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大司马第269章:剧辛之信 二合一,战国大司马第269章:剧辛之信 2合1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战国大司马 > 第269章:剧辛之信 二合一

第269章:剧辛之信 二合一

在段干氏府上那名家仆的带领下,蒙仲、蒙遂、蒙傲、乐毅、向缭、武婴、乐续等人来到了府内的客房,见到了正在屋内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蒙横、蒙珉二人。
  
  “两位阿兄。”
  
  蒙仲、蒙遂、蒙傲三人当即抱拳喊道,而乐毅、向缭、武婴、乐续等人,亦纷纷与蒙横、蒙珉二人见礼,毕竟他们彼此都不陌生。
  
  见此,蒙横与蒙珉二人亦连忙起身回礼。
  
  毕竟,他们与蒙仲、蒙遂等人虽说都是族兄弟,但就成就而言,蒙仲、蒙遂已远远将他们抛在了身后。
  
  见蒙仲与蒙横、蒙珉二人果然相识,那名机灵的家仆当即说道:“蒙师帅,卑下命人再取些酒菜来,好叫您与两位族兄坐下来慢慢交谈。”
  
  “有劳了。”
  
  蒙仲拱手道了谢,却也没有推辞,毕竟他在段干氏府上吃住有一段时日了,也不差这一顿。
  
  不过蒙横、蒙珉二人听了这话,脸上却露出了几许惊讶。
  
  片刻后,待那名家仆离开,蒙横抹了抹嘴边的油脂,笑着说道:“阿仲,你真是越来越不凡了,我打听过了,段干氏可是魏国的大家族啊……我原来还以为大家族的人都很难相与,没想到,刚刚报出你的名,府里的下人便将我二人请到了这间客房,好酒好肉伺候着……”
  
  蒙仲摇摇头解释道:“这全靠孟夫子的面子,段干氏乃是子夏弟子段干木的后人,与儒家颇有渊源,凭着孟夫子的面子,我才能被其奉为宾客……对了,两位族兄怎么来了?莫非邑内发生了什么事?”
  
  听闻此言,蒙横笑着说道:“让阿珉与你说罢,我这次纯粹就是陪他来的,途中好有个照应。”
  
  的确,这年头各地都不太平,因此外出走远门还是结伴为妙,以便途中遇到什么事时,彼此间好有个照应。
  
  而此时,蒙珉用桌上的布擦了擦手上的油腻,旋即起身走到屋内的床榻旁,从床榻上的布囊里取出一个竹筒,递给蒙仲,口中说道:“此番我二人前来,只为把这封书信送到你手中……”
  
  “书信?”
  
  蒙仲愣了愣,接过竹筒后问道:“何人送来的书信?”
  
  蒙珉闻言耸了耸肩,说道:“可别问我,我与阿横都没看过这份书信。……前一阵子,有驿卒将这封书信送到了蒙邑,也说不清楚究竟是谁送来的,蒙鹜叔打开了看了一遍,然后就叫我二人到魏国一行,专程将这封书信交给你。”
  
  听闻此言,蒙仲越发好奇,遂立刻打开了竹筒的盖子,从中抽出了一卷竹册,摊开后徐徐观瞧。
  
  待粗略看了一遍后,蒙仲脸上浮现了几许意外,喃喃说道:“居然是他……”
  
  “谁?”蒙遂在旁好奇问道:“谁送来的信。”
  
  “剧辛。”蒙仲回答道。
  
  “剧辛?”
  
  本来向缭、乐续等人已在桌旁坐了下来,似乎正准备陪蒙横、蒙珉二人喝几杯,冷不丁听到这话,他们皆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是他?”
  
  朝着诸人瞧了瞧,蒙横好奇问道:“是你们的旧识么?”
  
  听闻此言,蒙遂斟酌着解释道:“旧识……勉强也算吧,应该说是曾经的同僚。当年我等在赵国时,赵主父任命阿仲组建「信卫军」,而当时,有一个叫做庞煖的人建立了「檀卫军」,皆作为赵主父的近卫。……而剧辛,即是庞煖的副将,不过后来沙丘宫变后,他与赵奢一同投奔了燕国。”
  
  解释完毕后,他转头问蒙仲道:“阿仲,剧辛在信中写了些什么?”
  
