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怪妖怪·20,小妖怪妖怪·20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蓝钦本意是不想睡,希望再跟桑瑜多相处一会儿,可确实精力不济,跟她闹了两句,没多久就被她成功骗睡。
  
  他睡得并不安稳,呼吸沉重灼热,唇上裂了几道细细的口子,被刚才的蔬菜豆腐羹滋润,泛出了殷红血色。
  
  看着都疼。
  
  桑瑜实在没法视若无睹,她起身下楼,在自己包里找到透明的润唇膏和棉签,回到卧室半蹲在床头边,用棉签头裹满膏体,轻轻柔柔点上他的嘴唇。
  
  异物相碰,蓝钦小小躲了一下,没醒。
  
  桑瑜不出声地笑,他梦里还一副不情愿的表情。
  
  她收回棉签,戳在手背上试了试,确实很硬,不怎么舒服。
  
  那怎么办……
  
  她环视四周,实在没有其他可用的,干脆去洗了手,亮出干干净净的白皙指尖,小心伸过去,把他唇上的脂膏一点点润开。
  
  桑瑜确定,她在做这件事之前,特意保持心如止水的。
  
  可真正触摸到……
  
  她就知道不太好了。
  
  蓝钦的唇很热,微微的湿润,极软,稍微一碰就像要化掉。
  
  等把唇膏涂匀,桑瑜受到的刺激过大,纤细的腕子已经快抖成筛,她用力屏息,脸颊涨得通红,看着指尖上残留的一层滑润,扯张纸巾想擦掉。
  
  刚擦一下,又莫名舍不得了。
  
  桑瑜看看蓝钦,再看看手。
  
  憋不住骂自己——“你变态啊。”
  
  床上这人怕不是给她下了什么咒!
  
  桑瑜站起,快步走出卧室,手始终直挺挺抬着,等到了楼梯拐角,马上快进入陈叔视线,她犹豫再三,到底还是躲进墙角,鬼使神差地把指尖上的唇膏,蹭在了自己唇上。
  
  蹭完她又抓狂,满心都是“桑瑜你这个大变态!”
  
  要疯了!
  
  陈叔见她下楼,站起来招呼,“桑小姐,可以走了吗?”他定睛一看,奇怪问,“你脸这么红,别是被先生传染感冒了吧?”
  
  “不,不会,”桑·变态·瑜强自镇定,满脸纯良地顺顺细碎的鬓角,“我们这就走,早去早回,别放他一个人在家太久。”
  
  从临江高层到出租房不算远,一路红灯也只用了半个小时。
  
  途中,桑瑜坐在后排不停深呼吸,给自己讲事实摆道理,总算是稳住了某些呼之欲出的小心思。
  
  她在临江高层确实住得舒服自在,再听了宋奶奶规劝的话,下定了决心,想暂时跟蓝钦住在一个屋檐下,可正因为这样,她更需要把持住,不能对蓝钦有什么非分之想。
  
  他是病人,是雇主,宋奶奶又那么放心把他交给她。
  
  她不可以轻易过界。
  
  “桑小姐,到了,”陈叔停车熄火,“我陪你上去。”
  
  正值午后,楼里楼外人很少,住了半年的那扇门上,还残留着蓝钦撞门留下的印记和深色的干涸血痕。
  
  桑瑜心里一揪,低头拧开锁,客厅里一片狼藉。
  
  她把沙发收拾出来,“陈叔,您坐,等我一下,很快的。”
  
  陈叔说:“你只管收拾私人用品,其他大件等搬家公司过来。”
  
  桑瑜摇头,“没有大件,我东西很少的。”
  
  所有家具都是房主的,两三套床品被褥从刚毕业用到现在,不知道洗过多少次,早就没了本色,可以直接放弃了,衣服也不多,最多两个袋子就够装,其他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她忙里忙外收拾时,目光扫过门口,注意到墙边立着个体积不小的快递箱子,惊讶地“哎”了声。
  
  陈叔顺着看过去,双手一拍,“这就是你那个快递箱吧?先生嘱咐我要记得带回去。”
  
  桑瑜这才知道那晚蓝钦上楼来的前因,她把箱子往起一抱,发现特别沉,扒着单子辨认一下,想起是她在网上团购的一个置物架,金属的,需要自己手动安装。
  
  箱子边角撞破,里面露出的不锈钢柱上还沾着门板的漆,她想象着以蓝钦的身体,是怎么把它举起来狠狠砸下,她心里又是一揪。
  
  陈叔上下搬运两趟,桑瑜的房间里明显变空。
  
  她把零碎整理好,最后抖开一个干净的塑料袋,把枕边一只泛黄的小猫玩偶抱起摸摸,仔细装进去。
  
  陈叔正好上楼看到这一幕,当场愣住,差点以为认错了,他清清嗓子,看似云淡风轻问:“那么旧了,还带着?”
  
  桑瑜点头,抱得更紧些。
  
  确实旧了,毛也掉了不少,但意义特殊,不管她走去哪,都不忍心扔掉它。
  
  “桑小姐,能……能给我看看吗?”
  
