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怪神仙·17,小妖怪神仙·17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桑瑜痛快哭完一场,心里舒服了不少,抹着湿哒哒的脸从蓝钦膝上抬起头,简直神清气爽。
  
  幸好她今天只画了底妆
  
  否则肯定变成熊猫眼了。
  
  蓝钦目光始终定在她身上,艰难压抑着想立刻把她搂进怀里的渴望,看她抽抽搭搭坐直,纤细手臂松开他,黑润长头发乱乱地飞起几缕,像只蜷着身炸起毛的委屈小动物。
  
  小动物一转头,眼睛水淋淋,鼻尖和嘴唇都是充了血的红,哑着声音跟他道歉“不好意思啊钦钦,把你当抱枕了”
  
  抱、抱枕么
  
  蓝钦挺起背,抱枕很好的,可以让她放松地依靠。
  
  他看看膝盖上的那块长裤布料,被她泪水涂出了一片不规则的小地图,他暗暗决定,等下就把这条裤子叠好装盒收到衣柜的最顶层,以后再也不能穿了。
  
  要珍藏。
  
  桑瑜盘腿坐在地毯上,吸吸鼻子,犹豫着按了按小腹,一脸纠结地问他“你饿吗”
  
  她哭饿了
  
  蓝钦也按了按自己的,没回答。
  
  其实比起饿,其他地方的难受要煎熬得多。
  
  回来之前,他还只是冷,现在最冷的阶段挺了过去,反而开始觉得烫,简单的一呼一吸,喉咙和口腔都要烧起来,眼睛里因为有镜片磨着,更是烫得快睁不开,开始隐隐有泪。
  
  他知道这副身体有多没用。
  
  这一整晚,他吹风太多,情绪起伏过大,体力耗空,冷汗一层层地往外涌,怕是逃不掉高烧的结果了
  
  不能让桑瑜费心。
  
  他必须尽快上楼,躲回房间里去,快点睡,也许睡醒就没事了。
  
  蓝钦知道她饿了,探身拿过茶几上的小纸盒,掀开盖子,露出里面软白的椰奶糕,捡起小勺子递到她手里。
  
  接着尽量自然地站起,到餐桌边倒杯热水给她。
  
  桑瑜拎着小勺子,“你要给我吃”
  
  他明明爱不释手来着。
  
  蓝钦点头,怕写字会泄露不适,用手机给她发,“我不饿,你吃了早点休息,上午收到你愿意签约的微信,我就已经把房间整理好了,你可以直接住。”
  
  大半天的时间,他几乎都用来布置那间屋子。
  
  桑瑜怔了怔,原来他准备得这么妥帖
  
  她捧起椰奶糕,“你确定不吃吗”
  
  蓝钦淡笑着摇头。
  
  她长长“哦”了声,挖起一块,奶糕颤巍巍滑嫩嫩,模样超诱人,“真的先说好,下次我再做这个可不一定要等到什么时候啦。”
  
  蓝钦唇线合紧,慢吞吞继续摇头。
  
  看起来味道特别好
  
  他还没吃过椰奶糕呢
  
  忍住。
  
  他肩背上的衣服快要被汗透过,能清晰感觉到精力的流失,心知不能再待在客厅里了,刚打算抵抗诱惑摇头到底,突然看到椰奶糕飞速放大,直挺挺出现在他眼前。
  
  奶香浓郁。
  
  端着它的手细软白皙。
  
  还朝他晃了下透着邀请的意思
  
  蓝钦受了蛊惑似的,本能张开唇,那勺椰奶糕丝毫不停顿,秒秒钟送了进去,糯糯落在了他的舌尖上。
  
  他被喂了
  
  桑瑜投喂成功,双眼弯弯表示很满意,得逞地收回手,“就算不饿也得尝尝嘛,超好吃的。”
  
  蓝钦稀里糊涂就咽了下去。
  
  真的超好吃。
  
  桑瑜又挖起一勺,多角度给他展示,眼尾轻勾,“还要不要”
  
  蓝钦觉得自己必须坚定拒绝。
  
  可决心还没等扎稳,桑瑜又一次把勺子亲手递到他嘴边,人也凑近了,笑着问“再来一口”
  