  只见蒙仲一边观阅书信一边说道:“开头是一番客套,然后他在信中言道,他已经成为了燕国的国相,而赵奢,亦已被燕王拜为上谷守……”
  
  “这家伙什么意思?”乐续闻言皱起眉头,不高兴地说道:“难不成是想向我等炫耀么?”
  
  “那倒不是……”
  
  蒙仲摇摇头,接着说道:“他在信中言道,燕国目前百废待兴,而他兼任国相、大司马、大司徒三职,终日或操练军队,或走访民乡,力有不逮。倘若我等无可去之处,希望能投奔他……”
  
  “投奔他?”
  
  蒙遂、向缭、乐续等人脸上皆有些不高兴。
  
  在他们看来,庞煖就算了,毕竟人家当初在赵国时,就跟蒙仲平起平坐,可剧辛只不过是庞煖的副将,竟然厚颜叫蒙仲去投奔他,这算什么?
  
  当即,向缭冷笑着说道:“哼,如今他倒是风光了,以堂堂燕相身份送来邀请书信,想必他心中得意地很。”
  
  “这么说就太过了……”
  
  蒙仲笑着制止了向缭。
  
  不可否认,剧辛这封书信中确实有些许炫耀的意思,但字里行间的用词还是比较严谨的,并无那种小人得志的意思,再者,他希望蒙仲等人前往燕国投奔他的话,亦写得颇为诚恳,可见燕国那边的政务,的确是繁重到让剧辛无力支撑的地步,以至于想起了蒙仲等曾经在赵国的同僚。
  
  “我来瞧瞧。”
  
  蒙遂从蒙仲手中接过书信,仔细观阅,旋即笑着说道:“唔……呵呵,一人兼掌三个职位,这剧辛看来是撑不住了,哟,阿仲,他在信中言,若你肯投奔燕国,他便向燕王举荐你为大司马……呵,这家伙倒也真敢夸口,阿仲若有意投奔燕国,还用得着他举荐?”
  
  的确,当年蒙仲曾跟着赵主父与燕王职有过一面之缘,当时燕王职就很欣赏蒙仲,甚至还在赵主父面前说过,若在赵国呆得不快,大可到燕国投奔他,他必然重用——记得这番话,当时让赵主父很不高兴。
  
  “大司马啊?啧啧啧……我来瞅瞅。”
  
  向缭、乐续等人亦围到了蒙遂身边,旋即,乐续笑着说道:“哈,信上还提到了阿毅,啧啧,渔阳守……这燕国还真是缺人,郡守之位随意就给。啧,怎么不给咱们呢?”
  
  听闻此言,乐毅淡淡笑道:“最起码也得给军司马吧。”
  
  “那是自然。”
  
  众人哈哈一笑,旋即蒙遂便将剧辛的书信放到了一旁。
  
  片刻后,府上的下人们送来了酒菜,蒙仲等人便在屋内,陪着蒙横、蒙珉二人又喝了些酒。
  
  在喝酒的期间,蒙横惊讶地对蒙仲说道:“阿仲,据府上的下人告诉,你已经被魏王封为中大夫,且在军中担任师帅?”
  
  话音刚落,蒙傲便急着纠正道:“蒙横阿兄,那是之前了,蒙仲阿兄前一阵子在伊阙击败了秦国的军队,魏王册封他上大夫之爵,还给了三千户的食邑呢!”
  
  “上大夫?”
  
  “三千户食邑?”
  
  蒙横、蒙珉二人面面相觑,满脸吃惊之色。
  
  这也难怪,毕竟他们蒙氏一族的领地,满打满算也才数百户,虽说蒙仲等人都自称故乡在蒙邑,但事实上,蒙邑并非全然归蒙氏一族所有,还有乐氏、华氏等家族。
  
  而如今,魏王遫赐蒙仲食叶邑、舞阳两地三千户,这意味着这两座城邑是确确实实归蒙仲所有。
  
  来魏国还不到一年,蒙仲就得到了四五于蒙氏家族领土的食邑——要知道蒙氏一族的赐地,那可是家族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
  
  与蒙珉对视一眼,蒙横眼巴巴地说道:“三千户的食邑,想必方圆很大吧……”
  
