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大司马第291章:方城初战,战国大司马第291章:方城初战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战国大司马 > 第291章:方城初战

第291章:方城初战

    “放箭!”
  
      随着蒙仲一声令下,在方城的南城墙上,无数魏卒高举弓弩,朝着向城池冲来的秦军展开了一波齐射。
  
      面对这阵箭雨,持有盾牌的秦卒纷纷用盾牌保护自己,而不曾手持盾牌的秦卒,则干脆用手臂挡在面前,以保护防御能力最薄弱的面门。
  
      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即这些秦卒几乎没有惊慌,就仿佛早已适应了战场上的箭袭,以至于来自方城城墙的箭矢,并未能对这些秦卒造成太有效的伤亡。
  
      这不,方城的魏军仅仅只来得及展开两拨齐射,秦军的前队便已扛着长梯冲到了城下,啪啪啪地将一架架长梯架在城墙上,开始攀爬。
  
      看到这一幕,蒙仲不禁皱起了眉头。
  
      『太快了……秦军的行动力……』
  
      扫视着整个战场,蒙仲心下暗暗说道。
  
      他必须得承认,虽说世人都觉得魏武卒是当世第一强兵,但就蒙仲此刻看到的这些秦卒,他们的行动力以及临战的状态,着实是不亚于魏武卒,仿佛全军每一名秦卒的心中都只有“胜利”二字。
  
      他知道,这就是的可怕,卫鞅提出的这套将战功与名爵挂钩的制度,仿佛将秦国上下每一名男儿都变成了渴望胜利、不畏死亡的战争兵器。
  
      平心而论,这并非是蒙仲第一次接触秦军,早在去年伊阙之战时,他就已率领魏军与秦军较量过,只不过那时他还没有似今日这般深刻的体会。
  
      想想也是,当日蒙仲面对的秦军,只是一支在经过与二十余万魏韩联军鏖战后的疲倦之师,军中秦卒的精神面貌与作战能力大打折扣,而今日他遭遇的这支秦军,却是在汉水北岸歇养充足,精力非常充沛的秦卒,这使得蒙仲难免有种错觉:这支秦军,比当日伊阙之战时的秦军更为强悍,更为悍勇!
  
      “攻城!”
  
      随着一名秦军将官的厉喝,不计其数的秦卒登上长梯,朝着城墙上方攀爬。
  
      见此,在城墙上督战的魏续拔出利剑,沉着脸鼓舞着魏卒:“不要惊慌,用长戈将秦卒推下去即可,他们攻不上来的。”
  
      在魏续的指挥下,只见众魏卒们微微探身在城墙外,用手中的长戈不停地朝着底下连续戳刺,使一名又一名的秦卒惨叫着从长梯上摔下。
  
      但旋即,便有其后续的秦卒立刻顶替了袍泽的位置,继续借长梯朝城墙攀爬,整个军队的气势分毫不泄。
  
      当真是秦国的士卒不惧死亡么?
  
      当然不是,只是秦国的军法森严,在主将下令撤退前绝不容许任何人后退一步而已。
  
      “再攻!”
  
      城墙底下,再次传来了一名秦军将官的命令,在他的催促下,秦卒们再次加快了攀爬长梯速度,而这,也使得秦卒战死的人数直线上升。
  
      可即便如此,秦军的气势非但不见削弱,反而越来越强。
  
      “梆!梆!梆!”
  
      “梆!梆!梆!”
  
      不知从何时起,城外传来了类似金木敲击的声音,声色浑厚,极为整齐。
  
      蒙仲转头一看,便发现在秦军的本阵,那些尚未参与攻城的秦卒们,此刻正整齐地用手中的长戈敲击着盾牌,发出阵阵整齐的梆梆声。
  
      皱了皱眉,蒙仲感觉情况有点不太妙。
  
      在秦军那整齐的盾牌敲击声下,方城的城墙上逐渐出现了一些不好的变化。
  
      不知是什么原因,魏军士卒的动作逐渐变得不如先前灵敏,彼此的协作亦开始出现失误。
  
      更有甚者,明明两军才接战不久,但城上的魏卒们却已开始大量流汗,甚至气喘吁吁。
  
      仿佛有一个无形的枷锁套在这些魏卒的脖颈,勒地他们喘不过起来。
  
      『……我军的气势被压制了。』
  
      看到城墙上己方士卒的细微变化,蒙仲深深皱起了眉头,转头冲着旁边喊道:“叫擂鼓的士卒加重鼓声,务必要盖过对面!”
  
      “喏!”
  
      命令传达之后,城墙上的战鼓声立刻就加大了声量,但遗憾的是,这区区几面战鼓,如何抵得上城外数千名秦卒同时击打盾牌的声音?
  
      见此,蒙仲立刻下令道:“传令蒙遂、武婴,想办法让士卒们稳住……”
  
      话音未落,忽然南城墙的西侧爆发了一股人声,蒙仲转头一瞧,骇然在城墙上看到了几名秦卒的身影。
  
      虽然仅仅就只有几名秦卒,但仍将蒙仲唬地不轻。
  
      这就被秦军攻上城墙了?
  
      他简直难以置信。
  
      “死!”
  
