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之绝天神帝第九百一十二章 讲理 新,异世之绝天神帝第912章 讲理 新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异世之绝天神帝 > 第九百一十二章 讲理 新

第九百一十二章 讲理 新

万圣国,沧海府,归宁城。
  钱绛睁开双眼,豁然清醒过来。
  “我竟然没死,看来这次是我最后一次轮回的机会,没有想到这一次不是转世而是直接夺舍了。原来白虎国已经灭亡了,现在是万圣国了。”
  钱绛本是这大陆最强的剑士,也是唯一一个三十岁就达到天同地生境界的剑士,但是因为诅咒,九世不得好死,永远在第三十岁时候意外死去,如今这一次就是他最后一次了可以进入轮回的机会了。
  他快速的吸收这一世的记忆,明白了现在的处境。
  现在他在参加朱雀翼的比试,成功晋级的弟子可以成为天下七大圣派的来仪门的弟子。
  而钱绛这身体的主人,到现在还没有进入到凝形第一阶段雷骨,因为未婚妻的怂恿,前来参加,刚才被人家直接打死了。
  钱绛摇摇晃晃的站起身体来,望着眼前这个英俊公子,正在和钱绛的未婚妻交流眼色。
  钱、周、宁是归宁城的三大世家,其中最厉害的便是宁家,家主修为已经到了假神二等。
  凝形,御气,假神是下三境界,每等分七等。也是世家能达到的,至于中三等,那就要进入圣地才有机会了,所以每年很多弟子都要来参加比试。希望能脱颖而出,光宗耀祖。
  钱绛的未婚妻就是宁家的二小姐宁蕙芷,当初钱绛父亲钱坤修为也达到了假神境界,成为家主,但是因为钱坤被人陷害私自吞下家中灵药,被废去修为,钱绛这一支也成为旁支。
  宁家几次想退婚,但是钱绛就是不同意。但是宁家也提出了条件了,要娶宁家小姐,他必须来参加比试。
  宁蕙芷在前年已凝形四等水体取得优胜,成为来仪门的弟子,这一次比试,她就是裁判。
  傻傻的钱绛本想扬眉吐气,没有想到周家大公子周天宇给打死。
  还好钱绛转世的快,要是晚一点,就会被判断失败了。
  看着他站起来,四周的人哄笑说。
  “啧啧,真是一个傻小子,还真的以为你能翻天吗?”
  “可惜了钱坤一世人物,为了这个傻小子去偷丹药,被废去修为。”
  “这种垃圾也配娶我家小姐,周公子,打死这个痴心妄想的癞蛤蟆。”
  “钱绛,赶紧滚下来,别丢我钱家的脸了,真是傻子,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我家公子已经凝形三等泽肉了,杀了你这种垃圾只会脏了自己的手,我要是你,赶紧自我了断,免得在这里丢人现眼。”
  四周嘈杂的声音让本来心情就不好的钱绛目光冰冷的看着四周,如同看死人一样。
  在这个冰冷的眼神之下,四周的弟子都乖乖的嘴。
  周天宇看着他站起身来,冷笑的说:“你还没有死吗?那么给我死来。”
  周天宇一拳打了过来,钱绛本来想闪躲,奈何这个身体受伤太严重,他闪躲不开,再次被一拳打在了地上。
  这一拳让他产生了翻江倒海的疼痛感,他神情狰狞的看着周天宇,前八世的时候,他何曾让这等小辈伤过自己。
  他再次颤抖的站了起来,对着宁蕙芷说:“我要求上兵刃。”
  此话一出,四周一片哗然,大家都惊恐的看着钱绛。
  在拳脚比试的时候,打死人或许会遭到惩罚,若是上兵刃战的话,那么就生死勿论了。
  宁蕙芷看了看周天宇,周天宇点点头。
  宁蕙芷于是大声说:“上兵刃。”
  两个侍卫送上了两把剑,钱绛颤巍巍的双手握住手中的剑之后,立马恢复了镇定。
  “钱绛这傻小子莫非想要伤我家公子?”
  “哼,傻子就是傻子,若是他的家能伤到周公子那就是见鬼了。”
  四周议论声音没有惊扰到钱绛,钱绛就这么呆呆的站在那里,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这傻小子,真是找死。”
  “你们钱家赶紧准备好这傻子的后事,不要丢我们归宁城的脸。”
  四周的谩骂声钱绛充耳未闻,他在凝聚自己的意识,这一剑,他必要杀敌。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以牙还牙,数倍奉还,
  周天宇看着钱绛这个样子,脸上露出一个残忍的微笑,他身体出现了风雷相荡的声音,这便是凝形二等雷骨风筋的异象。
  “小杂种,受死吧,周公子这一剑肯定要你小命。”
  “看周公子这一剑的威力,就算凝形二等的也挡不住,更不要说这个小鬼了。”
  长剑快如奔雷的刺向钱绛,钱绛却保持着平静,静静的听着空气的流动,剑气的破空声,最为顶尖的剑客,他在周天宇这剑有跟多破绽,但是现在的身体只能允许他攻击那一处。
  在剑风触动钱绛脸的时候,钱绛手中的长剑轻微的向上一刺。
  在大家都一位钱绛要死在这一剑之下的时候,周天宇的长剑却失手的刺入到了钱绛的右胸。
  钱绛大笑的将周天宇推开,拔出长剑,点上穴道,他拔出周天宇尸体上的剑,激射而出的鲜血飞溅在他脸上。
  一脸血污的钱绛如同魔鬼一般在台上大笑着,而大家才发现,周天宇的心脏已近被刺穿了,至于怎么刺穿的大家都不知道。
  “不可能,不可能,他怎么杀的我家公子,一定是作弊,一定是作弊。”
  “对对,是他作弊,一定是剑的问题。”四周的弟子不敢相信,一个没有任何修为在身的人能够杀了周天宇,
  宁蕙芷哭着走到台上,抱着周天宇尸体痛哭说:“你作弊,我一定会禀告长老,让长老主持公道。”
  钱绛听到这话,摇摇晃晃的举着长剑说:“哼,作弊嘛,生死有命,这是他周天宇今日该死,这是我对他往日的拳脚相交的报答。”
  周天宇在平常没有少欺负钱绛,当时钱绛因为没有修为在身,无法有效的反抗。
  看着宁蕙芷现在这么维护这个奸夫,新仇旧恨一起来到,钱绛手中锋利的长剑一挥,周天宇的左手就被斩断了,
  宁蕙芷没有想到会这样,一时间愣住了。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