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是阎王第二百三十七章阁楼之前,我的岳父是阎王第237章阁楼之前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岳父是阎王 > 第二百三十七章阁楼之前

第二百三十七章阁楼之前

经过这一轮筛选,过关者也仅仅只剩下三人。
  
  他们明明已经快摸到了胜利的门槛,却死活高兴不起来。
  
  之所以如此,全都是因为将军府那不合套路的考核。
  
  实话实说,哪怕眼下他们是这不合套路考核的获益者,依旧一头雾水。
  
  直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获胜的……
  
  由此可见,将军府的考核有多么的匪夷所思。
  
  输的人输的稀里糊涂万分不服。
  
  赢的人赢得莫名其妙不知所谓。
  
  这可真是一场极为奇葩的女婿甄选。
  
  三位幸运儿在惴惴不安中开始调整自己的呼吸情绪。
  
  不管怎样,自己都已经杀入了最后的决赛,都到了这个时候,管他将军府按不按照常理出牌,都必须群里衣服放手一搏。
  
  毕竟能跑来将军府参选,都有着自己必须要来的理由。
  
  这理由万分重组不容抗拒。
  
  现在自己所做的一切,不光关乎着自己的将来,还未严重影响到自己身后很多人的命运。
  
  三人带着满心的决绝很快就调整好了状态,修整的时间刚过,那个笑面虎一般的将军府管家又再次出现在了三人的面前,看着精神焕发的三人,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错不错,看样子你们每一个人都信心十足,铁了心要成为最终的获胜者,不过嘛,到底结果如何,我只能拭目以待,来来来,跟我走吧,去最后的考核场地,去迎接你们未来的命运。”
  
  将军府管家是个极其利索的人,他难得的发出了几句感慨后再不愿多言,直接转身就走。
  
  准备参加最终考核的三人哪里敢耽搁片刻,一个个亦步亦趋紧紧的跟在了管家身后。
  
  走过一条狭长的过廊,最终进入了一处大大的花园。
  
  花园里五彩斑斓,各种鲜花争奇斗艳,将花园装点得满堂春色。
  
  在花园的中央,一座古色古香的阁楼矗立其中。
  
  墙壁上爬满了开着小花的蔓藤,将阁楼点缀的活色生香,看起来是那样的浑然天成,毫无半点违和感。
  
  整座小楼就好似彻底融入了整个花园。
  
  将军府管家刚一进入花园就听住了脚步,看着阁楼的方向很是敬畏。
  
  “启禀大小姐,我已经把最后三人带来了,如何考核还请大小姐明示。”
  
  “没有什么规矩,只要走进花园,走上阁楼的三层就行,最终谁会获胜,会在阁楼的三层作出判定。”
  
  一个空灵的声音从花园里传出,一下就吸引了所有人的心神。
  
  直到此刻,最后参加考核的三人才发现了花园中还有着一个不晓得凉亭。
  
  凉亭被高高的花束包围遮掩,就连凉亭的柱子上也盘着带花的蔓藤。
  
  被如此精心伪装,想要第一眼就能看出破绽,还真是有着不小的难度。
  
  三人虽然看清了凉亭,但是将军府大小姐的身影并没有在他们眼前闪现。
  
  只有一副古色古香的瑶琴正正的摆在一张点着熏香的长案之上,被一双纤纤素手随意挑弄。
  
  随着那双修长无骨的素手轻轻调和,那柔和的音乐声犹如山间的汩汩清泉听得沁人心扉令人沉迷陶醉。
  
  最后参赛的三人一下就惊了。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在外面被谣传的比老虎还要凶残的将军府大小姐,竟然会如此温柔典雅。
  
  单单从随手拨弄出的琴技来看,依然是世间少有。
  
  分明是巅峰高手一般的存在。
  
  除此之外,她举手投足总是透着深邃和古韵。
  
  由此可见,在舞蹈方面也是难得一见的高手。
  
  还有那声音空灵悦耳,一旦响起就如同仙音入耳,令人久久回味。
  
  这么一个优雅飘逸的妙人,怎么就被人糟蹋成这样。
  
  谣传成了人见人怕的母老虎了呢?
  
  这散播留言的家伙好没道理,谁给他的胆子,敢如此罔顾事实随意胡编乱造……
  
  三人瞬间有了愤慨,为将军府的大小姐十分不平。
  
  带着这种愤慨,三人心中涌起一阵阵火热,对于最终的胜出突然有了非同一般的期待。
  
  “加油啊,将军府大小姐奇妙无双,真真就是一块价值无双的瑰宝,若是能把这样的美人娶进家中,那才是此行最大的收获……”
  
  “没想到啊,怎么都没想到,原来被传说的如此不堪的大小姐,竟然是如此这般秒人,谣传的好啊谣传的妙,要不是外面有了种种不堪的留言,如此优秀的女子估计早就被人打破头娶回家里了,又怎么可能留到现在,轮到了我,哈哈哈,她简直就是专门为我准备的,是天赐良缘,这样优秀的女子,说什么也要得到手……”
  
  其中的两个男子眼放金光,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倒是另外一名男子无悲无喜一脸平静。
  
  “还真是个小小的意外,不过这意外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要夺得婚约,拿到那颗能救我全家性命的灵药就好。”
  
  各有打算的三人,站直了腰整了整衣襟,看着眼前分出的几个岔口,各自选定了一条路,漫步前行。
  
  也不知道他们在路上经历了什么,总会在一个地方久久停留。
  
  要么眉头紧皱苦思冥想,要么表情起伏不定,像是一时间无法抉择。
  
  就这么一条小路,明明离阁楼也不过七八百米的距离,他们硬是停停走走的走了将近一个下午。
  
  直到黄昏时分,才总算是走到了小路的尽头,来到了花园中的阁楼门前。
  
  看着死死关闭的阁楼,三个男子早已被汗水打湿的后背又再次蹭蹭蹭冒起了冷汗。
  
  刚才这一路太不容易了,经历了太多匪夷所思的困境,能支撑到现在走到这里,完全都是侥幸。
  
  刚才所经历的一切,也不过仅仅只是考验前的开胃小菜而已。
  
  如今既然已经来到了真正的考核地点,阁楼之前,那么真正的考核大餐即将开始。
  
  如此庄重的考核,难度想必一定会非常之大吧。
  
  如今已经耗尽心急绞尽脑汁的我们,真的能有那足够的本事去应对吗?
  
  怎么想都是败多胜少,可能性不大啊。
  
  却特么的吧,老是瞻前顾后有个屁用。
  
  成与不成,至于试过才会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