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是阎王第一百三十五章古怪的刘茜,我的岳父是阎王第135章古怪的刘茜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岳父是阎王 > 第一百三十五章古怪的刘茜

第一百三十五章古怪的刘茜


      林昆显然是阅历尚浅,严重的低估了物业经理徐东头脑。
  
      徐东不仅不傻,反而是精明到了极点。
  
      之所以咬着牙开出如此高的工资,目的只有一个。
  
      那就是留人。
  
      把跟在林坤屁股后面的那群老员工一个不少的留下来。
  
      哪怕是给他们提高工资待遇,也在所不惜。
  
      毕竟如今的物业公司,就剩下他这么一个光杆司令。
  
      若是业务停顿一天,就要去承受很重的违约处罚。
  
      和那高昂的违约处分相比,林昆他们的工资真就算不了什么。
  
      更何况眼下所做的一切,也不过是物业经理徐东的缓兵之计。
  
      “林昆,我不会放过你的,等我有足够的时间招齐了新员工,第一个开除的就会是你,还有跟在你起哄的那群不知好歹的家伙,我一定会找到理由全部开除,让你们知道要挟我的严重后果。不,不能开除,开除还要多付一个月工资,我一定会逼着你们主动辞职……”
  
      徐东表面上笑容满满,心里面却已经开始了以后的算计。
  
      精明如此,又怎么可能傻呢。
  
      林昆他们自然不会知道徐东的打算,和徐东好一阵讨价还价之后,终于谈妥了条件,每个人都加了工资。
  
      同事们兴奋的嗷嗷直叫,直接抓住了林昆的手脚,猛的抛向了空中。
  
      “林昆你真牛,一出手就完成了期待已久的愿望,我们爱死你了……”
  
      看着林昆被同事们如此拥戴,物业经理徐东心里一阵阵泛酸。
  
      “白眼狼,真特么的就是群养不熟的白眼狼,在我手下干了这么久,也从没见过你们这么拥戴过我,真真是一群狼心狗肺的东西。”
  
      他重重的哼了一声,转手就走。
  
      “还在这里瞎胡闹什么,既然拿了这么高的工资,还不赶紧开工干活,你当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啊!”
  
      这句话一下就扫了大家的兴致,同事们拉着林昆开始了忙碌。
  
      别看现在的他们做什么都是扎堆,可是却爆发了惊人的团结协作能力,很快就把办公里的工作麻利干完,随后便呼呼啦啦的开始了小区巡查。
  
      等大家路过53号公寓时,林昆一皱眉头停住了脚步。
  
      “我说大家伙能不能在楼下等等我啊,我总感觉这栋楼605的租客有些不对,我想上去查看一番。”
  
      “605?不是住着一个叫刘茜的单身大姐嘛,说起来还真是蛮奇怪的,她一天到晚都猫在家里,基本上就没见她出门。”
  
      “不出门又算得了什么,真是奇了怪了,这都好几年了,从没见她叫过外卖什么的,或是收过什么快递,真是搞不懂,她是怎么活到现在的,难道不吃不喝也能活下来?”
  
      林昆不提还好,一提起刘茜这个名字,同事们心中的种种疑惑一下就被唤醒了,七嘴八舌的说了出来。
  
      “哎呀,这大姐貌似大有问题,她不会是个鬼吧。”
  
      最后得出的结论吓了同事们一大跳,啊的尖叫一声抱在了一起。
  
      “到底是人是鬼,上去看看就知道了,少在这里胡乱猜测,要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同事们的猜测和林昆心中的想法不谋而合。
  
      这更加坚定了林昆上去查探的决心。
  
      “你们在下面稍等一会,我很快就会下来。”
  
      林昆匆匆给大家打了个招呼,便迈开大步进了单元门。
  
      “去特么的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管那刘茜是什么鬼东西,只要有林昆在,我什么都不怕。”
  
      一个女同事把牙一咬追了上去。
  
      有了她的带头,同事们呼啦啦闻风而动,一个不剩的全都跟了上来。
  
      大家在林昆的带领下,拾阶而上,很快就到了605的门前。
  
      不知为何,刚一靠近房门,众人就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寒意。
  
      那寒意犹如从万丈深渊中冒出来的一般,冻得众人齐齐打起了冷颤。
  
      感觉到了这诡异的寒意,林昆忍不住翘起了嘴角。
  
      “果然啊,这个刘茜果然大有古怪,这哪里是一般的寒意啊,分明是浓烈的阴气才对,这样的地方大活人根本就不可能逗留太久,而刘茜呢,这里面一呆就是七八年,明显就不是个活人!”
  
      心中有了判定,林昆丝毫不漏声色,砰砰砰敲响了房门。
  
      “谁啊,没事不要胡乱敲门,我既没点外卖也买网购,更没有拖欠任何费用,你一定是敲错房门了,擦亮眼睛看清楚一点,别来烦我!”
  
      一个冰冷的女声从房内传出,听起来很不耐烦。
  
      “呵呵,我们看的很清楚,不可能敲错,你放心好了我们既不送外卖也没有快递,更加不是来催收费用的,我们前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抓鬼!”
  
      林昆一脸平静做出了答复。
  
      “林昆,你是林昆,好好好,既然你自寻死路,那就进来吧。”
  
      刘茜一下就听出了林昆的声音,看起来很熟的样子。
  
      如此表现,令林昆万分诧异。
  
      可是还等不到他去细细思考,“吱呀呀”,原本紧闭的房门就开始了缓缓开启。
  
      房门一开,冒出了浓重的阴气,激的身后的同事们齐齐打起了冷颤。
  
      看着同事们被冻的嘴唇青紫,明显支撑不了多久。
  
      林昆顿时有些焦急,他迈开大步走进了房中。
  
      看到了,一个穿着一身汉服的女子,此时正坐在梳妆镜前,不紧不慢的梳理着满头秀发。
  
      她梳理头发的梳理头发的动作很奇怪,并不像女孩子那样往脑后或是两侧梳理,而是把满头秀发齐齐的梳到了脸前。
  
      这么一来,浓密的秀发齐齐垂在了脸前,将她的容貌遮挡的严严实实。
  
      她虽然什么都看不见,却第一时间感觉到了林昆的闯入,猛的把头发一甩。
  
      那长发突兀的开始了无限延伸,如同一道道细细的钢丝一般,冲着林昆席卷而来。
  
      瞬间把林昆捆了个严严实实。
  
      那一刻,女子的后脑勺突兀的发生了异变。
  
      竟然一下就没了一根头发,变成了一张惨白惨白的脸。
  
      那脸上七窍流血,就连眼窝都是空洞洞的,看起来格外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