他的反应与先前大多数人都不同:“小兄弟是惠子的弟子?难怪难怪……”
  似乎在苏代的心目中,惠子(惠施)的地位还要高过庄子。
  这也难怪,毕竟惠施曾担任魏国国相几十年,「合纵伐秦」最早就是由惠盎提出来的,苏代的兄长苏秦能说服诸国合纵抗秦,惠施在这件事上功不可没。
  而相比之下,庄子只是隐居在宋国的一位大贤,虽然名气很大,但在苏代心中,未必有惠施那样的地位。
  “不不,在下并非是惠子收的弟子,而是由我的老师庄子代收,并且也只是学到了一些名家的皮毛而已。”见苏代似乎有所误会,蒙仲连忙解释道。
  苏代这才释然,对蒙仲说道:“早些年我跟随我兄游说诸国而途经魏国时,曾惠相有过一番接触,这才知惠相博览群书,真乃天下奇才……可惜为张仪逼迫。”
  说着,他便开始讲述当时的经历,他聊到了惠施,也聊到了张仪、公孙衍、田需等人,皆是曾担任过魏国相位的人。
  而在此期间,赵主父也询问了苏代的兄长苏秦现如今的情况,毕竟作为张仪的同门师兄,作为跟惠施、公孙衍等人齐名的纵横家,苏秦自被赵肃侯责怪而离开赵国前赴燕国之后,从此就再没有什么音讯。
  在听到赵主父的询问后,苏代脸上露出几许莫名的笑容,说道:“家兄现如今在齐王(田地)身边作为客卿……至于近些年做的最大的几件事嘛,即是让齐王修葺了齐宣王的陵墓,又修缮了几座宫殿,呵呵呵呵……”
  看着在那自说自乐的苏代,蒙仲感觉有点莫名其妙。
  只是让齐王修砌了先王的陵墓,且修缮了几座宫殿,这算什么大事?
  而此时,却见苏代咳嗽一声,一本正经地说道:“赵主父,此番我受齐王之命前来求和,愿割让高唐、平原几邑,使大河以北尽归赵国……”
  赵主父摇摇头说道:“恕我不能接受。”
  听闻此言,那苏代也不恼怒,平静地说道:“在下已施展浑身解数,可惜仍无法劝阻赵主父,留此无益,就此告辞。”
  说罢,他不顾赵主父的挽留,就此离开。
  看着苏代离开的背影,蒙仲心中升起了一个疑惑。
  他感觉,苏代的游说有点虎头蛇尾,开头危言耸听,以至于蒙仲还以为会跟此人有一番辩论,没想到此人根本不反驳他提出的那些观点。
  而最最让蒙仲感到奇怪的,就是苏代在提到他兄长苏秦最近在齐国的状况时,那堪称反常而诡异的笑容。
  就在这时,帐外转来了士卒的通报:“报!邯郸有急信至!”
  听闻此言,赵主父皱了皱眉头,但还是唤入了士卒,收下了那封竹简策略扫了两眼。
  旋即,他的面色顿变。
  见此,蒙仲好奇问道:“莫非邯郸发生了什么事?”
  “不。”
  赵主父摇了摇头,沉声说道:“这是富丁从魏国送来的急信……上面写到,魏王嗣过世,「太子魏遫」继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