  桑瑜大方递给他。
  
  陈叔接过小猫,隔着塑料袋翻来覆去检查,确定没错。
  
  他心里翻腾,半晌说不出话,眼底发热,止不住回忆起当年十七岁的蓝钦。
  
  想到那个冬日傍晚,蓝钦是怎样拖着尚未恢复的虚弱病体,抱着这只小猫玩偶,一步步艰难地走到桑瑜家的大门外,把它郑重其事摆在门口。
  
  再回到车里,透过贴着暗色车膜的玻璃,看到桑瑜出来,惊讶发现,抱进怀中抹着眼泪四下环顾。
  
  然后蓝钦静静的,黯淡沉郁的眼里露出一点最温柔的笑意。
  
  陈叔没料到还能再见到这小猫,他嗓子哑了,“桑小姐喜欢这种小玩具?”
  
  “嗯,”桑瑜弯弯唇,“而且特殊喜欢它。”
  
  陈叔点点头,咳嗽一声,“你慢慢收拾,我去外面等。”
  
  他大手抓了下门框,暗暗为蓝钦激动。
  
  大概再没有任何东西,能比无声给予的热爱,突然得到对方同样的在乎和珍惜更值得开心的了。
  
  但他不会多嘴。
  
  先生总有一天……能自己发现。
  
  打包整理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桑瑜环视一圈,确定没有遗漏的,走进客厅喊陈叔出发。
  
  进到车里,陈叔回身递给她一个信封,“桑小姐,先生叫我把你剩余的房租和押金要回来了。”
  
  桑瑜吓一跳,“房主说了不退……”
  
  “那是主动搬走的情况,现在你是受害方,理应退回来,先生说了,不能浪费桑瑜辛苦赚的钱。”
  
  桑瑜咬了下唇,把信封攥紧。
  
  蓝钦真是……
  
  “陈叔,先生他是不是……”桑瑜望着窗外街景,迟疑地小声问,“对谁都很细心很好?”
  
  这样待她,应该……是性格使然吧?
  
  陈叔从后视镜看她一眼,哈哈一笑,“那是你没见过先生严厉的样子,很吓人的。”
  
  蓝钦还会严厉?
  
  陈叔适时补充,语气笃定,“他只对你这样。”
  
  桑瑜往椅背上一靠,哎——
  
  不要这样说,她真会多想的!天知道面对蓝钦,控制自己有多不容易……
  
  桑瑜满脑子毛线套解不开时,手机蓦地一震,孟西西打来电话,“小鱼,我刚刚听说你请假两天,什么情况?”
  
  “他病了,”桑瑜没明说,知道孟西西懂,“我走不开。”
  
  孟西西嘿嘿直笑,“他——呀?普普通通一个字,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这么缠绵呢!”
  
  桑瑜怕陈叔听见,“好啦,别闹,科室里没什么事吧?”
  
  孟西西想想,“人事调动开始了,咱们这边要过来个新护士,还有旁边骨伤科,从市医院重金挖来的一位年轻主治,据说特别帅,还没见到,几个小丫头已经提前庆祝了。”
  
  能有多帅?
  
  有钦钦百分之一帅?
  
  开玩笑嘛。
  
  桑瑜兴趣缺缺。
  
  孟西西又说:“其他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哦对了,上午中心里给宠物统一体检来着,你喜欢的那只异瞳小亲亲又胖了两斤。”
  
  异瞳小亲亲!
  
  桑瑜睁大眼睛,总算是把那小家伙给想起来了。
  
  除了比蓝钦胖,其他简直一模一样!
  
  挂掉电话,桑瑜耐不住满心倾诉欲,语调轻快地跟陈叔讲,“陈叔,我们康复中心里有只小白猫,眼睛跟蓝钦特别像!”
  
  陈叔还沉浸在旧玩偶的感伤兴奋里,一时不注意,脱口而出,“有点不一样,猫眼一只是蓝灰,先生那只眼睛是纯灰的。”
  
  他完全没发觉不对,又贴心解释,“先生很努力地找了,这只是最像……的……”
  
  反应过来时,住嘴已经来不及,最后两个字,期期艾艾停下,透着慌。
  
  陈叔欲哭无泪。
  
  哎呦他这张嘴!
  
  桑瑜微张着唇沉默半天,确定自己没理解错,她难以置信地深吸一口气,慢慢,慢慢地说:“所以,异瞳小白猫,是蓝钦,专门放进去的?”
  
  “……啊。”
  
  桑瑜想想小猫出现的时间,捂住胸口,“他早就惦记要找我了?放小猫,是怕我害怕,想让我对异瞳有准备?”
  
  “……嗯。”
  
  “搞半天……我早就进了他的套儿啊?!”
  