  蒙仲当然能猜到蒙横、蒙珉二人在想什么,闻言当即邀请道:“两位族兄若是闲在蒙邑呆得闷了,不如来帮愚弟一把……愚弟绝不会亏待两位兄长。”
  
  听闻此言,蒙横、蒙珉二人心中大喜。
  
  在这个年代,一人得势,其余族人前往投奔,这是司空见惯的一件事。
  
  而对于蒙仲来说,相比较其他人,他自然更信任自己家族的族人——正所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族军的凝聚力,可要比一般军队团结地多。
  
  更何况蒙仲刚刚迁方城令,为魏国防守南边的边境,他势必要重新组建一支他能信赖的军队,倘若有家族的族兄弟前来投奔,这自然是一件好事。
  
  “就这么说定了!”
  
  蒙横当即大喜道:“想老子曾经也是打过宋滕之战的老卒,现如今在乡邑务农,实在是……”
  
  “哈哈哈。”
  
  众人闻言皆笑了起来。
  
  还别说,蒙横、蒙珉,确实是蒙氏一族中早蒙仲一步投身战场的老卒,记得在宋滕之战的时候,他们还耐心教导蒙仲、蒙虎二人如何在战场上保存性命,虽然当时他们教导蒙仲、蒙虎二人的方式有点问题,但不能否认,他们是真心实意希望蒙仲等人能在战场上活下来,毕竟那场战争,蒙氏子弟死伤地实在太多了。
  
  笑罢之后,乐续亦对蒙仲说道:“阿仲,说起来,我乐氏一族族内亦有些族兄弟……”
  
  “无妨,只要愿意,皆可来投奔我。”蒙仲很客气地说道。
  
  说实话,蒙仲娶了乐氏一族的宗女乐嬿为妻,因此乐氏子弟跟蒙氏子弟一样,都算是他的兄弟。
  
  包括向缭、武婴、华虎他们的族兄弟,蒙仲都是信得过的。
  
  倘若这些家乡的诸家族子弟皆在投奔蒙仲,纵使蒙仲日后到了方城、叶邑、舞阳一带,也可以避免无人可用的尴尬。
  
  由于得到了蒙仲的承诺,诸人兴致都很高,聊得也越发热切。
  
  忽然,蒙仲问蒙珉道:“族兄,近一年宋国有什么战事么?”
  
  “你是指与齐国么?”
  
  蒙珉闻言,脸上的笑容徐徐收敛了起来,正色说道:“据我所知,太子(戴武)坐镇郯城,与景敾、戴不胜几人,近一年与齐国发生了几场战事,不过皆击退了齐国……”
  
  听闻此言,蒙仲满脸诧异,表情古怪地问道:“是……是田章兄领兵么?”
  
  “那倒不是。”蒙珉摇摇头说道:“统率齐军的大将叫做田触,匡章并未出面。”
  
  『田触……哦,原来是他。』
  
  蒙仲顿时想起了曾经被他以五百信卫军夜袭击破的齐将田触,心中顿时恍然。
  
  的确,他教导了太子戴武该如何与齐国抗衡,那就是摆出一副欲与齐国鱼死网破的架势,只要齐国还想跟秦国争天下霸主的位置,就绝对不会跟宋国死磕。
  
  除此之外,蒙仲还建议太子戴武多建城塞,多积粮草,总之要使宋国成为一块长满倒刺的硬骨头,叫齐国啃不下去。
  
  但即便如此,倘若齐国那边是由他义兄田章掌兵,蒙仲心中难免还是有些忐忑。
  
  好在这几次田章并未出面。
  
  『……难道是义兄的身体状况出了什么问题?亦或是他与齐王田地发生了什么矛盾?』
  
  蒙仲难免又担忧起田章来。
  
  而此时,蒙珉仍在继续讲述着他所了解的情况:“……其余嘛,我知道的不多。哦,对了,好似大王在陶邑增驻了军队,还将戴盈之军司马调到了陶邑。”
  
  “唔?”
  
  蒙仲闻言皱起了眉头。
  
  要知道,宋国的陶邑只与魏、卫两国接壤,往日宋国驻重兵于陶邑,那是为了防备魏国,但现如今,魏国与宋国缔结了盟约,宋王偃其实并没有理由防备魏国。
  
  防备卫国那更是一个笑话,卫国现如今就只剩下一个濮阳了,若不是有魏国庇护,赵、宋两国随便派一支军队即可灭了卫国。
  
  既不是防备魏国,又不是防备卫国,宋王偃在陶邑增驻军队是为什么?
  
