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怪神仙·65,小妖怪神仙·65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宝宝这是防盗章,你的订阅比例不足哦~
  
  陈叔看得不忍心,跟他商量,“要不然把明天上午的份先吃了吧。”
  
  蓝钦坚定摇头。
  
  他清楚自己的身体,半个多月无法正常进食,第一餐能够下咽已经很好,不可以贪心吃多。
  
  何况总共只有那么几块,他舍不得。
  
  陈叔短暂的兴奋过去,心里盘桓的那件事就涌上来,他知道先生不爱听,可憋着也不是办法……
  
  蓝钦把盘子里最后一抹残留仔细刮干净,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靠向椅背,静静望他。
  
  这双眼从来都无波无澜,两汪不见底的清潭一般,虽然看人时惯常温和柔润,但仍有他独特的压迫感。
  
  陈叔自觉被看穿,明智地选择实话实说,“宋女士早上打过电话,说今晚过来,要把桑小姐的事跟你定下。”
  
  蓝钦拿过餐桌上常备的纸笔,写下四个字,“说我不在。”
  
  陈叔无奈,“……宋女士说了,不管你在哪,她都去找你,今晚必须谈。”
  
  蓝钦的笔尖顿了,下意识在纸上涂出一个黑乎乎的毛线团,一圈圈都是不情愿。
  
  “要不就谈谈吧,你总饿下去也不是办法,”陈叔瞄着他的神情,斟酌着劝说,“我看桑小姐性格好得很,不见得会拒绝,再说她不是缺钱吗?只要她肯来照顾你,就算价码高也——”
  
  陈叔被一褐一灰的眸子注视着,“心甘情愿”四个字弱弱地卡在嘴边。
  
  蓝钦拾起笔写,“我上楼了,她到时我会下来。”
  
  说完扶着桌沿起身,手臂轻微发抖,他暗中咬咬牙,走得慢却稳定。
  
  陈叔追上两步嘱咐,“你别又把自己关屋子里,那设计图就算再急,你的身体也不允许!”
  
  蓝钦淡笑了一下,示意他别担心,有些吃力地一节节迈上楼梯。
  
  设计图或许可以等。
  
  但数据出了错的天气预报程序,却是当务之急。
  
  晚八点刚到,楼下可视对讲的铃音此起彼伏响起,蓝钦隔着厚实门板听得真真切切。
  
  宋女士上门了。
  
  他抓紧时间登录软件中心,在桑瑜的评论下面回复一条,“修复好了,请尽快更新。”
  
  盯着看两秒,又加三个字,“辛苦了。”
  
  他手背上的暗红青白还没消退,指尖冰凉,电脑键盘已经发了烫,也没能把他暖过来。
  
  “蓝钦——”
  
  严肃的女声伴随噔噔上楼的脚步声,以及陈叔跟在后面低低的解释声,混在一起快速冲到房门口。
  
  蓝钦扣住电脑,正要站起,外面的人可等不及他慢条斯理,直接推门而入,大步逼近,烫了卷的银白头发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又待在屋子里不出来!又闷头对着电脑!你能不能有点病人的自觉?我好歹是你主治医生,你再这样我就送你去住院!”
  
  嗓门高亢嘹亮的宋女士,完全不像七十岁老人。
  
  蓝钦任她拽着出去,脚步踉跄,想表达点什么,发现纸笔和手机都不在身上,只能作罢。
  
  客厅里,陈叔上了茶,备好蓝钦需要的沟通工具,找个不显眼的角落一坐,支起耳朵细听。
  
  宋芷玉开口,“桑瑜来过了?”
  
  蓝钦点头,以为奶奶会继续追问他桑瑜的态度,在纸上落了笔才听见她清清嗓子,意味深长来了句,“这么些年终于近距离看见她了,很漂亮吧?”
  
  他手腕一抖,笔下的字一团糟,顿了片刻,换个地方继续写,“我戴眼罩,没看到。”
  
  宋芷玉一口茶水呛住,差点背过气去,银白发梢直晃荡,“你费尽心思挑了只异瞳小猫放进康复中心,不就是为了给桑瑜心理准备?桑瑜跟它处得很好,我放出风说要抱回家养,她一脸不舍的,说明能接受啊,你还顾虑什么?”
  
