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怪妖怪·28,小妖怪妖怪·28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宝宝这是防盗章,你的订阅比例不足哦~
  
  整个人如霜似雪,纯净又端整,叫人明知不可侵犯,却狼血沸腾得恨不能把他堵进墙角狠狠欺负,让他失态……眼眶微红又无能为力……
  
  桑瑜扶额,说不下去了,偷着咽咽口水,真是的……男人没事长这么好看做什么!妖精吗?哪像个病人啊!
  
  她移开眼,努力回归正事,信誓旦旦表示,“反正我目的不单纯,绝对不是简单为了照顾你,很坏的!”
  
  蓝钦面对面给她发微信,“有多坏?”
  
  “坏到——”桑瑜吸口气,板着一张嫩脸郑重其事说,“坏到绝对不值得你花那么多钱雇我。”
  
  蓝钦莞尔。
  
  站在沙发后面的陈叔也忍俊不禁。
  
  桑小姐不容易啊,为了不收先生的高价,自我诋毁这种事都干出来了。
  
  蓝钦手一转,把两份装订齐整的合同朝向她,顺着茶几推过去,继而拿起纸笔,“多坏都没关系,你先看看合同,有异议尽管提。”
  
  桑瑜总觉得她努力的穷凶极恶半天,好像全被蓝钦一笑给轻松带过了呢。
  
  她细细的手指捏捏裙边,目光落到合同上,瞬间没空瞎琢磨了,把纸张拍得啪啪响,“又涨价了?!”她仔细数三遍,确定单位没错,难以置信瞪着蓝钦,“上回还是六百万,现在八百万?!”
  
  蓝钦什么都听她的,唯独这件事不能让步。
  
  她想买的那套房子,他让陈叔着人检查过了,位置环境差,年头过久,他能看上眼的几套,八百万其实只够一小半,但他现在不能把价提太高吓到她,等到合约履行结束……
  
  他垂了垂眸,心狠狠一空。
  
  等到合约履行……结束,他再给她更多。
  
  坚持让她来照顾他的初衷,本身就是想把钱名正言顺交到她的手里,让她不再辛苦,以后过上轻松舒服的生活。
  
  蓝钦写,“因为晚了几天,所以涨价了。”
  
  桑瑜窒息,震惊于他的神逻辑,“我晚了,还害你吐了好多次,难道不是该应该多打点折,至少也要减钱啊!”
  
  蓝钦很好脾气地问她,“减多少?”
  
  桑瑜没料到他这么乖,看起来真的要听从她的意见,赶忙掰手指给他算,“你看啊,合同里写的,说我身兼三职,护理,营养,加厨师。后两个我承认,但护理就算了吧?你生活完全自理,哪里用得上我。”
  
  “说白了,我的任务就是照顾你一日三餐,”她无形的小算盘拨得哗哗响,“营养师兼厨师,不用负责食材采购,环境又好,还不耽误我正常工作,这能用多少钱?”她拍板,“一个月八千,半年四万八,不能再多了。”
  
  蓝钦紧跟着落笔,“一个月一百八十万,半年一千零八十万。”
  
  然后继续问她,“你喜欢八?这样更好。”
  
  桑瑜差点呛死,乖?他乖?骗子!
  
  “你气我,蓝钦——你故意气我!”
  
  蓝钦愣了,第一次听到她亲口喊他的名字,连呼吸都忍不住暂停。
  
  桑瑜被他盯得有点脸热,结结巴巴嗫嚅:“干……干嘛。”
  
  蓝钦飞快低下眼帘,用力握住笔,字委屈巴巴的小了一圈儿,“我没有。”
  
  “那就再降点!八千也贵!”桑瑜不为所动,努力压价,“一个月六千,半年三万六!”
  
  蓝钦敛唇,毫不犹豫写,“一个月二百六十万,半年一千五百六十万。”
  
  还顺带一笔,“更喜欢六吗?”
  
  桑瑜快被他气晕了,重重靠在沙发背上。
  
  这小妖精,绝对有笑眯眯把她堵到哑口无言的本事!
  
  陈叔来回瞧着他俩,憋笑憋得直冒泪花,感觉自己围观了两个幼稚小朋友互相给对方让玩具,结果让到快要吵起来。
  
  蓝钦揉了揉额角,发觉自己被桑瑜的活泼伶俐带动,竟然忍不住陪她闹了一阵。
  
  他认真写,“康复期半年,八百万,价位合理。”
  
  陈叔在旁边帮腔,“桑小姐,说实在的,以先生画设计图的身价,只要你能把他调养好,这些钱只少不多,你要知道,你的位置无可替代。”
  
  “你不能看你的市场价,”陈叔小心措辞,“你得看先生的市场价啊。”
  
  桑瑜怔住,她只觉得天文数字太压人,倒没想过这些。
  
  蓝钦对上她略显懵然的眼睛,忽然不愿让陈叔多说了,他放下笔,换成手机给她发了一句曾经讲过的话,“再多你都值得。”
  
  桑瑜睫毛扇了扇。
  
  先生到底知不知道,这句话真的很有歧义……
  
  按陈叔说的,值得的不是她,而是先生本身。
  
  桑瑜的坚持不禁软了下去,咬咬唇,不太甘心地瞪他,大眼含着水,光彩斑斓。
  
  蓝钦被她瞪得心口狂跳,他鼻息热烫,压了压胸口,本来有些血色的脸浮出一片苍白。
  
  桑瑜注意到,一下子什么都忘了,反射性直起身,细白长腿一迈直接坐去他身边,紧张问:“你没事吧?哪里不舒服吗?”
  
