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女相师:裴神,请克制!第312章 来者不善,贵女相师:裴神,请克制!第312章 来者不善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312章 来者不善

楚泱站在门口注视着裴衍的车子离开。
  
  她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师弟的决定好像有些仓促,似乎是突然之间决定回去的,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想到师弟那张有些苍白的脸,楚泱觉得,师弟一定听到了什么很打击他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不告诉她呢?
  
  裴衍也算是了解楚泱,知道她刚用手机,对这些电子产品了解的并不深,所以他才会肆意的瞎扯,什么家里没有信号,没有办法打电话聊视频语音。
  
  到底是哪个山沟沟里面,才能没信号到这种程度?
  
  想想裴衍的身份,想想裴家代表的财富权势,这种事情又怎么可能?
  
  骗别人没人相信不说,说不定还会引来一顿嘲笑。
  
  但楚泱这里不会!
  
  一来,她是真的不了解手机电脑这方面的功能。
  
  二来……她对裴衍的话从不怀疑,给予了全心全意的信任。
  
  裴衍离开,楚泱的生活也依旧在继续,只是在回学校的时候少了一个人送她去,回来的时候少了人接她等她回家。
  
  明明她独自一个人生活的时间更久,才来帝都多长时间,和裴衍相处多长时间?
  
  她习惯了裴衍的陪伴,一个人的时候,竟然微微有些寂寞无趣。
  
  也果然如裴衍说的那样,他离开之后,真的了无音讯,电话打不通,发信息也没了消息。
  
  楚泱单手托腮,感觉有些无聊。
  
  就连游戏都不怎么想玩了。
  
  在学校,现在寝室只有她和夏乔两个人住,徐蓉已经半个月都没有来学校了。
  
  转眼都已经到了十一月,天也凉了,枯草黄叶,一片萧瑟之感。
  
  楚泱的四合院四季如春一般,永远充斥着养人的灵气,绿荫环绕,连葡萄架上的葡萄,也从未断过,永远都最新鲜的模样,随时想吃都能去摘下来。
  
  楚泱这里的东西,比起外面的不知道好吃多少倍!
  
  她家少有人来,住在旁边的人家,在经过她家的时候,总是本能的就忽略过去,所以这里的不同,还并未有人发觉。
  
  又是一个星期六,楚泱一如既往的靠在秋千椅上,旁边放着一盘新鲜洗干净的葡萄,她难得的没有捧着手机,而是捧着符箓大全,若有所思的在空中描绘着什么符号。
  
  就在这时,她的院门被人从外面巨力的撞开。
  
  她的手一顿,淡淡的抬眸看过去。
  
  来人并不陌生。
  
  一行人都是熟人!
  
  玄门为首的赵博祥秦羽兰一行人,还有半张脸都抱在纱布中的徐蓉,以及坐在轮椅上的徐父徐母。
  
  她坐了起来,并未起身,放下手中的符箓大全,头也没抬的捻了个葡萄放在口中。
  
  对于不请自来的人,还破坏了她家的人,礼貌有用吗?
  
  掩着唇将葡萄皮吐了出来,楚泱这才漫不经心的看向来人:“撞坏了我的门,你们打算如何赔偿我?”
  
  她漠然的态度仿佛一滴水滴入油锅中,瞬间炸了。
  
  赵博祥神情冷厉的死死盯着楚泱,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看着她问道:“楚泱,我问你,寒珏和你是什么关系?”
  
  楚泱抬眸:“与你何干?”
  
  秦羽兰面色一冷:“楚泱,这也是为了你好,你老实交代了,这件事情还能从轻发落。”
  
  “发落?”楚泱换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凉凉的挑了下唇,抬了抬下颚:“谁发落?你们发落我吗?谁给你的胆子和勇气的?”
  
  楚泱现在无比庆幸裴衍不在,否则她在她家师弟心目中的温柔师姐形象,必然荡然无存。
  
  这些人哪里有她家师弟重要?
  
  显然,楚泱总是会选择性的忘记,她一次又一次的在裴衍跟前暴露本性,她的形象真的早就丢了彻底,哪里还需要顾及?
  
  当然,自我安慰也没什么,裴衍很乐意配合啊!
  
  秦羽兰见她到了这一步还一副桀骜不驯,不知悔改的模样,顿时心中失望至极,她怎能对她有任何期待?
  
  她脸色冰冷,指着徐蓉一家说道:“不说寒珏,也不说之前的那些事情,就说你的朋友徐蓉,你答应保护他们,最后却害得他们一家变成这副样子。徐蓉是你的朋友,她不过是找你抱怨两句,你就对她下此狠手,她一个女孩子,你让他毁容瞎眼,你究竟多狠的心肠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面对秦羽兰的指责,楚泱并未回应,而是看向徐蓉,对上那只仅剩下的眼睛,楚泱从中看到了怨恨仇视。
  
  她淡淡的问道:“你觉得是我害得你们一家?”
  
  徐蓉激动起来:“难道不是吗?我爸妈是因为你变成这副样子,我没有怪你,我只是想要让你道歉而已,你和我说声对不起,我们是朋友啊,我也不愿意怪你啊。可是你呢?自始至终你都一副你没有错,你都对的样子,反而来指责我!楚泱,你摸摸你的良心,在学校所有人都指责你孤立你的时候,谁义无反顾的站在你的身边,帮着你说话?”
  
  “可是你呢?你不拿我当朋友就算了,你做了什么?你竟然背地里面下黑手,将我害成了这副鬼样子。楚泱啊楚泱,你好狠啊,你还是人吗?你就是个畜生,畜生!!!”
  
  徐蓉的情绪很激动,若不是惧怕楚泱那一身鬼神莫测的本事,徐蓉大概已经控制不住的冲上来,对她打骂撕扯。
  
  可是正因为知道,所以只敢在玄门那些人的保护范围内叫嚷着。
  
  那份受害人的嘴脸,加上那副惨像,说实话,的确很容易让人产生怜悯之心。
  
  楚泱这边只有一个人,她也向来不喜欢多说废话解释什么,表面上来看,她似乎是落在下风。
  
  偏偏楚泱自始至终都一副局外人的模样,根本没有因为秦羽兰的指责和徐蓉的颠倒黑白,而产生什么不必要的情绪波动。
  
  有些感情啊,浪费在一些不值得的人身上,那是真的毫无意义。
  
  楚泱视线在徐蓉的身上移开,直接就将徐蓉无视了,一句话都懒得搭理。
  
  她歪着头,靠在秋千上:“所以说说看,你们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
  
  赵博祥恨声道:“自然是除掉你这个祸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