  蓝钦屏息。
  
  来来一口就来一口。
  
  他好像还能坚持一下。
  
  张嘴,送入,啊呜。
  
  恬淡奶香在口腔灼热的温度里化开,蓝钦不由自主眯起眼。
  
  原来吃东西,真能变成这么享受的过程。
  
  桑瑜就是担心他不舒服还强撑,把舍不得吃的椰奶糕全让给她,深知他羞涩不会拒绝,才有意用这个办法想逗着他吃几口填填胃,免得他睡时胃里太空会难受。
  
  没想到会喂得这么开心。
  
  整晚的惊吓伤心,在他无意间流露出的喜悦里消失得一干二净。
  
  椰奶糕剩下一半时,蓝钦坚决不肯吃了,进厨房拿只新勺子,把边缘分出薄薄一层,剃掉自己沾染过的,剩下干净的部分,推给桑瑜。
  
  桑瑜失笑,“我不嫌弃你啊。”
  
  蓝钦舔了下唇,可是他嫌弃他自己。
  
  桑瑜吃完,看出蓝钦急着上楼,以为他是累了,找准自己住处的位置后,把他送到楼梯口。
  
  亲眼看着他进房间,她才放松身体,揉着头发回到一楼,关掉客厅顶灯,推开她那间卧室的门。
  
  推门前她还在考虑,今天实在情况特殊,她接受了蓝钦的保护,想来这个安稳的地方先落个脚,解决燃眉之急。
  
  等明天她再出去找房子,不能这么心安理得就
  
  想到半截,门彻底开了。
  
  里面亮着一盏暖色壁灯,照亮满室精致用心。
  
  色调是浅浅的灰蓝,所有布品搭配刺绣,跟她的拖鞋风格统一,家具摆设处处无可挑剔,床头竟然还挂着串柔和的小彩灯,床中间摆两个奶萌的小玩偶,再看远点,浴室宽敞,衣帽间里影影绰绰立着满墙衣柜。
  
  门一关,自成安全宁静的小世界。
  
  桑瑜看呆,懵然站住。
  
  好半天才靠在门上呼了口气,咬着手指头默默想,刚才那句话咽回去行吗她承认她眼界小她没出息,就这房间她可能住过以后就舍不得走不出去了啊
  
  桑瑜在蓝钦面前还不觉得多累,一到了私密空间,马上腰酸背痛起来。
  
  她瘫在大床上,睁眼盯着天花板,确定这个世界真的玄幻了。
  
  第一次登门打针,她还骑着小绵羊感慨这里遥不可及,不到一个月,居然登堂入室,堂而皇之睡上了主人的床。
  
  哦不不是主人的床,是主人的床
  
  她翻了个身,在床上蹭蹭,某些亲密接触的记忆不由自主回笼,她记起蓝钦怀抱的温度,腰上紧窄的弧线,脸腾地热起来,拱进被子里直挠床。
  
  虽然累,却没有困意,还容易胡思乱想,桑瑜又翻身坐起,看写字台上摆着笔记本电脑,纸笔齐全,她干脆起床坐去桌边,开始收整心神,认真布置蓝钦接下来一周的配餐表。
  
  蓝钦给她了数不尽的便利和照顾。
  
  她要做的,就是让他吃饱吃好,身体康复。
  
  先暂且安排一周,从明早开始严格按计划执行,等跟宋芷玉面对面沟通过蓝钦的病情后,再做长期的康复配餐。
  
  蓝钦脾胃虚弱,初期必须以软糯好消化为主
  
  桑瑜把各种糊啊粥啊列完,返回去翻了两遍,越看越像婴儿辅食
  
  身高一米八五以上的,长得国色天香的,关键时刻能从天而降只身救她的婴儿蓝钦。
  
  桑瑜笑出声,决定好明早要做的,起身去浴室打算洗澡。
  
  她边解衣扣边往里走,发现浴缸是贝壳造型,尺寸巨大,忍不住好奇地过去摸摸,到了跟前往里一看,顿时惊呆。
  
  没看错吧造型高大上的雪白浴缸里,整齐摆着七八个形状不一的
  
  玩具
  
  塑料的小鸭子小兔子小企鹅,还有各种颜色的小鱼
  
  桑瑜俯身捡起一个,见标签还没拆,她顺手轻轻一捏,小鸭子竟然“嘎嘎”叫了两声,大半夜的异常惊悚。
  
  她手一抖,把鸭子翻过来,看到肚皮上印着一行防水的小字备注
  
  “适合三岁以上儿童洗澡时玩耍。”
  
