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是阎王第四十九章衣冠禽兽,我的岳父是阎王第49章衣冠禽兽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岳父是阎王 > 第四十九章衣冠禽兽

  噩耗远不止如此。
  另一个噩耗接踵而来。
  她的女儿知道了这件事后,一下就钻了牛角尖,认为是自己害死了母亲。
  趁着医生护士不注意的时候,竟然偷偷的割了脉。
  等医生护士们发现的时候,鲜血已经将床单染红。
  人早就没有了呼吸,浑身冰凉。
  一下失去了两个家人,这样的结果让冯华荣该如何接受?
  他连着一周不吃不喝,整个人瘦的不成人形。
  后来硬撑着给妻子女儿办完了后事。
  在妻儿下葬之后,他一下发了疯。
  他真的离不开自己的妻儿,直接在墓碑前自杀了。
  或许是心中怨气太重的缘故,他的魂魄离体化为了厉鬼,夜夜在墓地里哭嚎。
  “还我妻儿!”
  因为死前心有执念,念念不忘女儿的心脏移植。
  即使化为了厉鬼,也执念不改。
  他先是潜入了牢房,挖走了马主任的心脏。
  从那以后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心脏,我要好多好多的心脏,只要有了足够多的心脏,我的女儿来世一定不会再遭受同样的厄运。”
  也许是生前遭受了不公,他对于公平公正有了很深的执念。
  除了马主任这个罪魁祸首之外,他再也没有了强取豪夺,很讲究公平公正。
  替人完成心愿之后,才会挖去那人的心脏。
  至于他为何会寄身在那山顶神龛的石像之中,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
  只是隐隐约约受到了莫名的指引,鬼使神差的就去了那里。
  因为他极重承诺,有求必应。
  那石像的名气越传越大,很多人慕名而来。
  当然,也并不是每个求他的人,都会那心脏作为代价。
  除此之外,还可以是信仰。
  至于为何他会懂得收集信仰,就要提到那颗诡异的大树。
  大树从何而来,他一点都不清楚。
  他隐隐只记得,在一天夜晚时分,一截树枝从天而降,随后便开始生根发芽,长成了一颗小树苗。
  那一刻,空中飘过来一张纸条无火自燃。
  纸条上的字迹一一显现。
  “心脏要是不能跳动,你收集来又有何用,只要你和这树苗连为一体,就能互为辅助,它能帮你让那些心脏一直跳动,而心脏则会为他提供生长的养料,你们互为共生岂不更好?”
  那一刻,冯华荣一下就失了神,鬼使神差的选择了遵从。
  他稀里糊涂的将魂魄两分,一部分寄身与石像之中,一部分融入了那颗树苗。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莫名其妙的学会了收集信仰的方法。
  从那以后,他就一直守在那座山顶上,等待让人膜拜,替他人还愿。
  若是一些小事,只需要付出信仰就行。
  若是所求的是大事,那就必须以自己的心脏为代价。
  当然,这个代价冯华荣是从不会明说的,一切全凭自己的判断。
  这样的日子过了很久,直到林昆的到来,才最终走向了终结。
  这就是冯华荣一生的经历。
  看完了这些,眼前的幻象突兀的消失了。
  只剩下林昆和刘警官一脸沉重的站在山顶之上,久久沉默不语。
  冯华荣做过的事情,两人已经了然于胸。
  刘警官沉默了许久后,终于有了动作。
  他重重的拍了拍林昆的肩膀,缓缓的开了口。
  “谢谢你林昆,我现在什么都明白了,有些人的心脏丢失的确是因为这个鬼魂作孽,而有些却是凶手故布迷阵,假借这个可怕的传言,来遮掩自己的罪恶,既然我知道了这些,那就一定不能让他们逍遥法外,我一定要把他们揪出了绳之於法才行。”
  话一说完,刘警官直接摆了摆手,扭头就走。
  看着刘警官的背影逐渐被黑暗所吞没,林昆也不想再多逗留。
  他迈开大步急匆匆的下了山,连夜赶往了田峰所在的公墓。
  到达公墓之时,已经到了午夜时分。
  林昆因为心里有事,并不想惊动值班的门房老大爷。
  他直接绕过了值班室,蹑手蹑脚的来到了田峰的坟头前。
  “田峰你出来吧,事实真相我已经查清楚了,你的确是不是被吓死的,是被鬼魂挖走了心。”
  “真的吗林昆,你找到那个鬼魂了吗,有没有找回我的心脏?少了心脏,我都没法去投胎转生,你肯定不会让我失望吧。”
  田峰嗖的一下冒了出来,眼冒绿光,不停在林昆身上打量。
  林昆笑了,笑得很大声,却听起了有些阴冷。
  “心脏的事暂且放上一放,田峰,事到如今你有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哎呀呀,你不说我还真就忘了,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替我洗清了冤屈,我该好好谢谢你的,抱歉啊,我实在太高兴了,一高兴就把这事给忘了。”
  田峰一脸懊恼,忙不迭的道歉,态度是那样的真诚。
  可是林昆却对此视而不见,脸色越发的冰冷。
  “田峰,你要说的只是感谢?”
  “是啊,我是打心眼里感激你的,除了这些还能有什么啊?”
  田峰一脸诧异,脸上的表情惟妙惟肖。
  却在不经意间,眼角闪过了一丝慌乱。
  那丝慌乱一闪而逝,很快就消失不见。
  可是那怕是消失的再快,还是被林昆察觉了。
  林昆忍不住笑出了声,冷笑连连。
  “田峰,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很好糊弄,你装的可真够像的,惟妙惟肖,没有露出丝毫破绽,险些就把我给坑了,事到如今难道你还想接着演戏,还要演到什么时候?”
  “林昆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呢?”
  田峰本能的后退了几步,脸上隐隐有了愤怒。
  “呵呵呵,看来你是准备死扛到底了,你很有自信啊。”
  林昆大步上前,一步步逼近了田峰。
  那一刻他彻底愤怒了,愤怒的额头上暴出了根根青筋。
  “是,你演的活灵活现毫无破绽,若是我没有看过那冯华荣的记忆,一准就被你蒙骗了。”
  林昆越说越气,吱嘎嘎攥紧了拳头。
  “田峰你一直在骗我,从头到尾都在欺骗,你去山顶跪拜石像不假,可是冯华荣根本就没有上过你的身,你的妻子女儿全都是你个畜生亲手杀的,你特么就是个衣冠禽兽,那可是你的妻儿啊,你特么怎么就下得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