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之绝天神帝第一百四十三章 思过崖,异世之绝天神帝第143章 思过崖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异世之绝天神帝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思过崖
    聂峰不会想到人在绝望之下会做出什么事情,或许就算他知道也只会哈哈一笑,毕竟每个人的思想都应该是绝对自由的,应该怎么选择,全在那人一念之间。
  
      他此时正在欣赏田伯光和令狐冲的打斗,两人的武功完全入不了他的眼,尤其是令狐冲,他此时的武功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咳咳!这东西怎么那么多人喜欢喝,也不怎么样啊?”聂峰仰头灌了一口酒,抱怨道。
  
      “那是你不会欣赏。”风清扬夺过聂峰手中的酒,仰头喝了一口,赞叹道,“不愧是谪仙楼一百三十年的陈酿,确实是好酒。”“欣赏这东西是要慢慢学的。”聂峰将酒夺回来,仰头猛灌,酒水进入肚中之后,化作丝丝热流在身体之中流转,他第一次吃笑傲江湖世界的东西遇到这种情况,要知道被他吞噬,能化作热流,增强力量的都是他用时空棺带来的肉食,这个世界的东西吃下去之后,根本不会有一点感觉。
  
      “难道酿成酒之后还能增加效力不成?就是不知道我带来的野果酿成酒之后,会是怎么样?嗯!有机会得去试一试。”聂峰心中暗道。“你这样是暴殄天物!”风清扬抢过聂峰的酒坛,摇了摇发现滴酒不剩之后痛心道。
  
      “下次田伯光再来,就让他多带几坛。”聂峰抹了抹嘴唇说道,“令狐冲好歹也是你华山门下,这样被打你颜面上也不好看啊,那件事你想的怎么样了?”
  
      “这小子武功是差了点,但是人品不错,适合继承我的衣钵。”风清扬点了点头说道,“这性子也很合我胃口,不像华山派其他人那样死板。”
  
      “……你们华山清字辈的高手,当年在一夕之前尽数暴毙,应该没剩下什么高人了吧?”“该你出场了,有人骂你死了呢。”聂峰鲁了鲁嘴说道。
  
      “哼!”风清扬化作一道幻影,在令狐冲两人没有察觉之时,出现在他们之间,速度有如瞬移,两指点在田伯光胸膛之上,一手撑腰,一手抚须道,“谁说华山派清字辈的人都死光了?我就教他几招,难道还收拾不了你这个小子?”“令狐兄,这位是?”田伯光看向令狐冲。
  
      “我也正想问呢,这位是……”令狐冲满是疑惑。
  
      “哎哟!我想起来了,据说当年华山瘟疫,有一位风清扬老前辈当时不在山上,躲过了一场浩劫。莫非您就是风清扬,风老前辈?”田伯光恭敬问道。
  
      “风清扬!”令狐冲惊异。“啊哈哈!难得世上还有人记得我风某,现在华山派的弟子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好既然你叫我教,那我教教你无妨。”风清
  
      “我去旁边放水!”田伯光跑到一边。……第二日,田伯光再一次要令狐冲比武,不想几招之间就被打败。
  
      “小子,我看你想带令狐冲下山恐怕是不可能了。”聂峰在田伯光肩膀上拍了拍。
  
      “这人什么时候到的我身后?”田伯光身体一僵,慢慢的回过头,发现身后不过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孩,提起的心放了下来,“可能是因为刚才败给令狐冲,心情混沌,一个这么小的小孩知道怎么可能有多强的身手。”
  
      聂峰因为没有内力,所以一旦行动起来,声势必定惊天动地,但是跟着风清扬对练这么久,慢走之时不发出声音还是能做到。“哪来的小孩,一边玩泥巴去,别来打扰小爷,小爷心中正烦着呢。”田伯光不赖烦反而挥了挥手。“想不想带令狐冲下山?”聂峰也不恼怒,继续问道,“我教你几招,保证你能够将他带下山。”
  
      “去去去,年纪不大,口气倒不小,要是你有那么厉害,母猪都会上树。”田伯光不屑道。“有的人啊,机会就放在眼前,就是不知道抓住。”聂峰摇了摇头,背负着双手向思过崖上走去。
  
      “要是你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我就从这儿跳下去。”田伯光小声嘀咕“哦!这可是你说的哦。”不知什么时候,聂峰又回到田伯光身后。
  
      “你……”田伯光心中一惊,第一次可以说自己没有注意,让聂峰到了自己身后,但是第二次还被聂峰无声无息来到身后,这怎么都不可能用不小心的理由来搪塞了。“要是我真的有这么厉害,你就跳下去?”聂峰再次问道。“不错!”田伯光还是不相信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会是什么高手,“就算他从娘胎之中开始练武,也不可能有多高的武功,可能就是轻功好一些吧,哼!想骗我,没门!”“出招吧,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刀法。”聂峰左手手背负在身后,右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你确定?我这一刀下去,就能让你横尸当场。”田伯光比划了一下手中的刀。“是男人就别婆婆妈妈的。”聂峰不赖烦道。“好,看招!”田伯光的刀像闪电一般劈向聂峰。聂峰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就像没有看到田伯光的攻击一样。
  
      田伯光看到聂峰的表现,下意识的撤了几分力道,原本砍向聂峰的刀也变成了拍。“你倒是有几分仁慈之心,但是眼光却不行,仁慈之心用错了地方。”聂峰淡淡的说道,然后以掌为刀,向着田伯光攻击而去。
  
      “这是……”看着聂峰的攻击,田伯光心中惊惧,聂峰的攻击很慢,他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聂峰手刀的轨迹,他也。”老鸨阅人无数,察言观色自然不在话下,看到田伯光的眼色,那还不知道聂峰来头不小,“我们似水年华能够让上到八十岁老人,下到十岁的少年,满意的来,满意的走。快请进,快请进!”聂峰跟着老鸨走进似水年华大厅,大厅之中一片繁忙景象,三教九流的人物在激烈的讨论着。
  
      “知道最近武林之中最大的大事是什么吗?”“是什么?五岳剑派再次进攻黑木崖。”
  
      “有东方不败坐镇,再给五岳剑派那群软蛋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进攻黑木崖。”“哦……你说的是福建的事情吧?”“不错,就是福建的事情,话说那林平之还真够舍得,那辟邪剑谱说公布,就公布了。”
  
      “他一个家破人亡,武功连三流都算不上的小子不公布功法还能怎么办?要是他不公布剑谱,恐怕现在已经漂浮在哪个臭水沟之中了吧“师父在上,请受徒弟一拜。”田伯光一下跪倒在地,给聂峰行了一个大礼。
  
      聂峰向旁边一闪,躲过田伯光的跪拜,说道,“我这个人最烦的就是这些礼仪,男儿膝下有黄金,怎么能轻易下跪?还有你刚才可是说了,要是我是高手,你可要从这儿跳下去的。”
  
      田伯光看了一眼旁边的万丈悬崖,大哭道,“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小的刚才只是胡言乱语,以您的身份就不用这么和小人计较了吧?”
  
      “说的也是,和你这样的小虾米计较有失我的身份。”聂峰点了点头,“这样吧,给再给你一次机会,要是你让我高兴了,不但不和你计较这事,没准还可以传你一招半试,帮你打败令狐冲那小子。”“前辈要晚辈办什么事?晚辈一定竭力完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田伯光兴奋道。
  
      “那好,今天我们就去逛青~楼!”对这挂牌营业的红灯区,聂峰可是心仪已久。“好!”田伯光立刻回答道,但是随后他反应过来聂峰说的是什么,为难道,“前辈,你这……”
  
      “怎么?我这样就不能逛青~楼了吗?”聂峰脸色一“能,能,能。”看到聂峰的表情,田伯光的脑袋就像小鸡啄米。“既然能还不走,想留在这吃晚饭啊?”
  
