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大司马第108章:薛公客卿,战国大司马第108章:薛公客卿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战国大司马 > 第108章:薛公客卿

  四月二十日,与高唐邑隔大河相望的「祝柯」县,薛公田文的客卿「田瞀(mào)」,在一队士卒的保护下乘坐马车来到这里。
  这位名为田瞀的老者可不简单,就连身为齐相的薛公田文亦要持后辈之礼。
  “祝柯,源于周武王册封诸侯,将黄帝的后裔封在此地,建立「祝国」,可惜不久即亡,空剩下‘祝柯’二字,而后诸侯‘盟于祝柯’,方又世人所知……”
  捋着花白的胡须,田瞀平静地说道。
  此时,马车上又走下来一位与田瞀年纪相近的老者,闻言笑道:“是故多有人称,我齐国盛行黄老之术,便源自于祝国……不知瞀老如何评价?”
  田瞀瞥了一眼这名老人,轻哼一声,招招手唤来几名护卫的士卒道:“你等去见「田触」,就说,老夫携「公孙闬(hàn)」,前来请见。”
  原来,那名与田瞀年纪相仿的老者,即是公孙闬。
  此人亦不简单。
  公孙闬最早乃是齐相邹忌的门客,即在齐威王时期施行改革,使齐国从此强盛起来的那位齐相邹忌。
  虽然邹忌被誉为继“管仲”后的齐国名相,且世人常将他与秦国的「商君卫鞅」相提并论,但正所谓人无完人,邹忌也有为人所诟病的地方,比如他与「田忌」争权的事。
  田忌,亦那位出使魏国时,将受到同门师兄弟、魏将庞涓迫害的孙膑解救脱困,且此后拜孙膑为军师的那位齐国名将,在「桂陵之战」、「马陵之战」中重创魏国,使魏国从此衰败。
  值得一提的是,在桂陵之战后,田忌便已名声大涨。
  在这场战役中,田忌采取了孙膑所献的「围魏救赵」的计策,直捣魏国国都大梁,迫使魏将庞涓放弃围攻邯郸而回援大梁。
  最终,田忌在桂陵伏击了庞涓,一举击败魏军,并俘虏了庞涓。
  其实总的来说,这场仗虽然庞涓被俘,但魏国的主力尚在,因此,齐国最后还是请了楚国大将「景舍」出面调停,与魏国和解,才得以结束这场战役——而庞涓,亦在此时被释放。
  说白了,齐国当时其实并没有战胜强盛的魏国,但田忌却因为“桂陵之战”击败庞涓且将其俘虏而名声大涨。
  田忌成名后,邹忌唯恐他威胁到自己的相位,便思忖对策。
  而那时,公孙闬就在邹忌座下作为门客,他向邹忌献策道:“不如让田忌再讨伐魏国。若田忌胜,那是您的功劳;若田忌败,就算不命丧于战场,回国亦必定受到处罚。”
  邹忌深以为然,便向齐威王建议,令田忌再次讨伐魏国。
  而这,即马陵之战。
  不得不说,桂陵之战的败北——确切地说应该是魏国攻伐赵国的失败,这对于当时强盛的魏国而言,仅仅只是一个小困扰而已,这不,在魏、赵两国和解之后,魏国再次起兵讨伐韩国,却没想到再次被田忌、「田朌」、「田婴」、孙膑几人挫败。
  相比较前一场战败的微小损失,这一次,魏国十几万主力军在马陵全军覆没,魏国从此一蹶不振,而齐国则借助这场胜利,隐隐展现出霸主的气势。
  而作为指挥这场战役的主帅,田忌的名气亦再次高涨,让邹忌终于决定将其除掉。
  此时,公孙闬又为邹忌献了一条计策去陷害田忌,他派人带着十斤铜招摇过市,找人占卜,对那名占卜者说:“我乃田忌将军的臣属,如今将军三战三胜,名震天下,今欲图大事,请你占卜看看吉凶?”
  欲图大事?