  『……赵国!』
  
  稍稍一想,蒙仲心中便已猜到了原因。
  
  曾几何时,赵国乃是宋国的盟国,宋国曾借助赵国的力量对抗齐国与魏国,而现如今,魏国与宋国缔结了盟约,而赵国,却成为了宋国必须防范的对象,不得不说这着实令人唏嘘。
  
  当晚,蒙仲将蒙遂、乐毅、向缭三人请到自己屋内,与他们商讨当前的局势。
  
  期间,蒙遂率先开口道:“宋王即在陶邑增驻军队,想必已经意识到了来自赵国的威胁……倘若齐赵两国合兵攻宋,多半会在「东阿」会盟,继而挥军南下,陶邑首当其冲……”
  
  “别忘了燕国。”
  
  向缭瞥了一眼一旁的矮桌,因为矮桌上正摆着剧辛给蒙仲的书信。
  
  旋即他低声说道:“剧辛此人,还算有点能耐,但即便如此,燕国亦不可能在短期内做到不惧齐国,若齐国真正有意攻伐宋国,除了赵国意外,齐国必然会胁迫燕国一同楚兵,似这般,齐赵燕三国伐宋,很有可能兵分两路,其中一路正如阿遂所言,即齐、赵两国军队在东阿会盟,继而顺势南下进攻陶邑;而另一路,可能是兵出东海,牵制住太子戴武的军队……只是不知燕国军队到时候在西路,还是在东路。”
  
  此时,乐毅摇摇头说道:“阿遂、向缭,你二人想的不错,但忽略了魏国的态度。……齐赵联军若攻陶邑,魏国是来得及救援的,因此主攻还是在东路,赵国应该主要负责牵制魏国,倘若魏国当真有意救援宋国……”
  
  “当真有意救援宋国?”
  
  蒙遂、向缭二人转头看向乐毅,似乎有些不解,就连蒙仲亦转头过去。
  
  半响后,蒙仲皱着眉头说道:“你是指田文?……田文虽与我有仇,但他亦深恨齐国,不至于会坐视齐国吞并宋国吧?”
  
  听闻此言,乐毅摇摇头说道:“我不是说这个,阿仲,你觉得,倘若齐赵燕三国当真对宋国用兵,魏国真会救援宋国么?”
  
  “为何不会?”不等蒙仲开口,蒙遂不解地问道。
  
  听了蒙遂的话,乐毅笑了笑说道:“这样,我换个说法,魏国……有能力救援么?”
  
  蒙仲、蒙遂、向缭三人对视一眼,面色逐渐变得凝重起来。
  
  因为他们忽然想到了伊阙之战,在那场仗中,魏国损失了整整十万军队。
  
  “……魏国的主要威胁来自于秦国,倘若齐国联合赵、燕两国进攻宋国,魏国是否敢、是否会冒着被秦国趁虚而入的凶险,派兵救援宋国?”顿了顿,乐毅接着说道:“如果我是齐王,我会派使者前往秦国,说服秦国默许齐国吞并宋国,只要秦国同意,到时候,在齐、赵、燕三国军队进攻宋国时,秦国陈兵于魏国边境,你觉得魏王敢派援兵支援宋国么?”
  
  “说服秦国默许齐国吞并宋国?”蒙遂吃惊地说道:“这怎么可能?秦国需要宋国牵制齐国!”
  
  “但问题是,如今宋国牵制不住齐国了。”乐毅正色说道:“以往,齐魏联盟,赵宋联盟,可事实上,却是齐国在单独对抗赵宋联盟,魏国在做什么?他在抵挡秦国的进攻。而现如今,齐赵两国联合了,而魏国则与宋国结了盟,倘若秦国不攻击魏韩两国,那么,齐赵联盟与魏宋联盟,或可以抗衡一阵子,但问题是,你要秦国如何自处?看着中原诸国僵持,而他却按兵不动?你我都知道,秦国一直想进兵中原,他是不会放弃攻占魏韩两国的。……既然如此,索性就与齐国达成默契,齐国取宋国,秦国攻魏韩两国,双方皆先吞并相对弱小的国家,使秦齐两国平分天下,然后再做打算。”
  
  “先让其他人都出局,然后秦齐两国再分胜负……么?”
  
