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是阎王第两百七十三章危险的对峙,我的岳父是阎王第273章危险的对峙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岳父是阎王 > 第两百七十三章危险的对峙

第两百七十三章危险的对峙

稍一思索,吴城便察觉了自己媳妇小玉的想法,知道她决心已定再难改变。
  
  这一刻,一脸愁容的吴城分外为难。
  
  别看他话说的狠。
  
  说什么再不罢手就恩断义绝一刀两断。
  
  可是多年的夫妻感情,那是说断就能断的吗?
  
  顶多就是句狠话而已。
  
  万一真害的自己的发小林栋的儿子就此夭折,必要的交代是少不了的。
  
  这一点吴城早就想好了,大不了一命换一命,赔上自己的性命为自己那不懂事的媳妇赎罪。
  
  至于自己死后,媳妇该何去何从,那他就不知道了。
  
  反正不懂事的媳妇做出来这样背信弃义的事,自己也没脸活在这个世上了,索性就一死了之。
  
  至于和媳妇的情缘,这辈子也就这么着了。
  
  但愿下辈子再次相遇,媳妇会懂事一点,别把事做的如此绝户霸道。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而已,毕竟事情还没做到那一步。
  
  只要能想方设法从狐狸精媳妇小玉那里把发小的宝贝儿子林昆救出来,那么一切都好说。
  
  大不了自己到时间给发小夫妇跪地磕头认错,以后十倍百倍的弥补也就是了。
  
  以发小夫妻他们那宽宏大量的性格,短短不会对自己记仇的,顶多臭骂自己一顿,这件事就会轻易带过。
  
  发生过这样的事,以后一定要把爱胡闹的媳妇看紧一点,再也不能让她耍小脾气了,天知道他还能如出多大的祸端……
  
  哎呀呀,我这是想到哪里去了,眼下危机近在眼前,都还没能彻底解除呢,就是想看紧媳妇,那也要以后再说。
  
  怎么办,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对了,我可以去找发小林栋,他对血脉印记颇为了解,应该会有办法的。
  
  猛然想到了发小,吴城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
  
  不管怎样,曾经的林栋也是魔都豪门林家的核心弟子,必定是见多识广,要是有他出马的话,就没有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
  
  想到这里,吴城忍不住咧开了嘴。
  
  可是还没等他笑出声,就突然想到了一个不对的地方。
  
  不对啊,这件事大大的不对。
  
  明明我和发小林栋一起听到我家媳妇小玉的尖叫的。
  
  当时我们几乎不分先后跑向了产房。
  
  可是现在呢,我都已经进入产房很久了,他却连个鬼影子都没露面,这很不正常啊,以他那重情重义的性子,断断不会如此。
  
  毕竟我媳妇小玉喊的时候声音极为惶恐,话里话外都传达着我的宝贝女儿要出大事了。
  
  我的宝贝女儿是谁啊,那不就是他亲亲的亲侄女吗?
  
  将来还会是他的儿媳妇。
  
  无论冲着哪一点,他都没有如此冷漠对待的道理。
  
  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他明明万分心急,却知道现在还未露面。
  
  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把他给拌住了?
  
  这事情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呢,难道就是我刚进入产房之后……
  
  一个又一个疑问浮现在武城的脑海之中,吴城心里咯噔一下有了不好的预感。
  
  此时的他彻底被惊到了。
  
  本来发小的宝贝儿子就处境堪忧随时都会有丧命的可能。
  
  要是发小再出了什么意外,那么弟妹云岚该如何承受啊。
  
  短短的两个时辰之内,刚出生的儿子和自己的夫君先后丧命。
  
  原本该和和美美的一家三口,转眼间就家破人亡,只剩下她一个虚弱的产妇了。
  
  那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
  
  吴城越想越惊,再也不敢耽搁片刻,他直接脚一点地飞掠着出了产房的大门,才刚一踏出房门,就被眼前那庞大的阵势给惊到了。
  
  此时产房门前空阔的庭院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一下多出了很多陌生面孔。
  
  这些陌生人表现得极为古怪,直接分成了对立的两派。
  
  一群手握法器杀气腾腾的陌生人蓄势待发,随时都会发动绝命一击。
  
  而另一群握着盾牌和各种防御法器的陌生人死死的将青丘子弟护在身后,手中捏着一张张符纸,满目狰狞的像是随时想将手中的符纸捏破。
  
  不不不,那符纸虽然看起了平淡无奇,和一般的符纸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可是却不知为何,每当这些陌生人暗暗发力的同时,那符纸总会隐隐渗透出强大到灵力波动。
  
  就好似一座座休眠的火山随时会被激活。
  
  那可是蓄势已久的火山啊。
  
  一旦被激活喷发,实难抵挡。
  
  若是五成没有估计错误的话,一旦所有的符纸全都被激发,那么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
  
  哪怕威力再弱,也足以平掉自己所处的这座山头。
  
  注意!
  
  是彻底移平。
  
  准确的说,就是将整座大山从头到脚全部给炸平。
  
  我滴个老天。
  
  要是整座山都没了,那我们呢?
  
  还不直接被炸成飞灰了啊。
  
  这简直就是同归于尽玉石俱焚。
  
  难怪那些握着杀戮法器杀气腾腾的陌生人明明杀心炙热,却依然在压制着自己胸中沸腾的杀意,从始至终都没敢做出太多的逼迫。
  
  看了四周一圈,吴城的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也不过离开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外面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直接就变成随时都会爆发的毁灭战场了。
  
  特奶奶的,这特么该怎么整?
  
  里面我那刚出生的侄子林昆正处于天大的危机之中,命悬一线。
  
  如今外面又凶险成这样,搞不到就是所有人粉身碎骨啊。
  
  里里外外都是天大的危机,我到底该先顾那一头呢……
  
  如此复杂的事态,愁的吴城一个劲挠头。
  
  尤其是看到自己的发小林栋此时身处的位置,更加是看到心急火燎眉毛直跳。
  
  “我擦,你小子是不是嫌麻烦还不够啊,明明是两帮危险的陌生人在对峙,你一个外人瞎凑什么热闹,你做什么不好,偏偏插到两群人中间,那不就是去找死吗?万一双方失控,第一个杀的必定是你,林栋啊林栋,你到底发的哪门子疯,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吴城看的心惊肉跳,肚子里对自己的发小林栋,有了无尽的埋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