  她的雇主,不止布置了房间,还给她准备了一大堆洗澡玩具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把蓝钦当成吃糊糊的婴儿。
  
  蓝钦把她当成需要玩具才能洗澡澡的三岁小丫头
  
  桑瑜最终没忍心动那个满是童趣的贝壳浴缸,用花洒简单冲了澡,上床睡觉。
  
  床垫厚实松软,她陷进被子里爬了爬,又爬了爬,才爬到床中心。
  
  心里迷糊想着终于不用害怕半夜掉下床了,她还来不及高兴,疲劳就成倍地找上来。
  
  梦里全是蓝钦的样子,他的手一下下锤门,直到血肉模糊,门破了洞,他冲进来,把她搂进怀里,贴在她耳边低声说
  
  说
  
  说
  
  桑瑜神经一跳,猛地惊醒,晨光熹微照进窗口,她听到房门外有含混不清的说话声。
  
  好像是女人
  
  按蓝钦讲的,房门隔音很好,能传进来,说明音量绝对不低。
  
  她旖旎又酸涩的梦彻底醒了,赶忙起床,简单收拾整齐,把门打开一条缝,骤然拔高的洪亮女声瞬间清晰,“你到底想怎么样不要命了是吧”
  
  “高烧也想忍过去你自己的状况你不清楚”
  
  “还有眼睛,我都懒得说你,哑了嫌不够,还想瞎掉是不是”
  
  桑瑜两句就听出,是宋芷玉。
  
  她在跟蓝钦说话蓝钦高烧眼睛又怎么了
  
  桑瑜心里发沉,快步走进客厅,确定宋芷玉在二楼,她凶累了,气喘吁吁停下,陈叔的劝慰声隐约响起,“他已经烧到三十九度多了,您就别”
  
  “别什么”
  
  “别管他”宋芷玉“啪”地拍桌子,“我要是不管,他早把自己折腾死了”
  
  桑瑜听得心惊肉跳,抓紧栏杆大步上楼,蓝钦的卧室门开着,宋芷玉一脸怒容站在床边,陈叔距离不远,愁得叹气,床上的人影被挡住,从外面根本看不清楚。
  
  蓝钦到底怎么了
  
  是昨天受伤发炎引起高烧,还是感冒了
  
  桑瑜急得嗓子冒烟,顾不上里面什么气氛,紧绷着身体敲敲门,“宋老师,陈叔。”
  
  两双眼睛一起望向她。
  
  桑瑜的注意力全在蓝钦身上,明显看到,蓝钦一听她来,马上慌乱地翻了个身,背对着她的方向。
  
  宋芷玉沉默片刻,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把蓝钦挡住,尽量温声说“小鱼,你们签署的合约,还有目前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蓝钦体质弱,有点发烧,你先帮忙给他熬点好下咽的,过后我们再谈。”
  
  桑瑜抿唇,仍旧盯着被子里隆起的轮廓。
  
  为什么他好像在躲她
  
  “小鱼”
  
  “好。”
  
  桑瑜停了几秒,希望蓝钦能给她一点回应,可没有。
  
  她明明看不到蓝钦的脸,但可以感觉到他整个人都在手足无措地僵着,她忍了忍,转身出去。
  
  身后宋芷玉提醒,“小鱼,你做好放楼下就可以休息了,让老陈端上来。”
  
  桑瑜不解,又看了蓝钦几眼,默默点头。
  
  她下楼时,宋芷玉刻意压低了的嗓音飘出,“这样行了吧瞒瞒瞒,有什么可瞒的,她人都在你跟前了,你还能一直藏下去”
  
  “好好一双眼睛”
  
