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是阎王第二十七章古怪的老大爷,我的岳父是阎王第27章古怪的老大爷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岳父是阎王 > 第二十七章古怪的老大爷

  呆了,如此一幕惊得恐怖屋吴老板目瞪口呆。
  就连舌头都打了卷,说起话来结结巴巴。
  “林……林……林昆昆,没想到你真的是阎王的女婿啊,竟然连勾魂阴差都要听你号令,原来你真的没有晃点我啊……”
  这话怎么听都不对味,林昆险些气歪了鼻子。
  “什么意思啊吴老板,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竟然从来都没相信过我,这也太伤人了吧。”
  “呃,这能怪的了我嘛,这事情也实在也太那个啥了,是个人都不会相信,好了好了,我错了还不行嘛,给驸马爷请安。”
  一下被揭了老底,吴老板尴尬的不要不要的,慌忙想要弥补。
  “哼,算你识趣,小吴子来掺着本驸马,咱们起驾回宫……”
  林昆嘚瑟的不行。
  他第一次发现这个身份竟然如此好用,忍不住懊恼万分。
  “哎呀呀,要早知道这样,就抓紧时间多去装几回逼了,低调了这么久,真是白瞎了小爷如此显贵的身份,简直是是锦衣夜行……”
  想到了以后的风光,林昆乐的合不拢嘴,可是恐怖屋的吴老板却死活都高兴不起了。
  “奶奶个腿,说你胖你就喘上了,你想炫耀就炫耀呗,干嘛非要拉上老子陪衬,这下倒好,一个不小心我就混成了没有卵蛋的太监,这小子还真会玩。”
  虽然有着一肚子牢骚,吴老板却连吭都没吭一声,直接弯着腰缠住了林昆的手臂。
  就这么陪着林昆,一步三摇的离开了恐怖屋。
  都说拿人手软吃人嘴短,现在的吴老板显然也是如此
  “只要能报答这小子的恩情,别说是让老子演个假太监,就是变成真的太监,呃,这个还是算了……”
  吴老板被自己的想法逗得直乐,一路上嘀嘀咕咕的搀着林昆回了家。
  第二天一大早,林昆吃完了早饭,就要告辞。
  吴老板明显有些不舍,却也不好阻拦。
  “我说老吴啊,如今你也算解开了心结,以后打算怎么过啊,还接着经营那间恐怖屋?”
  林昆同样有些不放心。
  毕竟以前恐怖屋的种种神奇,都是靠徐娜母子俩暗中支撑起来的。
  如今徐娜母子已经去地府投胎转世,恐怖屋的衰败已成必然。
  “恐怖屋啊,我打算关门算了,能够得到妻儿的谅解,我已经知足了,也算是完成了最大的心愿,不过还有另一个心愿等着我呢,我准备明天就向部队申请,看能不能重新回到特种部队,嘿嘿。”
  吴老板的表现,远比林昆想象中还要洒脱。
  这一点,令林昆倍感欣慰。
  他匆匆辞别了吴老板,却并没有直接赶去火车站。
  而是买了一大堆香烛纸钱,打车赶往了城外的公墓。
  林昆以前做出过承诺,一旦这边的事情完结,就要去拜祭一下那个被自己欺负的鬼魂。
  虽然当时只是无意间做出的举动,可是既然有了承诺,就必须要说到做到,绝不能言而无信。
  细细想想,自己还真就欠那鬼魂的,欠了那鬼魂不小的人情。
  当初若不是当初歪打正着,无意中从鬼魂那里得到了三百多怒气值,自己能不能活到现在都两想说呢。
  毕竟在恐怖屋里,那女鬼徐娜发飙的时候,就是有了那三百怒气值支撑,自己才能在关键时刻兑换出灵魂火符,从而扭转乾坤,锁定胜局。
  否则的话,当时的自己可真就危险了。
  这么个天大的人情,必须要认。
  虽说这怒气值并非那鬼魂特意赠予。
  可是欠了就是欠了,绝不能就因此将这份恩情抹消的道理。
  最近接触了太多稀奇古怪的事情,令林昆对于因果什么的,本能的有了浓浓的敬畏。
  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时偷懒,与那鬼魂牵扯上什么不好的因果。
  “司机师傅,麻烦你开快一点。”
  想到了因果,林坤越发的心急
  在他的催促下,出租车一路开得飞快,一个多小时后,便停在了公墓附近。
  林昆匆匆下了车,循着记忆来到了那个坟头。
  他看着倒在地上的墓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他猛然意识到光烧点香烛纸钱什么的,完全不能表达出应有的诚意。
  再怎么说,也该先把这倒下墓碑重新立好才行。
  说干就干。
  林昆转身去了公墓大门前的门房,砰砰砰敲响了值班室的房门。
  “谁啊,敲什么敲,大门不是开着呢嘛,想要祭拜扫墓只管随意。”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值班室里传了出来。
  随着房门开启,林昆猛然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老脸,噔噔噔开始了连连后退。
  这人还不是别人,就是前两天那个用扫帚打了林昆的老大爷。
  还算不算是冤家路窄。
  老大爷一看清林昆的模样,一下就被气乐了,二话不说就抄起了扫帚。
  “怎么又是你个不靠谱的小王八蛋,怎么,又跑来目的想要干嘛,难道说你迷恋上睡坟地的滋味?”
  老大爷一开口就极尽嘲讽。
  “放你奶奶的屁,墓地是给死人睡得好不好,小爷哪里有那么变态,又不是僵尸!”
  林昆气的直翻白眼,却又不能不极力忍耐。
  毕竟现在的他有事相求。
  “忍,小爷我咬着牙先忍了吧。”
  林昆强压下火气,低声下气说尽了好话,想要借一把铁锹。
  “什么,你要借铁锹,借铁锹干嘛?这里是公墓好不好,你小子是不是穷疯了,休想打死人的主意。”
  老大爷警惕性十足,第一时间举起来扫帚。
  显而易见,老大爷再次有了误解,误会林昆是想刨坟掘墓发死人财。
  林昆气的牙根直痒,却不敢发火。
  他只能陪着笑脸,耐心解释。
  “大爷你误会了,我借铁锹真的不是掘坟,坟地里我一个朋友的墓碑倒了,我就是想把他的墓碑立好。”
  “墓碑倒了,这怎么可能?这公墓我一天至少也要转上三四遍,里面的事情我门清,除了那个混蛋的墓碑,就再没有一块墓碑是倒的。”
  老大爷疑惑的直挠头。
  片刻之后,他猛然想到了什么,一下就黑起了脸。
  “等等,你小子说的不会就是那块墓碑吧,你特么是谁,难道是那个畜生的狐朋狗友?滚,给老子滚出这里,立刻马上!实话告诉你,那墓碑就是老子放倒的,谁都别想再把他给立起来,滚滚滚,给老子滚的远远的,再在这里磨磨唧唧,信不信惹毛了老子,连你也一起放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