  女孩的甜暖馨香一瞬扑来,让人头晕目眩。
  
  蓝钦尽力稳定心神,侧过头看她。
  
  她跟他距离很近,白皙眉心蹙着,沟壑细细浅浅,满脸不加遮掩的担心。
  
  他胸口震得很疼,喘几口气,缓慢地、试探地张开唇,无声轻轻开合,默念出她的名字,然后用口型,郑重地咬出四个字——
  
  “答应我吧?”
  
  桑瑜没试过读唇语,但很神奇地一遍就看懂了。
  
  她盯着他的唇,默默捂眼,别开头,挡住脸颊倏然升起的温度。
  
  秀色可餐……活了二十几年,到此刻,她总算懂得这词儿到底什么意思了!
  
  桑瑜被美□□惑,晕晕乎乎在合同上签了字,蓝钦生怕她反悔,赶紧叫陈叔收起来一份,转而给她一张表格。
  
  “这是什么?”
  
  “签约福利。”
  
  八百万还带福利?疯了吧!
  
  桑瑜一目十行,看完气若游丝,“负责一日三餐?二十四小时专车接送?还提供五十平米以上的卧室住宿?喂——我自己有住处的!”
  
  虽然马上到期了……
  
  她不过就是来做个饭,这一连串的跟踪服务,简直公主待遇。
  
  蓝钦这小傻子怕不是饿昏头了吧!
  
  “蓝钦,我知道你有钱,”桑瑜叉着腰语重心长,“但你不能挥霍呀。”
  
  她又叫他名字了……
  
  蓝钦眨了下眼,老老实实写,“我能赚。”
  
  她想花多少,他都能赚。
  
  合同签完正好五点,桑瑜看蓝钦脸色不好,多跟他争辩也没用,很有自觉地正式启动工作模式,长发一扎,围裙系好,一头钻进厨房开始忙碌。
  
  她算发现了,对待蓝钦吧,就不能采取寻常手段。
  
  半小时不到,厨房门打开,香气抓心挠肝,蓝钦忍不住吞咽,期盼地挺着背,把勺子攥得死紧。
  
  哪想到,桑瑜一脸天使笑,递给他的还是糊糊。
  
  自己则喜滋滋端出两盘色泽诱人的炒菜,有荤有素,**鲜香,还热情招呼房子里的第三人,“陈叔,一起吃!”
  
  陈叔完全没原则,二话不说,挽起袖口就去了。
  
  偌大餐桌被一分为二,一小半是蓝钦的,孤苦伶仃一碗糊,一大半是桑瑜和陈叔的,菜肴丰盛米饭莹白,勾得人想哭。
  
  蓝钦眼巴巴看着,缓缓垂下头,很小幅度地吸吸鼻子,小口舔了下勺里的糊。
  
  桑瑜看似吃得开心,实际一直在偷眼瞄他,见状扬扬眉梢问:“你看我坏吧,故意馋你,你要是留我吃饭,我每天都这样的,你还愿意吗?”
  
  她实在收太多钱了,再多一点点的便宜都不忍心占他的。
  
  好言相劝蓝钦又不会听,只能故意出坏招。
  
  蓝钦抿唇,干脆舀起一大勺吞下,不小心被烫到了,他掩着嘴悄悄吸气,苍白脸颊微鼓,斩钉截铁朝她点头。
  
  愿意。
  
  特别……特别愿意!
  
  桑瑜眨眨眼。
  
  ……这都能答应啊?
  
  她没招了,端起碗背对他,免得他馋,心情复杂的一激动,不小心连吃两碗饭。
  
  等收拾好,桑瑜打算告辞。
  
  蓝钦立刻跟着站起来,示意陈叔拿车钥匙。
  
  桑瑜连退三步,“你要干嘛?”
  
  蓝钦一身的温驯纯良,给她发微信,“送你回去。”
  
  不对啊,他一副也要出门的样子,桑瑜顿了顿,顾不上拒绝,“……你也去?”
  
  蓝钦站住不动了,他不过是拿自己做个借口,让桑瑜能接受他提供的方便,吃饭达成了,接下来是接送,再往后,就是劝她搬过来。
  
  他握住手机,有些紧张,小心翼翼表示,“我几天没有出门了,想看看街景……”
  
  他飞快看她一眼,见她没有讨厌,又低头打字,忐忑问:“可以跟你一起吗?”
  