  桑瑜继续往下走,听不清了。
  
  蓝钦的眼睛
  
  桑瑜低着头进厨房,食材还没有正式采购,她找到现有适用的,打算煮碗雪梨百合粥。
  
  她仔细把糯米打碎,起锅熬成胶质,配料均匀混在中间,添一点点冰糖。
  
  过程里始终蹙着眉,强制自己专心。
  
  心神却控制不住往楼上的卧室里跑,蓝钦高烧,肯定跟昨晚的事有关系,是她不够细心,没有及时发现他的异常。
  
  可也不能见都不让见啊。
  
  桑瑜咬唇,手指互相揉着,坐立难安,好不容易等到粥好,她赶紧盛出晾温,端到餐桌上。
  
  楼上已经没了动静。
  
  她走去楼梯口,试探喊了声,“宋老师陈叔”
  
  宋芷玉闻声从蓝钦隔壁的房间出来,晃了下手机,示意稍等,她在接电话。
  
  桑瑜点头,继续寻找陈叔的影子。
  
  又轻喊两声,还是没有应答。
  
  她等了五分钟,摸摸粥碗的温度,眼看着要变凉了。
  
  宋芷玉的电话还没打完。
  
  陈叔也没了影子。
  
  桑瑜实在等不下去,她又不是不认识蓝钦,怎么就不能直接端上去了,非要通过别人的手不可
  
  这间卧室,她有什么不能进的。
  
  蓝钦这个人,她有什么不能看的。
  
  桑瑜定下神,再等三分钟,见情况还是没变化,她不再迟疑,端起粥碗,迈上楼梯,直奔蓝钦房门。
  
  门虚掩着。
  
  她手搭上门把,莫名想起了初次给他打针时的场景,阴天暴雨,他戴着眼罩,半张脸绝色。
  
  仿佛时间倒流。
  
  桑瑜心里乍然涌上些难以言明的奇怪紧张,她顿了顿,推门而入,蓝钦闭眼平躺在床上,没有戴眼罩,苍白脸颊泛着不正常的淡红,呼吸急促。
  
  她以为他睡了,捧着碗轻手蹑脚走进。
  
  哪知在脚步声响起的同时,蓝钦极其敏感地抬起眼帘,在看清是她的瞬间,他蓦地呆住,脸上的神色堪称惊慌失措。
  
  桑瑜直觉不对,匆匆把粥碗放下,快步朝他靠近,“钦钦”
  
  蓝钦本能地别开头,手臂打颤,翻身去枕下摸索,匆忙间根本摸不到想要找的眼罩,他紧张得大口喘息,脑中一片空白,胡乱掀开被子踉跄下床,险些跌倒。
  
  桑瑜的神经随着他的动作愈发抽紧,追上去搀扶他。
  
  蓝钦却一门心思躲她,甚至毫无办法地要去拉墙边的衣柜门,想躲进去不要让桑瑜看到。
  
  不要看到
  
  不要看到他的眼睛
  
  他太疼了,太难受了,今天实在戴不上镜片。
  
  不想让她发现
  
  她才刚到他身边,刚愿意留下跟他朝夕相处。
  
  他不想停止,害怕她会厌恶地看他,冷冷叫他“妖怪”。
  
  蓝钦睡衣凌乱,唇咬得殷红似血,急喘着要把自己缩进柜子里。
  
  慌张的抬眸低眸间,两抹遮掩不住的颜色惊鸿般闪过桑瑜的眼。
  
  她惊呆,一把抓住蓝钦的衣角,攥着他绷如钢板的手臂,强迫他转身面对自己。
  
  “钦钦,”她音调隐约发颤,“你你睁开眼睛。”
  
  蓝钦咬住牙关。
  
  桑瑜一眨不眨紧紧盯着他,“你睁眼,让我看看。”
  
  他乌黑的长睫间缓缓濡湿。
  
  “蓝钦”
  
  急得带了哭音。
  
  蓝钦喉咙艰涩地滚动,再也无处可逃。
  
  晨曦融暖。
  
  漫过落地窗涂了满室,到处是明艳的朝阳。
  
  蓝钦近乎绝望地放弃挣扎,在她目不转睛的注视里,一点点抬起眼帘,露出琉璃一般,清润剔透的异色双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