  蓝钦低着头,睫毛在眼下遮出阴影,捏笔的手指隐隐发白,“人和猫不一样。”
  
  猫有异瞳,是漂亮、奇特、讨人喜欢。
  
  人有异瞳,却是怪异、不详、被当成妖怪。
  
  他千挑万选,找到一只跟他瞳色接近的小猫,养得健健康康混入康复中心的猫群中,的确是存着心思,想要让桑瑜发现。
  
  最近奶奶常给他带来消息,说桑瑜如何认识了它,如何亲近喜爱,如何称赞那对异色|猫眼,甚至还巧合的……给它取了名字叫“亲亲”。
  
  他以为自己有了些信心,可等到真要面对面的时候才知道,全都是徒劳。
  
  宋芷玉神色逐渐凝重,放下茶杯。
  
  在她开口之前,蓝钦抢先写下,“给我点时间。”
  
  奶奶要说的无非是劝导,告诉他异瞳并不怪异,可有些东西从出生起就根深蒂固地扎在骨子里,他失去说话的能力、食不下咽,归根结底都要拜这双眼睛所赐。
  
  被外界盛传“蓝家有个妖怪”多年,他做不到无动于衷。
  
  宋芷玉叹息,咽下嘴边的话,转而说:“我给你的时间够多了,结果现在桑瑜上了门,你居然连眼睛都不敢露,还谈什么雇用她?”
  
  她不忍多看他,移开目光,硬下心肠,“况且你二叔等你的设计图等到头发都白了,你迟迟吃不下东西,打成糊也吐得七七八八,现在沦落到要靠营养针度日,这种身体,图什么时候才能画完?”
  
  “我不是来找你商量的,我是通知你,必须尽快让桑瑜过来,辅助我把你彻底治一治!”她严肃时很有威严,语气冷冷地下通牒,“你如果再犹豫,那就换我去找她,钱也好物也好,她要什么都可以,就算不情愿,绑也得绑到蓝家来!”
  
  蓝钦看到奶奶双手攥在一起,清楚她只是在强撑。
  
  他敛眸,行云流水下笔,“奶奶,不要吓到桑瑜。”
  
  宋芷玉气哼哼。
  
  蓝钦见奶奶有所软化,笑了一下,保证,“我自己去跟她说,但是……”
  
  他停了停,“至少让我们再多见两次。”
  
  至少等桑瑜对他更熟悉些,她才能容易理解和接受。
  
  在别人看,不过是请个贴身护工兼营养师来照顾他而已,可对象是桑瑜,他就不允许这是带有任何勉强或胁迫的交易。
  
  *
  
  桑瑜回到家就开始埋头赶工。
  
  夏夜闷热,她穿一条奶黄色睡裙,长头发扎成圆乎乎的丸子,汗湿碎发贴在雪腻脖颈间,盘着两条细白长腿坐在旧沙发上,俯身趴到电脑前面。
  
  屏幕发出冷光,映得她一张巴掌大的脸满是苍白。
  
  在营养配餐表上输完最后一条用量数据,检查无误,桑瑜咳嗽两声,腰酸背痛直起身,手背蹭蹭眼角,气若游丝地倒在沙发扶手上。
  
  外面门声响动,有人进来。
  
  桑瑜撑起精神,双脚落地才发现腿麻了,她费劲儿地挪去门口,拉开房门想跟晚归的合租室友打声招呼,结果当场愣住。
  
  客厅灯光昏黄,紧拥的男女火热厮磨,水声喘息声搅得人耳朵发僵,两人手里提的东西掉了一地,手脚纠缠着往对面那间卧室里撞。
  
  女孩发现桑瑜,毫不避讳地朝她勾起嘴角。
  
  桑瑜窒息地关门,拧上锁,沮丧地扑到小床上。
  
  这下好,想去厨房煮个宵夜也不行了,万一撞见什么,还不得长针眼啊。
  
  桑瑜翻了个身,愁苦地蒙住眼睛。
  
  以前住得相安无事,但自从室友开始谈恋爱,带男友回来的次数越来越多,她又很宅,几乎每次都会撞见。
  
  她不止一次跟室友提过,室友表示没办法,酒店太贵,还嫌她小题大做。
  
  正想着,隔音不大好的木门就被放纵的亲热声无情穿透。
  
  桑瑜赶紧爬起来,冲进房间自带的浴室里,用哗哗水流隔绝噪音。
  
  她简单冲个澡,戴上耳塞,饿着肚子闷头就睡,完全没把头晕咳嗽当回事,隔天一大早醒来,才后知后觉发现感冒了。
  
  淋了五分钟的雨而已……桑瑜不满地捏捏自己瘦兮兮的手臂,也太脆了!
  
  “小鱼,你病严重了吧?”护士站里,马尾小姐妹孟西西一脸担心地拦住她。
  
  上午碰面的时候桑瑜状态还好,看不出病容,跟以前一样精神百倍工作,这才半天下来,活脱脱成了只煮红的小海虾。
  
  桑瑜隔着口罩呼出一口热气,嗓音低弱沙哑,“刚给两个患者安排完住院,实在太忙,中午忘记吃药了。”
  
  孟西西摸摸她额头,“都烫手了!走走走去量体温!”
  
  测出来的体温不算太高,几项化验的结果也还正常,桑瑜对天发誓保证按时吃药,孟西西才放过她,没有押着她去请病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