  什么大事?以田忌当时的地位来说,能称得上大事的,也就只有篡位了。
  占完卜后,公孙闬派出的人前脚刚走,公孙闬自己就带人将那名占卜者抓了起来,抓到齐威王面前验证。
  田忌得知此事后,大为惊恐,慌忙逃出了齐国,投奔楚国。
  他当然知道这是有人在陷害自己,甚至于,他也猜得到这多半是邹忌在陷害他,因为早在田忌打赢马陵之战返回临淄的时候,孙膑就曾劝过他,他提醒田忌莫要解除麾下军队的武装,将其驻扎在泰山、济水、高唐一带,围住临淄,然后率战车队直冲临淄,如此一来,齐国的大权就会落到田忌的手上,而邹忌则只能逃亡。
  若不然,孙膑很担心田忌不能安全地返回临淄。
  只可惜,田忌为人忠诚仁厚,此前对孙膑言听计从的他,唯独这次没有听从孙膑的建议。
  正所谓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田忌为人仁厚没有按照孙膑的建议逼邹忌逃亡,而此时,邹忌却让公孙闬使离间计,中伤了田忌,使齐威王对田忌亦产生了怀疑。
  最终,执掌十几万大军、刚刚打赢马陵之战而名震天下的田忌,只能带着孙膑逃亡楚国,使齐国一下子就失去了田忌、孙膑两位用兵大才。
  正是这件事,让田瞀对公孙闬产生了成见,奈何公孙闬此人对田文的父亲田婴有恩。
  当时,齐威王有心将薛地封给田婴,却遭到了楚国的反对,齐威王因此有些犹豫。
  就在这个时候,公孙闬出使楚国,代田婴说服了楚威王,使田婴最终得到了薛邑作为封邑——是故在其亡故后,被追谥为「靖郭君」。
  而如今,靖郭君田婴早故,其子田文继承了封邑,被人尊称为薛公,不夸张地说道,他父子二人都欠公孙闬天大的恩情。
  正因为如此,邹忌亡故之后,公孙闬先是来到田婴座下作为门客,随后又在其子田文座下作为门客,父子二人皆待公孙闬如上宾,锦衣玉食,丝毫不敢怠慢。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同为薛公田文座下门客的田瞀虽然对公孙闬有所成见,但多少也得留几丝颜面——尽管是看在田婴、田文父子的面子上。
  在吩咐左右护卫联系了当地齐军的将领田触后,田瞀与公孙闬再次登上马车,来到了大河边,隔着这条河流眺望对岸的高唐邑,以及河对岸那些正在筑造桥梁的赵卒。
  “唉!”
  在观察了片刻后,田瞀长长叹了口气道:“若「朌(bān)子」使守高唐,岂能如此轻易被赵人所占?”
  他口中的「朌子」,即田朌,曾与田忌一同参与讨伐魏国的战争,就连靖郭君田婴当时也仅仅只是副将。
  田忌逃亡楚国后,田朌执齐国军队,在赵主父他爹赵肃侯赵语带领赵国崛起时,田朌驻军高唐邑,让赵国的军队屡屡无功而返。
  在“徐州相王”期间,齐威王曾与魏王罃谈及“国宝”。
  当时魏王罃问齐威王道:“齐国有国宝吗?”
  齐威王摇头表示没有。
  魏王罃表示很不可思议,他对齐威王说,就算是他魏国,亦有可光照十二乘的明珠十枚——“一乘”之地,即指方圆六里。【作者语:卧槽,你这什么明珠?】
  听了这话,齐威王就说道:“你我看待‘国宝’的方式不同,要说宝物,我齐国有四件真正的宝物。”
  说着,他便列举了四位他齐国的臣子,即檀子(田檀)、黔夫、种首(田种首)、朌子(田朌)。【PS:种首是即墨大夫,大概是防东夷的;黔夫在徐州;田朌在高唐;檀子不清楚。】
  齐威王表示,这四位才是齐国的宝物,说他们“光照千里、何止十二乘!”
  而说到田朌时,齐威王更是骄傲地说道:“吾臣有盼子者,使守高唐,则赵人不敢东渔于河。”
  言下之意,田朌驻守高唐邑,赵人都不敢在高唐邑一带的大河里捕鱼。
  可想而知田朌的能力!
  “曾经我齐国,是多么的强盛啊……”
  站在大河旁,田瞀叹了口气。
  不得不说,曾经的齐国军队,以田忌为帅,孙膑为军师,田朌、田婴为辅佐,纵使是那时强大到称王的魏国,亦惨败于齐国之手,向齐国俯首陈臣。
  可现如今呢,他齐国就只剩下一个匡章,以至于当匡章不在国内而赵国趁机来攻时,他齐国竟被逼到不得不向赵国求和的地步,换做在几十年前,简直不敢置信。
  就当田瞀看着对岸的赵卒感慨时,他身后忽然驶来几队战车。
  旋即,一名目测约二十几岁的将领从战车上跳了下来,几步走到田瞀、公孙闬面前,抱拳行礼道:“田触,见过两位老大人。”
  田瞀转头看向田触,叹息道:“朌子的威名,已然被你等后辈丢尽了。”
  “……”
  听闻此言,田触羞愧地低下了头。
  不错,田触正是田朌的后人,此前驻守在高唐邑,待赵军强攻高唐邑时,虽然田触也曾苦苦抵挡,并顺利挡下了赵军的一次攻城,但在赵主父第二次对高唐邑展开进攻时,田触怎么也守不住了,只好带着败兵撤过大河,在祝柯县重整军队,固守大河天险。
  从旁,公孙闬见田触羞愧地低下头,笑着圆场道:“瞀老言重了,对方那可是赵国的‘主父’啊……据闻赵王雍之雄才,尚在赵肃侯之上,今赵主父携十余万赵军进犯高唐、平原两邑,田触能挡他一时,已难能可贵。”
  “哼!”
  瞥了一眼公孙闬,田瞀轻哼一声,正色对田触说道:“老夫专程至此,转达大王的命令,田章子(匡章)目前正在率军返国的途中,不日即将抵达,你务必要死守大河天险,以待田章子回援!”
  “遵令!”
  田触抱拳接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