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是阎王第两百二十一章新的记忆,我的岳父是阎王第221章新的记忆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岳父是阎王 > 第两百二十一章新的记忆

第两百二十一章新的记忆

随着墓穴颤动,地面也开始了剧烈的起伏,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硬如钢铁一般的隔断。
  
  将这间带有透明棺材的墓室齐齐隔开,隔成了两个完全封闭的房间。
  
  不只是有意还是无意,林栋和云岚被分隔在了一起,被关在了同一间房间,而吴城却被分割在了另一间,那透明棺材近在眼前。
  
  随着房间成型,里面弥漫起了粉红色的迷雾。
  
  这迷雾十分神奇,只是吸入少许便两眼迷离眼中出现了种种幻觉。
  
  这一刻的吴城神思恍惚,整个记忆好想一下就被粉红色迷雾彻底清零,随后又被另一种记忆取代。
  
  在新的记忆中,吴城生活在一个科举的时代,他仅仅只是个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穷秀才。
  
  起初有着父母的全力供养,他的日子虽然过得清淡但也还过得去。
  
  每天除了埋头苦读之外,倒也是衣食无忧,不用为任何事操心。
  
  可是自从半个月前,这一切都改变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他的父母突然就招惹上了官司。
  
  那一天,他的父母双双去田地里劳作,也不知道怎么的路边就慌慌张张跑来一个年轻女子,看起来十分狼狈的样子,带着满身伤痕求救。
  
  女子的身后,不仅有着成群的恶犬在追赶,还有着拿着棍棒的恶奴喊叫不休。
  
  “前面的两人听好了,赶紧帮我们堵着她,只要抓住这个狐狸精我家主人重重有赏……”
  
  听到了高额悬赏,吴城的父母当时就有些心动。
  
  吴城的父亲一马当先把锄头一横挡住了那狼狈女子的道路。
  
  “狐狸精?看起来不像啊,这怎么看都像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无非是漂亮了一点……”
  
  吴城的父亲只看了一眼就犯起了嘀咕。
  
  “孩他爹,后面那群恶奴后面的人你难道认不出来啊,那就是孙员外家的混账公子,就他那无恶不作的品行,这哪里是在抓狐狸精啊,分明就是心生歹意,想要强行掳走这位漂亮的小娘子,孩他爹,咱家是穷,是很缺钱,可是不能为了点钱坏了良心!”
  
  吴城母亲的一席话,令吴城父亲当场羞愧汗颜。
  
  “姑娘快走,你要是落在他们手里,一准没个好,我暂且帮你挡他们一会,至于你能不能跑的掉全靠你自己了。”
  
  他刷的一下收回了锄头,把那狼狈女子让了过去,随后把锄头一抡敲打起求追不舍的恶狗。
  
  别看吴城的父亲平时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一把锄头却舞的虎虎生风。
  
  那群恶狗虽然狗仗人势呲着獠牙显得格外凶残。
  
  却始终被舞起的锄头敲得吱哩哇啦一通惨嚎,始终不能突破半步。
  
  这么一来,恶犬身后的恶奴来了火气。
  
  有几个恶奴一下认出了吴城父亲的身份,顿时气急败坏的发出了威胁。
  
  “吴秀才他爹,你特么的别以为家里有个读书人就有了底气,以为自己谁都能招惹,我老实告诉你,本县的县太爷可是我家公子的亲舅舅,惹毛了我家公子,哪怕你家有个秀才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怎么回事,怎么都停在这里了,那狐狸精呢,有没有抓到?要是让她跑了我扒了你的皮……”
  
  一个极不耐烦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打断了恶奴的威胁。
  
  一个脸色惨白,站着老是直不起腰的年轻公子出现在了恶奴的面前。
  
  “没,还没抓到呢,公子,这时可不能怨我啊,都怪吴秀才他爹多事,没事找事来住了我们的去路。”
  
  想到了公子即将降下的处罚,恶奴们被吓得瑟瑟发抖。
  
  这一刻什么面子都顾不上了,忙不迭的说出了缘由。
  
  “呵,什么狗屁吴秀才他爹,在本公子眼里什么都不是,我还真就奇了怪了,他不过就是个农夫而已,顶多有两只拳头两只脚,你们特么的是猪啊,这么多人难道还打不过他?上,都给我上,谁敢拦你们抓狐狸精就直接动手往死里揍,出了事本公子一力承担!”
  
  孙公子一声令下,恶奴们兴奋地嗷嗷直叫,举着手中的棍棒围了上来。
  
  看着眼下的形势不妙,吴城的父亲十分无奈。
  
  他哪怕有那个本事独占恶奴,也不想再因此再去招惹祸事。
  
  “罢了罢了,反正那女子已经跑远了,这个时候再去持械斗殴已经毫无意义,他们要打就让他们打吧,能让他们出出气也好,省的他们心有记恨,以后老是没事找事,挟恨报复,最怕他们去找我家吴城的麻烦……”
  
  一番纠结后,吴城的父亲憋屈的不行,猛的把锄头往地上一丢。
  
  可是事情就是这么邪性,远远不曾就此了结。
  
  吴城的父亲明明是准备器械投降,任由恶奴殴打宣泄,以便将此事就此了结。
  
  可是那些恶奴们明显是很不适应。
  
  毕竟吴城父亲的手段给他们留下了太过深刻的印象,一把锄头竟然能舞的密不通风,打的一群恶犬始终无法突破,只能痛苦哀号。
  
  拥有这样手段的人,怎么看都像是个深藏不漏的高手。
  
  这样的高手一旦显露了身形,必定会大展雄风,把自己等人杀一个屁滚尿流望风而逃才对,又怎么可能弃械投降呢?
  
  就是有了这个先入为主的想法,吴城父亲丢锄头的一个简单举动,竟然被恶奴们认定为即将出大招的起手式。
  
  “我擦,决不能任由他彻底爆发,这气势必须要及时压制……”
  
  恶奴们心惊胆战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
  
  直接朝着锄头用力一挑,嗖的一下挑的飞上了天空。
  
  “哼哼,没有了独门武器没辙了吧,你哪怕是个高手又能咋滴,现在就像是没了爪牙的老虎,看爷爷们怎么收拾你。”
  
  看着吴城父亲一脸迷茫错愕的样子,恶奴们再次有了误读。
  
  误以为自己等人的反应一举建功,还建下了不世奇功。
  
  竟然一下小小的举动就收获了奇效,打了这所谓高手一个措手不及。
  
  如今高手没了武器又心神打乱。
  
  那还等什么啊,这正是自己一拥而上群狼嗜虎的时候。
  
  “兄弟们并肩子上啊,打死这只没牙的老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