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大司马第121章:犒军庆功,战国大司马第121章:犒军庆功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战国大司马 > 第121章:犒军庆功

第121章:犒军庆功

『功过相抵?』
  
  就连赵主父亦惊讶地回头看了一眼安阳君赵章,对后者的话感到十分意外。Ww.la
  
  那一瞬间,他甚至产生了那样的困惑:难道赵章与蒙仲出现了什么矛盾?
  
  不过转念再一想,赵主父就明白。
  
  赵章不是不帮蒙仲,相反地,他的建议更加高明——而这般高明的建议,赵章应该是想不出来的,只有可能是田不禋事先的提醒。
  
  不动声色地用赞赏的目光看了一眼田不禋,赵主父旋即目光投向面前仍单膝叩地的蒙仲、乐毅二人,故意板着脸说道:“蒙仲,乐毅,安阳君所言,你二人可有异议?”
  
  蒙仲、乐毅二人对视一眼,齐声说道:“能功过相抵,已是幸甚,不敢再奢求更多。”
  
  『聪明!』
  
  赵主父暗暗称赞了一句,随后这才伸手将蒙仲、乐毅二人扶起。
  
  片刻后,赵主父将犒军的事宜交给了安阳君赵章,而他则带着蒙仲、乐毅二人在营地内漫步,顺便询问蒙仲、乐毅何以敢如此胆大妄为。
  
  “你二人何以敢不遵将令,擅自出兵?……是想证明你的判断么?蒙仲?”
  
  “是的,赵主父。”
  
  蒙仲没有辩解,诚恳地说道:“昨日,我已向赵主父与诸营讲述了「齐魏韩联军」与「匡章」皆不曾抵达河岸的判断依据,但因为我的年纪,没有人相信我的判断……哪怕是赵主父您。”
  
  “……”赵主父停下脚步,回头看向蒙仲。
  
  此时却听蒙仲继续说道:“赵主父虽然器重我二人,但大多数时候,都将我等视为幼树,而并未给予真正的信赖……若昨日赵主父能信赖我的判断,派一支精锐夜袭齐营,在下又岂会不尊将令、擅自出兵呢?”
  
  “照你所言,这还是我的过错咯?”赵主父笑着反问道。
  
  “不敢。”蒙仲抱拳回道。
  
  上下打量着蒙仲、乐毅二人,赵主父心中亦有些感慨。
  
  其实蒙仲说的没错,赵主父虽然器重蒙仲、乐毅二人,但目前只是将他们视为可造之材,按照赵主父原本的打算,他会亲自栽培蒙仲、乐毅近十年,十年之后,待蒙仲、乐毅逐渐成熟,他会将二人扶上真正的军司马位置,即执掌至少过万赵军的将领,而并非只有区区五百人。
  
  甚至于,让蒙仲、乐毅出任未来赵王的国相、柱国(上将)——当然,这个赵王,指的是他准备扶持的安阳君赵章。
  
  待等一二十年之后,由蒙仲坐镇「晋阳(太原)」,抗拒秦国;由乐毅坐镇「巨鹿」,威慑齐国,赵章与田不禋居邯郸,安心发展国力,他赵国必然会变得更加强盛,哪怕是秦齐两国,亦不能撼动他赵国。
  
  不得不说,赵主父对蒙仲、乐毅二人的期待,其实远远在其余人的预想之上,就算是蒙仲、乐毅自己,恐怕都不会想到赵主父对他们其实有着那样的期待。
  
  正因为期待高,甚至将蒙仲、乐毅二人视为子侄一般,赵主父难免就像蒙仲所说的那样,将蒙仲、乐毅视为了“尚不成熟的孩子”,不曾给予他们真正的信赖。
  
  不过转念想想,雏鹰若非被其父母推下深渊,又如何能展翅于苍穹呢?
  
  『或许……』
  
  拍了拍蒙仲的肩膀,赵主父忽然意识到,或许他对蒙仲、乐毅二人保护过头了,最起码有些时候,他应该听听他二人的建议,而不是一味地将他们视为尚未成年的孩子。
  
  暗自点了点头,赵主父又问蒙仲、乐毅二人道:“方才赵章所言‘功过相抵’,你二人当真甘心吗?”
  
  听闻此言,蒙仲笑着说道:“这想必是田大夫(田不禋)的建议吧?安阳君性格耿直,应该想不到这样高明的建议……”
  
  “哦?”赵主父眼眉一挑,笑着说道:“哪里高明了,你倒是说说?”
  
  见此蒙仲便解释道:“我二人率五百人击破数万齐营,若赵主父您因此重赏我等,自然会引起旁人的嫉妒,反之若功过相抵,就不会有人拿我二人不遵将令说事,因为这惩罚已经够重……”
  
  这确实是蒙仲的真心想法:他如今乃是赵主父的近卫军司马,就算赵主父因为此番的功勋重赏他,难道他就能获得更高的官爵么?
  
  不可能的!
  
  以他如今的年纪,根本不可能赵袑、许钧、牛翦、赵希那样,成为真正执掌一军兵力的军司马。
  
  若赵主父执意提拔他们,自然会引起那些老牌军司马的抵制与不满。
  
  既然“赏无可赏”,索性就不要这次的赏赐,这样一来,赵军上上下下反而会觉得,他蒙仲、乐毅二人建立了这样的功勋,却没有得到应有的赏赐,这实在不应该。
  
  如此一来,蒙仲、乐毅反而能得人心。
  
  至于失去的赏赐什么的,有赵主父与安阳君赵章在,他蒙仲怎么可能没有升迁的机会呢?
  
