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怪番外3·可怕的陌生人,小妖怪番外3·可怕的陌生人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小妖怪 > 番外3·可怕的陌生人

番外3·可怕的陌生人

宝宝这是防盗章,你的订阅比例不足哦~
  
  刚才她进门不久,好巧不巧正碰上了桑瑜室友毫不避讳的激情前奏现场,惊得她差点掀桌,现在想想还满心不适,“尽快换个房子吧。”
  
  桑瑜蔫蔫趴在被子里,“租金交了半年的,还有一个多月才到,提前走不给退钱,”她环视一下身处的房间,很习以为常地弯起眼,“虽然地方不大,有点小麻烦,但上班近价格低啊,我住着挺好,不过要喊你们过来玩,我可就说不出口了。
  
  简颜和孟西西家庭条件都很好,从小到大娇生惯养的,要是来她这小屋子里挤着,她真心过意不去。
  
  孟西西皱眉,给她掖掖被角,“既然这么在乎钱,干嘛还总自掏腰包给大家做吃的。”
  
  “我是急着买房子才巴不得多省点多赚点,平常够用,”桑瑜在枕头上蹭蹭,“再说零食的食材其实特别普通,真的不费钱,只要你们喜欢,我就超有满足感。”
  
  她嗓音虽然哑,笑得却极甜,上扬的调子里混着细软鼻音,“而且我目的可不单纯,是想拿好吃的俘获你们的心呀——”
  
  “别仗着长得美就撒娇,”孟西西被萌到,没办法地点点她额头,“真要是没钱记得跟我说,我给你拿。”
  
  桑瑜笑着躲,“不用不用,我花销少,食材碰上促销就三五块钱一斤,我前几天给上门打针那家带的零食,原材料总共才——”
  
  她还没说完,孟西西猛地双手一拍,等不及插嘴,“你不提我差点忘了!你上门打针那家到底什么情况?太古怪了吧。”
  
  桑瑜一懵,眼前立刻浮现起男人戴着眼罩,静躺在床上的画面。
  
  除了过份美貌,没问题啊。
  
  她追问:“怎么了?”
  
  孟西西想想就气,“昨天中午第三次上门,我替你去的,谁知道连楼下单元门都没进去!”
  
  桑瑜吃惊,第一反应是有误会,以陈叔的好脾气,不可能把人拒之门外。
  
  “对讲接通速度确实快,像在旁边特意等着似的,问题是态度不好啊,”孟西西郁闷,“直接质问我为什么换人,桑瑜去哪了。我哪敢说你重感冒请假,你病倒之前刚给人家近身打过针,万一拿这个挑你错处,投诉你怎么办。”
  
  “那你怎么说的?”
  
  “我说你太忙走不开,”孟西西摊手,“结果可好——大爷冷冰冰说了句,不接受换人,会跟康复中心联系,就给挂了!”
  
  桑瑜直觉情况不太对,撑起身,“最后针打了吗?”
  
  孟西西说:“没打,白跑一趟,我听主任说,等你病好能上班了再去。”
  
  所以主任竟然同意了陈叔的要求……必须由她上门才行?
  
  桑瑜不明所以,回想去过的两次经历,跟孟西西受到的待遇截然不同,心里有些隐隐的不安。
  
  她目光落到床边垂着的输液管上,清晰记起男人冰凉素白的手,还有上次临走前,她鬼迷心窍放进他手里的花生酥。
  
  当时还怕他一激动扔她脸上呢,事实却是,他僵了,在反应过来后,立刻收拢五指,把花生酥当宝贝似的,抓得严严实实。
  
  因为这个动作,她心里还莫名其妙地软了一下。
  
  但现在头脑清醒了,再琢磨就处处不对。
  
  跟她的生活有天壤之别的富贵人家,素不相识的男人,即便病着也身处云端,绝对不应该对她另眼相看。
  
  孟西西走后,桑瑜又在床上趴了好半天,脑袋快炸掉也没能理出个所以然。
  
  她有气无力拱进被窝里,半晌后觉得热了,伸出两条光溜溜的细白长腿,懒懒搭在床沿。
  
  算了,反正明天就上班了,当面问问主任再说。
  
  *
  
  凌晨。
  
  封闭的工作间里,蓝钦眼眸低垂,勉力握笔,对着潦草的设计图失神,他唇上血色浅薄,喉咙偶尔生涩地滚动,不时望向手机屏上的时间。
  
  空荡的胃饿到抽缩,闷了几天的胸口似乎流不进一丝氧气。
  
  他呆坐到太阳高悬,陈叔端着碗来敲门,“先生,米糊打得很细,加了糖,试试吧?吃一口也行。”
  
