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妖医:神王强势撩第481章 最偏僻的屋子,纨绔妖医:神王强势撩第481章 最偏僻的屋子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纨绔妖医:神王强势撩 > 第481章 最偏僻的屋子

第481章 最偏僻的屋子

妖月夜一瞧见这个帝王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个果决的主。
  
  “好啊,就按照她们说的,我来考御医。”
  
  她大声的说着。
  
  在场的所有人听到她的话,都是愣住了。
  
  潘月玲还在庆幸这个丫头被这么多人弹劾,看她还怎么嚣张下去。
  
  却没想到她这么爽快的就要求接受考核。
  
  “哈哈哈,好,好气魄。我就喜欢这样的巾帼女子。妖同学,你既然接受了御医考核,那么就留在王宫里面准备考核吧。”
  
  帝王这么说着,其他人也不敢再有其他的异议了。
  
  “真是可恶,这丫头居然说她要接受考核?她有那个本事吗?”
  
  明珠公主鄙视的看着妖月夜,更没想到的是父王居然还留这个丫头住在王宫里面,真不知道父王看中的这个丫头哪一点。在她看来,这个丫头根本就是一无是处才是。
  
  “公主你也觉得这丫头没那个本事。”
  
  这时,潘月玲凑了过来,她仿佛一只苍蝇寻找到臭味相投的伙伴,立刻是对着明珠公主凑了过来。
  
  明珠公主自然是认识潘月玲的,只是她一向傲娇,所以对她没有什么好脸色。
  
  “公主,我跟你说这个丫头不过就是一个下等国来的丫头,下等国那样的地方怎么可能出医术好的大夫了。她根本就没什么医术,不过就是运气好罢了。”
  
  “可是我父王已经是让她录下来参加考核了。这样的运气也是没谁了,要知道要考核王宫里面的御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每年都有上万的医学考生想要考核进王宫做御医都没机会了,这丫头到底是哪里来的运气,居然可以得到父王的首肯,让她留在王宫考核,实在是让人可恶。”
  
  潘月玲从明珠公主的口气中听出满满的不屑与不甘。
  
  没想到这个妖月夜居然连明珠公主都得罪了,她真是祸星啊,这也怪不得她挑拨离间了。
  
  “是啊,要我说她根本就没资格留在这王宫之中,可是没法子啊。谁叫帝王看重她了。”
  
  “看重她有什么了不起的,只要是这个家伙敢留在王宫,我就有办法对付她,让她有来无回。”
  
  明珠公主恶狠狠的说着。
  
  潘月玲看到这样的话更是觉得得意不行的。不用她亲自动手,这个妖月夜看来在王宫里面也没什么好日子过了。
  
  宴会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宾客们被佳肴美酒所吸引,暂时忘记了妖月夜那档子事情。
  
  妖月夜兀自喝着酒,想着留在这个王宫到处看看也不错。说不定这王宫里面还有什么藏书阁藏宝阁之类的,她也正好乘着这个机会去逛逛。
  
  宴会结束之后,三位王子也顺势被帝王留在了王宫之中。
  
  妖月夜被一名宫女领着去到住处去。
  
  “姑娘,您住的地方叫做落叶阁。”
  
  那名宫女带着她走着。
  
  可是越走,妖月夜越发觉得这越走怎么越发的偏僻了起来。
  
  仿佛离得后宫那块地方越来越远起来。
  
  “落叶阁,名字倒是蛮好的,可是我怎么听起这个名字这么的冷清了。”
  
  那宫女听她的话冷笑了一声:“姑娘真是说笑了,只是一个院名而已有什么冷清不冷清的。”
  
  妖月夜听她的语气,便是觉得事情不简单。看她带着自己走来这么远,这个情况实在是不对劲啊。没准她戴自己去的就是冷宫那样冷僻的地方。
  
  果不其然,很快那宫女停下脚步来。她抬头一看一座外表就很破落的宅子出现在眼前。
  
  宅子倒是挺大的,可是一点灯光都没有。那牌匾掉了大半下来,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那门是虚掩着的,可是们班上结满了各种各样的蜘蛛网,一看就是很久都没人住过的地方。
  
  “这里就是落叶阁了,很久没人住了。还好姑娘您来了,给这屋子增加点人气。我这就告辞了,姑娘有什么需要可以告诉我。”
  
  说完她就走的像逃跑一样的,一会就没了人影子。
  
  妖月夜无语,这还说什么增加点人气,说的这里好像是鬼屋一样的。还说什么有需要,她还没开口需要了,这丫头就跑的没影子了。
  
  这一看就是有人故意给自己的特殊待遇,说不定就是那个明珠郡主安排那个宫女故意这样做的。
  
  不过她既然是决定留在这个王宫里面考核御医了,就算是鬼屋,她也要进去闯一闯。
  
  她走上前去,就听到一阵刷刷刷的声音从里面串出来,在黑夜之中显得格外的渗人。
  
  不过她这人是从来不相信鬼怪一说的,虽然来到这个大陆之后看到那些魔兽也是够颠覆三观的。
  
  她推开门,随着枝丫一声门响。门打开了,厚厚的灰尘沙沙沙的落了下来,还好她用气劲将这些灰尘弹开了。她可不喜欢满身灰尘的感觉,她可是有洁癖的。
  
  一个荒凉破败的院子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果然如她预想的一模一样,这个地方果然是破败很久没人住了。
  
  她好奇刚才刷刷刷的声音是风声还是小动物跑动的声音。
  
  这样破败的地方很可能有小动物寄居,这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她走进去,准备找间能够主人的屋子收拾一下,再住下来。既然是选择住在这里,就要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方便住宿才是。
  
  她刚走进去,那种奇怪的刷刷声再次的传来。她又停下了脚步来。那种声音真的是有些诡异恐怖的说,特别是子啊这样安静的夜晚,四周空无一物只有她一人的情况下。
  
  估计一般的女子走进这里,就如同走进鬼屋一样的,早就吓德晕死过去了。
  
  她左右看了看,什么都没有,屋子虽弱破败可是地方就那么大点,很简单,并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
  
  她选了正中的屋子走了过去,刚走到廊上,既再次听到了声音。
  
  她下意识的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快速的走了过去,当发现那声音是从一件侧屋里面传出来的。
  
  她立刻是推开了那侧屋的门,屋子里面很黑暗,但是她还是凭着一丝的光线看到地板上那让她震惊的一幕。
  
  屋子的地板上趴着一个人,一个穿着白衣服披散着长发,只有半边身体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