  陈叔可没瞧见这些细节,看俩人既没动作也不说话,急得伸头张望,不放心地问:“先生,桑小姐,怎么了?”
  
  “没事没事,”桑瑜敏捷地直起背,一脸纯洁无辜地对陈叔眨眨眼,“我们这是意识交流。”
  
  陈叔不明觉厉。
  
  桑瑜悄悄拧了一把腿上的软肉,把脱缰的小心思收敛起来,注意力回到最初的问题上。
  
  实验?
  
  蓝钦双手扣得发红,重新拾起笔写,“只要能验证我说的真实性,你随意选方法,我全部接受。”
  
  他这样低姿态,予取予求,桑瑜那种酸涩又涌上来。
  
  她不忍拿他做什么实验,实实在在劝说,“先生,这个米糊特别简单,我把详细步骤全写出来行吗?保证精确到每种东西的用量和时间,做出来口味肯定没变化,过后你让家里做饭的阿姨试试?”
  
  蓝钦定定看她几秒,转向陈叔。
  
  陈叔过来弯下腰,“先生?”
  
  蓝钦写,“接何嫂过来,半小时内。”
  
  陈叔答应一声,不放心别人,拿起车钥匙火速出发。
  
  桑瑜傻了,这走向不对啊。
  
  她葱白手指挠挠细碎的鬓角,眼看着陈叔风一样消失,茫然问:“你不是刚吃过吗?这么急接何嫂做什么?我写下步骤,等晚上她再给你加餐就行。”
  
  蓝钦摇头,一笔一划给她坚决的三个字——
  
  “做实验。”
  
  桑瑜吸了口气,蓝钦这人,别看瞧着温温雅雅没脾气,一动起真格好像就特别会钻牛角尖儿。
  
  她怕了行吗,她不想拿他当实验品!
  
  现在跑……来得及吧?
  
  她小心翼翼退两步,立马接收到蓝钦的眼神。
  
  浓稠寂静,深不见底,偏又无依无靠,像飘摇的雾。
  
  她每离远一点,他就更无助几分。
  
  等她靠上门板,一只脚颤巍巍伸出拖鞋时,他眼里已经彻底没了生气,垂下头,抓住宽荡的裤腿,似是一道形销骨立的晦暗影子。
  
  他长得实在好,这副模样太招人疼。
  
  桑瑜那颗小心脏,一下子酸软到没边儿,败了,无可奈何举起手,“行行行,全听你的,实验。”
  
  没办法了,既然他不放弃,她不相信,都这么固执己见,那……按他提出的,实验就实验。
  
  蓝钦要给的毕竟是几百万!
  
  摆出的又是“我只能吃得下你亲手做的”这么匪夷所思的理由。
  
  如果无法确定,心里没底,她怎么敢随随便便接受……
  
  “但是先说好啊,”桑瑜虽然不信这事儿,但想到万一的后果,有点怂怂的,强撑气场提条件,“你要是吐了可别怨我,不能……不能去康复中心投诉我!”
  
  蓝钦满身的霜雪因为她一句话融化殆尽。
  
  他重重点头,在夕阳里站得笔挺,怕她不信,还举起三根手指放到额边,给她保证。
  
  半小时不到,陈叔带着何嫂重磅登场。
  
  说重磅一点不夸张,俩人手里提满了袋子,蔬菜水果,禽肉海鲜,看得桑瑜眼花缭乱,怀疑这两位是把菜市场直接打包回了家。
  
  何嫂第二次见桑瑜,热乎得跟亲闺女似的,拉着她手不愿放,“桑小姐,我的眼光你放心,食材全是最好的,你尽管挑。”
  
  桑瑜没好意思说,以蓝钦的身体,哪用得着这些啊,有根胡萝卜就够了。
  
  她有了打算,把厨房玻璃门拉紧,放下遮挡的百叶,形成私密空间。
  
  “何嫂,这里面没监控吧?”
  
  “当然没,”何嫂澄清,“在你过来之前,厨房基本就是个摆设。”
  
  桑瑜惴惴地“哦”了声,扒开一点门缝,探出脑袋观察蓝钦,确定他老老实实坐在餐桌前,看不到厨房内景,才哗啦关上门,开始把这道无比简单的胡萝卜米糊手把手交给何嫂。
  
  何嫂做饭经验丰富,人又细心稳妥,一步步按她指示,相当于复刻。
  
  做好后,桑瑜检查外观,尝尝味道,没问题,跟她做的一模一样。
  
  她端着碗走出厨房,发现蓝钦从餐桌换去了沙发。
  
  看出她的疑惑,蓝钦主动解释,“沙发离卫生间比较近。”
  
  想吐的时候,跑过去能方便些。
  
  桑瑜手捧赝品,心里难免发虚,心跳不由自主加快,把碗放到他面前,故作镇定地扯谎,“你想太多了,这碗是我做的,先给你吃饱一点,何嫂那份还没做好呢。”
  
  第一步,破除他的心防,让蓝钦以为米糊出自她的手,尽可能去掉先入为主的心理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