      远处,传来了魏续的吼声。
  
      魏续不愧魏武卒旅帅出身的猛将,发现自己负责的防守区域竟被秦卒杀上城墙,当即直冲过去将那几名秦卒砍翻在地,继而伙同附近的魏卒,堪堪将秦军的攻势又挡了回去。
  
      “呼……”
  
      蒙仲微不可查地松了口气。
  
      但即便如此,蒙仲的这个小动作还是被时刻关注着他的军司马郑奭发现了,后者见四下无人注意,上前对蒙仲低声说道:“方城令,不如让在下麾下的士卒协助守城?”
  
      蒙仲愣了愣,旋即便明白郑奭这么说的原因,摇摇头说道:“郑司马的好意在下明白,但城上的士卒还坚持地住……”
  
      『还坚持地住?这才接战多久就已经被秦卒攻上城墙了……』
  
      郑奭的表情难免有些古怪。
  
      仿佛是猜到了郑奭的想法,蒙仲低声说道:“方才的变故,只是因为城上的士卒被秦军的气势压制了……这些士卒,是前方城令魏迟麾下的军卒,以往驻守在此虽也经受操练,但终归并没有多少实战的经验,更何况一上来就让他们面对秦军,一时气势被震慑,无法发挥出原有的水准,故而才被秦卒攻上城墙……这个时候,一味地增兵并没有太大用,关键在于,要想办法使这些士卒摆脱秦军之势的影响,重振士气……”
  
      郑奭闻言恍然大悟,旋即又问道:“那,方城令打算如何重振士气?”
  
      蒙仲微笑说道:“派精锐!”
  
      话音刚落,西侧城墙那边再次传来一阵嘈杂的巨声,但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的巨声中,大多是方城魏卒的欢呼。
  
      郑奭定睛一瞧,旋即便看到蒙虎手握一柄利剑,死死堵住一个魏军防守上的缺口,似砍瓜切菜般杀死一名名试图从这个缺口冲上来的秦卒。
  
      只见这莽夫一边杀敌,一边毫不脸红地自吹自擂:“方城第一猛士蒙虎在此,小小秦人还不速速避退?非要咱砍下你等的首级?”
  
      再仔细一瞧,似华虎、曹淳、蔡成等方城的将领们,亦不知何时纷纷上了城墙,带领着人数并不多的一支精锐小队,协助城墙上的魏卒堵住了一个个防守上的缺口。
  
      那些蒙虎、华虎、曹淳、蔡成等人的精锐小队,其中有些郑奭并不陌生,俨然是曾经在伊阙之战时见过的魏卒。
  
      值得一提的是,可能是见蒙虎自我吹嘘是方城第一猛士,华虎亦不遑多让,一边杀敌一边学着蒙虎大肆吹嘘自己是方城第一猛士,这让城墙上的不少魏卒都有些迷糊:咱方城到底有几个第一猛士?
  
      但刨除这个小小的疑点外,蒙虎、华虎等人的出现,着实让城墙上的魏卒们士气大振。
  
      就像蒙仲对郑奭解释的,关键不在于蒙虎、华虎等人杀死了多少秦卒,关键在于他们击杀秦卒时的轻松与从容镇定,让城墙上的魏卒们感到了心安。
  
      “有些时候,匹夫之勇比计策更能鼓舞士气……”
  
      蒙仲轻笑着对郑奭说道。
  
      见危机已经解除,且城上的魏卒在蒙虎、华虎、曹淳、魏续、蔡成等猛将的带领下,逐渐恢复了先前那种顺畅的作战氛围,郑奭笑着说道:“这么说就太过分了,蒙虎与华虎,着实是方城令帐下的两员虎将,我虽比二人空活几年,但自忖并非这两位的对手。”
  
      听郑奭毫不保留地称赞蒙虎与华虎,蒙仲心中也是高兴,不过他也知道,其实最应该值得称赞的,应该是城墙上的实际指挥者,武婴。
  
      正因为有武婴替蒙仲指挥城墙上的魏卒,蒙仲才有空闲总揽全局,或者与郑奭聊上两句。
  
      可惜这位年长蒙仲几岁的大哥是个闷葫芦,虽然蒙仲一直都觉得武婴稳重可靠,可以托付重任,但说实话,二人实在聊不起来。
  
      确切地说,武婴跟谁都聊不起来。
  
      一时的惊变,最终化为有惊无险,看着城墙上的魏卒逐渐适应了与秦军的作战方式,蒙仲暗自松了口气。
  
      就像他之前所说的,前方城令魏迟麾下的这些魏卒,其实还是操练地比较扎实的,应该掌握的技巧基本上都已掌握,也不心怵杀人什么的,可见他们曾经驻扎在方城时,也曾开过荤。
  
      这些人唯一欠缺的,就是与秦军作战的经验。
  
      只要能迈过这道坎,蒙仲还是很好看这些士卒的。
  
      相比之下,他有些担心城外的白起那边。
  
      纵使是他也吃不准,方才城上的变故,是否让那白起看出了什么端倪。
  
      正如蒙仲所猜测的,此时此刻,白起就站在本阵位置的战车上,左手托着右手肘,右手摸着下颌,饶有兴致地盯着城墙。
  
      “有意思了……”
  
      他喃喃说道。
  
      /txt/5924/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