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是阎王第六十五章谁都惹不起,我的岳父是阎王第65章谁都惹不起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岳父是阎王 > 第六十五章谁都惹不起

  还有一点最为要命,林昆哪怕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其中的原因林。
  那就是这个姥姥的装扮口味为何会如此独特。
  几乎和电影里千年树妖完全相同。
  两个家伙明明都是一脸胡茬子的糙汉子,偏偏要装扮成女人。
  明显是臭味相投,都是女装大佬。
  “这特么都是些什么特殊爱好啊,想做女人为啥不利索一点,直接一刀把自己切了,就可以直接练葵花宝典了呢……”
  林昆忍不住一个劲腹议。
  虽说排除了姥姥是千年树妖的可能,不过有一点林昆基本可以确认。
  那就是这姥姥控制那些女鬼想要达到的目的。
  十有八九就像是电影里那样,逼着女鬼们到处诱惑男人,给姥姥提供修炼所用的阳气。
  这么看来,这姥姥罪孽深重十恶不赦,必须尽早铲除才行。
  否则的话,还不知道会有多少男人因此丧命。
  确认了这一点,林昆心里轻松了不少。
  既然姥姥修炼需要阳气,那么他想要疗伤,一点也离不开阳气。
  若是切断了他阳气的来源,他岂不就是自己案板上的菜,可以随便收拾了嘛。
  一下理清了思路,林昆又重拾了获胜的信心,心情大好。
  他无聊的打量起了四周,准备在这里守株待兔。
  在他看来,女鬼们既然曾经扎着堆在这里出现,这里必定是姥姥的老巢。
  只要守在这里,必定能守株待兔,彻底断了姥姥恢复的可能。
  说干就干。
  林昆立刻拿起手电筒侦查期地形。
  可是只照了一圈,他一下就傻了眼。
  没了。
  石屋没了。
  青石小路也没了。
  四周杂草从生,一片荒芜。
  此刻的自己正傻傻的站在杂草丛中,任由蚊虫叮咬。
  身上已经被叮咬出好多大包。
  这一刻,林昆苦闷至极,有了落泪的冲动。
  他下意识的捂住了屁股,总感觉这里即将不保。
  “既然不能守株待兔,那小爷我就全面撒网,只要守在路边,看你还怎么指使女鬼去诱惑男人,没有了阳气疗伤,你在小爷眼里屁都不是!”
  为了保住自己的贞洁,林昆也真是拼了。
  他顾不得劳累,开始在杂草丛中摸索。
  很快就找到了那条小路,循着车辙回到了公路旁边。
  看着长长的公路,林昆一下就犯了愁。
  貌似任何一个地方都能开下路基,去往那迷离之中。
  光守在这个地方显然不行。
  可是眼下他又没有交通工具,也不可能去巡视整个路段,这该怎么整?
  林昆愁的眉头紧皱,死活想不出合适的办法。
  迫不得已,他只好厚着脸皮呼唤起了漂亮媳妇的名字。
  “小倩啊,你老公我遇到难事了,你能不能出来帮帮我?”
  “难事,什么难事,不会是想让我替你巡查整条道路吧,这个不行,这么晚了,我要睡觉,夫君你懂得,我们女人要是休息不好,皮肤会没有光泽的,我本来就是一对A,要是再没了美貌,还不被你给嫌弃死啊。”
  小倩明显有气,根本就不肯露面,搞的林昆好不尴尬。
  “媳妇啊,你用不着这么记仇吧,那件事都过去那么久了,你怎么还在生气啊,我都不说了嘛,我压根就不喜欢大的,你的不大不小刚刚好……”
  “切,糊弄二傻子呢,要是你不喜欢大的,为啥在街上的时候,你看到丰满的就挪不开眼?”
  小倩越说越气,直接掀了老底。
  “呃,那只是欣赏。”
  林昆一脸苦涩。
  “真的只是欣赏?欣赏的路都走偏了,一个劲往别人身上凑……”
  小倩是真的动了火气,有些不依不饶,一句话怼的林昆哑口无言。
  既然哄骗不了,林昆只能硬着头皮坦白。
  “媳妇啊,你也要体谅一下我啊,我今年都快24岁,直到现在还是个童男呢,再怎么说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也是有需求的啊。”
  提到了伤心处,林昆眼角有些发潮。
  “24岁了不起啊,我要是按照你们人间的算法,应该都上百岁了,还不一样在为你守身如玉……”
  “什么,你再说一遍,你到底有多大?”
  林昆真的被吓到了。
  “嘻嘻,逗你玩呢,我把在娘胎里的时间也算上了,我可和你不一样,光在娘胎里就呆了80年。”
  不小心泄露了不得了的秘密,小倩生怕会被林昆误解,急忙做出了解释。
  “哦,原来是这样的啊,媳妇,咱不怄气了好不好,这件事真的很重要,关乎着你我的生死,不仅如此,还关乎着你家夫君的贞洁……”
  林昆是真急了,低眉顺眼的开始了乞求。
  “好了好了,我又没说不帮你,是你找错人了,其实吧,最擅长处理这件事的不是我,而是小幽,它一个天赋技能蛊惑,就能搞定一切,你那都不用去,直接守在这里就好了。”
  小倩一下出了气,明显也不想再接着为难下去,她突然现出了身形,将小幽往林昆怀里一塞,再次消失不见。
  无论林昆怎么呼唤,也没有半点回应。
  林昆实在没辙了,只能抱着怀里的怪猫,惴惴不安的开始了讨价还价。
  在承诺会付出四箱上等猫粮的代价之后,小幽终于被说动了。
  “林昆,你最好说到做到,要是敢晃点我,我绝对饶不了你的,来来来,我们击掌立誓。”
  小幽抬起了前爪重重的往林昆的掌心上一拍,便嗖的一下跳出去老远,很快就消失在忙忙的夜色之中。
  等待中,林昆困得睁不开眼。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昆困的直接坐在了地上呼呼大睡。
  “啪啪啪”
  睡梦中他感觉到脸蛋生疼,像是被人扇了耳光,顿时来了火气。
  “谁,是那个兔崽子偷袭小爷,跟我站出来。”
  “呦呦呦,本事不大,脾气到蛮大的,是姑奶奶我拍的你,你能把我咋滴?”
  小幽嗖的一下跳上了林昆的肩头,探出了利爪。
  这攻击的架势摆的很足,似乎一个不对就会挠花林昆的脸。
  林昆一下没了精神。
  ”原来是你啊,那没事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