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是阎王第一百一十四章想死真难,我的岳父是阎王第114章想死真难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岳父是阎王 > 第一百一十四章想死真难

第一百一十四章想死真难


      胖子一声吼叫,吓得刘梅那恶魔母亲浑身哆嗦,匆匆收拾了一番开始了极力讨好。
  
      直到胖子筋疲力尽打起了呼噜,她才噗噗哒哒的掉起了眼泪,开始了无声的哭泣。
  
      “死鬼老公,我后悔了啊,我不该嫌弃你的,这世上还是你对我最好……”
  
      这一刻,刘梅的母亲眼泪流个不停,被无尽的悔意彻底淹没。
  
      或许人都是这样,一旦真正失去后,才会知道珍惜怀念。
  
      而刘梅的母亲珍惜的更加晚了一点,直到多年以后,遭受了现在的男人的虐待,才想起了曾经老公的好。
  
      真真是有些可笑。
  
      看着身边像死猪一般躺着的男人,她的心中第一次有了浓浓的恨意,猛的有了替死去老公报仇的念头。
  
      更是可笑到了极点。
  
      在她无尽的纠结之中,夜色越来越深,很快就到了深夜。
  
      刘梅的母亲两眼空洞,握着一把剔骨刀来回在胖子的胸口来回比划,却怎么都下不去手。
  
      “罢了罢了,既然已经走错了路,那就干脆将错就错,就这么一直错下去吧,好死不如赖活着……”
  
      她一下就想通了,匆匆把剔骨刀又送进了厨房,回到卧室以后,再次依偎在胖子的怀里,很快入睡。
  
      毕竟是个自私到了极点的人,她选择的唯一条件,就是谁能给她舒适的生活。
  
      谁能做到,她就跟谁。
  
      悔恨忏悔又能怎样?
  
      那玩意又不能当钱花,只要偶尔冒出来一下,用来验证一下自己还有一点人性尚存,这就足够了。
  
      悔恨那玩意玩一下就好,哪里会维持多久,她很快就会选择遗忘,随手抛之脑后。
  
      在刘梅的母亲刚刚入睡不久,呼呼呼,屋外刮起了阵阵阴风。
  
      阴风有着超强的穿透力,无视墙壁的阻隔,直接穿进了卧室之内。
  
      随后紧闭的窗户,哐当一声,彻底敞开。
  
      一道黑影麻利的爬了进来,看着床上的两人,一脸冰冷,催动了手中的符纸。
  
      “天罚行动大获成功,收网的时候到了。”
  
      随着符纸一点点燃尽,卧室里阴风阵阵黑雾弥漫。
  
      窗外传来了一阵阵叮叮当当的声响,像是拖拽铁链的声音。
  
      “两位醒醒,时辰已到,你们该上路了。”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胖子和刘梅母亲的耳边响起。
  
      再加上被刺骨的阴风这么一吹,他们激灵灵打了个冷颤,睡意全无,蹭的一下坐起了身。
  
      “半夜三更的,谁特么在这里大呼小叫,信不信老子一句话就能收拾了你,把你个混蛋剁成肉酱。”
  
      胖子大佬一下就爆发了大佬的威势,呲着牙发出了威胁。
  
      “呵呵,想把本阴差剁了,你也要有那个本事才行,威胁本阴差这件事,先记在账上,等到了地府再跟你算账。”
  
      那声音飘忽不定,胖子根本就分辨不出是从哪里传来的,不免有些心惊。
  
      他悉悉索索的穿好了衣服,有了立刻逃跑的念头。
  
      “哗啦啦”
  
      锁链声突兀的响起,瞬间锁住了他的脖子,只是那么一扯,他就感觉自己的魂魄被拉出了身体,被拖拽着拉到了半空中。
  
      那一刻,他恐惧到了地点,连忙往床上观瞧。
  
      只看了一眼,亡魂大冒。
  
      “老天,我不是还好好的坐在床上呢,那被锁链锁到半空中的又是什么,难道是我的魂魄?”
  
      这个念头初一浮现,胖子就忍不住开始了哆嗦。
  
      若真的像自己猜想的那样,那锁住自己的锁链,岂不是那传说中的勾魂锁链。
  
      拿着锁链的人,岂不就是专门来勾魂的阴差。
  
      阴差都出动了,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自己的阳寿尽了,魂魄要被带去地狱审判。
  
      一想到审判这个字眼,胖子哆嗦的更加厉害了。
  
      自己这一辈坏事做尽,沾染了无数罪孽,要是真的被审判了,哪里会落个好。
  
      抽筋扒皮下油锅那都是轻的,十有**会把十八层地狱全都转上一圈,生生世世受尽折磨。
  
      “那滋味根本就不是人受的,打死我也不想去尝试啊,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胖子越想越怕,怕的他有了自杀的念头,把牙一咬歪着脑袋撞向了墙壁。
  
      眼看着就要撞上了,他忍不住露出了解脱的笑容。
  
      “要死了啊,我马上就要死了,死了最好一了百了,至少不用去经历那可怕的酷刑折磨。”
  
      可是头一接触墙壁,胖子明显感觉到有些不对。
  
      应该发生的猛烈碰撞并未出现。
  
      他猛然发现,自己竟然一下穿透了墙壁,一脑袋从卧室撞进了客厅。
  
      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胖子有了落泪的冲动。
  
      什么世道啊这是,怎么想死都这么难啊!
  
      “呵呵,别再犯傻了,难道你忘记了,你现在就是个鬼魂,可不可笑啊你,你听说有撞死的鬼魂吗?”
  
      阴差乐呵呵的开了口,声音中充满了戏虐。
  
      听到阴差的讥讽,胖子彻底傻了,陷入了无尽的绝望之中。
  
      有着如此经历的可不仅仅只是胖子一个,刘梅那恶魔母亲,经历的比他还要残酷。
  
      一听说要去地狱接受审判,那女人一下就发了狂。
  
      先是用脑袋撞墙,随后跑进了厨房拿起剔骨刀,对着胸口一阵乱捅。
  
      在发现这些全都不管用的时候,她彻底发了狠,直接大嘴一张,把剔骨刀塞进了咽喉。
  
      女人一旦狠起来,真的好可怕。
  
      可是哪怕如此决绝,依旧屁用没有。
  
      她含着眼泪不停的吞咽,做好了迎接痛苦的准备。
  
      可是事实证明,明显是她想多了,剔骨刀吞起来毫不费力,半点疼痛全无。
  
      只是往嘴里一塞,剔骨刀就开始了下坠,一下落到了肚子里。
  
      到了这时,下坠的势头依旧没有半点止歇,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那一刻,绝望的女人泪流满面,和胖子有了同样的感叹。
  
      怎么想死会这么的难。
  
      到了此时的两人,终于接受了自己成为鬼魂的现实,眼神变得麻木而孔洞,没有了半点生气。
  
      他俩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任由阴差拖拽着,晕晕乎乎的去了阴间。
  
      可能是在阴间经历了太多可怕的东西,两人被吓得嗷嗷直叫,蹭的一下一蹦老高。
  
      “砰砰”两声撞到了墙上,惨叫出声。
  
      “哎呀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