  摸了摸下颌,蒙仲露出了沉思之色。
  
  他必须得承认,乐毅提出的这个设想,并非没有可能发生。
  
  而一旦秦齐两国达成默契,秦国必然会在齐国进攻宋国的同时,派兵进攻魏国,替齐国牵制住魏国,使其无法救援宋国,而如此一来,宋国就得做好孤军奋战的准备。
  
  此时,乐毅微微叹了口气,看着蒙仲说道:“倘若你此番成为了河东守,直接接管河东十万编制的魏军,日后在魏王犹豫是否救援宋国时,你还可以通过你河东守的身份来影响魏王,但……”
  
  说到这里,他忽然站起身来,将摆在不远处那张矮桌上的剧辛的来信拿了起来,同时口中说道:“阿仲,既然你暂时无法左右魏王的意见,那么,你就得考虑燕国……”
  
  “投奔燕国?”
  
  向缭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阿毅,你莫非是喝多了?阿仲虽然此番没能得到河东守的职位,但他怎么说也……”
  
  压压手打断了向缭的话,蒙仲看着乐毅,忽然问道:“阿毅,你打算奔赴燕国?”
  
  乐毅亦不隐瞒,如实说道:“在伊阙时,我就在想,损失了十万军队的魏国,能否还有余力庇护宋国……答案是否!眼下的魏国,纵使单独面对秦国的进攻也很吃力,哪有余力帮助宋国?而今日,剧辛的这封书信,让我得到了很大启发。……既然宋国的盟友魏国被削弱了,我等为何不能削弱齐国的力量呢?比如说,想办法让赵、燕两国不帮助齐国。”
  
  听闻此言,蒙仲皱眉说道:“赵国如今被奉阳君李兑把持,恐怕很难说服……”
  
  “所以我想到了燕国。”抛了抛手中的竹筒,乐毅沉声说道:“燕国与齐国有「子之之恨」,你我都见过燕王,都知道他对齐国恨之入骨,若不是没有办法,燕国绝不会屈服于齐国。既然如此,何不将燕国作为宋国的‘内应’?……纵使到时候宋国不敌齐赵两国军队,只要燕国军队于背后给予齐国痛击……”
  
  “可燕国挡不住齐国的报复啊。”蒙遂皱眉问道。
  
  “挡得住……”
  
  没等乐毅开口,只见蒙仲凝视着前者,沉声说道:“只要阿毅在燕国,燕国就能挡得住齐国!不过……阿毅,你想仔细了么?燕国目前百废待兴……”
  
  “总好过方城吧?”乐毅脸上露出了几许笑容,调侃道:“我跟你去方城,最多一城守将,可去了燕国,那便是大司马、渔阳守……”说到这里,他收敛了笑容,正色说道:“我本来只是略有想法,不过细想之后,愈发觉得可行。你这边纵使我不在,仍有阿遂、向缭可以辅佐你,更何况你带兵打仗我本就不担心……既然如此,我不如前往燕国,燕国如今仍是求贤若渴,只要我能取得燕王的信赖,或就可左右齐国攻宋时燕国的态度……皆时,魏国有你,燕国有我,你我合谋,或就能阻止齐国吞并宋国。……阿仲,你觉得如何?”
  
  “……”
  
  蒙仲皱着眉头沉思着。
  
  他丝毫不会怀疑乐毅的初衷——倘若乐毅有心奔荣华富贵,当初在沙丘宫变后,就可以与剧辛、赵奢二人一同前往燕国,还轮得到剧辛在燕国一人兼三职?
  
  乐毅乃是国相之才!
  
  可结果呢,乐毅却跟着他们一群人先回宋国,然后又奔赴魏国,说白了只因为四个字:情投意合。
  
  而就当前来说,他蒙仲还没有办法左右魏国的态度,乐毅留在他身边,说实话的确无法使这位大才发挥才能。
  
  但倘若乐毅到了燕国,他们就能掌握齐国的动态,并且,设法让燕国成为宋国的“内应”,在关键时候给予齐国致命一击。
  
  更何况,蒙仲从不认为乐毅的才能在他之下,但长久以来,乐毅却甘心屈居他之下,说到底不过两个字。
  
  情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