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是阎王第八十一章即将解脱,我的岳父是阎王第81章即将解脱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岳父是阎王 > 第八十一章即将解脱

  这种无奈和凄苦,其实在她们被卖入青楼的那一刻,早已注定。
  毕竟无论她们再怎么出类拔萃,也是青楼女子。
  所有存在的价值,就是为青楼老鸨去赚取丰厚的收益。
  在老鸨的眼中,她们早已经不再是活生生的人,分明就是赚钱的工具。
  老鸨是生意人,为了赚钱自然是无所顾忌。
  自然会不择手段的不停压榨逼迫这些女子。
  虽说表面的说得很好听,装的很矜持。
  卖艺不卖身。
  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如果老鸨真的这么对客人说,也只能说明一点。
  那就是客人开出的价码不够。
  红袖成为头牌以后,就不止一次被青楼老鸨苦苦的逼迫过。
  所有美好愿望就此破灭。
  她原本是相信的,轻信了青楼老鸨当初的蛊惑。
  当时红袖被调教的时候,老鸨一个劲拍着她那走形的胸脯,拍的砰砰直响,扯着嗓子开了口。
  给大家描绘起了美好未来。
  “努力啊姑娘们,只要你们能成为这里的头牌,就等于飞上枝头做了凤凰,活的和官家的大小姐毫无差异,每天只需弹弹琴跳跳舞唱唱歌,就可以过上官家小姐的好日子,会过得无比舒畅滋润,就是那些看你们的表演的客人,你们都可以随便挑选,全凭个人的好恶。这一点我绝不会有半点勉强,一旦你们对这种生活厌倦了,或是遇到了自己的良人,随时可以离开这里,去过那种相夫教子的小日子,到了那时,这里就是你们最后的依靠,我就是你们的娘家人,要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尽管找我……”
  当时的青楼老鸨吐沫星子横飞,说的天花乱坠。
  一下就给女孩子们描绘出了一幅美好的未来画卷。
  女孩子们当时被深深蛊惑,一下都被打动了,满怀期待。
  “原来我们还有未来啊,也还有成为正常人的一天,为了这个必须去拼命才行。”
  就是因为心里有了希望,女孩子们才会如此努力,拼命的学习一切。
  个个期待着自己能早日跳出青楼这个火坑,过上那种正常的相夫教子的小日子。
  可是当她们真正成了头牌以后,这美好的期望就破碎了。
  粉碎成渣,再也难以拾起。
  “今天的客人非常有钱,你必须侍候好他,否则的话,哼哼……”
  老鸨提着长满倒刺的皮鞭,面目狰狞。
  “这位客人身份非比寻常,无论他的要求有多么古怪离谱,你都必须满足,你最好听话一点,别怪我言之不预!”
  老鸨眼神狠厉掐中了红袖的腰间嫩肉,好一通拧掐。
  这些事红袖咬咬牙也就忍了。
  不忍又能如何,毕竟卖身契就在老鸨的手里,她可以随意折腾自己。
  虽然这些客人应付得很艰难,但费点心思总算是应付过去了。
  最主要的就是红袖守住了最后一步,保住了自己的清白。
  红袖含着眼泪跪在地上默默祈祷。
  “老天爷啊,求你帮帮我吧,一定要让我保住清白之身,能够早日攒够钱尽快赎身,清清白白的去嫁个好人家……”
  可是老天真的是瞎了眼。
  不仅没能让红袖得偿所愿,没过多久,还送来了天大的噩梦。
  老鸨笑嘻嘻的找来了,一脸赞赏。
  “红袖,你可要争气啊,明天你要代表我们青楼去争夺花魁,要是拿到魁首,呵呵,你可要发达了,光是**费就会好大一笔银子……”
  “**?不,我绝不,你不是答应过我们吗,只卖艺不卖身!”
  女孩被老鸨的话吓了个半死,第一次咬着牙开始了反抗。
  “卖艺不卖身?那就是哄弄那些有钱的傻子的,要是不这样的话,他们怎么可能老是来这里花钱,得不到的,那才是最稀罕的啊,你不会这么幼稚吧,这一点都想不明白?只要价钱足够,别说是卖身,就是祖宗都能拿出来卖掉。”
  老鸨对女孩的质问不屑一顾,嗤之以鼻。
  “丫头我警告你,明天你必须去,还必须拿出最好的状态抢到魁首,否则的话,那就怪不得我了,你不是不愿意卖身嘛,那我就让你天天去卖,没黑没白的卖,让千人骑万人睡,我倒要看看你哪来的勇气来违背我的意愿!”
  老鸨一下就呲起了牙,提起了那个长满倒刺的鞭子。
  可是刚刚举起,便心有不甘的放下了。
  毕竟女孩明天要去抢夺花魁的,要是被自己抽一个血肉模糊,那肯定没戏。
  抢不到花魁的话,那女孩的初夜可就掉了价了。
  钱啊,那可都是自己的钱。
  哪怕再怎么生气,也不能让自己的钱打了水漂。
  不过即使老鸨没有动粗,女孩也已经被打击的不成样了。
  哪怕再怎么屈辱,第二天也只能强颜欢笑,去争夺花魁。
  她心里明白得很,老鸨那狠毒的话,绝不仅仅只是威胁,是真的做得出来的。
  做起来毫无负担。
  无可否认,红袖真的很出色。
  虽然满心恐惧状态不佳,依旧轻而易举的夺得了花魁
  当天夜里,就有客人花了大价钱夺走了她最为珍视的清白。
  从那以后,这种事就再也无法抗拒。
  只要客人开的价码足够,她一准会受到老鸨的胁迫。
  久而久之,红袖彻底麻木了。
  更好准确的说,是她的心死了,整天活的心像是一具行尸走肉。
  这种日子过了很久,红袖早已生无可恋,有了寻死解脱的念头。
  这种念头每天都在增强,越来越强烈。
  直到有一天,她忍无可忍,割伤了自己的手腕。
  因为做的极为隐蔽,又是在午夜时分,过了很久都没被人发现。
  等被老鸨发现的时候,红袖奄奄一息,到了弥留之际。
  老鸨只是扫了一眼,觉得再去救治有些出力不讨好。
  要花一大笔钱不说,就算救活了估计也指望不上了,要是红袖隔三差五的自杀,那要花掉多少医药费啊。
  既然如此,还不如让她死了干净!
  老鸨把心一横,愤恨难平的踹了红袖几脚,当即下了命令。
  “这贱人已经彻底废了,你们把她抬出去送到老地方,真是见了鬼了,那家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疯了,竟然连尸体都要,不过这样也好,恰恰是便宜了老娘,这也算是废物利用,卖多卖少都是钱啊,不要白不要,哈哈哈……”
  红袖就这么被抬走了,没过多久,便砰的一声,被重重的丢到了地上,丢在了一个破旧院落之中。
  随后便出现了一个古怪的男子。
  男子盯着红袖看了很久,很快就动起手,悉悉索索的脱起了红袖的衣服。
  红袖被吓坏了,吓得小脸惨白。
  “这混蛋想干什么啊,怎么能无耻成这样,竟然连一个死人都不肯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