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是阎王第两百九十六章疑惑不解,我的岳父是阎王第296章疑惑不解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岳父是阎王 > 第两百九十六章疑惑不解

第两百九十六章疑惑不解

族长耐着性子一一解答。
  
  解答的同时心里也有了无尽的委屈。
  
  这事真不是我不用心不尽力啊,是敌人太过诡异凶残,所用的手段超出了家族防御的极限……
  
  用了无数婉转迂回,族长终于清晰的表达出自己的意愿。
  
  这过程实在是太过操心劳累,再加上心里有着太多的惶恐。
  
  此时此刻,他看到老祖宗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立刻发飙,而是一脸铁青陷入了苦思。
  
  族长不由得心头一松,彻底没有了被当场格杀的担忧。
  
  想到了自己这么长时间的担惊受怕都是杞人忧天,族长心中越发不是滋味。
  
  也不知道是为老祖宗失去了唯一后人伤心,还是为自己的担惊受怕难过,族长一下就红了眼眶,捂着脸蹲在了地上,呜呜呜的嚎啕大哭。
  
  “哭哭哭,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哭?不就是死了一个族人们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能把我那后辈的脑袋找回来就行,真是奇了怪了,到底是何方神圣在有意针对我,竟然知道我的功法的漏洞,刻意针对,别特么哭了,赶紧带我去现场看看,这件事非同小可,我要探个究竟!”
  
  话音未落,老祖宗等不到族长做出回应,便一把揪住了族长的衣领,一个闪身便带着族长出现在了家族之中。
  
  如此神奇的手段惊得族长目瞪口呆。
  
  我了个乖乖,这怎么可能啊,老祖宗闭关的山谷离这里足足有几十公里的距离,他是怎么做到的,一个闪身就出现在了这里,难道是传说中的瞬移……
  
  “发什么呆,赶紧的办正事,告诉我,哪里才是我那后人死去的地方?”
  
  看着族长一脸呆傻的样子,老祖宗显得有些气恼。
  
  “啪啪啪”
  
  他抬起手用力的拍了拍族长的脸,明显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感觉到了老祖宗暴虐气息,族长哪里还敢去多耽搁,连忙抬手就指。
  
  “老祖宗你看那里,有众多族人守卫的地方,那里就是案发现场,我生怕自己能力不济会错失了重要线索,所以啊,现场我一直都严格保护着呢。”
  
  “不错不错,算你想你周到。”
  
  听到族长的解说,老祖宗的脸色和缓了下来,他带着族长来到案发现场的近前,开始了细细的查探。
  
  首先催动手段查探了一下能量的气息。
  
  结果一出,老祖宗不由得紧紧皱起了眉头,像是陷入了浓浓的纠结之中。
  
  不对,大大的不对。
  
  若依照这猎杀的手段来看,真的可以说是出神入化,感觉从出手到收割头颅简直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要完成如此完美的猎杀,不仅需要高超的猎杀手段,还需要强大的能量支撑才行啊。
  
  可是再看看周围的能量残留。
  
  虽说离猎杀之时已经过去了不少时间,能量的气息在急速削弱。
  
  可是依照现在留下的蛛丝马迹,依旧能估计一二。
  
  这人虽然手段了得,能量的品质也出奇的高,可是总量却明显不足。
  
  怎么看都不像个纵横江湖多年的老手,怎么感觉像是个天赋极高的年轻人呢。
  
  可是若是如此,同样也对不上号。
  
  若真的是个年轻人的话,他才修炼了二三十年而已,哪怕打娘胎里就开始修炼,也不可能有如此高品质的能量。
  
  毕竟能量始终遵循着一个原则,量变引起质变。
  
  只有将能量日积月累积累到一定的存量,才会有功法引导发生异变,升级为更高一级的能量。
  
  这原本就是武道修炼的铁律,几乎没有什么例外。
  
  除非是那种像传说中的龙凤白虎朱雀玄武等等一出生就得天独厚,具有很高等级的能量的存在,才能无视这条铁律,成为例外。
  
  可是这可能吗?
  
  龙啊凤的早就已经是传说中的存在,这世间未曾一见。
  
  白虎朱雀玄武什么的,倒是时常有所耳闻。
  
  不过种种传闻也只说是疑似见到了他们的遗留血脉。
  
  这些血脉经过多年的杂交,早就斑驳不堪,明显不纯。
  
  就是真的是这样的存在,因为血脉浓度不够,也不可能拥有它们先人那得天独厚的能力,天生就拥有高品质的能力。
  
  由此可见,这个可能完全可以直接排除。
  
  可是这就更加奇怪了。
  
  既然不可能有跳出铁律的存在,那只能在铁律中来猜测。
  
  有没有可能是这样呢,所有的一切都是有人别有用心的伪装。
  
  跑来袭杀我后人的原本就是个老一辈成名多年的高手,为了迷惑老夫,他刻意伪装成年轻人的模样,一举击中了我修炼功法最大的漏洞,想以此阻碍老夫百尺竿头再进一步,彻底断了老夫突破的可能。
  
  这个时机选的太好了啊。
  
  老夫原本安排好了一切,只需要将存储多年的能量用功法压缩,再配上我的独苗后人……
  
  想到自己那唯一独苗后人巨大的作用,老祖宗心疼的眼角直瞅瞅。
  
  妈了个蛋,明明什么都计划好了,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却遭到他人如此狠毒的算计。
  
  这特么的哪里是针对我的家族啊,分明是刻意在针对我的。
  
  所做的一切,貌似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杀死我那唯一后人,彻底毁掉我将功法漏洞弥补的可能。
  
  如此一来,我再也无法突破到更高层次,只能老死在眼前的修为之上啊,这手段何其阴狠歹毒。
  
  竟然用如此手段对我,恭喜你,你激怒我了,老夫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如论你躲到天涯海角,哪怕是上天入地,我都一定会把揪出来,让你感受一下得罪老夫的后果,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老祖宗吱嘎嘎磨起了后槽牙。
  
  虽然这一刻他恨意满胸,恨不得立刻就去将算计自己的混蛋给揪出来,但是他也知道遇事万万不可冲动,必须要调查仔细再说。
  
  毕竟那算计自己的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都不知道的,若是查不出他的跟脚,自己又该去何处查找。
  
  连算计自己的人都找不到,有谈什么抓出来报仇雪恨。
  
  “忍忍,暂且先忍忍吧,我一定要彻底平静下来,细细查一下那混蛋留下的蛛丝马迹……”
  
  :。: