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之绝天神帝第一百八十三章 绝杀,异世之绝天神帝第183章 绝杀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异世之绝天神帝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绝杀
    段一鸣听到这话,脸色一红说道:“这……其他学院的令牌,我拿不出那么大的代价,所以就只有玄天学院了。”
  
      段天德犹豫了一下说道:“这玄天学院就是一群泥腿子去的学院,要不就不去了吧,反正去了也没有什么用。”
  
      段一鸣立刻否决道:“不行,玄天学院再差,也是五大学院之一,必定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这,好吧!”段天德无奈答应。砰砰砰!
  
      段府大门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开门!快开门!”段六六六焦急的声音也随着敲门声传了进来。
  
      段一鸣听到这声音皱了皱眉头,对站在身后的一个魁梧护卫说道:“段五,去看看出了什么事情。”
  
      “是!”
  
      “快开门!”“慢着!”段一鸣这次终于听清楚,他的眉头皱的更深,说道:“这好像是段六的声音,我和你一起去看看。”
  
      段天德立刻说道:“爹爹我和你们一起去。”
  
      嘎吱!段府的大门缓缓打段六六六大喜,这一路上他被心中的恐惧和连续不断的赶路,搞得心神俱疲,要不是用最后一点意志撑着,怕是早就倒在地上了。他看清了开门的段五五五,立刻说道:“快使用……”
  
      咻!一道箭矢从远处射来,毫无阻碍的射穿了段六六六的胸膛,但是不得不说开元九星的肉身很强,这是聂峰出手以来,唯一一个没有被炸得尸骨无存的人。段五五五看到段六六六身死,大喝道:“什么人?”
  
      聂峰的身影从街道的转角之处走了出来。段五五五看到聂峰现在的样子,心中一寒,只见聂峰全身上下无数的伤痕,在缓缓留着鲜血,鲜血汇聚到他脚下,和他脚下的血河融合到一起,看起来就是一个绝世血魔行走于世。
  
      段一鸣匆匆的赶出来,看到聂峰这一副模样也心生恐惧,但是他不愧是沅陵镇镇长,聚气三星的强者,很快稳下心神,对聂峰喝道:“阁下是谁?我段家没得罪过阁下吧?”
  
      “哈哈哈!”聂峰大笑起来,因为嗓子受伤,他的笑声听起来就像是报丧的夜莺,低沉恐怖,难听无比。“没得罪过我?杀了我最亲的人还叫没得罪过我,什么才叫得罪?”
  
      段一鸣微微思考,却想不起这一段时间杀过这么一个人,不由疑惑问道:“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很久没杀过人了在他的眼中,那些山野贱民根本算不上人。“嘿嘿!没杀过就没杀过吧,就当是我看你们不顺眼,要杀你们吧。”
  
      段一鸣大怒道:“你不要欺人太甚。”同时,他小心的感应着聂峰的修为,却是发现聂峰的修为才开脉九星,这让他连连皱眉。要知道,到了凝气境就能够将感知外放,并且聚气境的人体内有了玄气,就会散发出一种玄气波动,怎么都不可能逃过对手的感知,当然修炼了特殊的玄鼎的人例外。
  
      这时跟在段一鸣身后的段天德却是将聂峰认了出来,惊呼道:“是你!”段一鸣听到这话,不禁对段天德问道:“你认识他?”段天德点了点头说道:“今天就是抢的他们……不,就是他们捡到了我的白色虎皮。”段一鸣听了这话,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心中暗道:“原来不是他修炼了什么特殊的功法,他的修为真的是开脉九星,不然也不会放弃那白色虎皮,但是他是怎么杀死段六六六的?”
  
      然后他看着聂峰一身的伤,却没倒下,心中猛地想到了什么,脱口而出:“先天体质,上古血脉!”“不行,今天不能让他逃走,不然等他成长起来,我们怕是逃不过他的杀~戮。”段一鸣心中暗道,同时提起无形剑气,准备对聂峰一击必“既然知道我是谁了,那就去死!”聂峰爆喝一声,猛地向着段一鸣几人冲去。
  
      段一鸣心中虽然凝重,但是却不愿弱了气势,嘲讽道:“黄口小儿,你不过才开脉九星,我是聚气三星,高了你整整两阶。就算你再天才,还能越两阶而战不成?”每一阶之间都是鸿沟,尤其是开脉境和聚气境之间更是天壤之别,因为从聚气境开始,就拥有了玄气,拥有玄气就可以使用玄技。
  
      而玄技,哪怕最差的黄阶玄技,都可以将攻击提升两倍。聂峰的九重浪就可以算得上一种玄技,比较特殊的玄技。段一鸣之所以这么自信,就是因为他掌握了玄技,段家成名玄技六脉神剑之中的中冲剑。他因为天赋只有黄阶上品,所以只修炼了《六脉剑诀》之中《中冲剑诀》,凝聚了黄阶上品的中冲剑鼎,以中冲剑鼎的剑气催动中冲剑,威力更是能够凭空增长五成。
  
      所以,以他聚气三星的实力,本就有三十牛的攻击力,加上这中冲剑的增幅,攻击力可达到七十五牛之力。就算是聂峰在天才,也不可能接下这比开脉九星强大了七十五倍还要多的攻击。段一鸣右手食指向着奔来的聂峰一指,猛然大喝一声:“死!”一道璀璨的剑气,从他的食指发出,直取聂“出!”
  
      聂峰意念一动,心中一声暗喝,小刀出现在他手中。“霸绝斩!死!”聂峰高举小刀,小刀变长,其外覆盖上一层刀气,带着天地独尊,霸道无匹的气势向着段一鸣斩去。这一刀斩出,天地风云变色,在无匹的霸道威压之下,暴雨竟然绕过聂峰十丈范围之内,向着旁边落下。这一刀斩出,段一鸣那七十五牛的少冲剑攻击被摧枯拉朽的摧毁。
  
      这一刀斩出,段一鸣护体的无形剑气,犹如是纸糊的一样,被撕成粉碎。段一鸣呆呆的看着聂峰,口中不可置信道:“这……怎么……可能!”嘣!他的话刚落,无数的刀气从他体内爆发,将他炸为一团血雾,重新合拢的暴雨一冲洗,这位权势不可一世的镇长最后留在世间的痕迹被冲走。
  
      聂峰发出这一刀之后,就算是盘古战体也差点扛不住,他的精神一恍惚,全身一阵脱力,游~走在体内的三丝盘古神力黯淡下去,化作一种似虚似幻的状态,似乎随时就会消散。他不由自主的半跪在地上,发出粗重的喘息,这一招对他的消耗实在太大,抽走了他的精气神,虽然他没有像上次一样直接昏迷,但是也挺不了多久了。“不行,要速战速决了,没想到这一招的消耗这么大。”
  
      聂峰强撑着最后一口气,保证自己战意不灭,不昏迷过去,慢慢的站起来,一双平静到冷漠的眸子看向段天德。段天德看到这一幕,无论如何都不相信,呆呆的说着:“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我爸可是聚气三星强者,怎么可能死在一个山村贱种的手中。”
  
      段五五五看到这一幕,也不能置信,但是他好歹是死人堆之中爬出来的,马上就醒悟过来,现在不是震惊的时候,杀了聂峰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