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妖医:神王强势撩第209章 替你报仇了,纨绔妖医:神王强势撩第209章 替你报仇了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209章 替你报仇了

这丹药的效果实在是太好了,按照他的判断,这药丸的品阶至少是在二品。
  
  二品丹药只有二星炼丹师才能炼制而出的,苍山学院之中只有一名一星炼丹师,还是整个学院的导师,年纪已经是四十好几了。
  
  而眼前的这位姑娘才多大啊,炼丹技术居然达到了二星炼丹师的水平。
  
  有此等本事,文二这些人又算的了什么,如同蝼蚁一般。
  
  他坚定的走到了妖月夜的身边,坐了下来,微笑道:“我当然相信你了,跟着你才能真正做人。”
  
  妖月夜也对他笑笑,没说什么。
  
  而其他人看到这一幕,觉得十分的匪夷所思。
  
  文二和刘三从来不会放过敢在他们面前这么嚣张的人。今日却放过了这个丫头,但是以他们经历过的文二和刘三的手段,他们默默的为那两个正在沾沾自喜的人默哀。
  
  他们是不知道文二和刘三的手段啊,如果是知道的话,估计就不会这么的自信了。
  
  不一会,一个四十多岁的灰衣老头走了进来,开始上课。
  
  这灰衣老头是一星炼丹师,教学的自然是炼丹术。
  
  只是他在上面讲他的,下面根本没人在听他的。
  
  下面闹哄哄的,以文二和刘三为中心,这两人如同皇帝一般,旁边围绕了一堆的女孩,为他们各种捶腿按摩服务。
  
  这其中只有陈希在仔细的听着,一边认真的听,一边记录着什么。
  
  那灰衣老头似乎也习惯了,完全对下面的视若无睹。
  
  “这是我们的炼丹导师,丁导师。”
  
  陈希为妖月夜介绍着。
  
  正在这时,就听到丁导师哎哟一声,原来是刘三的一只鞋丢到了他的头顶上挂着。
  
  立刻是吸引了学子们的注意,大家都哄堂大笑了起来。
  
  “老头,鞋给我提过来。”
  
  刘三得意洋洋的望着丁导师。
  
  丁导师脸红一阵白一阵,最后拿下了那只鞋,朝着刘三走了过去,还真的蹲下来为刘三穿鞋。
  
  刘三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丁老头,就你这点本事难怪会在苍山学院混了一辈子。我看啊,你这点本事就不用在我们面前丢人现眼了,还讲什么讲,有人在听吗?我大哥随便炼一枚丹药,都比你那丹药强上一百倍。”
  
  “丁老头,看看你,还做什么导师啊,学生都比你强了。你好意思吗?我看你应该不耻下问,去向我大哥求教炼丹术才对,你好好为我大哥舔舔鞋,说不定我大哥会好心的教教你如何提升炼丹术。”
  
  丁导师被羞辱的手一紧,然后他最终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说的站起身来,然后疲惫的走了出去。
  
  “可恶,他们居然如此侮辱丁导师。丁导师是个好人。”
  
  陈希看到这一幕,眼中都渗出了泪花来,他控制不住的跑了出去,去追丁导师了。
  
  “哈哈哈看他那熊样”
  
  “还是导师了,想管我们,呸”
  
  妖月夜握紧了拳头,实在是看不下去,这帮家伙怎么能这样的侮辱师长。
  
  她没上过学,尚且知道尊师重道,这帮可恶的混蛋。
  
  她手中银丝闪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毒液射入两人体内。
  
  这毒液不会致命,但会让这两人全身浓疮恶臭难闻。
  
  做完这一切,她才走了出去,去看看陈希和丁导师怎么样了。
  
  刚走出教院不愿,就瞧见陈希正在义愤填膺的与丁导师说着什么。
  
  “可恶,那帮混蛋。丁导师,你别在意,那帮家伙迟早有报应的。”
  
  丁导师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这天字教院里面总算还有你这样尊师重道的学子,我很欣慰。其实他们说的对,我天赋有限,所以才会在苍山学院混一辈子。我连自己的学生都比不上。”
  
  “怎么会了,在我的心里,丁导师是最棒的炼丹师。如果不是丁导师免费炼丹给我,我父亲,我的修为也不会见长,我父亲的病也不会这么快就好起来。”
  
  丁导师无奈的笑了笑:“我能做的也只有在很多,你不必在意,那些都不是什么珍贵的丹药。我也是尽自己的能力所为而已。”
  
  “陈希。”
  
  妖月夜走上前去。
  
  “你来了,对了,丁导师,我要跟你介绍这位是新来的师妹,叫叫”
  
  陈希戳戳头,忘记问她的名字了。
  
  “我叫妖月夜。你们可以叫我妖妖。”
  
  妖月夜笑着说。
  
  “妖妖,对,就叫妖妖。妖妖可厉害了,昨天将文二和刘三教训了一顿,今天他们都不敢惹妖妖了,刚才妖妖还帮了我。如果不是他的话,今日我也一定会被文二和刘三好一顿侮辱的。”
  
  陈希感激的说。
  
  丁导师看向少女,一身红衣的少女看起来阳光自信明媚,完全不似里面的乌烟瘴气,仿佛夏日的一缕阳光照进人的心中。
  
  “妖妖同学,欢迎你加入苍山学院。只是你看到了,苍山学院现在越发的日落西山了。都是被三个家伙给搅和的。”
  
  丁导师怒其不争的说。
  
  妖月夜点点头:“苍山学院的确是该整顿一下了。丁导师,你安心回去吧,刚才的侮辱我已经替你报了。”
  
  三人正说着,就瞧见文二和刘三跑了出来。
  
  才一会的功夫,两人全身红肿流脓,恶臭难闻。
  
  “啊好痒,怎么回事?我这是怎么了?”
  
  “二哥,你流脓了,看起来好丑啊!这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我们怎么会?”
  
  “太难受了,我受不了了。”
  
  两人一边抓一边跑,流脓的地方被抓的流出黑血来,越发的恶臭,沿途一路的弟子们都看到两人的丑态,忍不住的窃窃私语起来。
  
  两人一向在学院嚣张惯了,哪里出过这样的丑态,心中有气又怒,身体却奇痒难耐,痒得他们都忍不住拔掉自己的皮。
  
  “我们还是去找大哥吧,大哥一定有办法知道我们到底怎么回事?”
  
  两人又灰溜溜的去找大哥。
  
  “哈哈哈,活该,这帮家伙也有今天,实在是太过瘾了。”
  
  陈希看到那两个恶棍的丑态,开心的哈哈大笑起来。
  
  丁导师看向妖月夜,他想起刚才这少女说替他报仇了,她到底做了什么?又是怎么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