  陈叔恰好把车停在临江高层,头往方向盘上一磕,装死。
  
  快点来道雷劈了他吧……
  
  桑瑜回到十六楼,偌大房子里安安静静,浮着薄薄淡香,让人无比舒适放松。
  
  她按按额角,换鞋洗手,先上二楼去看蓝钦的状况。
  
  她动作轻缓地把门推开一条缝,见他竖起枕头,背靠着床头,正认真在纸上勾画着什么。
  
  看来状态还好。
  
  桑瑜刚知道小猫的真相,心情有一丢丢复杂,忍了忍,没进去,转身下楼去厨房,给他准备下一餐。
  
  炖点汤,再把汤里熟烂的菜下进煮软的粥里。
  
  做好需要不少时间。
  
  水龙头、燃气灶、刀具菜板的声音相继作响,桑瑜全情投入,没注意到外面隐约传来的动静。
  
  桑瑜刚一推门的时候,蓝钦就知道。
  
  他在半个小时前醒过来,躺在床上怎么努力听也听不到桑瑜的声音,熬不住下床,扶着栏杆下楼把每个房间找遍,终于确定桑瑜不在。
  
  虽然猜到了她应该是去收拾东西。
  
  但乍然涌上来的空和怕还是准确侵袭了他。
  
  他坐在窗口一直等,盯着下面行车的小路,好不容易盼到熟悉的车拐入,他才又活过来,急匆匆跑回楼上,怕桑瑜怪他随便乱动。
  
  装作镇定地好不容易等到她上来,她却只看了一眼,根本没有理他。
  
  蓝钦脸色更白。
  
  他想也不想就追下来,靠着厨房的玻璃拉门,眼睛安安静静跟着她背影打转。
  
  桑瑜忙碌中无意一扭头,看到那道修长静立的影子,着实吓了一跳。
  
  “你怎么下来了?饿了吗?”
  
  蓝钦摇头。
  
  他只是想……看看她,让她跟他说说话。
  
  桑瑜忙过去试试他额头,“没那么烫了,退烧针今天打过一次,不能再打,等下用个退热贴巩固。”
  
  蓝钦没法吃口服药,只能靠针剂或者物理降温。
  
  他听话点头。
  
  桑瑜一见他,心就控制不住发软,还发酸,更会发烫,想好了不能太越界,要控制,她扭过脸,“你别站着,容易累,去沙发上休息,这边要再等等才能好。”
  
  蓝钦低下头。
  
  桑瑜余光看他,觉得他好像满身沮丧,再一次冲动的……想踮起脚摸摸他的头哄哄。
  
  忍住忍住。
  
  她狠狠心,走过去说:“我要炒汤底了,油烟大,关门了哦。”
  
  说完“哗啦”一下,把他关在外面。
  
  煎熬了十来分钟,把烫和粥分别熬上,桑瑜才稍稍拉开门,探头观察,没看到蓝钦的影子。
  
  她有点失落又放心地出去,打算把带回来的东西分门别类放好。
  
  可看着大包小包,偏偏提不起力气。
  
  她叹了口气,注意力落在放在最旁边的快递箱上。
  
  要不就先拆箱,把置物架装上吧……正好放进浴室里……
  
  桑瑜在靠近她卧室门外的位置,选了块小空地,蹲下身划开胶带,把所有零件摆整齐,对着图纸研究三五遍,一头雾水地开始组装。
  
  第一次,先装了底座,艰难拧紧,发现方向反了。
  
  第二次,从上面开始,结果第二格居然塞不进去?
  
  第三次……
  
  算了。
  
  桑瑜愁苦,觉得她严重高估了自己的动手能力,累得一头汗坐在地上,看看表,时间到了,起身又去厨房。
  
  两个小锅,翻完汤底,再翻糯米粥,加料调火候。
  
  加一起最多十分钟?
  
  等桑瑜再出来,想继续去挑战安装时,刚走到客厅中间就愣住了。
  
  熟悉的身影,单膝点地,蹲跪在她刚才奋斗过的位置,手臂微动,正在仔细地摆弄着什么。
  
  桑瑜急忙快步过去,震惊发现刚才还完全不成型的架子,现在已经立起来了?!
  
  “钦钦?”
  
  蓝钦骨节分明的手指刚好把最后一个滚轮装好,摆正置物架,直起背回头看她。
  
  桑瑜一瞬屏息。
  
  蓝钦一双异色眸子里闪着融软的亮,眸光碎星似的全数落在她的身上。
  
  他无可挑剔的一张脸揉着些许紧张,唇红了一丝,略略抿着,苍白脸颊多了点血色,好看得简直不食人间烟火。
  
  最重要的是……
  
  他饱满干净的额头上……
  
  正乖乖巧巧,端端正正黏着一块雪白的退热贴!
  
  蓝钦把装好的置物架朝她推一推,透着那么点小讨好和小骄傲。
  
  桑瑜捂住眼。
  
  心里彻底哗啦啦坍塌成一片。
  
  完蛋了。
  
  用小猫套路她?忽略不计!
  
  控制?忍住?别越界?要不就当随便说说,别作数了吧。
  
  她一个讲文明懂礼貌的好孩子又忍不住要讲脏话了……
  
  桑瑜深呼吸,大步朝蓝钦走过去,轻声说着,“蓝钦,这可是你逼我的!”
  
  到了跟前,她果断俯下身,一把捧起他发着热的脸颊——
  
  双手乱动,使劲儿揉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