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是阎王第一章血契,我的岳父是阎王第1章血契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老公,爱你呦!”
  清晨六点,甜美的语音闹铃响个不停。
  那声音软软糯糯的,听的林昆心花怒放。
  “么么么,老婆我也爱你!”
  林昆情难自禁,抱着手机啃起了屏保。
  眼看着闹铃即将结束,他意犹未尽,又开始了重新播放。
  屏保是个美丽的女孩,是林昆的网恋女友。
  两人因为游戏而结缘,谈了有大半年了。
  “昆子,你不是一直想和我见面嘛,今天有个新游戏开区,你要是能第一个进入游戏,我今晚就去见你,想做什么都行……”
  一想起昨晚女友的留言,林昆一蹦老高,口水流了好长。
  五分钟后,林昆已经洗漱一新,迫不及待的坐在了电脑桌旁。
  等待的时间是难熬的,不过这难不倒宅男林昆,他有的是办法消磨时间。
  比如说,脑补一下今晚将要发生的事情。
  可能是脑补的有些过了,流了好多鼻血,废了整整一盒面巾纸。
  时间一到,他顾不得去止鼻血,一下就化身成为了超级触手怪,噼里啪啦就完成了角色注册,一敲确认进入了游戏。
  那一刻,林昆兴奋极了,兴奋的嗷嗷直叫。
  “老婆,我成功了,今晚你逃不掉的,你是我的了,嘿嘿嘿……”
  “老公,不用等到晚上,你现在就是我的,给我进来吧!”
  女友突兀的出现了,出现在了显示屏上,纤细的双手猛的从屏幕中探了出来,惨白惨白的,冒出了长长的指甲。
  “我擦,贞子啊,午夜凶铃!”
  林昆当就给吓尿了,拼命的想要躲闪。
  可是他根本就逃不掉。
  那双手惨白惨白的手一下就掐住了林昆的脖子,瞬间把他拖进了屏幕之中。
  此时的女友真的好可怕,呲起了长长的獠牙,啊呜一口咬中了林昆的脖子。
  “血契已定,订婚仪式就此达成,今晚午夜时分,将迎娶新人林昆,请拿好青铜八卦,这是新娘下的聘礼。”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林昆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惊吓,两眼一黑晕死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来时,已经到了正午时分,此时的自己正孤零零的躺在地上。
  他迷茫的扫视四周,一切都是那样的陌生,陌生中透着点小小的熟悉。
  可是哪怕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这种熟悉因何而来。
  “宝贝孙子,你终于醒了。”
  一张尽是褶皱的老脸凑到了林昆的眼前,脸上充满了遗憾和惋惜。
  “你才是孙子,你全家都是……呃,你是爷爷。”
  老脸的突然出现吓了林昆一大跳,吓得他破口大骂。
  可是只骂出了半句,就再也骂不出来了。
  细看这张老脸还是蛮熟悉的,怎么看都像是乡下的爷爷。
  可是此时改口为时已晚,老人家已经操起了铁锹把劈头盖脸的抡了下来。
  林昆当即认怂,双手抱头蜷缩成一团。
  爷爷的脾气是出了名的暴躁,林昆不止一次听过老爸的抱怨。
  说什么自己小的时候,就因为屁大点的小事,被爷爷敲断了腿。
  “躲是不可能躲了,还是咬着牙认了吧。”
  林昆闭上了双眼,准备认命。
  可是想象中的毒打并没有到来,也不知道爷爷想到了什么,咣当一声把铁锹把丢在了地上,开始了呜呜的哽咽。
  “昆子,你爸妈呢,现在他们过得好不好?”
  老人家的声音隐隐有些发颤,似乎有些害怕。
  “没了,五年前就丢下我走了,他们真是好狠的心。”
  提到了爸妈,林昆一阵阵心酸。
  原本一家三口过得好好的,也不知道父母中了什么邪,五年前在他刚满18岁那年,突然留书出走。
  “昆子,爸妈对不起你,当初为了救你,做了一件很不好的事,原谅我们吧,我们也是迫不得已,不想眼睁睁看着你死啊,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一定会找到破解的办法。”
  父母的留言极为简短,看的林昆一脑子雾水。
  他曾经绞尽脑汁想了很久,都想不起来,父母到底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总以为是父母抛弃了自己。
  因此对父母恨意满满。
  从那以后,林昆整天无所事事,宅在家里玩起了游戏。
  他怎么也想不到,玩个游戏而已,竟然玩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真是倒霉透了。
  林昆满脑子都是疑惑,急切的想要得到答案。
  “昆子,这里看着是不是有些眼熟啊,你想想看,到底有没有来过?”
  林昆的爷爷很快平静了下来。
  “是有点眼熟,好像,好像是五岁那年来过这里,还是被您抱过来的。”
  经过爷爷的提醒,林昆猛然想到些什么。
  没错,就是五岁的时候,当时自己高烧不退,在医院报了病危。
  当时的医生们检查了半天,也没查出来高烧的原因。
  为此还把父母拉到了一边悄悄的谈话。
  “准备一下后事吧,要是再这么烧下去,很可能熬不到明天。”
  当时父母一下就急了,也不知道老爸发了什么疯抱起他就走,怎么都拦不住。
  老妈急得直哭,一个劲在后面追。
  “老公,你想把孩子带去哪里啊,这是最后一家医院了。”
  “还能去哪,事到如今,只能带他去见他那骗子爷爷了,兴许他那骗子爷爷会有办法。”
  老爸似乎铁了心,根本就听不进劝。
  当时就上了车,一路风尘仆仆的赶到了乡下。
  和爷爷见面的那一刻,一点也不美好。
  爷爷二话不说就抡起了铁锹把,把老爸打的满大街跑。
  “畜生,你害了我还不算,又把我孙子害成这样,我饶不了你!”
  老爸跑得飞快,明显有些心虚。
  若不是把自己抱出了当了挡箭牌,一准会被暴怒的爷爷敲断双腿。
  林昆记得很清楚,在爷爷抱起自己的那一刹那,刷的一下变了脸色,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怎么会是这样啊,这孩子命硬我是知道的,可是也不该是这样啊,为啥命格变了,变的天生纯阳?完了完了,这样的命格留不住啊,根本就活不过七岁。”
  当时爷爷急的两眼冒火,挣扎了很久,把自己带来了这里,这间破旧的城隍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