  所以说,这招「功过相抵」,其实是非常狡猾的,以安阳君赵章耿直的性格来说根本想不到这种高明的注意,只有可能是田不禋。
  
  在蒙仲解释此事的时候,乐毅在旁亦是连连点头,很显然,乐毅也猜到了这一层。
  
  看到这一幕,赵主父心中很是感慨与欣慰,欢喜于蒙仲、乐毅的城府,竟不在狡猾的田不禋之下。
  
  在聊了一番后,赵主父见蒙仲、乐毅二人满脸疲惫,便让他二人先回去歇息,以便参加今晚的庆功筵席——虽然功过相抵,但今晚的庆功筵,蒙仲、乐毅等人依旧是主角,这是不会更改的。
  
  随后,在陆续询问了几名军中的赵卒后,蒙仲、乐毅回到了他信卫军驻扎的地方。
  
  不得不说,作为“功臣”的待遇,营内赵卒重建营寨,首先安排了信卫军驻扎歇息的营区,并且在指引蒙仲、乐毅二人前往那营区时,沿途遇到的赵卒们无不恭恭敬敬,脸上带着敬佩之色。
  
  回到信卫军驻扎的地方,武婴、蒙虎、蒙遂等人正在帐篷内等着蒙仲、乐毅回来。
  
  待等瞧见蒙仲、乐毅返回后,蒙虎率先急不可耐地询问道:“赵主父此番有什么赏赐?”
  
  蒙仲便将“功过相抵”的事告诉了武婴等人,让武婴等人简直难以置信:这么大的功劳,竟然不给赏赐?
  
  见此,蒙仲便向诸小伙伴解释了一番:“我等所求,是军中上下对我们的信任与尊重,又岂是所求赏赐?更何况我等此番不遵将令,能功过相抵,日后就不会有人再拿此事说闲话……”
  
  听完蒙仲的解释,武婴、穆武、华虎等人这才逐渐释然。
  
  当晚,待蒙仲、乐毅等人歇息了半日后,于傍晚时分,接到了赵主父派人传达的命令,命蒙仲、乐毅等人前往帅帐赴宴。
  
  众人合计了一番,最终决定由蒙仲、乐毅二人带着武婴、蒙虎、华虎、穆武、乐进五名卒长,总共七人前往帅帐赴宴,而蒙遂、向缭、乐续三人,则留在军中,安排犒军一事——因为赵主父亦命人士卒送了许多酒肉过来,犒赏信卫军士卒,蒙遂担心这些士卒喝醉酒惹事。
  
  大约酉时前后,蒙仲一行人来到帅帐赴庆功宴。
  
  说实话,除蒙仲与乐毅二人外,以武婴、蒙虎等执掌区区百名士卒的卒长军职,竟然能在帅帐内获得席位,这简直就是一桩很不可思议的事。
  
  倘若换做在平时,想来赵袑、许钧、牛翦等赵军的军司马多多少少都会感到不痛快,但是今晚,这些位军司马的眼中却毫无敌意,相反,甚至有些同情。
  
  毕竟在他们看来,此番信卫军以五百人击破数万齐军的壮举,纵使提拔为真正的一军司马也不为过,但由于是无令擅自出兵,最后却落到个功过相抵的结局——这让赵袑、许钧、牛翦等人多多少少为蒙仲几人感到有些不值与遗憾。
  
  既然没有利益上的冲突,也没有成见,相反却有同情与遗憾,于是乎,蒙仲几人与赵袑、许钧、牛翦几位军司马,很快就熟悉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许钧也带来了蒙鹜前来赴宴——似乎蒙鹜已经成为了许钧麾下的爱将。
  
  此时在帐内,最为尴尬的莫过于赵希。
  
  从始至终,赵主父与安阳君赵章都没有理睬他,而赵袑、许钧、牛翦几人,也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很少与赵希碰杯喝酒,以至于当蒙仲、乐毅等人被人频繁劝酒时,赵希就孤零零地坐在帐内角落,好不尴尬。
  
  见此,蒙仲端着酒碗来到了赵希面前。
  
  “你这是要奚落我么?”
  
  当时,赵希的面色非常难看,在旁所有人都看着他与蒙仲。
  
  在众目睽睽之下,蒙仲摇摇头说道:“军将乃是赵氏王族子弟,在下自然不会怀疑军将对赵国的忠城,我与军将的矛盾,只是彼此个人见解上的分歧。……在下敬这碗酒,只是希望军将下回能稍稍给予我信任,终归我蒙仲,如今也是赵军的一员,自然也希望赵国能击败齐国。”
  
  听完蒙仲这段诚恳的话,赵希深深注视着前者,最终,他长长吐了口气,勉强露出几分笑意:“我终于明白,为何你曾将利剑架在阳文君的脖子上,阳文君最后却仍与你和解……”
  
  说罢,他一口喝完了自己碗中的酒,目视着蒙仲正色说道:“今日之后,我不会再因为你的年纪而小瞧你。”
  
  “多谢军将。”蒙仲亦一口饮下了碗中的酒水。
  
  话音刚落,田不禋、乐毅等人纷纷抚掌。
  
  看到这一幕,赵主父既欣慰又赞赏地暗暗点头,赞赏于蒙仲的胸襟——拥有这等器量的人,日后前程必不可限量!
  
  当晚,众人其乐融融地喝了一宿的酒。
  
  待等次日天亮时,南边有一队人马来到,为首的将领,惊讶地看着祝柯一带军营上所悬挂的“赵”字旗帜。
  
  “咦?赵军……识破了我的计策吗?”
  
  这位名为匡章的将领,一脸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