      “这就走,这就走。”田伯光连忙在前面带路。“这样走太慢了,我们走近道。”
  
      “近道?”聂峰没有回答,他拉住田伯光的右臂,纵身跃下思过崖。“啊!——救命!”田伯光大哭道,“前辈,你要自杀不要拉上我啊,晚辈还没有活够。”“大呼小叫什么?有我在你死不了。”聂峰不满道。“前辈一定是轻功盖世,那请前辈快快施展吧。”田伯光大喜。
  
      “我这一辈子,什么武功一学就会,就是学不会轻功。”聂峰脸色一黑。“啊!完了,完了!”听了聂峰的话,田伯光再次尖叫起来,“救命啊!——”“真烦,”聂峰右手一用力,将田伯光抛向一边,正好将其挂在一颗峭壁之上生长的树上。“嘣!”聂峰继续下落,在地上砸出一个几米深的大坑,他摇了摇有点晕乎乎的脑袋,一下越出大坑,嘀咕道,“该死的轻功,该死的内力,我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啊!”
  
      聂峰抬头看向悬崖上紧紧抱着大树的田伯光,说道,“快下来,磨成什么呢“快下来,磨成什么呢?”惊吓过度的田伯光摇了摇头。聂峰向着四周看了看,然后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在手中抛了抛说道,“是你自己下来,还是我请你下来?”田伯光看了看聂峰,再看了看地上砸出的巨坑,还是决定不去体会肉身这么强横的怪物,会有怎样的巨力,“别别,我自己下来。”
  
      聂峰将手中石块一抛,微笑着说道,“早这样多好,非要我用强,带路吧,去似水年华。”“是,小的这就带路。”田伯光陪笑道,然后在前面带路,一会儿后,他还是忍不住问道,“前辈,你到底修炼的是什么武功?看上去这么……嗯,威猛,对,就是威猛。”“金刚不坏神功。”聂峰随口胡诌道。
  
      “听这名字就知道是绝世神功,比少林寺的金钟罩逼格高多了。”田伯光拍马屁道,“不,我错了,那什么金钟罩连给前辈你这神功提鞋都不配啊。”
  
      “难道你不知道金刚不坏神功就是由金钟罩之延演变而来的吗?”聂峰翻了翻白眼。“这……”拍马屁拍到马腿之上,即使以田伯光的脸皮也不由一阵尴尬。“好了,别啰嗦这么多,快带路。”聂峰不耐烦道。
  
      “是,是!小的这就带路。”田伯光也不敢在有什么想法。聂峰两人身手都不错,赶路速度自然很快,一个多时辰就赶到了似水年华所在的城镇,而此时却正是百家灯火通明,月亮刚刚升起之时。“真热闹啊!”聂峰第一次见到古代夜市,心中自然异常兴奋。“这算什么,前辈要是有机会,去长安看一看,那才叫热闹。”田伯光一路之上被聂峰打击惨了,此时终于找到了一丝自信,就觉得聂峰武功虽强,但是见识肯定不如自己。
  
      聂峰看着自以为在见识上超越自己的田伯光摇了摇头,也不打算点破,再打击田伯光,真的要论见识,他是谁都不怕,毕竟笑傲江湖可能算得上是他所到的第三个世界。“前面就是似水年华了,这座青~楼可是吸引了整个华山周围三教九流的人物。”田伯光指着整个城镇最气派的一座建筑解释道。“哟,田大爷,你来了,可真是稀客啊!”聂峰两人刚走到似水年华的门口,抹着浓妆的老鸨就热情的迎了上来,看得出,田伯光是这儿的常客了。
  
      “今天的主角可不是我,而是这位爷。”田伯光恭敬的介绍了聂峰,“将你们似水年华最好的姑娘叫来,一点要将这位爷伺候爽了,要是这位爷不满意,我就将你们似水年华掀了。”“这个,这位爷是不是太小……”老鸨用扇子半遮着嘴~巴,犹豫地道。“怎么?有问题?”聂峰脸色一黑,他最讨厌人家说他“小他的独孤九剑是根据独孤求败的独孤九剑残招改变而来,这已经算得上是他自创的剑法了,只是为了纪念独孤求败,才依旧叫做独孤九剑。
  
      “不,可,能!”东方不败一字一顿的说道。聂峰说道,“不行就算了,今天是聂某打扰了,告辞。”
  
      “我东方不败这儿,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东方不败身形一闪,化作一团红影,挡在了聂峰身前,但是她停的位子很微妙,在聂峰攻击范围之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