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风云之君临第八十三章 愚忠的产生,帝国风云之君临第83章 愚忠的产生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帝国风云之君临 > 第八十三章 愚忠的产生

  “小胖子,别让本公子再撞上,否则……”花大价钱买套笔墨却招来了质疑,跟个小胖子闲聊几句还让人给捅了那啥,连着两天都只能趴着作答的鱼寒那眼睛里几乎都快要冒出了火花。
  “瞎唠叨啥呢?还不赶紧作答?”无情的呵斥声传来,终止了鱼寒的赌咒发誓。
  没能找到任何真凭实据,最终也只能是把鱼寒放进了考场之内。
  但既然已经把这小混蛋也列为了重大嫌疑,那就肯定得给与他更高规格的接待才行。
  别的考生号房外就站了俩兵丁,鱼寒这里却是杵着五个,而且还保持着随时都能有一个人正面观察他。
  就这严格程度,别说是作弊,就算挠个痒都能惹来质疑!
  憋屈!也幸亏鱼寒的心理承受能力还算可以,否则说不定就得被这种阵势给折腾出点什么毛病来。
  “潘公子,您又要做啥妖?”旁边号房的此时也传来了呵斥声,却似乎要更得显无奈些。
  “小爷我困了,想要歇息,不行啊?”让鱼寒恨得牙痒痒的熟悉声调,除了表明其主人的无耻,或许唯一的作用也就是让某个小混蛋感到了一丝安慰。
  正所谓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一想到那小胖子门口居然蹲着八个兵丁,鱼寒似乎好受了不少,也能提起精神认真作答。
  “为臣之道?”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了考卷之上,鱼寒却不得不暗自发出感慨。
  吕大儒就是吕大儒,到目前为止,朝廷所有的考题居然都被他老人家给猜中了,其中甚至还有不少已经做到了一字不易。
  暗自庆幸当初做出了接受特训的决定,对于这道整整花了五天时间才给出合格答案的熟悉题目鱼寒自然不需要进行更多考虑,可就在他准备奋笔疾书之时却有显得有些犹豫了。
  甭管吕祖谦的心胸有多么开阔,在阅卷的时候都难免会搀杂点个人喜好,鱼寒当初的答卷能够令他捻须微笑,那还是因为被迫全盘采用了理学观点的结果。
  是的,理学!而且是在数百年后才会真正流行起来,已经形成了完整体质的陈朱理学!
  当初会做出这个选择,是为了能够最大程度地迎合吕祖谦的口味,但问题是那份答卷放到现在来用就合适吗?
  吕祖谦能有资格参与阅卷,但别忘了这次的出题人和考官里面除了周大必,还有大串怎么瞧朱熹怎么觉得不顺眼的朝廷重臣在。
  把早已做好的原文给誊写出来,无疑是拿着在宋代很不受待见还会在接下来的百八十年里都会被斥为异端邪说的理学去挑衅持不同观点的朝廷重臣,这不是在犯傻又是在做什么?
  改!必须得改!为了自己的前程,为了能更快地找到机会去糊弄大宋官家,这答卷绝对不能和当初给吕祖谦看的那份一样。
  前世今生都没少做昧良心的事,鱼寒也不认为自己这种临阵易帜的做法有什么不妥。只不过怎么改却是让他伤透了脑筋,毕竟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重新做出一份能让朝廷大儒们看得过去的文章,那可真不是件容易事。
  “跟个棒槌似的杵在这里作甚?搅得小爷都没法睡觉!”鱼寒在这边抓耳挠腮地琢磨怎么才能做出一篇中规中矩的文章来蒙混过关,旁边那个刚才还嚷嚷着要歇息的潘小胖倒是没有消停下来。
  可能是因为没找到作弊的机会,身份存疑的潘小胖似乎把负责监考的兵丁当作了倾泻怒火的对象,用整个地字号考区都能听到的大嗓门嚷道:“愚蠢,愚昧,愚不可及,尔等简直是……”
  愚?刚才还跟其它考生一样皱起了眉头,对那个严重破坏考场规则的小胖子怨恨不已,鱼寒却因为听到了这个字而猛然间灵光一闪。
  对啊,既然是问的为臣之道,咱干嘛非要傻不拉唧地把眼光落在高深学问之上呢?只要文笔尚可,又能获得官家喜欢那不就行了?
  “学生观史,闻得北周武帝数次伐齐未果,遂……”几乎就是在模拟先前的作答,先是讲了一大串不着边际的废话,然后才开始顺理成章地借古喻今。
  能够让吕祖谦时常为之感叹不已的北齐名将斛律光,被鱼寒用来作为表明态度的例证,当然不是因为人家能征善战。
  一生战功显赫,数次击退北周大军入侵,不仅有个女儿当皇后,另外两个女儿也成了太子妃,子弟皆封侯作将,还娶了三位公主。
  就这权势,若是换了当今官家那个被迫黄袍加身的老祖宗,怕是早就折腾出点改朝换代的大动静来了。
  可再瞧瞧斛律光呢?除了奉旨抗敌的时候威风八面之外,平日里都是敬小慎微,生怕有什么孟浪的举动惹得自家主子不高兴。
  一辈子都是在任劳任怨地给人家建功立业,偏偏这最后的结果还不太好,居然是被自家主子给糊弄进宫让人从背后里捅刀子要了小命。
  很憋屈的一代名将,即使是到了最后的时刻都还没忘嚷上一句:“你们常常干这样的事,但我到死也不干对不起国家和皇帝的事。”
  都已经被自家主子算计了性命都还如此忠诚,斛律光做得更夸张的是,他居然还留下遗言让族人在遭受围剿时放弃所有抵抗!
  以史明志,鱼寒把这位给抖搂出来,最大的意图无非就是想要说明自己其实也挺傻的,也打算成为这种完全不计较回报的愚忠之臣。
  当然了,这小混蛋倒也没忘顺便把斛律光十岁任“落雕都督”一职的往事给捎带上,也算是凑合着给官家提个醒。
  引用一个愚忠的典型范例,表明了自己愚忠的态度,但如果孝宗皇帝能够猜到鱼寒打的是什么主意,怕是得把这个愚忠的小混蛋给踹远一点,省得他突然就跳到面前来恶心自己。
  很可惜,英明神武的孝宗皇帝暂时没能掌握数十里外洞察人心的本领,所以鱼寒也还能够悠哉悠哉地趴在贡院考桌上完成他的忽悠大计。
  一个有那么点能耐的神童,一个从小就懂得什么叫做忠臣不二的考生,一个傻得都快没了边只知道为朝廷效命的笨蛋,这要是都不能被官家给留意到,那还有天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