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是阎王第两百九十五章本能,我的岳父是阎王第295章本能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岳父是阎王 > 第两百九十五章本能

第两百九十五章本能

族长在焦急的等待中浮想联翩。
  
  即使此时有着一肚子想法,也只能死死的憋在肚子里,不该发出任何声响。
  
  此时老祖宗闭关的山谷里一片寂静,隐隐只能听到族长那忽强忽弱的呼吸声。
  
  在这寂静的等待中,时间一点点流逝。
  
  在等了很久之后,族长心里郁闷的要死,始终都没有得到老祖宗的回应。
  
  感觉自己实在等不下去,族长终于鼓足了勇气抬头抱拳向老祖宗的方位深深施了一礼,张大了嘴准备请示。
  
  可是他刚把嘴张开,就再也合不住了。
  
  眼中所见惊得他瞪圆了双眼嘴张的老大。
  
  “我滴个老天,老祖宗你这是在忽悠我吗?这就是你久经历练心境早已波澜不惊,这就是你百尺竿头遇上了一步,进入了太上忘情……”
  
  “呃,好像搞岔了,太上忘情是我想出来了。”
  
  感觉自己想得有些偏差,族长知错就改马上纠正。
  
  他一脸无奈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老祖宗,心里有了一肚子腹议。
  
  “什么嘛,这也能叫大能,就是因为死了一个不知道隔了多少代的后人,就被打击成这样,声都不出一声,就当场昏厥了,呵呵,就这承受力,也不知道你是怎么修炼成大能的……”
  
  族长露出了一脸鄙夷,试探着伸出手指去感受老祖宗的鼻息。
  
  他刚一靠近,便被一股巨大的力量重重包裹。
  
  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砰的一声被脸朝着地压趴在地上,无论在怎么挣扎,都动弹不得。
  
  感觉到身体被压的发胀酸疼,听着骨骼因为承受了太大的压力咔咔直响,像是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随时都有断裂的危险,族长一下就惊了。
  
  哪怕她的脑子再怎么迟钝,到了此时此刻也已经找到了这压力的出处。
  
  这压力不可能来自别的地方,只可能是来自自家的老祖宗。
  
  可是这感觉有些不对啊。
  
  老祖宗刚才明明是受了太大的刺激,因为子嗣断绝倍受打击直接晕过去了啊。
  
  一个晕倒的人又怎么可能突兀的发力,难道这里真的来了外人?
  
  组长强忍着钻心的痛一个劲瞎琢磨。
  
  在琢磨了很久之后,猛然灵光一现想到了点什么。
  
  等等,据说一旦武学修为达到了一定程度,身体会形成一种独特的体系,哪怕是昏倒了也会自行防御攻击。
  
  若真是这样的话,自己的老祖宗那可是大能级别的存在啊,不知道比那种程度高出了多少。
  
  这突如其来的压力会不会是这么来的。
  
  是因为我的接近,引起了老祖宗身体的警觉,这才开启了身上的防御体系。
  
  若真是如此,那刚才的经历可就太危险了。
  
  幸好我并没有做任何过激的或是被认定有威胁的举动,否则的话,老祖宗的防御体系绝不可能让一次温柔,只把我压趴在地上了事。
  
  十有八九会直接痛下杀手,把我秒的连渣都不剩。
  
  这特奶奶的,刚才等于去鬼门关走了一遭啊,幸好我没有漏出丝毫敌意。。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把族长惊出了一身冷汗。
  
  刚才心中冒出来的那点小小的鄙夷,顿时被惊得烟消云散。
  
  这就是所谓的大能啊,哪怕躺着一动不动的陷入了昏迷,依旧能轻而易举的防御攻击,能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自己这等高手碾压成灰。
  
  由此可见,自以为还是个高手的自己在别人眼中也只不过是一只蝼蚁,抬脚就能碾碎的蝼蚁。
  
  自己和老祖宗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啊,实力更是千差万别。
  
  要说老祖宗是条巨龙,而自己呢,就是只见不得光的小老鼠。
  
  巨龙哪怕再怎么暴躁慵懒,那不也是巨龙嘛,哪里容得了一个小老鼠去对他品头论足说三道四。
  
  小老鼠要是因此对巨龙有了鄙夷藐视的念头,那绝不是因为巨龙不够优秀,只能去说这小老鼠自不量力不知所谓。
  
  此时的自己的所作所为,不就像那只小老鼠嘛……
  
  好一阵反思之后,族长终于醒悟了过来,长长的吸了口气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族长调整好心态之后,脸上除了庄重再无其他,再次语气谦卑的开始了大声呼唤。
  
  “老祖宗你醒来啊,再不能这样下去了,若是你的情绪失控,会毁了整个家族的,就连人类也会受到拖累……”
  
  族长虽然语气很谦卑,态度也很谦卑,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有些扎心。
  
  他不得不这么做。
  
  想以此给昏迷沉睡的老祖宗一点适当的压力,将她早日从昏迷中唤醒过来。
  
  时间在族长那高亢的呼唤声在一点点离去,随着族长一次次深情的呼唤,老祖宗原本紊乱的呼吸一点点平缓了下来,紧闭的双眼开始了一丝丝颤动。
  
  颤动了片刻后,他猛然睁开了双眼,此时两眼血红,像是嗜血的猛虎择人而噬。
  
  “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闭关之前不是交代过你吗,一定要护佑他的周全,为何这点小事你都做不到,还有,我不是给他特意准备好了护身法器嘛,难道他没有带在身上?否则的话,有了法器傍身再怎么说也能轻易逃离危险,为何还会被人格杀当场……”
  
  老祖宗噌的一下站了起来,一把揪住了族长的衣领问了不停。
  
  连珠炮一般一下问了这么多问题,直接把族长一下给问蒙了。
  
  这么多问题他真不知道该先去回答那个。
  
  寻思了片刻后,他擦了一把老祖宗喷在脸上的口水,耐心的开始了解答。
  
  “老祖宗你听我说啊,自从你闭关后家族的很多事都被停下来了,我把家族能用上的高手齐齐召集了回来布置在家族之中,为的就是忽悠你那独苗后人的安全,可是就是有人这么大的胆,在这种重兵护卫之下闯进了家族再走了你后人的人头,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根本就没有发出丝毫动静,更加奇怪的是,明明您的后人已经心生警觉催动了护身法器,可是在护身法器启动的过程中就遭到了攻击,虽然护身法器把您的后人带着逃出去老远,可是根本没辙啊,那时候你的后人已经死了,脑袋已经没了啊,呜呜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