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是阎王第一百四十章来自宿敌的逼迫,我的岳父是阎王第140章来自宿敌的逼迫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岳父是阎王 > 第一百四十章来自宿敌的逼迫

第一百四十章来自宿敌的逼迫


      自从售房部发生了诡异事件之后,这小区就像是被诅咒了一般,诡异事件一件接着一件。
  
      因为凶名在外,这个小区再也没能卖出去过一套房子。
  
      就是以往交了订金的,宁可赔上定金也要毁约退房。
  
      于是乎,他公司的资金以及大量的银行贷款全都砸在了这里,公司也因此陷入了破产的边缘。
  
      后来被逼无奈,索性不卖了,打起了出租的主意。
  
      可是他像是厄运不断,诡异事件再次发生,原本蜂拥而来的租客再次被吓跑。
  
      到了此时此刻,开发商冯泽回天乏术,绝望之下直接吊死在了小区的大门前。
  
      临死前留下了一行血红的大字,看起来触目惊心。
  
      “到底是谁在坑害老子?你给老子等着,我哪怕是做了鬼也不会善罢甘休,这个血海深仇我一定要报!”
  
      尤其可见,他死的很不甘心。
  
      之所以不甘心,是认定有人在可以坑害自己。
  
      看到了这些资料,林昆也忍不住有了怀疑。
  
      到底会不会是这样呢。
  
      开放商冯泽之所以沦落到如此凄惨的地步,会不会是被人刻意针对?
  
      细细想想,还真有这个可能。
  
      毕竟这块地皮以前可不是闲置着的,是一个老旧小区,属于拆迁重建。
  
      以往的住户住了那么多年,都平安无事。
  
      并没有发生任何诡异事件。
  
      可是偏偏这新的高档小区初一建成就麻烦不断,明显很不符合常理。
  
      会不会是有人眼红这块地皮,从而暗中开始了针对。
  
      或是这新的高档小区在重建过程中,挖到了什么不该触碰的东西,从而给自己招灾引祸。
  
      这两种猜测都是极有可能的发生的。
  
      林昆暂时无法取舍,只能展开了进一步的调查。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到了黄昏时分。
  
      看着手里整理出的厚厚一摞资料,林昆如释重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下班时,他大有深意的看了物业经理徐东一眼。
  
      眼神闪过一丝冷芒。
  
      可是他最终什么也没说,招呼着同事们出了物业办公室,匆匆吃完了晚饭。
  
      再次回到了52号公寓的101房,林昆又迎来了和昨晚一模一样,那煎熬的一幕。
  
      被男女同事连拖带拽的守在了卫生间门口。
  
      今晚的林昆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哪怕是被洗澡的女同事们撩拨一般的洒了一身水,他也置若罔闻,像是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夜逐渐深了,林昆被男女同事们夹在了中间,被挤得有些透不过气了。
  
      此时的他睡意全无睁大的双眼,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来了,时间没过多久,房间的角落里便传来了悉悉索索的细微声响。
  
      一个毛茸茸的小家伙拖着长长的尾巴现出了身形,探头探脑的步步逼近,一步步来到了林昆的面前。
  
      从林昆双眼紧闭,和时不时发出的阵阵均匀鼾声,它一下有了判断。
  
      断定此时的林昆毫无觉察,已经陷入了熟睡之中。
  
      小家伙突兀的呲起了牙,闪电般咬向了林昆的咽喉。
  
      那一刻,林昆感觉到巨大的危机,猛然全身紧绷做起了戒备。
  
      可是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明明攥紧的拳头又突兀的松开了。
  
      哪怕那小家伙的锋利的獠牙已经触及到了他脖颈上的肌肤,咬出了深深的牙印。
  
      他依旧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甚至连眼皮都没去眨一下。
  
      “小可爱,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不知怎么搞的,我总感觉和你那么亲近,本能的想要去信任你,你万万不可辜负我对你的信任啊,否则的话,我真的不知道去怎么面对你了。”
  
      此时此刻,林昆的心中万分纠结。
  
      这明显就是一次豪赌。
  
      压上了自己的身家性命,进行的一场豪赌。
  
      他赌小可爱也和自己一样,对自己有着骨子里的亲近,就如同自己的亲人一般,哪怕再怎么无奈也不会去伤害对方。
  
      这场豪赌,赌的实在太大,也实在是太过凶险。
  
      一旦赌输了,林昆唯有命丧当场,再也没有了下次豪赌的机会。
  
      可是明知如此,林昆依旧不管不顾。
  
      发力了,咬着林昆咽喉的小可爱猛然发力,眼看着就要将林昆的咽喉咔嚓一声咬断。
  
      也不知它是怎么了,在如此关键时刻,突然就停顿了下来,开始了拼命的挣扎。
  
      “不啊,我不,你让我伤害我的亲人,我死都不愿!”
  
      看到了,这一刻林昆看的一清二楚。
  
      此时的小可爱一脸扭曲,血泪斑斑。
  
      明显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在拼死抗争。
  
      虽说抗争的万分艰难,却凭着誓死捍卫亲人的执念,最终还是艰难的获得了胜利。
  
      它原本咬着林昆咽喉的獠牙慢慢的收回。
  
      在感觉自己再次受到了逼迫的时候,突兀的就发了疯。
  
      它嗖的一下猛的探出了利爪,两眼血红的抓向了自己的胸口。
  
      显而易见,那逼迫来的太过强大,强大到根本就难以抗衡。
  
      即使小家伙拼死抗争,也只能抵抗住短短的瞬间。
  
      为了不去屈从于逼迫,伤害自己的亲人,小家伙瞬间有了决断。
  
      显然是心存死志,有了一心寻死的念头。
  
      宁可一爪刺穿自己的心脏,也不愿去伤害林昆分毫。
  
      这是何等的决绝。
  
      那份守护亲人的执念是何等强烈。
  
      如此一幕,被林昆看在眼中,被震撼的无以复加。
  
      忍不住被泪水打湿了双眼。
  
      “不,你不能,小可爱,我绝不允许你伤害自己!”
  
      “呵呵,它既然不愿听从老夫的指定把你杀死,那么死的就只能是它了。”
  
      在林昆出手阻拦的时刻,一个熟悉的声音猛然响起。
  
      声音中带满了奚落和嘲讽。
  
      话音未落,一个身穿道袍的老者突兀的现出了身形。
  
      一脸期待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没想到吧,林昆,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这次我倒要看看还会有谁能护着你,不过还真令老夫意外,你竟然和这个小家伙有着这么大的牵扯,它为了你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那你呢,你是否也有着同样的觉悟,为它去死?哈哈哈,还真是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