  今天应该是桑瑜第四次上门的日子。
  
  明知道她出现的可能很小,但蓝钦心里依然存着微弱希望,万一呢……
  
  万一桑瑜来,他再这么饿着,脸色会非常难看。
  
  蓝钦伸出手,陈叔大喜过望,把碗小心递给他,“温度正好。”
  
  他舀了半勺,吃药似的闭上眼睛,直接吞下去。
  
  无法适应的口感和气味顿时直冲咽喉,火烧火燎的痛感立即反射性涌起,激烈冲击着每处濒临极限的神经。
  
  米糊经过喉咙,滑入食管,一路刺激颠簸。
  
  蓝钦唇上最后那点血色尽数褪净,指甲狠压进掌心,忍无可忍地推开椅子,踉跄着冲进最近的洗手间,熟练地顺手锁门,俯身在马桶边吐出来。
  
  清瘦脊背弯折,额发落下半遮住眼帘。
  
  吐过后,他扶着洗手台半晌没动,整个人死气沉沉。
  
  陈叔在门外心惊肉跳,听里面没了动静,试探敲敲门,“先生,宋女士给你发了好几条信息。”
  
  宋芷玉懒得打字,向来发语音,中气十足,语气很冲,“蓝钦,别侥幸了,别指望桑瑜今天会去,我实话告诉你,不可能!”
  
  此时宋芷玉坐在康复中心的特邀专家诊室里,皱纹里夹着上午的淡金阳光,一脸严肃凶残。
  
  她为一场医学研讨会忙了两三天,没顾得上管孙子的事,回来一看,才知道桑瑜重病请假,而康复中心这边没有对蓝钦说实情,他竟然一无所知。
  
  “她从上次开始不再登你的门,你就不好奇到底因为什么?”
  
  宋芷玉一边发,脑中一边飞快盘算着,究竟怎么样才能借这个阴差阳错的机会,逼蓝钦把关键的一步真正迈出去。
  
  语音一条条自动播放,在密闭洗手间里格外响亮震耳。
  
  蓝钦打开水龙头,用冷水洗脸,抬头盯着镜面里狼狈憔悴的人。
  
  他脸色白得过份,眼窝微微凹陷,一双眼睛瞳色相异,妖怪一样,徒然张开唇,半个字也说不出。
  
  满身狼藉,毫无可取。
  
  不仅是上次。
  
  上上次,她来时就不肯说话了,纸条到底没能成功递出去,但她沉默的理由……想想也能猜到。
  
  于她而言,他不过是个纯粹的陌生人,连续两次戴眼罩不开口,在她眼里相当于拒绝交流,她不愿意再来,实属正常。
  
  至于花生酥……是她的教养和客气。
  
  宋芷玉的微信持续跳出。
  
  “蓝钦,在我告诉你之前,你先回答我。”
  
  “你明知道那场火的后遗症越来越严重,到最近这段时间,只有桑瑜亲手做的东西你才能吃得下去,高价请她来照顾你本来就是顺理成章,你却迟迟不肯行动。除了怕唐突到她,是不是还有其他原因?”
  
  “别以为我老糊涂了,说实话,你其实是喜欢上人家小姑娘了吧?”
  
  “所以你才犹豫,既想靠近又害怕,怕跟她朝夕相处,你会彻底陷进去,再也出不来,是吗?”
  
  蓝钦额角隐隐绷起青筋,低头合住眼,半晌后,沾水的嘴角牵出一丝苦笑。
  
  他抽纸巾擦净手,回复两个字,“不是。”
  
  喜欢?
  
  这种美好柔软的字眼,他凭什么用在桑瑜身上。
  
  一个体弱多病的哑巴,喜欢一个年轻可爱的女孩子?
  
