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余年第137章 进入二医院 新,末日余年第137章 进入2医院 新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末日余年 > 第137章 进入二医院 新

第137章 进入二医院 新


  天色微红,夏季燥热清晨的空气还不很燥热,一个黑点在天空略作盘旋后俯冲入一块稻田内。
  白头鹎灵巧地在稻田中盘旋,羽翅翻飞最后落在一根斜躺于水田中泥水斑斑的栖木上,它从很远的地方飞来,这片地里的稻谷还很有些没腐烂是很好的食物来源,鸟类心律能达到500次/分钟以上,飞行后更高,它决定先休息一下。
  优异地视觉能力让它很早就发现了那条细细地烟尘,正向它所在的地方奔驰而来,但距离它还有一些距离,白头翁没做理会。
  但数十辆车组成的队伍动静实在太大了,农用拖拉机的柴油噪声更是很容易地惊动了附近的所有丧尸。
  白头鹎没能发挥自己优异地机动能力,爪下地栖木猛地暴动,挥手将它塞入嘴里,生硬地咀嚼着这一大团羽毛,这点肉只够这只泥尸塞牙缝。
  泥尸同样察觉到了那支张扬地车队,囫囵吞下鸟尸从泥地里爬起,向着声源爬去,此时微亮天空一道黑影再闪,锋锐箭头势大力沉洞穿丧尸眼眶,普通扎倒在泥水中。
  “怎么样?”肖天程放下手中美猎弓,眯眼确认70米外那只丧尸已经没了动静,跨下嘉陵70冲身旁几人得意道。
  “你他妈纯粹蒙的!”黑子啐道。
  飞驰的摩托车划出一道弧,雪亮刀光闪过带掉一只丧尸的头颅,几辆山地车、摩托车甚至还有三轮摩托同时停下,同样下来几个骂骂咧咧的幸存者。
  “你蒙个试试?”肖天程大笑,“废话少说,一人一包!什么烟都行!我保证不挑!”
  滋……
  “我是袁郉,侦查小队收到请回复,前方路况怎么样?”笑纳完香烟,对讲机沙哑音质响起。
  “滋……清扫完毕,前方畅通。”肖天程回复。
  “收到。”
  泥尸所在稻田距离银马幸村营有4公里距离,肖天程黑子所在侦查小队成员抽调于各个大队,由经验最丰富的幸存者组成,为的是侦查并清理所有视线内的丧尸,为车队开辟干净的道路。
  在侦查小队后面不远,是数辆轻型改装农用拖拉机,当出现无法躲避的大型尸群,侦察队就需要将尸群吸引至开阔地带,而后车队正面接触,往往几个来回后地面除了数条血肉铺成的履带车辙便什么也留不下了。
  这种推进方式速度慢,胜在稳扎稳打,车辆无法通行就意味着交通线无法打通,一概物资同样无法进出。
  “你的意思是油帮的确有其他动作?”
  队伍中一辆面包车上余念问道,这辆车是他们自带的,座椅因此得以保全,满满当当坐着的都是龚霆、余念、梁欢队的队员。
  妍丽点头“斯乐这些天晚上都不在银马城,他走得很隐蔽,这瞒不住袁郉,多半就是他的意思。”
  妍丽继续解释,“他骑车去的,我没办法跟踪,看方向就是去医院的这条路。”
  掌握妍丽和郑小武的基本情况后,妍丽同意作为眼线帮忙打听银马市的一些基本情况,她是本地人,她做这份工作比余念等人方便得多。
  虽然暂时还没有弄到奎宁,但梁欢有其他药物帮助控制疟疾病情发展,又借口需要照顾郑小武,将他掌握在手中,处于众人监视之下,退一步来说哪怕妍丽并不在意这个干弟弟,余念也不会损失什么。
  “这没什么意义,他很可能会绕一圈再去真正的目的地,方向可能是假的。”龚霆摇摇头道。
  最初众人就怀疑过,粮帮油帮如此缺乏医疗人员却如此热衷于收复医院,以他们表现出来的急功近利很难让余念相信他们的志向是建立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大型幸存者中心。
  这话出口,一车人都自嘲般笑了起来。
  “不管他们有什么动作,我们都没必要掺和,干完这票就走,剩下的部分付正淳会搞定的,隔着几百公里他们有什么想法都没用。”龚霆道。
  龚霆小队与和平幸村营的近期联络后,大本营的接应队伍已经出发,近日就会到达,届时将会运走协议中的部分报酬,主要以各类燃油和粮食为主,三方代表已经谈妥具体分配比例。
  略作安排后对讲机传来即将到达目的地的通知。
  ……
  “终于到了。”
  卸下背包,田濛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止是她,几名平时运动较少体能稀疏的幸存者也都同样如此——为了避开尸群,所有的物资只能依靠人力背负,后山号称山,实际高度只有百米不到,按不灭的说法,连丘陵都算不上,顶多是个土包,但人均背负着20至30公斤不等物资,其中还包含一些大件超长器械,依然令许多人大感吃不消。
  余念目光远眺,整座城区满目疮痍暴露在视线中,即使距离数百米也能看到道路上撞击在一起的车辆与密度数量骇人的尸群,照片里虽然看过,现场看又是另一番感受。
  此时他们已经上二医院后山山顶,回望来时山脚,几十辆车依托地势背靠后山摆了个双层半圆正在搭建营地。
  按照计划,幸存者们需要直攀上山顶,然后下山到达医院后院的围墙边缘,但在正式开始行动前,他们要先布置好山顶与半山腰的2个瞭望哨。
  山顶的瞭望哨位置最高,自然是为了观察整个后山附近的情况,防止有生人或者尸群靠近,山腰的观察哨则是面向医院提供引导与警戒,两个哨所都会配置望远镜对讲机,其中山顶的哨位更是会配备夜视仪。
  “休息一下,哨所要先搭起来。”不灭一脸轻松道。
  这种程度的爬升对这位强驴来说连热身都算不上,当即开始安排工作。
  在没有受到刺激的情况下,丧尸极少会攀爬山峰或是楼梯等难以攀登的地形,但这座小山包落座在人口最为集中的二医院后,灾变爆发时已有不少丧尸或者灾民进入,众人爬山时清理了几只,难保不会还有没发现的丧尸,哪怕没有,早已养成习惯的幸存者也不会长时间停留在毫无防护的野外。
  很快一个用杉树松树搭建的简易哨所便被搭建起来,为了保证充足的视野,哨所离地面将近3米高度,已超过了周边多数矮树高度。
  其余幸存者继续进发,伺候在前消灭丧尸,先锋小队开路笔直下到医院这面山脚。
  全体人员还未下达山地,几支小队已肃清山脚与院墙之间的零星丧尸,紧接着一条缆绳被系在一段院墙上。。
  院墙由围栏与间隔的砖混立柱组成,用液压钳将一段钢筋围栏剪断后,在十几名壮汉的吼声中,这段3米多长的院墙轰然倒地。
  2个月未有半个活人进入或离开,丧尸密度堪称生命黑洞的医院终于暴露在幸存者们的利刃斧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