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百万兵第251章 正义感和人情味,开局百万兵第251章 正义感和人情味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开局百万兵 > 第251章 正义感和人情味

第251章 正义感和人情味


  “脚踏车?”
  蓝陌的惊呼,瞬间引起了挤在他旁边一圈人的注意。
  “看见两轮之间的踏板没有?”蓝陌伸手指了指脚踏车三脚架的下顶点位置,“人骑在上面,用双脚踩蹬踏板,可以推动脚踏车行驶,速度可比拟马车,且胜在方便灵活。”
  众人一脸懵逼,完全不能理解蓝陌的意思,更不能理解两个轮子的车怎么能骑。
  两个轮子,骑上去不就倒了么?
  事实证明,并不会。
  推车小伙看样子提前有经过练习,踩踏板,蹬地,跨腿,落座,再踩踏板,一气呵成。
  只两个轮子的脚踏车,在人群此起彼伏的震惊声中,就这样稳稳当当的跑了起来。
  “真,真没倒……”
  “跑起来了……”
  “不可思议……”
  “这是怎么做到的……”
  诸如此类的疑问,不绝于耳。
  “大夏的科技已经进步到这种程度了么?”蓝陌喃喃自语,目光中火焰越来越盛,他握紧双拳,只感觉浑身热血沸腾:“脚踏车有了,铁甲舰还会远吗?”
  “大争之世,正是我辈好男儿建功立业之时!”
  ………………
  如蓝陌所料,脚踏车试行就是官方一手导演出来的,目的自然是为了打广告。
  就在这前一天,山中郡平安县就成立了一家平安永久脚踏车生产制造公司,这是一家郡办企业。
  而工艺街的金字招牌确实也是杠杠的,自那次试行后,随着围观党各回各家,脚踏车的神奇不可避免的扩张至全国,全蓝海,且随着时间流逝,距离拉远,传言越传越神奇,几欲将跤踏车传成能自己跑自己跑自己转弯速度快于奔马还不需要吃草的神车,渐渐的,脚踏车又有了“自行车”的外号,直至外号取代正宫,最后更是反逼着厂家改名为“平安永久自行车生产制造公司”。
  …………
  起点县,夏王宫。
  书房。
  夏凡正和一干内阁大臣讨论防洪赈灾之事。
  山北三郡发大水了。
  内阁大学士、左副都御史齐虎临危受命,被任命为钦差大臣,持尚方剑,奔赴抗洪前线,主持防洪并灾后重建、灾民安置工作。
  而在这期间,山北三郡行台班子纷纷放下手头工作,将全部的精力转到洪水上来。
  当然,他们少不得被脾气不好的齐钦差骂。
  西海郡守姚先邦更是因此被内阁公开行文批评,没办法,谁让山北区在被拆分之前,他是山北区的一把手,且在洪水爆发之前,这厮正好在行镇地方,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到汛情,做出有效防范,足见其危机敏感性差。
  经此,姚先邦在内阁那挂了个不好的评价。
  其实这对姚先邦非常不公平,问责的理由十分牵强,但谁让内阁自己也被洪水弄得措手不及,需要找背锅侠发泄情绪,于是,可怜的姚先邦无辜躺枪。
  至于对仕途的影响,还真说不准,或许是负面的,或许大佬们觉得对他有亏欠,在提拔时优先照顾也说不定。
  反正,他现在的心情肯定不会太好。
  姚先邦的精力被洪水牵累,加之心情不好,先前与高露所谈的投资计划只得暂且搁置,不仅是高家,其他所有投资商的投资计划都受此影响,大大拖延了山北三郡的发展脚步。
  “几波洪峰已过,洪水逐渐平息,要敦促齐虎,接下来重点关注灾后重建工作。”夏凡揉了揉额角,这段时间,他同样受到了不小的压力,心累。
  好在看样子洪水的巅峰期是过了,最猛烈的一段困难挺了过来,灾后重建虽然也很挑战官府的执行力,但不至于那么紧迫,可以慢慢来,最重要的是,这次洪水的量级还算在可接受范围之内,未达到毁灭级。
  但这,也给大夏朝廷提了个醒,大夏安逸的太久了,都忘了除了人祸还有天灾。
  俗话说水火无情,是该抬升一下水利和消防的地位了。
  夏凡心里有了打算,决定将水利从工部独立出来,成立水利总署或水利部、水部,将消防从户部独立出来,成立消防总署。
  不过现在还不急,在五年底实现就可以了,毕竟拆分出两个三品衙门,不仅仅是说一声,然后把牌子一挂就成了的,主要是专业的人才和合格的行政官僚从哪里来,之前拆分了山北区成立山北、西海、东海三郡,新港拆分为新港、湖西两郡,很是闹了一番鸡飞狗跳,到现在,多出来的三个郡级单位人都还没招满呢。
  哎,缺人啊!到处都要人!
  防洪赈灾的事是这段时间开会的主题,几乎天天说,天天讨论,基本上该讨论都讨论的差不多了,之所以每天还要讨论,很大程度上是习惯性作祟,亦或者是夏凡表达自己对洪灾的态度——重视,这个态度很重要,往往领导一个态度,能起到意想不到的“鼓励作用”,夏凡知道天灾无情,所以他不敢有一颗刻放松,他若放松一刻,下面人就敢干出放羊一天的事来。
  防洪的事讨论完毕,群臣没有告辞,而是继续下一个议题。
  “大王,新港快活旅馆杀人案的相关有眉目了!”首辅刘满说道。
  “呵……”夏凡轻笑一声,好奇道,“看爱卿的样子,这个案子已确定不单纯啊。”
  “圣明无过于大王!”刘满小小的送上一个马屁,接着道:“内阁照会了驻越总理,以及暗中让做外贸的商人帮忙打听各方近期发生的一些变故,得到了一个十分有趣的消息。”
  “土国就封麦当半岛的大诸侯格力高大公上个月突然暴毙,之后,土皇阿巴提十一世就迫不及待的于第三天宣布格力高大公的唯一顺位继承人弑父,当即剥夺其大公爵位继承权,并予以逮捕监押,同时又马不停蹄的扶持一位格力高一系的远房亲戚上位,继承格力高的爵位。”
  “阿巴提削藩之心昭然若揭,哼,他这是作死啊!”夏凡冷笑道。
  所谓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攘外,攘外和安内之间必须要做一个选择,但阿巴提偏不,他就要齐头并肩,就是要双管齐下,他觉得自己受命于天,能与太阳肩并肩,能够无往而不利。
  一边对外扩张,一边向内削藩,这是何等的狂妄加脑残!
  反正夏凡是没看出土国拥有支持阿巴提十一世为所欲为的环境和国力。
  “大王说的是,阿巴提不清时事,亡无日矣。”刘满笑道,竞争对手发疯,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
  而更惊喜的还在后面——“大王,有小道消息称,被秘密监押的大公世子不知何种原因,从监押中成功逃脱,传言这位世子越狱后,没在麦当半岛多待,轻装出海北上,旋即不知所踪。”
  夏凡双眼一眯,露出了今天以来最真诚的微笑。
  “寡人不喜欢传言,寡人喜欢‘确切事实’!”
  “大夏,是一个充满了正义感和人情味的国家,对大公世子的不幸遭遇充满了同情和愤慨,非常希望,也非常欢迎世子殿下能来大夏做客!”
  “还有,让司马仁乡亲自去新港,暗中的老鼠不安分,大夏的御猫该出笼了!”
  “是,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