  哪来的资格。
  
  他一字字打下,“她需要钱,但并不盲目,我想慢慢来,更自然地帮她而已。”
  
  宋芷玉早猜到他不会坦白,哼笑一声,丝毫不手软地下猛药,“帮她而已?好,就当是帮忙,那你听清楚了——桑瑜第一次给你上门打针,路上淋了大雨,你知道的吧?”
  
  蓝钦拧眉。
  
  他知道,打针时听出她的鼻音,马上留住她,叫陈叔煮了姜茶。
  
  宋芷玉添油加醋,“一场雨让她感冒,紧接着连轴转的忙碌,为了一点钱,她把康复中心里成堆的工作高效完成不说,还要争分夺秒兼职赚外快,小病熬成大病,已经在家昏睡三天了!”
  
  蓝钦扶着洗手台的双手一瞬收紧。
  
  老太太气呼呼说:“第二次给你打针她就在病着,第三次直接高烧人事不省,你还指望她再上门?你这叫想帮她吗?真想帮,看她为了那么一丁点微薄收入辛苦成这样,你忍得下去?”
  
  蓝钦视野发黑,手指雪似的冷,等不及听完,僵硬地匆忙打字,“她现在怎么样了!人在哪?”
  
  老太太眼里精光一亮,瞧瞧,这么紧张,原形毕露了吧,还不承认喜欢人家。
  
  她说:“病刚好,一天都不肯多休,今天就回来上班,害怕多扣那一百块钱。”
  
  说完叹息着感慨,“听说她瘦了不少,本来人就娇小,现在得多可怜呐——”
  
  蓝钦再也顾不上迟疑,“她几点上班,我过去。”
  
  “嗯?”
  
  “我去跟她谈,”他指尖虚浮不稳地打字,“今天就去。”
  
  宋芷玉喜出望外,高兴地一拍桌子,火速查看当日护士排班表,桑瑜第二班,下午四点到晚上十二点。
  
  “好,说定了!”她乐得眉开眼笑,还不忘硬起语气故意添把火,“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今天还谈不成,我就干脆把小丫头从康复中心开除,硬绑回蓝家去,到时候,你可别怪我这老太太不客气!”
  
  陈叔听说蓝钦决定去康复中心,激动地早早备了车。
  
  蓝钦交给他一份写满药品名的清单,他用最快速度着人采购,最后一样到下午四点才送来。
  
  陈叔打包齐整后,提着备好的薄外套,朝缓步下楼的蓝钦过去,到跟前一看,吓了一跳。
  
  蓝钦的双眼是黑色的。
  
  非常自然的浅黑,把本色全部挡住。
  
  陈叔登时气血上涌,“戴镜片了?!你眼睛受不了!戴一次就要疼上好几天!”
  
  蓝钦摇头,他的眼睛太异样,会让桑瑜害怕。
  
  他接过衣服看了看,觉得颜色太暗,桑瑜可能不会喜欢,去衣帽间里换了一件。
  
  现在四点,她刚上班,肯定非常忙,他不能去打扰,远远看一眼,确定她身体没问题就够了。
  
  等到患者入睡,她才会有空闲,他先找个没人的地方等一等,晚上应该可以顺利跟她正式见面。
  
  心脏砰砰震动,头很晕。
  
  他定定神,抚平衣摆,带上一大包各式防治感冒和提高免疫力的药,下楼上车。
  
  *
  
  桑瑜上班时,感冒基本好全了,投入到工作状态更是精力充沛,等忙完一阵,消化内科的主任过来喊她,“天黑前你匀个时间,跟临江高层的患者联系一下,过去输液。”
  
  以前这种事,最多是护士长来通知,这回居然是主任亲自。
  
  桑瑜忍不住问:“主任,到底为什么非要我去?”
  
  主任“啧”了声,“不记得规矩了?是你这小丫头该问的吗?去了别瞎聊,就说上次太忙没走开,免得人家怪你带病上门。”
  
  桑瑜暗想,大美人和陈叔都好得很,投诉是不会发生的。
  
  但原因搞不清,总归心里慌。
  
  她看主任暂时还没生气,想再试探试探,没等开口,就见电梯里走出一个端庄秀雅的老太太,一身白大褂相当有气质,含笑朝她招手,“桑瑜,过来帮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