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女相师:裴神,请克制!第311章 要走了,贵女相师:裴神,请克制!第311章 要走了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311章 要走了

裴衍在她的耳边笑了笑,眼底深处藏着深深的压抑,就连脸色都似乎又白了一些。
  
  “师姐,我也有家人,我总得回家看望他们。”他笑着说道,“虽然他们从来不关心我,不在乎我,但怎么说也是生我养我长大的地方,都和我有血缘至亲的关系,他们可以冷待我,我却还是想要回去看望一下他们。”
  
  裴衍说这番话的语气很失落和无奈,但神情却平静的冷漠。
  
  楚泱看不到他的神情,以为他很在乎家里人。虽然不满于那些人对待裴衍时候的冷漠慢待,可就像裴衍说的那样,那些人是他的血缘至亲,是他的亲人,他不可能置之不理。
  
  其实师弟也是期待着家人的喜欢关心和疼爱吧?
  
  楚泱神情有些黯然,这些是她永远也给不了他的,她不可能取代他的家人在他心中的地位,也给不了生养他的那个家能带给他的温暖,更无法替代他的家人。
  
  她唯一能给他的,就是多点关心,多点照顾,她只是他的师姐而已,能给的东西终究有限。
  
  自始至终,楚泱都没有将裴衍之前说的【以身相许】的话当真,只以为是他开玩笑的话。
  
  她始终很清晰的会将自己定义在师姐的身份位置上,至少暂时不会想的太多。
  
  她没想太多,却不知道,裴衍迫切的希望她能多想一点!
  
  最好一步到位那就太好不过了。
  
  “那,师弟,你要去多长时间?”楚泱问道。
  
  裴衍微凉的薄唇在她的耳垂上一扫而过。
  
  楚泱本能的伸手想要去摸,却只摸到裴衍的后脑勺。
  
  她像安慰不懂事难受伤心的小孩子一般,安抚的拍了拍他的后脑勺,又在他后背上轻轻的拍抚着。
  
  裴衍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他享受她的抚摸,却又不喜欢她像对待小孩子一样的态度。
  
  “应该……要很久!”他低声说道,“师姐要是想念我了,就多看看我给师姐的礼物,我想念师姐的时候,也会多看看师姐给我的玉佩。”
  
  楚泱哦了一声:“可是我们不是能打电话和聊视频语音吗?那些东西又不是真的你和我,难道还能变吗?”
  
  楚泱真的一根筋到底,一点浪漫细胞都没有,睹物思人这四个字难道都不知道吗?
  
  裴衍沉默了一会儿,缓缓说道:“师姐,老家那边没信号,可能我回去之后就联系不上你了,等我回来,说不定得三五个月半年一年的样子,说不定更久,师姐会不会想我?”
  
  楚泱皱眉,要去这么久吗?之前他拍戏都没有那么长的时间。
  
  不过他也是回家,她也不能问的太多,就是觉得好奇怪不对劲。
  
  她不假思索的回答道:“自然会想念你,嗯,很想很想。”
  
  “那师姐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裴衍趁机提出要求:“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别和其他的男人太靠近,也别忘了之前你和我说的话。”
  
  楚泱:“……”为什么师弟要这么说?
  
  她是师姐,师弟总是管着师姐又是怎么回事?
  
  ……
  
  裴衍说要离开,楚泱以为会过几天,却没想到就是当天的事情。
  
  太阳刚出来,她就看到很长时间没有见到的张陌来接他了。
  
  “楚师姐!”张陌主动打招呼。
  
  楚泱一个人坐在院子的秋千椅上,而裴衍早在之前就回了房间。
  
  楚泱点点头:“你找师弟啊,他在房间换衣服,你去他房间就行了。”
  
  张陌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快步的从廊檐下穿过,走到裴衍的房门前。
  
  还没有来得及敲门,门就从里面被打开,裴衍面无表情,脸色苍白,头发上还在滴水,仿佛刚从水里面捞上来的一般。
  
  他看着张陌,靠着桌子支撑着自己,手指隐隐有些颤抖。
  
  张陌脸色一变:“裴衍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裴衍侧开身,淡淡的吩咐道:“将东西带上,我们现在就走!”
  
  张陌还是有些不放心,正要追问,裴衍神情淡漠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了房间。
  
  张陌扭头望着裴衍的背影,后背都被浸湿了。
  
  几天不见,怎么感觉裴衍身上的气势愈发的渗人了?
  
  裴衍房间收拾的很干净,原本也没有多少东西,屋子中央突兀的放着一个行李箱,张陌拿起来发现真的很轻,他都要怀疑就是个空箱子而已。
  
  张陌走到院子的时候,裴衍抱着楚泱,在她的耳边低声的说着什么。
  
  看到这一幕,张陌手一颤,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感觉有点慌张。
  
  这两人是师姐弟对吧?
  
  真的只是单纯的师姐弟的关系对吧?
  
  并没有什么越线的地方对吧?
  
  师姐弟啊,没有血缘上的羁绊,就是亲近一点,其实也挺好的,对不对?
  
  对个球啊啊啊!
  
  这他妈是正常的姐弟关系,他就去吃翔,要是裴衍对楚泱没有一点非分之想,他就直接将这个行李箱给啃了。
  
  夭寿啊,手底下的艺人愈发的过分了,不听话的息影就算了,现在更是盯上了人家嫩草,这头老牛真的管不了了。
  
  张陌心中腹诽,看着两人分开之后,才走过去。
  
  “师姐,好好照顾自己!”裴衍伸手拂过她的脸颊,笑着提醒道。
  
  楚泱点点头,抓住他的手腕再次的诊脉,依旧没有任何的问题,脉搏一切正常。
  
  可是裴衍的脸色苍白难看,根本不像没事的样子。
  
  难道因为她学艺不精,所以诊断不出来?
  
  “师弟,你去医院看一看检查一下,你的脸色很不好。”大概知道交代裴衍没有什么用处,她转而看向张陌,提醒道:“师弟他有哪里不舒服你照顾一下,他不会照顾自己,张陌,你得提醒一下他!”
  
  说完,她给了他一张护身符:“麻烦你了!”
  
  张陌知道楚泱的本事,她的护身符他惊喜激动的收了下来,丝毫没有注意到裴衍落在他身上阴沉沉的注视。
  
  等到上了车,裴衍伸出手,俊脸带笑的望着张陌。
  
  张陌:“……”这是什么意思?
  
  张陌一头雾水,裴衍直截了当,冷冽如寒风的嗓音在车厢中响起:“我师姐给你的符,给我!”
  
  张陌:“……”你还知道那是楚泱给他的?你怎么不还理直气壮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